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第三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极度恶劣!

  君莫邪啧啧一声:“也不知道你这么点小东西,到底怎么弄成这身伤的?啧啧,真是古怪,体内经脉怎么跟个百年的松树皮似的,这叫一个脆,还到处都是裂缝,只要再稍有点动作就得破碎了……算你这小家伙运气好,竟然遇到了我……错非是我,换了别人,就算有心救你,也要束手无策,我可是难得发回善心地……”

  一边说着,手心之中蕴集出异常浓厚精纯的灵气,慢慢输出。

  清凉的先天灵气,便如是潺潺细流一般点滴流进小兽的经脉,这突如其来的先天灵气瞬时让它精神一振,体内那难言的痛楚竟在灵气流入的瞬间减轻了许多,反而觉得无比的舒服,几乎便要呻吟出来。

  灵气缓缓抚慰着那几近裂开碎掉的孱弱经脉,所过之处,就像是最高明的修补师,慢慢地将伤损处一点一点修补,循循前进,滴水不漏。

  “这样子怎么那么像是走火入魔的样子……而且是很高级的大BOSS走火入魔来着……之后又被某项无上神通硬生生阻止一般,可你这点点小家伙,怎么可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难道是我猜错了?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小东西,而是天罚森林的第一号大BOSS不成?”君莫邪呵呵笑了起来,对自己所说出的话感到了好笑,嘎嘎的笑了一阵。

  小家伙翻翻眼皮,看了看他,目中露出浓重的不屑。

  “小东西,你还不服气吗?你要是超级兽王的话,那哥岂不成了超级无敌的宇内第一高手?哥哥现在一只手就能轻易的弄死你的说!当然了,哥哥肯定是不会对你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下手地!”君莫邪见到它这非常人性化的表情,不由一怔,嘿嘿笑着,腾出一只手,在小家伙粉嫩粉嫩的小鼻头上刮了一下。

  小家伙喉中轻响了一声,两个大眼睛中竟然露出丝丝的窘困。

  君大少爷就这般一般逗弄小家伙一边输出灵气医治,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片刻,也许是很久……

  “哟嗬?小东西居然还知道害羞?”君莫邪动用鸿钧塔中的先天灵气,终于将这小兽的受损经脉彻底修补好,松了一口气,调侃了一句。顺手在小家伙嫩嫩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

  受了这一巴掌的小家伙居然浑身一震,犹如触电一般颤了一下。待要挣扎两下,却被君莫邪大力按住了……

  “伤是好了,不过,这才刚刚修补好了可千万不要乱动,万一乱动的话,可就立即打回原形喽。那可就真正糟糕了……”君莫邪揉捏着小家伙的小屁股,调笑的道。他刚才一巴掌轻轻打上去,居然发现小家伙毛细肉软,柔若无骨,手感格外之好,终于忍不住又多揉捏了两把。

  “反正你这小东西也听不懂我说的啥。”君莫邪难得起了童心,笑得见眉不见眼。一把抄起小家伙柔软的身子,凑在自己眼前,四眼相对,那小兽居然窘困的别过了头……

  “咦?”君莫邪乐不可支,使劲在它身上掏了掏,揉的白毛顿时有些乱七八糟,突然突发奇想:“呀!你居然知道害羞?妈的,不会是女的吧?恩,应该是母的吧?”

  小兽浑身剧烈的一颤,突然眼睛不敢相信似地睁得圆圆的,大大的,浑身的皮肤瞬间通红,如同鲜血一般,几乎连白毛也变红了……身子彻底僵直,一动也不动了……

  “母的就母的呗,就算你是母的,哥是个大男人,但说啥也不能强暴了你啊,你说你到底害怕啥?”君莫邪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家伙,伸手逗弄了它几下。

  小家伙喉中一声怪叫,现在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了眼前这家伙的恶劣,羞辱之极,浑身如同发了疟疾一般,抽搐一般颤抖了几下,两眼睁到了最大限度,突然脑袋一歪,竟然晕了过去……

  “我靠,这就受不了了?喂喂,我可没怎么着你,就轻轻地碰了碰,居然这么大反应?难道这是你的罩门……”君莫邪有些疑惑,用手指头抓了抓头,一脸纳闷。

  便在这时……

  君大少爷突然异常突兀地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突然感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杀意!而那股杀气之强大,却是大少两世为人亦前所未见的!纵然是以君莫邪本身的“邪君”杀气,与这股的凛然杀气比起来,说是小巫见大巫,都是抬举了自己,根本就是小草比诸大树,双方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这是毁灭性的杀气!

  这一瞬间,君莫邪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感觉到这份杀气具体来自何方,便已经清晰感觉自己被彻底锁定!如堕冰窟!

