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第四部 第三章 意乱情迷

  <今日爆发……本月十一日,第六次爆发……月票虽然在第三只占了一天,但我很满足!那一刻的辉煌和荣耀,是你们给我的!是大家赋予邪君的!所以,码字交给我,月票交给你们……荣耀,属于我们!第一更送到!234更在晚上。今天要去姑姑家看中秋,呵呵,本地风俗,每到端午和中秋,总要走亲戚。不过大家放心,我既然说了爆发,就一定不会食言!一路到现在,我自我感觉人品还是很坚挺的。

  不说了,一切拜托给大家了!>

  君莫邪的想法很简单,他绝不想遇到什么事情不方便自己出手的时候与对方做马拉松式的辩论和扯皮。你不听话是吧?好得很,派个杀手过去一剑秒了换个人咱再谈!

  那里有那么多的国际时间跟你们浪费口水?大爷的时间可是宝贵得很啊……

  而海沉风和宋伤虽然实力都高于百里落云,但海沉风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大丈夫!性格乃是一个接近于‘侠士’之流的人物,不能担当此任;宋伤痴于酒,更是极大弱点。所以,这种处于核心的位置,两人都不合适!

  所以君莫邪对百里落云很看重!

  君莫邪的身影从帅帐前走过,正在里面议事的君无意,鹰搏空,东方三剑,端木超凡和司空暗夜等人忍不住都是一怔,他们同时感到了一种充斥于天地的冷然峭拔,以及一种寒森森的凛然味道。

  就像一柄杀人无算的绝世利剑,从帐篷前面一闪而过!时间虽暂,但却足以引起人内心的惊悚,灵魂的颤栗!

  在军营之中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位凌厉超卓的人物?

  七个人,几乎同时转头看去。却正好看到君莫邪白衣飘飘的身影从帐篷门前一闪而去。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七个人却同时愣住了!

  君莫邪!

  竟然是君莫邪!

  这怎么可能?

  帐篷里的这七个人,随便一个不是绝顶高手?任何一个也是一方之雄,眼力的敏锐,感觉的灵敏,岂是一般人所能及?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惊讶一下,但这七个人却是一下子就想到了本质!

  这种森然感觉,得杀多少人才能培养出来这种睥睨纵横的残酷味道?要经历过怎样的事情才能拥有这种云端浩渺的俯瞰感觉?又要经历过多少的生死,才会有着一种灵魂中的云淡风轻?

  君无意身为血衣大将,当初也曾统兵千万,彼时大权在握之时,当真是兵锋所指,千里横尸,万里血泊!但现在君莫邪无意中表现出来的这种气度,他自问没有!

  君无意无疑是一个多情的人。

  单单是这一点“多情”,他这一生就永远不会达到君莫邪现在这样的高度!

  鹰搏空纵横天下,杀人如麻,孤高桀骜,玄功攀顶,贵为至尊;但他也没有君莫邪现在的那种高不可攀的超然味道!

  而东方三剑身为刺客出身,便说是满手血腥、杀人如无物也不为过,但自我感觉,自身的杀气也远远没有现在的君莫邪隐而不发的那种惊天锋锐!

  至于端木超凡和司空暗夜更不用说,两人已经直了眼……实际上帐中每一个人都直了眼……

  谁也不曾想到,昨夜那个众人口中乐不可支的笑料主人公,在今天竟然给了所有人如此大的一个震惊!

  这冲击也太强烈了,简直就是石破天惊啊!

  “君无意……你他妈的你他妈的……我刚才没看错吧……”东方问剑语无伦次的道:“刚才过去的那个是你的侄子?我的外甥?问心的儿子?莫邪那小混蛋?”

  他这么一问,众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看在了君无意的身上。

  他妈的,你们君家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这样的一个少年,居然让他以纨绔的面目出现了十多年……到底怎么做到的?

  君无意的眼珠子也差点没射出眼眶,宛如做梦未醒一般的梦呓道:“我怎么知道?刚才那人是莫邪吧,应该是!”

  东方问刀大怒:“什么应该是?你从他刚出生就抱着长大,你不知道谁知道?给老子一个肯定点的答案!”

  就是,你不知道谁知道?众人看向君无意的眼神都很怪异:到了这时候了,这丫的居然还想着隐瞒……

  君无意无语,彻底的无语,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真不知道啊!……

  君莫邪同样不知道,自己从帅帐前走过,竟然带给了众人如此大的震惊,也带给了自己的三叔相当大的困扰……

  他只是一点点地聚集起心中的萧杀之气,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感觉;随着他一步步的前行,内心深处的戾气逐步唤醒,骨子里的嗜血慢慢的聚拢,灵魂中的傲然逐步的散发……

  他已经算计好了自己的帐篷与百里世家的帐篷的距离。从迈出第一步开始,到在百里世家的帐篷前停下最后一步,将会带给百里世家的众人一种君临天下、不可抗拒的颤栗感觉!

