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第三部 第七十八章 玉佩逃走了……

  <今日第二更!>

  萧凤梧正在全心全神地吸收着玉佩里的精纯能量,以此来修复自己受损的身体经脉。他也明白这一次纯粹是用自己做饵,心中说不害怕是假的。还有一种恐慌就是,万一那神秘人来得太早,就算自重身份不屑杀自己,但只要自己的伤势还没有全部恢复……那可是又要凭空多受好几天的折磨了……

  所以他很用功,全心全意地吸收着经由玉佩而来的精纯能量,他亦清晰地感受着自己破损的经脉在玉佩传导过来的精纯能量缓缓包裹之下,犹如是整个人被泡进了温煦的泉水之中,只觉得浑身上下尽都暖洋洋的,舒泰之极,而受损的经脉,也正在以异常迅速的惊人速度快速的恢复着,这种奇妙的舒服感觉,让他几乎想要呻吟出来,只觉得自己的神魂飘飘荡荡,如登天境,如仙如梦、如痴如醉!

  正在最舒服的时候,突然手中猛地一震,玉佩瞬时不翼而飞!

  萧凤梧大惊之下,急忙睁开眼睛,却见到那枚玉佩竟在自己的胸前悬空漂浮着,稍稍一顿之余,迅速远去。更为离奇的是,萧凤梧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的影子和气息存在;就像是这块玉佩突然长了腿,拥有了自己的生命,正在逃走一般。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怎么回事?这绝对不是有什么高人以高深玄气虚空引导玉佩,一则没这个必要,二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玄气波动,这其中的分别,萧凤梧还是会分辨的,那眼前的又是怎么回事!

  萧凤梧神智一阵模糊,几乎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用力甩了甩头,这才清醒了几分,眼看着那块玉佩就要飘出门去,一想到玉佩的神奇功效,大是不舍,终于鼓足勇气,奋身扑了上去,一边口中凄厉的大叫起来:“来人啊……玉佩逃走了……”

  玉佩逃走了?

  处于虚无中的君莫邪几乎被他这一句话逗得笑出声来露了形迹!他妈的,这小子真是太有才了!这方玉佩虽确实是神妙之宝物,但说到底始终是一件死物,居然用“逃走了”来形容,真正的……无语了。

  但萧凤梧情急之下,又没法清晰说明眼前这等玄奇的事件,要说被人抢走了偷走了……但明明就没见到有人动手啊,甚至连鬼影子也没见有一个。所以萧凤梧也只好大喊:玉佩逃走了。却浑然没意识到,这句话说出来,是多么的可笑,虽然就眼前的状况而眼,这其实是很契合的一个说法……

  “有人来抢夺续魂玉!”就在君莫邪一抓出手,玉佩从萧凤梧的手中掉落的那一刻,另一间房中的萧布雨白眉一耸,腾的站了起来,他下的神识禁制在第一时间将这个信息反馈到了他的脑海里,几乎在同时,一只纤小的绿色羽毛的鹰隼从萧布雨怀中闪电般飞出,直射萧凤梧的房间方向。

  说实话,这个结果可说既在他意料之中,却又在情理之外的。

  以三长老所描述的那神秘人强横实力而论,前者他既然会不顾身份取走一个后辈的随身宝物,今次想来也是不会放过另外半边的玉佩,必是志在必得无疑。

  可是,眼下这个秘室却已被如此之多的高手神识所笼罩,如此强大的防护之力,就算是第一至尊云别尘也难以不露身份的硬撼,相信只要是正常人,就绝对没有办法在不触动守护者的神识的之下进入;可是这个神秘人居然就如此无声无息地潜入其中,此等手段便可说是罕见罕闻的超凡技艺了!

  下一刻,萧布雨瘦削的身子已经如同一朵白云一般,紧跟着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飞向萧凤梧养伤的秘室!

  与此同时,一声阴柔至极却又格外犀利的长啸从他口中连绵不断的发出,声音不高,但却绵绵不休;整个盛宝堂瞬间便被他的这声长啸惊动,神玄强者的速度何等快速,几乎在刹那之间,就按照之前的安排,合共十二名顶峰高手已经就萧凤梧养伤的房间围成了一个包围圈,每个人都是全神贯注,凝神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一个可以在如此之多神识笼罩之下潜入秘室盗宝的高手,绝非易于之辈,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

  此人是大敌!

  萧布雨清啸未毕,眼中杀机狂闪,一停不停地率先扑进了萧凤梧养伤的房间。

  在他距离房门还有七尺左右距离的时候,坚硬厚实的紫檀木房门便已经在他的玄气侵袭之下,无声无息的化作了半天碎屑,瞬间消失在空中,萧布雨身如游龙,一闪而进,其速当真如同闪电一般!

  这正是萧布雨的如意算盘,只要这里出现异常,所有人一齐出动。但不必所有人都要闯进房间里来,那样的话,局势一乱,反而更利于敌人逃走。

  只需要实力最强的自己一人单身冲入,而其他人围绕着这一片形成巨大的包围圈,严密监视,封锁这整个空间任何一条可供逃走的线路,只要那人一旦出来,无论在哪个方向,都会迎来迎头痛击!

  自己这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将会在见到那人的第一时间里,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功力,为的,就是能够稍稍的阻拦他一下!甚至,只需要阻拦他眨眨眼的功夫的一半,就已经足够所有人围拢过来,联手合击!

