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6.第四部 第一章 你是怎么吃的?

  <今日第一更送到!谢谢兄弟们,谢谢姐妹们!谢谢你们的支持!在大家的力量下,邪君史无前例的冲到了第三!虽然可能很短暂就会落下去,但我很满足!真的,谢谢你们!我真的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兄弟姐妹们!我……为你们骄傲!>

  天南城中。

  在君莫邪离开管清寒的营帐之后,疲惫万分的管清寒闭着眼睛躺在自己床上,之前因有大少在旁,精神始终绷得甚紧,心无旁骛,那里还顾得上其他,大少一走,清寒的心神瞬间懈怠,所有的疲劳、伤痛一齐侵袭,这才感受到自己全身上下竟是无处不疼,尤其下体那羞人之处更是犹如撕裂了一般,甚至一个极为细微的挪移动作,都会引起异常剧烈的疼痛……

  都是那该死的冤家干得好事,怎地如此的疼法!

  管清寒只觉得浑身无力,周身上下,连一根小指头也不想动,脸颊上竟已垂下两行清泪,倒也不是清寒后悔助大少排解药力,又或者是怨恨君莫邪,而是实在是……太痛了,在这个惟有自己的空间里,眼泪却是唯一可以缓解这一痛楚的手段!

  毫无疑问,在之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之中,管清寒虽然一直是被动的承受,也早有心理准备,但她仍是不可避免地耗尽了自己身上的每一分体力,每一份玄力!

  哪怕是直到现在这一刻,她多少还是有些神思恍惚,似乎那具仿佛不知疲倦野兽一般的雄壮身躯,仍然在自己的身上纵横驰骋,全无止息的野蛮冲撞……

  现在的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从骨头到肌肉,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发出任何一点点力量。对于自己的眼珠居然还能够转动,管清寒都觉得有些诧异,那两行清泪几乎就是她唯一能作出的反应……

  其实当她耗费尽了最后的力气,为了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和骄傲,在君莫邪的帐篷里站起来,穿上衣服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

  但她始终不愿意在君莫邪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错误……为了救他,为了救君家第三代的唯一血脉,一切尽是别无选择,此事过后,春梦了无痕,彼此没有牵扯,也没有有牵扯的必要……

  想归想,但她却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

  “你是我的女人!这是事实!”

  君莫邪说这句话的时候的那股霸气面容以及那不容置疑的口气,梦幻一般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她眼前,一遍遍的回放。

  “等一切风波平息,我就娶你过门!”这还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是承诺吗?是许愿吗?

  不是错误吗?是吗?

  可我为什么这么害怕……

  可我心里,为什么还有一丝羞喜?

  我……我……我竟然跟自己曾经的小叔子发生了那种关系……更奉献出了自己保留了二十一年的处子之身,却有全然没有多少的罪恶感觉……

  即使我是为了解救君家第三代的唯一血脉,在事后,我为什么没有一死以谢天下?为什么没有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两家的清名?我甚至从来没动过这个念头!为什么?

  难道我其实就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淫荡女人吗?……

  为什么?

  静静地躺在床上,这一刻管清寒思绪如潮水,奔腾不息,竟似全然忘却了身体上的不适。脸上更突然泛起一片红霞,接着一片煞白,然后又是一片通红直到脖子……来回交替……

  两行泪水再度缓缓顺着眼角流下,浸湿了缎子般的黑亮长发……

  惟这次,却绝不是因为疼痛!

  今宵…注定…无眠。

  也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外面有人在说什么,管清寒却没有在意,这个时候,那里还有心情管那些有的没的……

  可是,你纵无心理事,事情偏偏会来惹你,帐篷帘子一掀,一颗小脑袋探头探脑的伸了进来,鬼鬼祟祟的四处看了看,然后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管姐姐,你还好吧……”独孤小艺满脸尽是羞惭失落,眼泪汪汪哭兮兮的看着管清寒,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床边。半夜的功夫,小丫头的体形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了整一圈。

  小丫头生在一个在整个天帝国都数一数二的巨大家族之中,偏偏就这个巨大家族,小字辈除了她自己之外,尽都是男孩子,独孤小艺真真正正的作为万绿从中一点红,受到的宠爱、呵护是难以想象的。

  在这个时代,男女大防最是厉害!就算是最寻常人家的普通女孩子,在出嫁之前也都异常循规蹈矩、严加看管,唯恐传出什么一点半点不好的风闻;更何况独孤世家这样的超级大家族?

