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第三部 第二十四章 君三少的流氓手段amp;lt;两更合一求月票!amp;gt;

  <今日两更合一,求保底月票!>

  事实果然也不出灵梦公主的预料,后面的三位皇子殿下果然是谁也不肯屈居人后,竟然三路人马就这么一路并排着横冲直撞的走来!幸亏这街道还算够宽,否则,民房也被他们挤塌了也说不定。

  却不知父皇此举乃是什么意思?难道嫌他们平常窝里斗得还不够狠不够激烈?还要令他们三人在人前发生争斗,暴露其短,出丑人前吗?以自己那三位皇兄目前的态度,这却也并非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灵梦公主设想的场面注定不会出现了!

  因为三位皇子的车仗挤成一团,飞速急弛,并无人可有丝毫落后,盛宝堂、贵族堂所在的街道固然有够宽,却也有其极限,三位皇子的挤成车队一团的纵列车队,无可避免地与另一方的车驾撞到了一起。

  这还不是最巧的事,最凑巧的却是,另外一组车驾无巧不巧乃是平等王府的车驾!

  五组皇室的车驾,居然有四组挤撞在一起,只怕想不发生点事情,也很困难了!这是有意?还是无意?

  这样的结果,让灵梦公主很是有些头晕,唯一值得庆幸的,平等王府总算也是皇室一络,算是自己人,只要自己的那三个哥哥肯稍让一步,相信事情还不算太难斡旋!

  贵族堂中鱼贯出来几位负责接待的白衣少年,见到眼前这等情形,也尽都傻了眼,盛宝堂、贵族堂所在的这条街道,可说是天香城中地理位置最好的街道,街道之宽广,亦是称最,从来就没发生过类似堆挤事件,一条可以容纳三驾豪华马车同时通过的街道,就算想堆挤也是很不容易的。

  更因为这条街道上有盛宝堂的存在,从来就没有事件升级的状况。凡是有资格到这来的,也都知道盛宝堂的来历,没谁会傻得在太岁头上动土。

  可是眼下……

  平等王府方面的轿子首先停下,由两名素衣侍女揭开轿帘,将上面一个小小的孩童搀扶了下来,那孩童正是平等王世子,那个一直被君莫邪戏称为小姑娘的可爱小男孩杨默。

  灵梦公主的座驾自发的退让在了一边,平等王府代表了平等王爷,乃是自家除却自己父亲之外的唯一杨家长辈,就算此刻有父皇在车上,也该退让三分,何况她平日里也是很喜欢这位同宗的小弟弟的!就退一万步来说,人家平等王府还是贵族堂的几位幕后东家之一,怎么也应该让其先进去。

  但后面三位皇子的车队却还是是谁也不让谁,保持着一排的阵势往前而来,若依这个局势继续发展下去,待等到大门口,那热闹只怕就真的大了!

  在灵梦公主的车队之中,有一个黑袍人双目冷凛凛的注视着三位皇子方面的车队,观察着每一个车队的所有动静,始终一言不发,但眼神之锐利如刀似箭。

  君莫邪这时已经接到了报告,面对着这等尴尬的局面,不禁急毛蹿火地赶了出来。

  君大少心中一个劲的在怒骂:他妈的,就你们兄弟三个没给你们分出大小,居然就在这里给老子闹了起来!早知道也应该就只给一个请柬,省得麻烦!草!

  要是这个节骨眼上,还在老子这里真干了起来,那老子辛辛苦苦弄的这一场拍卖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好你们三个混帐东西,等老子有时间不玩死你们的!

  唐胖子与宋伤乃是拍卖的主要主持人物,自然不能出来,再说他们出来也未必能够处理的了。毕竟这三位的身份都实在太过高了那么一点,更加绝对不能用武力当面对付。君无意君三爷固然能处理,但君无意一旦出面,却会直接卷入这三位皇子的竞争之中。帮谁都不好,所以也是不合适。

  至于别的人选?

  独孤无敌大将军自然也是可以,估计他出来吼一嗓子就能摆平,三位皇子在别人眼中或者高不可攀,却是不入这位大佬的眼内,但人家始终是客人,借助外力来解决自家事,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再说了,要是真利用独孤大将军的势解决了问题,那万两一坛的赌局怎么算,就算最终是君大赌圣赢了,能好意思管独孤大将军要赌注吗?人家才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来着。所以,独孤大将军也不行!

  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君莫邪亲自出马了。虽然君莫邪在身份上还远不能与三位皇子相较,但处理这种事情,君大纨绔的纨绔招牌还有那些层出不穷的流氓无赖手段却无疑是大大地管用的。所以在接到报告之后,君无意和唐源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正被独孤小艺一把揪住的君大少的脸上。

  “莫邪,要解决这事需要一些比较流氓下作的手段,只有你比较合适!”君无意的话。

  这叫什么说法,凭什么需要流氓手段的时候就我比较合适呢?!君大少郁闷起来!

