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四部 第三十二章 神玄的崩溃!

  <今日第二更!恩,立即开始码字,明天本月第十一次爆发!发出爆发第一章再打车回去睡觉……汗死……>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所以我就安排人去着手调查一下,我父亲当年的老部下们,究竟人在何方,生活的怎么样?在调查进行了一个半月之后,所有的结果都告诉我一件事:这些人,连同他们的父母孩子,都在某一个时间段神秘的消失了……”

  “然后我又去查了一下那个时间段的各个地区的无头案件。发现在那一段时间里,发生了无数起杀人毁尸灭迹的惨案,而这些惨案最终全都成了毫无线索的无头公案!所有尸体都是一样,早已看不清是什么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尸体不是老人的,就是成年人,惟独没有孩子的,一具孩子的尸体都没有……”

  君莫邪的声音变得悲愤狠毒:“所以从那个时候我就在怀疑……黄花堂残害的那些孩子,又到底是什么人呢?若是那些孩子当真乃是那些老兵的遗孤,那就说明,这些孩子不过就是因受我君家连累的无妄之灾,那么,黄花堂的幕后主使者,肯定跟我君家有莫大冤仇,可是这个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呢?!”

  君莫邪迎着萧布雨怨毒的目光,自己的目光同样变得怨毒而凌厉,迎着萧布雨的目光踏前一步,沉沉问道:“萧二爷,听说你是萧家最有智慧的长者,你是否能告诉我!黄花堂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是谁这么的丧尽天良?”

  “是谁跟我们君家有这么大的仇恨?竟能如此丧心病狂地迁怒于无辜之人?!”

  “萧二爷,你告诉我,那人到底是谁?”

  君莫邪每问一句,就向前挺进一步!每前进一步,身上凛冽的杀气就愈趋浓重一分!目光如刀,逼视着萧布雨。

  在君大少爷的逼视下,萧布雨的目光终于转开,竟再也不敢与大少对视,随着君莫邪的一步步的前进,他竟在不自觉地一步步后退。一贯沉凝的目光亦显得有些惶惑涣散,堂堂神玄强者,面对君莫邪的质问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君莫邪异常沉重的脚步声声声入耳,一步步的逼近,就像是九天旱雷,一声又一声地敲打在萧布雨的心头。

  “老夫怎么知道是谁?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怪话?”萧布雨似是怒极反问,但声音却在颤抖,一个神玄强者的语音竟会颤抖,只要稍有点见识之人就会发觉其中的蹊跷之处。

  “本来我也只是在怀疑,但当时铲除黄花堂之后,时隔不久,萧寒就来到了天香城,并且主动去君家去找我三叔的麻烦……他为什么来得这么快?他为什么来得这么凑巧呢?萧二爷……你能回答我吗?睿智如您,难道不会联想到什么吗?”君莫邪狠狠地看着他。

  “你在怀疑我?老夫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你有什么证据!”萧布雨震声大喝。

  “我那里有怀疑您,风雪银城的行云布雨,也算是成名人物,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这等事!这么多起惨案,这么多无头公案,一起两起全无线索也还勉强说得过去,可是如此之多的案子竟连一点线索也没有,这就很值得人寻味了,这需要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压下这许多的案子呢?证据?您居然问我要证据?有心人既然有心如此作为,又怎么会留下证据呢?”

  君莫邪怪异的一笑:“不过我有另一点很疑惑,您为什么要问我‘你在怀疑我’?而不是问我‘你在怀疑我们萧家?’又或者是问我‘你在怀疑萧寒?’?嗯?睿智的萧布雨萧二爷,我记得刚刚这句话,我明明说的是萧寒,可您为什么要扯到自己身上?这算不算歪打正着、不打自招呢?!”

  萧布雨再次踉跄后退,满头大汗淋漓,嘶声大吼:“一派胡言!你完全没有任何凭据!就这么空口白牙的诬陷好人,诬陷我萧家,到底是何居心?”

  “二爷您又错了!我刚刚说得明明就只是萧寒,可你却又说我诬陷你萧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萧寒竟可代表整个萧家吗?”君莫邪步步紧逼,乘胜追击,眼中锐利的神光越来越甚。

  到现在为止,君莫邪的手段,一步一步的逐一奏效。

  萧布雨心神已乱!

  再也不复之前那种与敌拼命的决死心态!

  先是缠战,然后借助鹰搏空之手,一举伤他;然后再凌虐萧寒,借此打开萧布雨心防的一丝缺口,再说出那惨绝人寰的黄花堂,彻底击碎萧布雨的心神防御!

