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第四部 第一百二十章 全是罪孽?谁来担负?谁的错?

  <爆发第二更送到!>

  “千万……不要勉强!”君无意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出口,只是郑重地多提醒了一句。

  “若是因为我的缘故……再让君家承受损失,即使是再小的损失,我也……宁可不报此仇!”君无意深沉的目光看着这夜色笼罩中的君家大院,流露出深刻的感情。

  唯有失去过,才真正懂得家人的可贵!

  失去,正是最大的遗憾!

  只要能够不再遗憾,纵然有所不甘又如何!

  “三叔……”君莫邪脸色一正:“你是否感觉到,萧家只是因为要报复你,才会迁怒于君家的大大小小,黄花堂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导致那么多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么多的孩子都因此而惨遭虐待,变得不人不鬼……你是否感觉到这一切都会是因为你?若没有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你……现在压力很大是不是?”

  君无意猛然转身,颀长的身影在夜色中越发显得孤零零的:“不要说这些,不要再说这些了!”

  “为什么不说,你就是放不开!你就是把这一切的罪孽,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君莫邪笑了笑:“三叔,你现在的想法实在很愚蠢,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们君家一家老小曾经造得孽可是多了去了,区区黄花堂的所作所为,又或者是萧家的所作所为,与我们君家相比,远远不能同日而语,纵说是九牛之一毛也不为过!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此话怎讲?莫邪,我知你自视极高,素来斜眼看天下群雄,常口出不逊之言,这是你自身本性所致,也不算什么,但你始终君家子弟,君家的嫡系子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家族?”君无意眉头大皱,感觉这番话说得自己实在太不舒服了。

  “我有说错吗?事实本就是如此,只是你、爷爷,乃至君家满门上下所有人都不曾正视,又或者都不愿意正视、不敢正视罢了!从爷爷披上战袍那一刻,征战沙场,率领军队百战百胜,死在爷爷大军铁蹄之下的,岂是少数?相信至少也有百多万人马吧?”君莫邪冷静的有些残酷,缓缓道:“再到父亲、二叔、两位兄长、以及三叔你本人转战沙场,可以说,历年来,因为我君家而死去的军人,或敌或己,决计不下千万之数!这个,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呢?”

  君无意嗔目道:“你这是什么歪道,君家满门浴血沙场为得乃是天香帝国,为得乃是整个天香的黎民百姓!战场牺牲,在所难免,更是军人最理想的归宿!这个与萧家一己之私如何能相提并论?”

  “当真不能相提并论吗!?军人自然是‘但求捐躯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但,军人的家属呢?军人的子女呢?难道就应该随着他英雄战死在沙场的父亲。因为他父亲身亡,就应该承受那无边的苦果?就应该卖身为奴为娼吗?”君莫邪冷笑。

  “这许多年以来,因为君家而死的军人,若是有一千万人,那就可能有一千万以上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也不是?若是这样算的话,我们君家又该承受多少罪孽?多少孤儿寡母受人欺凌是因为君家?多少好人家的女儿被迫入青楼是因为君家的军事才能?”

  “就如三叔说的,我们君家与萧家有着本质的不同的是,萧家是为了仇恨,君家乃是为了大义!这本质的不同却也是唯一的不同,但不管是仇恨还是大义,所造成的后果,都是一样的残酷、一样的血腥!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无法抹杀、否认的!”

  “一将功成,尚且枯骨盈山,更何况是一军之帅?”君莫邪辛辣的道:“所以,在这件事情,你在意也好,不在意也罢。都已经是存在了!若是按照我的说法,那一千多万人的家属儿女的仇恨和遭遇都嫁接到我们君家身上的话,那么即使君家每个人凌迟处死一万遍都不够让人泄愤的!至于若是像三叔你一样,干脆将这些罪孽都揽在自己身上,痛苦终生也好,终身不娶也罢,或者整日里对酒消愁,疯疯癫癫也好,到底能改变得了什么呢?”