  “老大,正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啊。还是你出面为最佳。”唐源拍着马屁。

  这马屁拍得君大少爷那叫一个窝火,什么就恶人还需恶人磨了,我怎么就恶人了!

  就这两句似褒明贬的好话让君大少听着直想骂娘。

  这都叫什么话?难道哥哥我就这么像是恶人吗?真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这等大事,也确实还得本高人出马,才可迎刃而解!

  等君大少赶到了现场,这边却已经闹出响动来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君莫邪在出来的时候正好迎面遇见了萧寒慕雪瞳和小姑娘寒烟瑶,以及慕容世家一行人。

  慕雪瞳颔首微笑示意,萧寒冷哼一声,故作高傲地昂着头不理会君大少爷,唯有寒烟瑶,却劈面一把揪住了君莫邪的衣襟,鼓着嘴巴,瞪着眼睛:“君家那小子,赶紧叫小姑姑!小姑姑给你好处!”

  君莫邪正没好气,眼皮一翻道:“我说你这丫头怎地如此的不晓事,你姐姐和我三叔还没成亲呢,再说了,就只能算成了亲,又关你屁事?还小姑姑?你瞧你这样,干巴巴的平板似地,胸前不起,腰后不翘的,胎毛还没褪,乳臭也未干,居然就幻想着当人长辈!牙齿长齐了没?等你确定自己长齐了以上我说的那些,再来冒充别人长辈吧!”

  君莫邪这话纯粹是气人,他这番胡说八道完全是没有半点根据的。

  女孩子的发育本就比男孩子要来得早,那寒烟瑶虽然刚刚才十五岁半,身材也确实还没有完全成熟,但却已可说是初具规模,就算与独孤小艺相比,并不逊色半分,绝不是君大少口中的“平板身材”。

  “你你……”寒烟瑶听君大纨绔这顿没头没脑的嘲讽,不禁羞怒交加,小蛮足一跺再跺,一张娇小的俏脸也涨得通红,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道:“我不管,看你样子好像是有急事,你要是不叫一声小姑姑,我就不让你过去。你看着办吧!反正我不着急!”说着揪着他衣襟的小手更用力了一些。

  她在银城高层之中,年纪无疑是最小的,身份再尊贵也是没用的,因为除了她自己之外,见到的每一个人她都得叫长辈,师叔世叔师伯世伯师祖师太祖祖爷爷……辈分低到头的,也得是平辈,她还是得叫师姐师兄。

  自从来到天香城,一见君大少爷这明显比自己还要大上少许的小鬼就上心了,尤其还了解到这个君小鬼如果从姐姐准姐夫那论,居然是自己的正牌后辈,那可真是喜从天降,比平地捡了个大元宝还要更开心。焉能轻易放过?自然是死缠烂打,非要争取到这个小姑姑的荣誉不可!

  “哎呀喂……”君莫邪听着外面动静好像越来越大,一阵跳脚:“好好,我怕了你了,我叫还不行吗!……小……猪猪,小猪猪……行了吧?”

  他的声音有些模糊,说的又极为轻快,寒小丫头还真就没听出来其中的蹊跷,只当他是真叫自己小姑姑了,得意的扬起了小下巴,鼓起了小胸脯,松开手,挥挥手道:“乖,去吧去吧,以后有状况就报小姑姑的名头,小姑姑罩着你。”

  君莫邪如蒙皇恩大赦一溜烟的没影了。

  “唔……他刚才叫我小姑姑的味……怎么好像不大对呢。”寒烟梦突然醒悟。

  “他是叫你小猪猪,那里有叫你小姑姑了。”慕容千军本就在追求灵梦公主一事上与君莫邪不对付,更有心讨好眼前的佳人,此刻哪能不赶紧落井下石。

  寒烟梦嘟起了嘴。恨恨的转回头看着君莫邪的背影,攥起了小拳头。

  “滚你丫的!”萧寒、慕雪瞳两人同时恶狠狠地瞪视:“闭嘴!”

  两人从出生就在银城呆一起,可是几乎从懂事开始就彼此不对付,这貌似还是这辈子第一次异口同声的说话。说完之后,同时对望一眼,各自哼了一声,又同时转头。

  慕容千军顿时噤若寒蝉。

  萧寒显然是对这个慕容世家的垃圾小子极端的讨厌,单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在打什么主意,更是气愤恼怒,寒烟梦可是自己侄子的心仪的对象,也是萧家方面认可的萧家媳妇,若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撬了墙角,那自己回去也就直接甭活了,再说,你区区慕容世家的子弟,竟也打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不自量力!

