220.第二部 第一一九章 管清寒的疑问

  <今日爆发第一更!申请月票支援!!>

  此刻的大少已经烦的有些神经质了。再一次应付了鹰搏空的问询之后,君莫邪干脆的起身,把鬼鹰九式一股脑儿全部演练了一遍,然后直接抛下鹰大至尊,自己走出来透气。

  我就不是个当师傅的料!君大少如是对自己说。

  小院花圃处,一袭白衣胜雪,管清寒清冷的站在那里,脸上神色,有些复杂。

  “大嫂什么时候过来的?为啥不让可儿通知一声。”君莫邪精神一振,上前搭讪。

  相比较于面对着鹰搏空那张棺材脸,管清寒虽然冷冰冰的像雪山,但对君莫邪来说,看惯了鹰搏空再看管清寒,无疑是从地狱血海到了天堂花园。

  当真是赏心悦目之极啊。

  “之前看你在忙,就没打搅!”管清寒原本一贯清冷神色今天却有些复杂,很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清冷却忧郁的眼神望着君莫邪院子里的花草。幽幽道:“想来整个京城,君家栽种的花草都要比别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茂盛得多,眼下时值深秋,早该化为乌有的花卉竟仍未凋谢,大是奇景。”

  “而君家大院中,又属你我和三叔这三座紧挨着的小院中的花草生长得最是茂盛;这三个院子之中,你这里的花草又要胜过我与三叔处的……三叔处的花草如何打理我不知道,但我处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精心打理的,却仍是及不上你这里原本无人打理的花草,呵呵,这其中,可是有什么奥秘吗?”

  君莫邪心中一震。

  管清寒能人所不能地看出了自己一个早已察觉,却全然无法掩饰的另类破绽!都说女人心细,果然一点都不假。

  自己时时刻刻都在练功,无论是聚拢天地灵气,又或者是借助鸿钧塔中时刻运转的精纯灵气也好,这一点,人虽然感觉不出,但这些树木花草却是很敏感的,且也是倍受其惠,一片欣欣向荣,此刻虽说时已深秋,但以君大少所居住小院为原点的一定范围以内,竟如人间乐土,百花常开而不凋,自然是有违常理的!

  而这点,君大少早就已然察觉,但这点却也是无从控制的。

  现在还能凑合一点,人人习以为常,也不会觉得怎么,毕竟有些花草只要打理的适宜,即使在秋天也还是可以生长的,但万一要是隆冬时节整个小院子还是一片葱葱郁郁,生机盎然,那可就太吸引人的眼球了……彼时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不对劲来的。

  “这有什么古怪的,这不就是我们君家风水好么,哈哈……所以说大嫂你来到我们家,可算是享福了哈哈……”

  君莫邪打了个哈哈,心中在考虑着如何将这一情况转变一下,实在不行,干脆直接改种梅花,寒梅傲霜,梅花在大冬天开放总没问题吧……

  “呵呵,享福……”管清寒美目凝注在面前一片绿叶,幽幽的道:“不错……真是享福了……”

  君大少立即察觉,自己说错话了,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这张嘴,也太不会说话了!管清寒在君家的身份,就算比较有地位,就算再怎么得到尊重,始终还是是一个望门寡,享啥福?

  “这几天,辛苦你了。”管清寒收拾了一下自己心绪,平静清冷的俏脸上罕见地浮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三弟,我有几句话想问你,方便吗?”

  “大嫂说那里话来,有话请问,小三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君莫邪很爽快。

  “虽然我并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听三叔说,血魂山庄的事情,你声称已经解决了,而三叔居然相信了,我真的难以相信,如今当着我的面,你给我说一句,真的解决了吗?”

  管清寒依然垂着头,看着面前花草,侧对着君莫邪,微风徐吹,她鬓边的柔柔丝发徐徐飘动,露出脸上娇嫩的皮肤和半截粉嫩的脖颈。

  “算是吧……至少暂时上是解决了……”君莫邪无意间发现了那半截粉嫩,不由品味的看了几眼,不看白不看,看一眼赚一眼,这机会可是不多有的。

  “你既然如此笃定,我纵有怀疑也不得不相信了,想你这段时间以来,总是一个人出去,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但却将一位至尊成功的请到了家里,而这些,应该就是你为了应付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所做的准备吧?”

  管清寒轻轻笑了笑:“我听三叔说起这件事,他对你很是佩服。在我印象之中,三叔出了爷爷和公公之外,真就没有佩服过什么人,你倒是他第三个佩服的人!”

  君莫邪肚皮里腹诽起来:这位三叔,怎么现在一张嘴这么大,啥也泄漏出去了,佩服我有什么用,还不如给点实质性的好处……

  “这个…那个…算是吧,嘿、嘿,其实也是凑巧。”君莫邪摸着鼻子,眼睛依然在那半截粉嫩的脖颈上打转,甚至连他自己也全然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管清寒垂着头,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某猪哥的无良眼神。

  “我还听三叔说,前些天我们比武,你都是让我的,你的真实本领远在我之上,只是尽力克制,免得伤到我……”

  管清寒说到这里,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突然红了一下。嫩白的肌肤上浮出淡淡的红晕,格外诱人,对君莫邪来说,简直是一场视觉盛宴。

  君莫邪眼睛一直,咕嘟吞了口口水,艰难的道:“三叔在吹牛呢,别信他的,我那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何尝愿意相信,可是就凭你有本事将君家所有危机一手解除,拥有远在我之上的实力本就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管清寒欣慰的叹了口气,道:“莫邪,你长大了,再不是原本那个……”

  君莫邪一阵大汗!