  不说别的,就连家里的下人,也要时时警惕,若是有那一个胆敢说出一句不应该的话让夫人小姐听到了,那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上面一位老爷子,三位大将军,七个如狼似虎的少爷还有二十几位少夫人老夫人……哪一个不能决定下人的生死?若是让一些不雅之事传进了小公主的耳朵……后果不堪设想!

  更别说小丫头今年统共才只得十六岁……又能懂得什么?

  这个时代的花季少女,大抵也只有在出嫁之前的那一天晚上,娘儿俩都羞红着脸在一起独处,娘亲才会简单到了极点地提点一二,然后再珍而重之地赐予一副春宫图的绢帛,鬼鬼祟祟的让女儿贴身收藏,当然,还有一块白绢随身携带,额,注明用途。

  然后再派出娘亲最信任的贴身老嬷嬷护送出嫁,这个时候才开始了真正的那啥启蒙……就是某些事情该怎么做等等,由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嬷嬷言传身教,咳咳咳……

  就连自己的娘亲对自己的女儿也是羞于启齿!

  所以独孤小艺能够懂得这么多,甚至知道‘生米煮成熟饭’这个暧昧的词语,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了……

  毕竟,独孤小艺乃是名副其实的标准大家闺秀,绝不是现代社会中那些十一二岁就偷偷地看小书,偶尔上网观摩一下AV的现代早熟少男少女……

  独孤小艺的不懂,却是最正常的也是最可爱的、最纯洁的;反之,若然这样的一个大家闺秀对这方面什么都懂……男人刚说出‘老汉’她就能迅速的接上‘推车’并自发地摆好姿势……这他妈的会是一件多么可怕加恐怖的事情?

  别的不说,在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媳妇哪个敢娶?就算硬着头皮娶到家,心里也得一辈子不痛快!

  ……

  看着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管清寒眼神复杂,却也不知怎地,自己明明因为她遭了这么大的罪,怎地全然提不起一点恨的意思。

  不就是因为她,害得自己失去了珍若性命的处子之身而且还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就是她,自作聪明的去“煮”什么饭,柴火烧旺了,饭也煮熟了,自己却被自己煮熟的饭给吓跑了,然后却便宜了自己……等等!……为什么说‘便宜’了自己?明明自己是无妄受灾才是……

  这也能叫便宜吗?疼也疼死了,这遭了多大的罪啊……

  一想到这里,管清寒脸上顿时火一般的燃烧起来,到底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的……

  “清寒姐姐…之前那个…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知道会弄成这样的……”独孤小艺哭丧着脸,一脸的都是心痛,不过她心痛的却是因为自己错失了之前那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还有,明明是自己煮好的饭却被别人吃了,自己还要过来陪不是、说对不起,小丫头觉得自己很委屈……

  “也没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管清寒勉强的笑了笑,想要抬抬手,居然抬不起来,实在是太疼了,稍微一动弹就是钻心的疼啊!

  “清寒姐姐……你你……痛不痛?”独孤小艺期期艾艾了半天,见管清寒一动不动,不由好奇地问道。

  “啊……咳咳咳……”管清寒红着脸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这话可怎么回答?怎么回答也不对啊!

  “清寒姐姐,其实你不回答我也知道,肯定很痛,对不对;清寒姐姐,你受苦了……”独孤小艺有些同情的道:“他打你了吧?”

  “他打我?”管清寒莫名地睁大了美眸,此话从何说起?君莫邪之前是中了淫毒,又不是疯狂,怎么会打自己呢!

  “嗯嗯,那天我也看莫邪哥哥那样子,太吓人了,他肯定是打你了吧。唉,都怪我……”独孤小艺说着话有些心不在焉,明显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呵呵……”管清寒终于明白,原来这个小丫头压根什么都不明白,刚才还以为……

  不过她这胆子也忒大了点,怎么什么都敢问呢?……

  “清寒姐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独孤小艺见管清寒突然笑了,心中莫名的一松,不由的也就随之轻松起来,很有点往日里的肆无忌惮。

  “什么问题?你问吧。”管清寒温柔的看着她,她对这个小丫头也是没办法。

  “嗯……咳咳……那个……你是怎么吃得?好吃吗?”独孤小艺两手揉着衣角,俏脸绯红,有些不好意思。

  “什么?什么怎么吃得?我没吃什么啊!”管清寒诧异地看着她,今天这小丫头说话怎么让人摸不到头脑啊。

  “就是……就是莫邪哥哥啦……他不是被我煮成熟饭了吗?”独孤小艺声音越来越低,脸上越来越红,鼓足了勇气才问了下去:“后来这熟饭可是被你一个人吃了……你到底是怎么吃得?”

  “啊?!”管清寒的美眸睁到了最大限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