  至于慕雪瞳则是看不起这种落井下石的人品,自然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

  君莫邪出去的时候,三皇子却已经与平等王世子杨默闹了起来。

  漂亮小男孩杨默经过几次与君莫邪的接触,倒是挺欢喜这位带点痞气、有些流氓气质、浑身上下充满无赖味道的纨绔大哥哥,一下轿子就兴冲冲的往贵族堂里跑,这地方他可是轻车熟路了,之前来过好几趟了。

  大皇子和二皇子都在马车里没动,保持着一份并不存在的“深沉”!而三皇子这边却很有些不高兴的意思。本来他就被老大和老二挤得差点走不了路,但一直以来三皇子这边的实力为三位皇子之中最弱的一环,这次又很倒霉地凑在了一起,不甘示弱之下,勉力推挤了一下,仍是大落下风,心中自是郁闷至极。此刻又见自己身为皇子还未进去,杨默这个小小的世子倒想赶在自己三人之前进去——置皇室尊严何在?

  他这时完全的想当然,却浑然忘了人家平等王府,乃是此地贵族堂的股东之一!

  “呀,这不是默默堂弟吗?怎么,看到几位堂哥、堂姐在这也不知道打个招呼?怎地越长越大反倒是越来越没礼貌了?你可是皇室子弟,怎地如此没有礼仪的乱跑乱撞,平等王府的下人都死哪去了,不知道伺候你们的主子吗?”三皇子身形有些瘦弱,脸上有点苍白,从马车里站了出来,稍有些阴柔的声音,大肆数落道,从高到低,一个都没拉下。

  “呃……三殿下……你好。”杨默怯怯的看了他一眼。对这三位皇子“堂哥”,杨默小小的心灵中,实在是有些说不出的厌恶。

  “什么三殿下!那边还有大殿下和二殿下呢,话也不说一句,礼也不行一个,就这么地目中无人?难道你从来都没学过礼仪吗?嗯?”三皇子盛气凌人的注视着杨默,眼中尽是一片郁闷发泄之余的快意。

  他自然不是冲着杨默,只不过是找个够分量的出气筒来发泄一下自己的郁闷罢了。杨默年纪虽小,身份却是极高的。正是一个极软而又极好吃的柿子。

  而平等王虽然位高势尊,却因淡泊世事,从不过问朝政。对朝廷中影响力可谓微乎其微。所以三皇子全无顾忌,肆意地羞辱着眼前的小杨默,全不在意这小孩也是姓杨,是他的同宗兄弟。

  灵梦公主车队之中,那黑袍人的眼色越来越显阴沉。

  杨默始终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如何经得起这等疾言厉色的训斥?再说,己身方面又根本就没有什么错处,就更委屈了,眼圈一红,眼中已经蕴满了水雾。嘴角一阵抽搐,就要哭了出来。

  “三哥,够了,默默还是个孩子!你吓唬他干什么?”灵梦公主心中终是不忍,张口说了一句,正要走出来开解,却又被身后的黑衣人不动声色的拉住。

  “孩子?孩子就可以不懂得礼仪吗!我们乃是皇族后裔,天潢贵胄,又岂能与一般的小孩子相提并论?我这是教育他,要让他懂得什么叫礼貌,以后做事,不要这么没规矩!没的辱没了皇室威严。”

  三皇子嘴角一撇,冷冷笑道,丝毫也没有把自己的这个嫡亲妹妹放在眼内,放在心上。

  “呀呀呀……这不是三位皇子殿下吗?好大滴规矩,好大滴脾气啊!怎么地都堵在门口不进来?这是不是太不给我君家、唐家还有平等王爷的面子了?”

  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君莫邪斜着眼歪着眉毛,迈着八爷步,一步三摇晃的走了过来,站在杨默面前,一脚前一脚后,屁股一扭,直接就摆出一个斜斜地简直就要跌倒的特异造型。

  手中“刷”的一声,展开了一把描金折扇。现在已是深秋时节,天气暑意尽去,更已经有些微冷了。但君大少依然款款摇着扇子,一副风度扁扁的德行,让人看见就不禁会升起一种想要狂扁他的感觉。

  “君三少,本皇子乃是在管教自家的弟妹,这里没你的事!”三皇子很是看不起这个纨绔,在他眼里,这丫就是一个靠着父辈混吃等死自己半点本事也没有的废物。

  “怎么会没有我的事?三殿下,你截住我们贵族堂的第三号大老板说教不休,直接导致我们拍卖会迟迟无法正常举行,却怎么说没有我的事?天底下还有这个道理?”