  自己这位大嫂管清寒貌似也不过二十二岁的年纪,此刻一副大人的模样对自己这个前世都三十多了的人说:“你长大了……”君莫邪突然感觉自己脑袋有些短路了……

  “大嫂,你也才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说话怎地这般老气横秋的,真让人受不了。”君大少瘪着脸,如果放在以前,打死君大少也是不肯当面说的,因为这话无疑会招来一顿绝对不能还手的单方面毒打!

  “三叔说过,你一直都是在韬光养晦,大家都误会了你……”管清寒呵呵笑了起来,脸上的冰冷霎时融化,犹如冰川突然消融,接着便百花盛开。她微微侧着头,居然带些娇俏的意味,道:“不过,就这一点,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之前的胡闹,恶迹,也都是在韬光养晦吗?”

  “呃……是呀,是呀,”君莫邪脑筋急速转动,眼珠也是骨溜溜的乱转:“呃,大嫂你也知道,这个…那个…我们君家的处境啊,我也是不得已的,没办法啊,嘿啊哈嘿……”

  “君家的处境是一回事,我自然是明白的,可是,跟你以前的在我面前胡闹真的有关系吗?”管清寒俏脸一板,顿时又是冷冰冰的,转过头来,首次面对君莫邪,凤眼一瞪。

  “这个…那个…也是……伪装…作戏…”君莫邪心中已经把原莫邪骂翻了,这兔崽子,自己耍流氓,却让老子来顶缸。

  “伪装?作戏?哼!”管清寒冰寒着脸看着他:“以后若是再有这样的‘伪装’,我就,我就……我就离开君家,永远也不回来了!”管清寒本想说‘我就打你’,瞬间想到现在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他,急忙改口;但这话没有一气呵成,不管本意如何,原本想表达的意味却是半点也没有了……

  “是,是!以后不敢了,真不敢了……”君莫邪咧着嘴,嘴上说着不敢了,但任谁都能一眼就看出来,这家伙根本没往心里去。

  “哼,一个女子的名节,岂是……让你用来开玩笑的?”管清寒气愤愤的道。

  “那……是用来干啥的?”君莫邪说顺了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君大少就知道要糟糕。

  这句话可是犯了大忌讳滴,不要说是现在,就算是前世,这样的话也是混账之极的……

  “你!~~~”管清寒霎时气得浑身颤抖起来,眼眶顿时红了,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冰冷了起来:“原来你根本就没变!”一转身,走了。

  瞧我这张嘴呀!

  君大少愣了一会,只觉得心头无比憋闷,突然一声大吼:“他妈的,唐胖子,你要在这里养老吗?你的计划要搞到什么时候?痛快给我一个说法,老子今天不痛快,别逼老子帮你减肥!”竟是迁怒到了唐源身上。

  唐源应声滚滚而出:“好了好了,早就好了,”手里挥舞着一摞纸张:“你看看,师傅,老大,我这是按照你所说的那些整理出来的,您看看行不行,应该不错的。”

  君莫邪一把抓过来,然后瞪着眼睛一看,翻不了两页,便又塞了回去:“可以可以!不错不错,确实不错!”

  “你还没仔细看呢……”唐大少有一种辛苦努力却被人漠视的感觉,很委屈。

  君莫邪翻了翻眼皮,倒不是他不想仔细看,而是实在看得云山雾罩,直接就看不懂……君大少没想到,自己简略的写了一下前世的记忆中的大概环节,居然在唐源的手里整理出了这么厚厚一摞的计划书,胖子实在是太有才了,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接近月底了,也快到了众位大神爆发的时候,而我们一个月就这么匀速过来,偶尔爆发,也都爆发在了月初月中,汗,还是经验不足哇。不过答应过的事,从来没有不兑现过。昨天看书评区,看到有位读者朋友问我:你答应的爆发呢?呵呵,现在爆发来了。其实,我不想说什么,相比较起一些勤奋的大神来说,我们的更新量算不上多的;但我们的爆发,我从来没有承诺过,我只是依照我自己的本分,稿子多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爆发。稿子,就是给大家看的,留在我手里,有什么用?

  而这个月,按保底两更来说,我们已经爆发了七八次了。大家也都有些习以为常。

  兄弟姐妹们也看得出来,我这人轻易不会承诺,也不会跟兄弟们讲条件,说什么更新换月票之类的事。我只是尽我的本分,我就是一个码字的,状态好了,多码出几千字,就发出去了。状态不好,我就保底两更。而两更的时候,除非紧急,一般不会伸手要月票,也不好意思伸手要。

  我只是想说,兄弟们看着我还算勤奋的,看着邪君还算是能让您看得下去的,就请支持一下。谢谢。别的我就不说了,今天的爆发,估计是四更。在月底之前,应该还能爆发一次或者两次。不过说不准,大家当做我的一个打算就好,别当成承诺哈哈,但,我会尽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