  便是上天入地也无法逃脱!

  一时间,君莫邪冷汗涔涔!如此庞大、绵密、犀利的恐怖杀气,竟然能够让沉浸在其中的人连思维也变得慢了下来,甚至,整个灵魂都已经有些僵滞!

  在这股杀气的笼罩下,眼中看出去的整片天地似乎也是没有了半点生机……

  满眼尽是死意!

  想不到在这天发森林的深处,居然还有实力这般恐怖的强者!君莫邪霎时间有些后悔,自己进来的时候委实是太过大意了。

  君莫邪穿越以来,已经见识过不少高手,但那些天玄神玄若是跟发出杀气的这人相比,简直连渣都不是!纵然是绝天至尊厉绝天也远远不能比拟!

  这股杀气之强烈庞大,显然已经超出了君莫邪的想象力范畴!

  或者这才合理,此地能够聚集到如此之多的天材地宝,海量的珍惜灵药,若是无主之地,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守护者才是不合逻辑的!

  君莫邪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就想遁进鸿钧塔里避难,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恐怖到极点的杀气,完全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别说是现在的自己,就算是前世最强状态的自己也决计非其敌手,君莫邪甚至能够想得到,发出这阵杀气的这人一旦出手,将是何等的石破天惊!自己,绝对没有任何闪避、抗衡的可能!

  但就在君莫邪刚想遁走的时候,这股突如其来的恐怖杀气又异常突兀的消失了……就像它来的时候那样,毫无征兆,突如其来的有了,然后莫名其妙的没了……

  来也匆匆,去有匆匆……无影无踪,霎时间,天地间又恢复了本来的清明。

  “好险!”君莫邪大口喘了几口粗气,心有余悸,神识瞬间与鸿钧塔连为一体,将融合了鸿均塔庞大灵气的灵识偷偷地散发了出去,但寻觅一周,却没有发现任何目标。

  “真正奇怪了!”君莫邪抱着那小东西,皱起了眉头。要知君大少爷眼下的实力虽说不济,但其本身神识却是异常强大的,绝不在神玄强者之下,融合了鸿君塔的先天灵气之后,实力更增,两两结合全力发挥之下,便是至尊强者、天罚兽王也要附首称臣,出道至今,从无任何强者可以超越,甚至于就算是刚才那股恐怖杀气的主人,若单比神识也要为之逊色,更兼隐蔽性十足,决计无人可以洞悉个中奥妙,所以大少才敢冒险放出神识,欲窥那强者身份!可惜,庞大神识全无死角的全方位搜罗之下竟是全无所得,四周空空荡荡,好象全然没有这么个人一般!

  他却没发现,怀中的那哥小东西此刻早已经醒来,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注视着君莫邪的眼神异常复杂,变幻莫测,更隐隐透出一股凶光。

  迷离的眼神,时而悲愤,时而害羞,时而杀气盎然,时而迷惘;这样重重的复杂情绪,出现在一只小小动物的眼中,实在是让人觉得诡异万分。但君莫邪全部心神都注意在那位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杀气身上,对此却没有发现。

  四周全部地毯式搜索过了,唯独没有搜索自己的怀里。这看似人畜无害的小东西,却恰恰是灯下黑,也是君莫邪迄今为止最值得忌惮的人物!

  无可争议的,真正的巅峰高手!

  “哈,小东西,你醒了啊,醒了也不动一动,真该打屁股!饿不饿啊?”君莫邪终于确定那神秘的杀气已经彻底消失,无论那人是何方神圣,暂时对自己算是没有威胁了,心思又活跃了起来,低下头看到怀中的小东西正睁着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得笑骂一声。

  小家伙利马又闭上了眼睛,紧紧地。

  “居然还跟哥闹情绪?不就是碰了碰你的小屁股嘛,也值当的这样?”

  君莫些不屑地撇撇嘴,啪啪又在小家伙屁股上来了两下,然后手掌就停留在了上面,揉面团一般揉捏着小小的屁股蛋儿,一脸享受的道:“这手感,真是……啧啧,没治了,小家伙,你以后跟着我好不好?你要跟了哥,哥天天给你好吃的,好玩的,别人可是没这待遇的!我也没啥要求,就天天揉揉你的屁股玩就行了。”

  小家伙羞愤的看着他,若不是经脉才刚刚修补好,正处于最为脆弱的时期,几乎便想一口将这个恬不知耻的家伙吞下肚去!

  谁稀罕你的什么吃的玩的,跟着你?能有什么好,让你天天揉屁股玩?!你说的什么屁话!好小子,你今天帮了我是不假,可你小子加在我身上的奇耻大辱,我要是不千百倍的找回来,我就不叫……

  你给我等着!哼!