  君大少爷那里会给他面子,在君大少眼中,这丫同样也是一个靠着父辈混吃等死自己半点本事也没有却还野心勃勃的废物!

  君莫邪故作雄心壮志的样子,挺了挺胸膛,身子晃悠了一下,似乎站不稳一般,这才又继续道:“这事往小了说,乃是关系到我贵族堂的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可是往大了说,我们贵族堂赚了钱,可是要缴纳国家税收的,你阻碍我们挣银子,就是阻碍国家税收,阻碍国家税收,就是影响国计民生的大事!三殿下,难道你想造反不成吗!?”

  君莫邪手舞足蹈,口沫四溅,兜兜转转,竟然于顷刻之间将一顶莫须有的超级大帽子扣到了三皇子的头上。

  三皇子气得浑身发抖:“君莫邪,你在胡说什么?你说谁想造反?!”

  君莫邪一斜眼:“三殿下,我们天香帝国到底有那一点对不住你?举国百姓供你锦衣玉食,供你荣华富贵;供你王爵在身,供你位高权尊;而你,竟然要造反!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了?”

  君莫邪悲愤的道:“你降生天家,乃是堂堂的三皇子殿下,竟然还不满足?难道你定要手足相残,非得登上那至尊之位才肯罢休,难道当真天家无亲……”

  三皇子彻底傻了眼,这货滔滔不绝,一脸的仇苦怨深、委屈悲愤,在他的嘴里,自己瞬间就成了如此的狼心狗肺之徒,再让他说下去,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简直就是自己不死,不足以谢天下了。

  这货怎地就全然没有半点避讳,啥也敢说呀?!你是纨绔败家子,没有学问不知避讳,不能把所有人都当和你一样吧!

  眼见他还要没皮没脸地扯下去,那自己人可就丢得更大了,若是被有心人听见传到父皇耳朵里……

  急忙一个箭步窜上去,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声音中已经有些哀求:“君三少,你你你,别说了!你你……你想让我死呀,我错了还不行,我给你陪不是了……”

  君莫邪口中唔、唔的几声,终于平静下来,示威一般地哼了一声,脸色一变,顿时春光灿烂:“哎呀,难得三位殿下和灵梦公主亲身光临鄙堂,哇哈哈,贵族堂可是蓬荜生辉,在下我本人更是受宠若惊啊,请请请,快快请进,”转身一声大吼:“他妈的,你们都是干嘛吃的,三位殿下等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迎接进去,当真是让我恼火之极!怠慢了殿下,这等罪名,谁当得起?来人呐,赶紧带殿下和公主过堂。”

  啥?过堂……

  众人脸色都很怪异。这家伙,要让三位皇子和公主过堂?

  天底下有哪个堂口敢让皇子、公主过堂呢?估计也就这了!不虚此行啊!真是开了眼界了!

  在四方面的队伍中,对于君大少的举动,可是有不少人在密切的注视着。

  比如……

  “如何?”大皇子问周围的人,目中神色有些阴沉。

  “真的很难说!”一个山羊胡子沉思着:“这君三少无疑是很嚣张的,很符合传言中的样子,的确是一个不学无术、无法无天且又不大懂事的主儿,但今日之事,就结果而言处理得很巧妙。捉摸不透,若是殿下认为有必要,可以将其纳入视线,细细观察。”旁边几人纷纷点头。

  “嗯,这个家伙今天倒是给了我一个意外。我本以为他处理不了的,乐得看个笑话,不过眼下这戏份更中我的意。”大皇子点了点头,随即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流氓无赖手段,历来是最让人头痛的。至于细细观察……你们认为……真的值得吗?哈哈……”

  众人同时笑起来。

  又比如……

  “还是一如既往的流氓德行,令人恶心到了极点!”二皇子远远看着君莫邪,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

  成德操同样是咬牙切齿,道:“如此人渣,活在世上真是丢人显眼!君家后人竟如此不堪,复又何颜面活于天地之间,我若是他,早就一死了之,倒落个干净!”同时,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君莫邪,我的人已经来了,我看你还能嚣张几天!上次的耻辱,老子一定加倍奉还!等死吧你!

  旁边,白须的方博文一脸的沉思,缓缓道:“今日之事,很古怪!”说完沉思一会,摇了摇头,道:“古怪得很!”

  ……

  灵梦公主那边,她身后的黑袍人目光闪动,低声问道:“这就是传闻中君家三少?君莫邪?跟前几年他小时候的样子可是不大一样了呢,很有趣的小子嘛。”

  <邪君二群四群五群,由于群主号被盗,导致解散。现在重新建了三个群,兄弟们来!别离开我!

  二群:118,513,469

  四群:29,797,753

  五群:118,512,604>(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