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第三部 第二十一章 皇帝陛下的结论

  <今日爆发第一更!第二更二十分钟后!>

  贵族堂楼上,传来隐约地丝竹之声,隐隐约约,似远似近,如在云里雾里,犹如是九天仙音,飘渺而下,听不清楚;但就是这份模糊飘渺,反而更加引人入胜……

  这份几近难以形容的婉约,让所有拥有的请柬的格外庆幸,无论这次拍卖结果如何,自己又是不是有所得,这次的赴会都算是有收获了!

  至于那些手中没有请柬却在一边看热闹的人大感心痒难熬。如此优雅的地方,如此贵族区域,可恨自己却少了那一份请柬,没有那份通行证,便不能置身于那份婉约之间,万二分的遗憾啊,不行,以后就算是花天价也一定要弄一份通行证,一定的,必须的……

  数日光景之间,贵族堂请柬的单价迅速飑升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高度,可谓洛阳纸贵,这令本来颇为心疼耗费大价钱打造请柬出来的唐胖子开了一回眼界,再度以无比仰视地目光锁定了一意孤行,坚持执行这一策略的君大高人!

  啥叫商业奇才,这不就是吗?自己还是太过目光短浅了!唐胖子自嘲!

  事实上,这次的轰动就是稳坐钓鱼台的君大高人也是完全没想到的,这只能说明天香城的有钱人实在是多啊,人的攀比之心太疯狂了……

  阳光普照。

  贵族堂邀请的客人也尽都应邀而来。大道上一时三刻之间已然尽是极端豪华的顶级马车,一辆又一辆,车挨车,车靠车,也说不上到底那辆车更奢华一些,满眼尽是道不完看不尽的奢华富贵。每一个接到请柬的人,都是推出了自己最好的座驾,最能彰显自己身份高贵的饰物,不惜血本地挂在了马车上。

  举目望去,富豪云集!

  用胖子的比喻最是恰当,这那还是人啊,根本就是一座座移动的金山哇!随便每个人身上掉块肉,也足够平常人家过几辈子的……

  两个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年与两位清纯美丽的白衣少女,四人站在门口,充当迎宾公关。检验过了来客手中的请柬之后,便招一招手,立即就会有一位白衣少年接出来,万分热情地将这些宾客迎了进去。

  请柬上署名的三大家甚至没有一个熟悉面孔出现,只是这样安排下人迎接。但每一个被验证了请柬通过的人都是不以为忤,反而觉得很光荣,很光彩,很自豪。

  这才合乎情理,若是三大家真派本家人迎接,却是降了自家的身份,大大的不妥!

  几乎每一位客人都是一副昂首挺胸,从容不迫的样子,无论是真是这个心态,又或者只是努力做出的样子,反正尽都迈着八字步,有意无意的瞥着外面没有请柬急的青筋暴跳的人群,很矜持的接受安排,风度翩翩的走了进去,消失在郁郁葱葱的花木之间。

  所有接到请柬得人,绝对是一个不少的全部到来,并无一人例外。络绎不绝,但每个人都自重身份,人多的时候,这些平常谁也不服的人,反而会彼此互相谦让,以显示自己的大度。

  贵族嘛,总要有些贵族风度不是?不说别的,若不大度谦和一些,那里配得上“鸿儒”这等高资格的称谓!

  …………

  皇宫中,有人在大笑着,在这个地界,能在皇宫如此放肆大笑者,一向只得一人!纵是后宫粉黛妃嫔,甚至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也要顾着礼仪而不能如此开怀大笑,纵是再得宠的王子公主也要顾着礼仪,勿要失礼人前而落人口实!如此一算,这放肆大笑者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天香帝国的皇帝陛下手持着一枚白子,沉吟着,纵声笑道:“这,倒是绝妙的一招,手段也大是出乎寻常的巧妙。不知是谁想出的如此绝妙的主意,想不到在我天香,居然还有人能够如此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呵呵,不错不错,当真不错。”

  在他对面,乃是一个看不出多大年龄的男子,白衣如雪,身材挺拔,纵然只是坐着,也是肩挺背直,一副凛然之态,一头乌黑的头发披散在后,三绺美髯飘在胸前,脸上却是绝无半点皱纹,简直比大姑娘的脸蛋还要白皙嫩滑。

  那人正看着棋盘沉思,道:“这一招的确绝妙,那人的酒无论如何美妙,纵然是天上地下,难寻难觅,却也总不当真能值万两银子一坛。但此种手段一出,如此一来,却势必将引起京城各族的攀比之心,不仅能够卖得上一万两,甚至犹有过之,果然是不错的主意!不过陛下所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八字,这人却还是不大够资格啊。”

  “只是如此吗?”皇帝陛下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下了一子,微微笑道:“在我看来……却不然!”