  “不愿意?你还敢不愿意!咱可是对你有恩,不愿意也得愿意!”君莫邪哼了哼,继续揉捏,突然又是突发奇想,道:“你这么点,也算是母的?那你要是以后有了孩子总得喂奶吧?可我咋没发现你有这设备?难道是因为太小了?哥眼睛花了?居然没发现?”

  小兽全身一激灵,悲愤万分的瞪着眼,看着眼前这可恶的小子把自己身体又翻了过来,在自己胸口上仔仔细细的寻找着什么,终于……

  “啧啧,还真有那啥啊,怎么就这么丁点,还没绿豆大吧,你儿子真悲哀……看来也是个挨饿的货。”君莫邪终于找到了目标,很是邪恶的笑着,伸出小指头按了按,然后揉了揉,两根手指捏了捏。

  小家伙两条后腿蹬了两蹬,浑身一阵突如其来的潮红,两眼一阵发直,喉中似乎是哭又似乎是呻吟的发出来一点古怪的声音,终于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活生生被这家伙气晕了两次!太欺负人了,太流氓了……

  等它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被拎着出去,晃悠晃悠的悬在半空,格外不得劲……

  原来君莫邪忙了这一会,突然觉得有些尿急,但小东西在手里那叫一个滑、那叫一个舒坦,手感超级美妙,实在是舍不得放下,索性拎起小东西就走了出去,随便找个角落解决生理问题。

  这边一只手把袍子一掀,解开裤子,出溜一下,里面的小裤直接垂到了脚面,露出一双稍有些毛茸茸的大腿,然后那话儿摇头晃脑的出来,无巧不巧正好落在小东西眼皮底下,反正就一头小兽,还能有啥顾忌?难道在自己家的小狗面前还要害羞就不撒尿了?所以君大少根本不会多想,哗啦啦啦啦,一股晶亮的水线……痛快淋漓的来了一通泉水丁冬,一身轻松啊!

  小家伙被他拎出去,正在莫名其妙之际,却万没想到这家伙毫无顾忌的直接解开了裤子,顿时羞得呜咽一声,两只前爪子捂住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

  君莫邪见到它这般反应,大感有趣,猖狂的哈哈大笑,完事打了个哆嗦,也不系腰带,就这么敞着,更异常恶劣把小家伙的两只前爪掰开,手一翻,小家伙刚刚睁开的双眼,顿时与他那庞然大物来了一个零距离的亲密接触。顿时“嘤”的一声,全身又红了,紧紧闭上了眼睛,同时两只前爪再也不管不顾的狠狠抓了上去,简直就象把君小少爷碎尸万段……

  君莫邪动作那叫一个奇快,嗖的一声,早将它提了起来,还恶作剧一般向它嘴上吹了一口气,让它睁开眼睛,不屑的道:“看见了吧?自卑了吧,哈哈哈……!”

  小家伙悲愤的看着他,无地自容的看着他,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痛不欲生的看着他,已经是啥也不知道了,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羞愤欲死……呜呜,让我死了吧,我没脸活了,我不想活了……

  专横霸道的君大少爷那里会理它的反应,哼着小曲,慢条斯理的提上裤子,见手中小家伙一个劲的挣歪,君大少一瞪眼威胁道:“给哥消停点!再乱动就把你塞裤裆里!”

  塞……裤裆里?!小家伙瞬时浑身僵直,却是真个一动也不敢动了……万一若是让这家伙把自己塞进了裤裆……就算来得及自杀也得背上万年的笑名!

  看这家伙的样子,之前那么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今天可算是把一辈子所能够受到的羞辱全部尝遍了……这个年纪轻轻的人类,怎么这么邪……简直已经是邪恶到了不可言喻的地步,太邪恶了,太无耻了……

  君莫邪把浑身僵直的小东西放在石室中,一瞪眼呵斥道:“自己在这里别动,哥先出去采点药,一会回来就带你走,乖。”说着转身走了出去。走到洞口,却又嗖的跳回来,抓住小东西又揉捏了几把,嘎嘎大笑,道:“真是舒坦啊,哥都上瘾了,千万别乱跑啊。”这才又转身出去了……

  不乱跑?等你回来再蹂躏我?小家伙恨恨地看着君莫邪出去的背影,狠狠地瞪了几眼!混账家伙,定然是你这混蛋偷了我天罚森林的罚天圣果,然后又专程来这里羞辱我!哼,虽然你这混蛋确实是帮了我的大忙,可是我……绝不会放过你!