  他要将百里落云一举折服!而且,为百里落云完成一样心愿。

  虽然百里落云并没有说,但君莫邪了解!

  前面一处素色帐篷里,直闹了半夜的管清寒与独孤小艺两人都在梳洗着,虽然只是经过了短短的时间的休息,但管清寒已经恢复了不少,毕竟之前大少有帮清寒调理,再加上一夜的休整,好了许多,起码……能动能走了……

  独孤小艺唉声叹气,看起来居然还不如管清寒有精神。小丫头心事重重的耷拉着眼皮,不时的在自己的前胸和后臀比划两下,越比划越是有些自卑的意思……

  为什么捏?为什么清寒姐姐的就那么大捏?独孤小艺有些丧失了自信心了,垂头丧气的道:“清寒姐姐,你的身材真好,该大的都那么大,你是怎么弄的……”

  管清寒玉容一红,嗔道:“什么怎么弄的?你还小,过两年也大了,也许比姐姐更大呢……”

  独孤小艺捧着脸颊,魂游天外,没听见她的话,径自喃喃地道:“那么大,那么软……莫邪哥哥摸着一定很舒服……我昨天晚上摸着就很舒服,我以后也能有那么大吗?真的能吗?……”

  管清寒又羞又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死丫头,你乱叫唤什么?”

  独孤小艺被她捂住了嘴,却是居然流下泪来,一滴一滴的落在管清寒的手上,神态很是有些楚楚可怜的意思。管清寒一惊,还以为自己将她捂痛了,急忙松手。

  独孤小艺眼泪越来越多,慢慢的连成了线,小嘴便要扁了起来,目中神色茫然无助,显然伤心已经到了极处。

  “小艺……你,你这是怎么了?快告诉姐姐。”管清寒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拭,担心的问道。

  “我知道姐姐是在安慰我……我该大的地方都没你的大……而且还不软……呜呜……”独孤小艺终于伤心的哭了起来:“而且……昨天晚上那么好的机会,我却放过了……我真是笨……我真是蠢,蠢的要命啊啊!!”独孤小艺霎时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不停。

  “……”管清寒彻底无语……

  就在这时候,独孤小艺面朝外,突然发现了一个身影,竟然一下子止住了哭声,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使劲的揉了揉,惊诧的低声惊呼道:“莫邪哥哥?”

  独孤小艺叫出的‘莫邪哥哥’这四个字,充满了匪夷所思的极度意外,就像是大白天见了鬼一般。

  管清寒本不想回头,但听她的声音居然变成了这般摸样,竟也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白衣身影徐徐而来,一步一步踩着初升的朝阳,有如临风玉树,慢慢走近。但随着他的走近,一股沉抑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一刻,独孤小艺几乎以为自己见到了皇帝!

  对!就是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面对着手握极度权势、俯看黎民苍生的人间帝王才会有的超然感觉!

  君临天下的极度风采!

  他轻轻的脚步声,就像是踩响了整个红尘人间的鼓点,让普天之下亿万生灵随着他的脚步而欢欣,而惶恐,而……膜拜!

  这……这还是自己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君莫邪吗?还是那个整天油嘴滑舌做事毫无正经的君莫邪……我的莫邪哥哥吗?独孤小艺顿时恍惚起来,感觉自己如在做梦,美眸中却更加的射出了狂热的色彩,有些……迷醉!

  这一刻,君莫邪的形象与少女心中自幼做的梦居然完全重合……

  我的夫君,就要是这样的一个盖世英雄,将天下群豪尽都踩在脚下,君临大地,但却唯独对我自己油腔滑调,很贴心,能在我不开心的时候逗逗我,在我伤心的时候抱抱我……在我高兴的时候,陪着我欢笑……

  这才是我理想中的夫君……

  而另一边的管清寒也愣住了……

  这一刻君莫邪的形象,甚至让她忘记了君莫邪以往的纨绔不堪的印象。她本来看到君莫邪的那一刹那就想转过眼睛,但不知怎地,却被他的风采牢牢地吸引住了目光,竟然再也不能稍移!

  就在这时,君莫邪那一双清冷的目光适时地转移过来,正好与管清寒怔怔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管清寒浑身一震!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她还是首次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君莫邪。在目光相对的这一刻,她心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难道竟是换了一个人吗!

  这个充满了霸气,充满了唯我独尊的惊人气势,充满了杀伐果决的邪异的男人,真的是昨天晚上夺取了自己处子之身的那个男人、那个曾经的纨绔之徒吗?

  为什么他的转变会如此的巨大?

  两人默默的对望了一眼,君莫邪的眼神中,似乎传递了一些什么别的东西,但他终于是没有驻足,眼神冷然恢复锋锐,一步步向着百里世家的帐篷走去。

  气势,已经积蓄攀升到了绝顶!

  身后的管清寒,突然眼神中迷惘了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