  “陛下的意思是?”白衣人目注棋盘,有意无意的问道。对面前这位万乘之尊,他似乎表现得并不是如何很恭敬的样子。

  “在朕看来,这一招的真正巧妙之处,卖酒的巧思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这份远超常人心机计算,着实让朕叹为观止。”皇帝陛下轻轻抚了抚颌下胡须,郑重的道:“这个计划,看似简单,只要想到了,几乎人人都能做到。但细细一想,却又不然。”

  “愿闻其详。”白衣人也来了兴致,轻轻轩了轩眉毛,目中路出探究的神色。

  “要想做出这一计划,首要便要了解人心,洞悉人性中的弱点所在;尤其是对豪富权贵之家的心理,要研究掌握得淋漓尽致,点滴不漏!世人皆好名,无论是世外高人,还是穷酸书生,甚至是地痞无赖、流氓乞丐,莫不如是!只要把握好了这一点,就掌握了人心弱点,无论任何人,都足可纵横官场,立足朝堂而不坠!但,这一点,对于这个计划而言,还只是一个基础,一个引子罢了。”皇帝陛下目中露出一丝忧虑,一丝赞赏。

  “这个人,必然是一个洞悉人心、通达人性的高人!”皇帝陛下下了第一个结论。

  “其次,这些人今日只要进去了,就绝计不会空手出来的。而里面唯一的拍卖品,就是酒!所以,无论这酒是如何的垃圾,如何的不堪入口,每一家进去的人,都决计不会空手出来!而且,还会花大价钱拍卖,甚至没有人会以低价来买这酒,区区几万两银子,决计没人会在乎,他们更在乎他们的面子!”

  皇帝陛下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因为在外面,还有太多太多的没有接到请柬的人在那等待,或者等待惊艳,或者等待嘲讽。这个脸,只要是接到请柬进去的人,没有人愿意丢,也没有人能丢得起。所以此人想出这个办法,等于是明目张胆的从各个家族口袋里掏银子,而每个人还都被掏的兴高采烈,争先恐后!唯恐被别人看轻!用几万两甚至十几万两银子买个在整个京城权贵面前的有面子,这笔买卖只要是明白人,都会知道如何选择!”

  “这人,可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敛财高手!可惜缘悭一面!”皇帝陛下下了第二个结论。

  在他对面的白衣人仍是静静的坐着,静静地听着,脸上表情,古井无波,并无任何回应。

  “第三,你有注意这份名单的全部内容么,如果仔细地看一下,便可以知道这份名单虽然几乎将所有的大家族都网罗了进去,但,其间的层次,却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份名单,是不完全的!”

  “每一个行业都存在各自的竞争对手;而那些富贵之家,也都有各自的对手!而且,往往与对手之间都是旗鼓相当,才能保持一个行业的繁荣长久。这,也是朕多次变更法令才勉强维持的平衡。既不至于物价飞涨,百姓民不聊生,也不至于物价飞跌,商人无利可图。但此人这一份名单,有意无意之间将朕苦心经营多年的这一份平衡完全打破!却又不露丝毫的蛛丝马迹,让人即使想要怪罪,也无从怪罪!”

  听到这里,白衣人眼中露出迷惑之色,显然是听不明白的。

  “呵呵……”皇帝陛下笑了起来:“你来看,京城盐商,以孙家、木家、赵家三家最为出名,基本乃是三足鼎立。其中以赵家势力最大,略胜其余两家一筹,而孙家木家固然稍弱,却经常联合以对抗最强的赵家,故三家始终能保持平衡之势。而在这份名单之中,却只邀请了赵家,却没有另外两家的名字。事实上,任谁都知道,其他的两家也都有亿万家资,为何没有接到请柬?可是又没有人能怪贵族堂的主事之人,因为他确实邀请了盐商中最具代表性的赵家!”

  “而另外的几个行业,获利大的油水足的,基本也都是采用同样的手段。只邀请其中的最有势力、最具代表性的一家。”皇帝陛下目中的忧虑越来越深:“又有如此强大的宣传,推波助澜之下,这几家本就互为竞争对手,只怕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会使矛盾迅速激化!接到请柬的愈发目中无人,没有接到的心中自是愤怒,感觉自己被排挤,感觉低人一等。于是……纷乱就会开始!”

  “由此可见,此人,还是一个高明到极点的权谋高手!”皇帝陛下下了第三个结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