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第三部 第十五章 七剑下银城

  <今日第一更!>

  在说到君家的时候,雪霜清神色顿时一紧,小手握着丈夫的手,忍不住的一用力。

  “这决计不可!”寒斩梦双眉一轩,剑眉斜挑,如两柄利剑突然出鞘!“前面两点,我都可以应承就按照大长老的建议行事,但说到灭绝君家的事情,再也休提!十年前的事情,难道还要再经历一次不成?”

  寒斩梦威严的看着身前几位长老,肃容道:“十年前,你们萧家多位神玄瞒着本座私自出手对付君家,更擅自插手世俗两国之间的大战,致令君家人才凋零,几近家破人亡,万劫不复!虽然得我最终制止,但君家先后遭受三次打击,二代子弟只余一个残废,三代子孙也只得一个纨绔小子,无论怎么说,也已经是大大的过分!”

  “再怎么说,君家也是忠臣良将的家族,而你们两家的恩怨,也只是私怨!我始终也未曾想明白大长老刚才之言,君家到底何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银城权威了?冒犯得似乎也只是萧家吧?!此事,不得再提!若再有人擅自出手,本座必将以本城之律令惩罚之,绝不容情!”

  “但君家现在已经有了两位强者撑腰,迟早必将是我银城的心腹大患!纵然我们不主动对付君家,但君家彼时只要羽翼丰满,必会杀上银城,以报前仇!城主大人,前事无论孰是孰非,结果都是我们杀了君家四个重要人物,致残了君无意,这个事实没的变更,相信此仇此恨,生生世世都难以化解。难道,城主要我萧家引颈待戮以泄君家之愤吗!?”大长老很是愤慨的样子。

  “此事究其根由本就错在萧家,难道大长老还想一错再错,错上加错不成吗?只是为一双小儿女的情事,就要流血百里,横尸五步,已经是大错特错!因此事而杀好人,更乃我银城所绝不容许的禁忌所在!”

  “此事我们已经争执了十年!也僵持了十年!我实在没有兴趣再争论下去。”寒斩梦双目寒凛凛了起来:“大长老,若是君家当真要杀上银城,找你们报仇,那么,随便你怎么做,我都不会过问!但在君家杀上银城之前,此事,再也休提!”

  “等君家杀上银城?真是天大的笑话,就单凭一世俗家族的区区能力,那岂不是纯粹的就是在找死?就算再过个几百年,君家也是决计没有这实力的!”另一长老哼了一声,道。这人身高体长,甚是瘦削,却是二长老,萧布雨。

  “既然君家之实力如此的不济,你们萧家还急什么?”寒斩梦一瞪眼睛。

  “其中关键就是,大小姐也不小了……而寒儿至今未娶,若是这样拖下去……”大长老见寒斩梦反对,便识趣的未再坚持,却换了一个方向。

  “此事也须从长计议。”寒斩梦脸上露出头痛之色:“大长老,难道你忘记了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难道,你真的要将瑶儿逼疯逼死不成?瑶儿,可也一直是您老最疼爱的孙女!您真的忍心吗?”

  大长老默然良久,黯然一叹,不再说话。

  十年之前,寒烟瑶回到银城,听到萧家正在对付君家的消息之后,如欲发狂,以死相挟,就在寒斩梦与大长老面前自断经脉!誓要与君家同生共死,当时那满地的鲜血,还历历在目!而此事,也正是寒斩梦决不允许萧家对付君家的最主要的原因!

  没有忘记,千辛万苦请动老城主出手将寒烟瑶救了回来之后,萧家以为就此没事了,所以才再次对君家动手。当时寒烟瑶身体虚弱,也不能自断经脉;但那倔强的女子,却在自己身上前后通透的插了两柄长剑,然后带着浑身鲜血站在了大长老面前,请他收回成命!

  大长老无奈之下,才取消了对付君家的秘密计划。但,也正因为寒烟瑶这两次不顾生死的激烈之举,让老城主大发雷霆,也让寒斩梦夫妻对萧家愤怒不已!银城分歧,便在那个时候,初现端倪!

  当然,这些事情,只是银城内部极少数人才知道,外人是不知的。

  “再退一万步说,只要我们教训了鹰搏空,在连带关系的打击之下,岂不是就等于给了君家又一次重重的打击?君家能不能承受得起还在两可之间,关于灭人家族之事,还是不要再提了。”寒斩梦心中叹了口气,目光掠过厅外,看着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雪峰,心道:瑶儿,爹爹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只希望你……

  “既然如此,我看不妨就做如此安排。”大长老虽有些不甘心,但也只好放弃,提议道:“这次就由二弟带领五、八两位贤弟下山一趟,并为了稳妥起见,请动老城主的冰雪七剑一并前往?毕竟若是那神秘人当真功高绝世的话,有冰雪七剑在,我们也能更多几分把握。”

  “好!就是如此决定!剩下的事情,就由大长老全权安排吧。”寒斩梦揉了揉额头,站了起来,陪同妻子走了出去,临出大殿之门,突然回过头来,强硬的道:“无论如何,此次任何人都不准波及君家!若有违反,我定会禀明父亲,将违反者,逐出银城!决不容情!”说完,两人慢慢走远。

  大长老老脸上神色不动,眼底闪过一丝愤怒,静静地站着,良久,才霍然转身,逼视着萧布雨:“你准备好,今日下午,即刻下山,不得有误!”

