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三部 第四十八章 血誓!

  <今日第二更!>

  就算是不为了别的原因,她也忽略了君莫邪的性格,他又岂止只是睚眦必较呢!这个人做事,是从不需要让人来指手画脚的,任何人也不能例外!

  他从来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方法!自己的做法,看起来象是帮了灵梦公主一个忙,给了她一个希望,但却已经触怒了君莫邪,也就等于永久破灭了救回夜孤寒的所有希望!

  更何况,灵梦公主和夜孤寒的身份的敏感,再加上君家的处境,更是君莫邪现在不出手的,重要原因!

  “为什么?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你才能答应?你到底要我怎么样?你说呀!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说!”灵梦公主绝望的跪在地上,眼神格外的空洞起来,却仍报着最后一点希望问到。

  “无所谓什么条件,那没有任何意义,只因为,我信不过你!”君莫邪仰头望天,深深地叹了口气,断然道:“公主殿下,我其实真的很想救他;但你也知道,我们君家目前的处境,纵说是危如累卵,也不为过!此外,能够治好一个连三大神医国手都无法医治病患的人物,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君莫邪吸了一口气:“就现在来说,我顶多只是被怀疑,被猜忌;但若是我真个救活了夜孤寒,则是坐实!公主殿下,再说那夜孤寒乃是陛下最为避忌之人,救活了他就等于是开罪于陛下!就单一这件事而论,乃是关系到我君家上下数千人的性命,以及我君家派系数万人的生死存亡!若是万一……呵呵……公主殿下,夜孤寒一个人的命来赌,你以为这笔买卖,我会做吗?换做是公主自己,肯做吗?”

  “你要我如何能信得过你!天家从来无亲,难道公主不知吗?”君莫邪重重地道。

  “我可以发誓保守秘密……你,你说,你如何才能够相信我?如何才能够?……”灵梦公主黯然垂下头,自知发誓什么的,没有任何约束力,却又真正不知道改如何分说,一时无语。

  独孤小艺咬着嘴唇,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开口。

  孙小美心中一叹,君三少说的话,实在大有道理,此时即便是放在自己身上,也要撒手不理,自己之前的作法,实在是太儿戏了,也不智了!

  当今皇帝雄才大略,但,唯一一点不可否认的缺点却是,猜忌心未免太重了一些……

  正在想着,却见灵梦公主站起身来,纤弱的娇躯转了一个方向,扑通一声再度跪了下来,嘴唇紧紧地咬了几下,一缕鲜艳的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点滴血迹滴落在地上,凄艳之极。

  她犹豫了好一会,才终于下定了决心,左手轻轻举在胸前,轻声的、却又坚决地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天地神灵,历代祖先,听我誓言!我,杨灵梦在此立誓:……”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俏脸上一阵扭曲,终于大声说了出来:“……若是君莫邪能够救我夜叔叔性命,让我夜叔叔脱离死厄;我灵梦会即刻回宫,不惜一切代价,求父皇将我赐婚于君莫邪,为妻为妾,无不遵从,并无半句怨言!今生今世,将做君莫邪最忠贞的女人!对夫君的事情守口如瓶,任何事,决不泄露一字半句!若违此誓言,全家老少,不得好死!历代祖先,不得安宁!灵梦本身,也将遭受千刀万剐,五雷轰顶之刑罚,万劫不得超生!!特立此誓,天地神明共鉴之!!”

  说完,灵梦公主一翻手,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小巧玲珑的飞刀,寒光闪闪,闪电般向着自己胳膊上一划,鲜血如喷泉般溅出,她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用自己的鲜血,在自己身前,画了一个圆圆的圈子,然后一头磕了下去,磕在这圆圆的血圈正中心!一头柔水般的秀发,铺在了地上!久久不抬头……

  天地为证,神明为鉴;祖宗之名,灵魂之血,成此盟誓!

  这乃是玄玄大陆最神圣,也最恶毒的誓言!决计没有任何敢背弃这个誓言,而灵梦公主一个头磕在那血圈的正中央,

  誓成!

  今生今世,再不能变!

  独孤小艺“啊!”的一声惊叫,瞪大了眼睛,小手一下子掩住了自己的嘴巴,眼中迅速的蕴满了泪水。

  灵梦公主缓缓地站起身来,脸上已经是纵横交错,满是泪水,但却没有哭出声音,泪光闪烁的眼睛死死地看着君莫邪,一字字清晰地道:“君莫邪,如此,你可能相信我了?”

  君莫邪张口结舌,再也说不出话来。

  君大少爷做梦也想不到,灵梦公主居然会立下了这么一个誓言!

  这话是怎么说的!

  先前,君莫邪已经决定了要救夜孤寒,就只因为某些关键之处难以处理,再加上灵梦公主突然到来,由于她的特殊身份,更令君莫邪无法下手!