  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欲哭无泪,也像我这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先爆了你的那啥,再弄的那啥,还要把你的那个啥切掉,让你吓唬我……

  小家伙眼中含着无限委屈的泪水,一个转身,慢慢的到了石室最里面,也不知道按了什么机关,突然消失不见。

  自从出了娘胎可是已经好几百年了,早就忘了流泪是什么感觉,没想到今天被这家伙羞辱的眼泪汪汪的好几次……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多一天多我就会完全恢复,虽然能够有这么快的恢复速度完全是因为这小子的帮忙,但我,我……我一定一定一定一定……要报复!

  我已经记住你身上的气味,也记住了你的相貌,不愁找不到你!整个大陆能逃出我的追踪的生命,几百年来还未曾出现一个呢,你等着吧!哼哼……

  可恶的小子,无耻的家伙,你这个大混蛋,给我记着!

  君莫邪终于采集够了药材,大扫荡一般,真正的满载而归、志得意满。只觉得心情万二分的舒畅,但等他回到石室,却顿时傻了眼。

  石室之中,只余下一袭黑袍,那可爱到极点的小兽,居然没有了……彻底的无影无踪!

  “我靠!那小东西到底哪里去了?怎地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跑了?”君大少有些愤愤不平:“哥给你治好了伤,还说要给你好吃的、好玩的,你倒好,居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这么忘恩负义的跑了,真是个白眼狼!”

  君大少爷却是不死心,又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大圈,这才终于确定,那小东西果然是忘恩负义的跑了……

  “等我再次抓到你,看我不把你的小屁股揉捏烂!”君莫邪恨恨的发誓,心中说不出的失望。本想把这小东西带回去,自己也好经常逗弄逗弄,另外嘛,以小家伙超可爱几乎到无敌的小样子,还有可能让管清寒也高兴高兴,不至于整天那么心事重重。

  但现在这打得乒乓响的如意算盘显然是落空了。

  真不识相!你给我等着!等下次见面哥拿你擦屁股!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哼!

  君莫邪肚子里喃喃的骂,但想到鸿钧塔里几乎占据了一层塔的地方的海量灵药,却是又充满了喜悦,这一趟天罚森林,收获之丰富,简直是超乎想象的,真正的发达了!

  君莫邪满足而又有些意犹未尽的叹口气,突然身子拔起,就在半空中突然隐没不见,已经是展开了阴阳遁,急如流风一般无声无息无影无形的穿林而去,目标,直指天南城!

  目前最迫切需要的药材,只剩下了一种:九玄根!

  一旦九玄根到手,就能令君老爷子的修为直接飙升到神玄,而且,完全有把握直接一举超过神玄一品,一步登天的迈入神玄二品之境界!

  到了那时,爷爷的修为,放眼天下固然仍是远远不足,但在天香城或者以整个天香帝国来说,却已经是首屈一指!相信就算是天香国主,有心要对付君家,纵然不考虑君家庞大的军方势力力,也要顾忌开罪了一位神玄强者的后果!

  这种后果,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承受的,纵然是一国之君,也不例外。神玄的仇敌,往往就意味着尸山血海!

  那时,君莫邪便能够真正的放下心来,专心地准备处理三叔的事情。

  风雪银城……就算暂时仍不能将萧家满门屠光,也要先把寒烟瑶接出来!这是君无意的最大心病,也是寒烟瑶的希冀,更是君莫邪给自己身上套上的责任,内心的承诺!

  君莫邪回到天南城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也就是说,他在天罚森林之中,足足待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你小子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君莫邪刚回来,就遇到了君无意的质问。三位神玄舅舅更是瞪着眼睛,如欲吃人一般看着他,看样子便要冲上来打他一顿。

  宝贝侄儿居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天一夜,君三爷几乎愁白了头。这可是天南城,血魂山庄的地盘啊。若是君莫邪再不回来,君无意和东方世家的三兄弟就要去找血魂山庄或者风雪银城的人要人了。

  “额,我……我就是出去随便逛了逛,也没走多远。”君莫邪翻翻眼皮,赶紧从四人身边溜了进去,没了影子。

  开玩笑,难道还真能跟你们说我昨天其实溜达进了天罚森林,还跟七大兽王进行了非常友好愉快的会谈,双方本着友好合作利益一致的前提,达成了双方互利互惠的合作意向……

  四人面面相觑,出去随便逛了逛?你小子乃是第一次来到天南城,人生地不熟,你去哪里逛了逛?而且一逛就是一天一夜,你也太能逛了吧?

  就这还没走多远,那要远点还不直接逛回天香城!这混帐小子,不知道我们老哥四个担心的要死吗?不过君莫邪的样子摆明就是不想说,反正人也平安回来了,四人也没有追究的兴致,君无意更是知道自己侄子乃是名副其实的神通广大,这也就是地处天南,要是在家,就再几天不回来,也不会太担心。

  <修改稿。>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