  “大哥,那么……君家之事?”萧布雨银眉一皱。

  “机会多得很,从长计议!”萧行云深深吸了口气:“下山之后,你自己把握分寸,权宜行事!”

  “是!”

  殿外,雪霜清放下了心事,拍了拍胸口,有些后怕的道:“多谢夫君成全,若不是夫君一意坚持,这次君家恐怕逃不过去,而君家若是有什么不幸,恐怕瑶儿也就……”

  “我这次虽然及时制止了此事,但瑶儿的心事,却始终难协啊,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寒斩梦深深的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上的雪花,轻声道:“瑶儿,这这十年来……她真的太苦了。我这个当爹的,怎么可能会将她唯一的一丝希望彻底斩断呢?”

  “无论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女儿!我的家人!”寒斩梦冷冷的低声道,袍袖一挥,路边一块被风雪遮盖的大石突然无声无息的粉碎,散成了漫天雪花!

  雪霜清紧紧依偎着丈夫,突然感觉心中很是平和安全,只觉得有丈夫这宽厚的肩膀在,天下再无任何事,能够伤害到自己,和自己的那两个宝贝女儿,不由满足的笑了……

  ……

  距离大殿不远处那孤零零的雪峰上,一个冰雪凝成的山洞里,一位身形婀娜的白衣蒙面女子玉手展开一封信笺,只看了一眼,突然手指一颤,眼泪夺眶而出。

  “真的是他!他的伤真的好了,苍天庇佑……”白衣女子喜极而泣,伏在案前,娇躯颤抖如风中落叶,这十年来冰山一般的女子,却被这一纸信笺打破了本已冰封的心境,表现出了深埋在心底的孱弱、无助!

  眼泪哗哗地流出,白衣女子低声呜咽着,突然站了起来,走到洞口,虔诚的跪了下去,望着天上暗沉沉的天色,双手合十,低声祈祷道:“感谢老天爷,让他痊愈;感谢老天爷,让他不再伤痛,祈求老天爷,给他幸福,小女子宁愿减寿十年,二十年以换无意他平安喜乐……”

  “纵然不能在一起,可我,依然是你的瑶儿…………永远都是!”

  轻轻地祈祷声音,转眼间悄然融进风中,融进雪里,突然天空中狂风起,一直未停的雪花,变得更大,更加的密集,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

  将雪峰上这一个孤单的、孱弱的身影,完全的包裹在了风雪之中,但这白衣女子,却一动不动的跪着,虔诚的祈祷着,泪水,凝成了冰……

  不久,十条身影星丸跳掷般飞出银城,隐于风雪之间,下山而去……

  ……

  君大少爷一大早就被胖子鬼哭神嚎地从床上拖了起来,睁眼一看,胖子一身藏青衣袍,竟然显得格外精神,整个人看起来也瘦了些许的样子,起码有点人模样了。

  一张脸上,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上居然也透露出一股皂角的芬芳,一看脸上粉中透白……这胖子居然还搽了粉,而且还很厚……

  “呕……”君莫邪一阵反胃:“胖子,你知不知道以你的体型擦脂抹粉的很吓人啊?居然还扑那么厚的粉,你扮鬼吗?这么早叫我起来干啥?”一看窗外,才蒙蒙亮。

  “三少…大佬…”唐胖子居然有些忸怩:“你不是说过今天陪我去见孙家小姐的……”

  “孙小姐……那个孙小姐?哦……”君莫邪突然想了起来:“就是那个被你输掉过一次的未婚妻?”

  “草!”胖子有些光火:“你丫的能不能不提这事?老子不就干过那么一件龌龊事吗?”说完有些沾沾自喜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现在看起来,还不错吧,是不是有些苗条了?”

  “恩,确实苗条了很多,这是事实,确实能看出点人样了。”君莫邪嘴角抽了抽:“您真是太苗条了,真是迷死我了……”

  唐源裂开大嘴笑了两声,自恋的转了一个圈,自我感觉很飘逸。

  但他这一旋不要紧,本来整理好的、软塌塌垂下的肚子立刻被旋飞了起来,就像是系着橡皮带的大沙包,弹性十足,嗖的也跟着转了一圈,然后呱唧一声拍在大腿上,膝盖上。

  “第一次见面,总要给孙小姐留下一个好印象才是。”唐源细细的小眼睛满是憧憬,闪烁着红心,一副幸福的样子。

  <这一章,码的很费劲;我竭力的想要刻画出寒烟瑶的感情,但连续写了七八遍,总觉得不满意。这种生死相许的感觉,真的是太……难以描述了,或许,只能有这种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出来吧,风凌笔力稚嫩,强行为之,未免贻笑大方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