  否则,只要暗中救活了夜孤寒,然后随便往一位存在不存在的神秘人身上一推,纵然有人怀疑,却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妨碍,但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救出的灵梦公主本以为他跟着那人回了皇宫,却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最操蛋的是,居然还跟来了三位御医,三位几乎可以代表天香帝国最高医术的神医!

  如此人多眼杂,利马让君莫邪的原定计划当场夭折!即使能救,刻下也不能救了。否则,万一灵梦突然走漏消息,传到皇帝耳朵里,让他知道,君家三少居然有这么一手生死人而肉白骨的本领,那还了得?

  首先便是爷爷这些年的欺君之罪,然后就是三叔的伤势的怀疑,由此顺藤摸瓜,贵族堂的事也顺理成章,君家,就算有多少脑袋,也不够砍的!

  所以君莫邪断然拒绝医治夜孤寒一事。

  但,灵梦公主为了取得君莫邪的信任,居然就此立下了这么一个誓言!

  这个誓言一出,将她自己和君莫邪两个人都逼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了!

  灵梦公主浑身颤抖,眼神厉烈,看着君莫邪。她知道,这君莫邪从几年前就一直对自己有意,前些年一直都在纠缠着自己,更曾央求君战天老公爷前去向父皇提亲,却被自己拒绝,再加上父皇也不再看好君家,此事最终告吹!

  灵梦公主此时心智迷蒙,根本就没有仔细分析君大少爷之前的话,只是单纯的以为,君莫邪这句“不相信”,分明是变相的向自己提出了这个条件!隐晦地表达了这个纨绔真正的目的!若是自己不答应这个条件,恐怕这小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救夜叔叔的!

  难道自己真的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夜叔叔就此撒手人寰?

  灵梦公主自问做不到!

  所以她犹豫了好久,才终于决定,答应!

  只要夜叔叔能活下来,就算自己牺牲了下半生的幸福又能如何?更何况,自己将来的婚姻,左右也不过会是父皇拉拢大臣的一种手段,将来的夫君,还真说不定怎么样。未必能比君莫邪强的了那里去。

  夜叔叔能够为自己生死不顾,难道自己就不能为夜叔叔做点什么?

  所以灵梦公主断然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此刻飞刀仍在手中,上面,还有自己的鲜血。

  但灵梦公主的心中却已经是一片冰凉。

  事到如今,还谈什么希望?还有什么憧憬?

  不过就是一梦罢了……

  灵梦公主逼视着君莫邪,君莫邪也愣愣地看着她,心中也是一片混乱;洞悉两人心理的孙小美孙大小姐大眼圆睁,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一片寂静之中,突然独孤小艺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哭得伤心至极……

  呜呜……莫邪哥哥那……那是俺的,俺先看上的呜呜,你不声不响的突如其来一个誓言就想给俺抢走?不行!绝对不行,这事姐妹也没商量,你公主了不起啊!

  独孤小艺越想越是委屈,越想越是觉得难过伤心,又见那两个人居然不说话了,在那里貌似“含情脉脉”的对视着……不由得哭出声来。

  其实独孤小艺是看花眼了,也如同灵梦公主一般在哪凭空想象而已。这俩人那里是含情脉脉……君莫邪是错愕中还带着一丝狼狈,很有些被硬赶上架的愤怒;而灵梦公主则完全是一副“牺牲”“献身”的悲壮!

  这跟含情脉脉,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码事。

  “好!我答应你!我救他!”君莫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你的誓言,我不接受!你我并不般配,再说如此的谈婚论嫁也太荒唐了!”

  “夜孤寒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只能在我这里慢慢的恢复,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无法保证!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君莫邪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我能救他,我就能杀他!

  再说了,你发的什么破誓言,就算你要发誓,也只需发一个永不泄露的血誓就可以了,我的本意,只是想借你的嘴向外界杜撰出一个绝世高人,从天而降,救了你的夜大护卫,只要能把这事圆过去就行,哪里需要什么“为妻为妾,无不遵从”的狗屁誓言!

  我靠了,你就算真想嫁给老子,老子还不想娶呢,老子可没这些心理准备呢,别看你长得漂亮,能比小丫头强吗?能比银城的的那个小姑娘强吗?……再说了,不管是啥样的女人,蒙上头一样使唤!漂亮有个屁用!

  不过灵梦公主肯为夜孤寒做出如此重大的牺牲,还是深深地震撼了君莫邪。若是与灵梦公主易地而处,君莫邪可以肯定的说一句,自己绝对做不到!

  “血誓已发,就算你不接受,也已经无法改变!这已经是一个事实!”灵梦公主听到他肯救夜孤寒,心中一喜,随即冷冷地道:“我只希望,此事的真相,永远不要让我夜叔叔知道。”

  “我只能保证我会尽力而为。”君莫邪点点头,叹了口气,麻痹的,这叫什么事?我怎么有一种被人逼良为娼的腻歪感觉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