  萧布雨有这个自信,自己这些人之中,哪怕是最弱的一个,纵然是八大至尊之首的云别尘来了,只要以生命为代价,也能够稍阻他一时!连云别尘也不行,更遑论他人!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萧布雨绝对不相信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够脱出自己的视线。更何况,外边还有五位神玄,银城七剑!

  那神秘人纵然可以无声无息的潜入,但面对如此严密的封锁,再想悄然离开,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这个计划,绝对天衣无缝,万无一失、绝无意外!

  但,事实上大大的出乎了萧布雨的预料,绝无意外也出现意外了!

  他飞也似地冲进萧凤梧的房间,浑身的神玄玄气已经尽数提了起来,整个人如同一团狂暴的龙卷风一般。

  他早已从传闻中得知了这个神秘人物的恐怖实力,纵无畏惧之心,却有忌惮之意,以三六两位兄弟的描述,恐怕自己一个疏忽,没准就会折在这个神秘的人物手下,哪里敢有半点马虎大意?

  一进房间,玄气护住全身,足尖一旋,忽的一声转了一个圈,就像是芭蕾舞的女演员在做着超级高难度的动作……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房中,只有萧凤梧一个人傻呆呆地站着。

  “人呢?”萧布雨心中大叫不妙:难道已经来晚了一步?不可能吧?香鹰也是指向得这个方向,怎么会弄错?

  “什么人?”萧凤梧茫然不知道自己这位祖爷爷问的是什么,懵懵懂懂的回了一句。

  “抢走续魂玉的人哪?你傻了?”萧布雨被自己这个玄孙气得几乎吐血,他妈的,玉佩就在他的手里被人抢走了,他居然反问自己一句:什么人?幸亏萧布雨修养足够,否则真会被他气得走火入魔了。

  “没有人,哪有人啊。”萧凤梧迷迷糊糊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暴怒中的祖爷爷,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脑袋还在一个劲的迷惘之中:玉佩怎么会自己飞走了呢?真是奇怪啊,难道它成精了?

  “没有人?没有人那你手上的续魂玉哪里去了?你难道要告诉老夫,它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萧布雨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呵斥。

  “是呀是呀,祖爷爷,刚才那事真的好奇怪,玉佩虽然没长翅膀,却真是自己飞走的,真的……”萧凤梧一脸的认真。

  “废物!”萧布雨气得大骂一声,嗖的一声蹿了出去,整张脸孔已经气得发黑。见过没用的,也见过傻的,但没见过这样废物的。偏偏这样的废物,居然还是自己的玄孙子……

  “可……我说的是真的呀……玉佩真的是自己飞走了,就是没长翅膀,飘飘忽忽的飞走了,速度还挺快的……”在萧布雨背后,萧凤梧无限委屈的嘟囔着,只感觉到自己冤枉的不得了。这年头,为什么说实话都没人相信了呢?自己说的都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事啊!

  “我操你祖奶奶!你这混蛋还不给老子闭嘴!”半空中传来一声暴怒的大骂,随即一道几乎凝成实质的掌风刷的飞了下来,啪的一声,打在萧凤梧脸上,萧凤梧被打的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脸上顿时肿的老高。

  捂着脸,萧凤梧哀怨之极,但却在心里寻思:你丫的草我祖奶奶,那正是找对了人,他妈的,你要是不那啥……这世界上连我爷爷都没呢……

  萧布雨身子如同天际流星一般蹿起半空中,腾身盛宝堂楼阁之上空十丈之处,就这么悬空而立,身子急速的转动一圈,如雷似电的眼神霎时间扫遍四面八方。方圆十数里之内,在璀璨星光之下,尽皆收入眼底,却没有发现任何一点可以的蛛丝马迹!

  那人的走竟也如他的来,一般的无声无息?!

  小巧的香鹰围着他来回转圈,显然,连这小东西,也失去了自己的目标。

  这怎么可能?!

  <唠叨两句。这段时间里,更新有些不如意;实在是家里有事情;唉,弟弟出了点儿意外住院,我每天晚上要去陪床;咳咳,我弟就是书里唐胖子的原型,而他这段时间身上有伤,不能自己解决,额……人有三急的问题,哥哥我需要架着他去,然后解开,褪下,然后提上,背回来……可以想象我有多惨了吧?两百多斤呀……医院的班,我值下半夜……这事,群里好多人知道;本来不想说,怕大家担心;但提意见的越来越多,还是解释一下吧。请谅解。

  另外,前几天电脑坏了……说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请理解。记得前段时间在一本书的书评区发现了一个评论,汗,忘记是哪本书了。这个评论说:断更好比破处,有了第一次也就有了第二次。而人生,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成为断更请假的理由。所以,一旦有了第一次断更,请假理由只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顺畅,而书或者烂尾或者太监,往往就此开始……

  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无论有什么理由,只要我的双手还能码字,只要我的脑袋还能思考,我就不想断更。因为我不想有这样的第一次。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明白了;为什么我没有提前说理由,因为我怕,提前说了之后,自己反而有名正言顺偷懒的理由了……

  如果不断更这件事象征了我的坚持,那么,我希望我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哪怕每天只是完成保底更新。无非,就是自己累一点罢了。

  这个月,更新只能完成保底,弟弟的伤,估计要到下月上旬能够自己支撑着解决问题吧;更新量少,所以,就不求月票了。呵呵,唯求大家能够理解一下,谢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