  “君莫邪,你血口喷人!你说我萧家,到底可有凭据?任你舌厉如刀,也难将这罪名栽到我银城萧家身上!”萧布雨脸上的汗水涔涔而下,脸上肌肉扭曲变换着,状如疯狂。

  “凭据?我早就不止一次说过,没有,一点都没有!我只是怀疑,但,怀疑到现在这里,已经足够!”

  君莫邪的目光寒冷如刀:“萧布雨,你认为……事到如今还需要什么狗屁证据吗?普天之下,还有何人能够让大皇子心甘情愿的让出别院而不透漏半点风声?能压下如此的之多无头公案的势力又有哪个?!而哪个势力还要与我君家有莫大仇怨的!”

  最后一句话,君莫邪压低了声音,能听到的,也就只有在跟前不远的少数几人。君无意的脸色竟异样地扭曲了起来,扭曲的面容竟是那样的狰狞恐怖!

  这些,虽然都只是君莫邪的推测,君莫邪也承认,那些就只是推测,但这推测却极有道理,所有的推论、推测,尽都指向了一个方向!

  君无意虎目中泪水涔涔而下……这一刻,他只想插上翅膀飞回京城,将那些可怜的孩子好好的安置……

  “你知道吗?我在不久之前,曾经接受过一个人的委托,我还收了她的钱,发誓要彻底灭绝黄花堂!”君莫邪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了那位无助的少女的脸,还有她弟弟那小小的身体,至今还在怀里揣着的,半枚铜钱……

  那是自己的酬劳……既然收了酬劳,就要做到底!

  君莫邪的声音暴戾了起来:“萧布雨,你大可安心,我绝不会杀死任何一个萧家人……因为我会将你们萧家人,一个一个的尽都废去修为,割掉舌头耳朵鼻子,敲掉满嘴牙齿,挑断手筋脚筋,斩掉子孙根,最后再砸烂脊梁骨,将你们一个个的都装进坛子里养着,让你们活着,活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让普天之下所有人都来看看,这就是卑鄙小人的下场!这就是灭绝人性的人的下场!你,是否对我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你……你敢!”萧布雨再退两步,目光散乱而无助,再次厉吼了一声:“你敢!”却迎来了所有人鄙夷的目光……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是如此的无力!全无半点阻遏效力!

  这位神玄四品的强者,最接近至尊级数的强者,神智终于被君莫邪彻底的击溃!一点一点抽丝剥茧之下,虽然他并未参与黄花堂的事,但这并不代表他的良心纸终究没有负疚!因为萧寒,正是他的亲孙子……

  而且这些惨剧,若是他当年不肯支持萧寒的冷血报复,那这一切就全都不会发生!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他的阴暗面,无论他隐藏得有多深,隐藏得多完美,只要当这些阴暗面被掀出来,公诸于世的时候,无论他多么卑鄙无耻,多么修养深厚,多么虚伪,都是难以承受的!

  萧布雨彻底崩溃!

  从精神到肉体,再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三六九长老等人脸色各异,有的羞惭,有的愤恨,受了重伤的银城七剑人人眼中从不可置信到极度鄙夷,做梦也想不到,萧家竟然真的做出这等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事情!

  寒烟梦也适时从昏迷中醒来,意外地听到了这则震撼性的消息,不由得娇躯颤抖,看着萧家人的目光,也尽都充满了厌恶与憎恨。

  但凡是有一点点良知的人,在听说了这等惨绝人寰的事情之后,就不会无动于衷!

  从君莫邪一步步的逼问,再从萧布雨的反应,众人若是再看不出一点端倪,那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萧布雨,我问你,当年你们萧家人到底是如何潜入百万大军的?你肯定是知道的,告诉我!”就在众人思量不已,萧布雨有些魂不守舍的时候,君莫邪突然舌绽春雷一般大吼一声。

  “内奸到底是谁?!”

  又是一声大喝,这一吼已经集中了君莫邪目前所有的精神力量!所有的能够调动出来的精纯灵力!声音之大,更是犹如佛门狮子吼!直震得四周火把也整齐的跳动了几下,人人都是感觉到自己心中轰然一震!有些修为比较弱的顿时感觉神智一阵模糊,前尘往事纷沓而来……

  首当其冲的萧布雨顿时浑身一震,眼中露出迷惘之色,突然间感觉到,就像是面前站着一位主宰一切的至高无上的神祗,在无限威严的向着自己,发出春雷一般的喝问,内心深处,突然有一种绝对不可违拗的感觉油然而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