  “综上所述,若是大伙都以三叔你的态度来处事,那我们君家是不是要来个集体自杀呢?否则,如何面对那数千万人的冤魂?”君莫邪嘿嘿冷笑:“反正都是作孽……你既然能把萧家做的孽背到自己身上,难道就不能把那些战场冤魂也背起来吗?尤其是那数千万的孤儿寡妇,这岂不都是血淋淋的事实……”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君无意浑身冷汗涔涔而下。踉跄了一步,才站稳了。

  “我言已至此,三叔自己斟酌。若是三叔一意孤行要背负这个责任,那也由得你,你是君家现任家主,肩上要担起什么样的担子,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觉得这个责任又该由谁来担呢?但你要背负,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君家!就是你自己!”君莫邪嘿嘿一笑,自觉猛料已经下够了,溜之大吉。

  君无意这个心结,可说早已有之,君莫邪一直都在寻找一个比较好的机会为他打开,但老是觉得让他沉积一下,效果会更好一些,但现在,已经是迫在眉睫,实在不允许再拖延下去了。

  如今慕雪瞳已经找上门来,风雪银城的事势必将提上日程。那么,在消灭了萧家之后呢?以君无意的为人,很有可能因为这个“负担”而走极端,进而酿成人间一大惨剧!

  毕竟,从明面上来看,这一连串的悲剧,究根到底都是由君无意和寒烟瑶的这份爱情引发而起的,君无悔战死,君无梦战死,君莫忧君莫愁战死,君莫邪的母亲沉睡至今,君家的声威由顶峰一落千丈……之后更有黄花堂做的天怒人怨之事……这一切一切的根源,可说都是因为君无意与寒烟瑶!

  若是君无意心中一直不能放下这些事情,那么,就算最终能够把萧家全部都杀绝了,以君无意的脾气,君无意与寒烟瑶也是绝对没有复合的可能!

  越是在一起,越是心中愧疚!

  但,寒烟瑶绝峰十年,为得是什么?听说萧家要灭绝君家,竟不惜一刀一刀的割裂自己的身体来抗议,又为得什么?

  再说这件事,到底能怪谁?真正怪寒烟瑶吗?但!世上哪一个女子不希望得到一份刻骨铭心的真爱?得到自己梦幻中的爱情,从此双宿双栖,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少女情怀总是梦!

  在见到命中注定的良人之后,那份炽热的情感,又岂是一句玩笑一般的娃娃亲所能够抵消的?更何况,寒烟瑶在那时候充其量也就只得十六七岁而已!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又能懂得什么?你跟她说什么家族大义,因公而忘私,在那个爱情发生的时候,心上人就在身边陪伴,满心甜蜜,怎么可能会考虑那些?

  更何况以她的身份,银城城主之女,又有什么事情是她那位父亲所抗不下的?最多父亲向萧家提出退亲而已,料想萧家也不会不同意,更不敢不同意!

  怪君无意?那更是无稽的事!君无意当年并不知道寒烟梦的来历,只是以为这是某一个豪富之家的贵女而已;但君无意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以那时候君家在天香国的滔天权势,又有什么富豪贵女是君无意配不上的?

  甚至可以这样说,在那个时候的世俗人家,只有太多家族配不上君无意,却绝对没有君无意配不上的家族!

  但等君无意知道寒烟瑶的真正身份的时候,萧家的人已经找上了门!

  一切,已经不可挽回!

  接着下来,两人一在天香,一在雪山,万里相隔,一切无能为力。但萧家的报复,却直接来临了,来临的异常的迅速,异常的出人意料!一件悲剧接着一件悲剧的连续发生,让君无意这位叱咤风云的血衣大将,从此深深陷入了内疚的泥沼,不可自拔!

  被动的陷入!

  或者说,萧寒错了吗?从某种方面来说,似乎也没有错!纵然是做得过火了一点,但起因却是无可奈何。

  天下任何一个男人,又有哪一个在听说自己的未婚妻跟着别人跑了,为自己戴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之后还能够宽宏大量的说一声:“没关系,我为你们祝福!”?有么?

  如果有,那肯定是圣人!

  所以萧寒的报复就这么来临了。

  那位身处天下绝顶地位的风雪银城的萧家公子,就这么被世俗人家的君无意抢了老婆……

  这就等于是省委书记的儿媳妇却被一个乡镇干部的儿子拐着跑了……那么,如何报复,还用得着考虑?

  所以一切就如同历史的车轮滚滚转动……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既然谁都不能怪,那么怪谁呢?怪苍天怪命运?怪造化弄人?那似乎太无稽了一点!

  这件事情本无对错,但关键看站在哪一方的立场上。站在萧家那一边,似乎无论如何报复君家也无可厚非,任何人听说之后,都会建议报复!以风雪银城之力对付君家,岂不是小菜一碟?既然有报复的绝对力量,为何要忍气吞声?

  忍气吞声的,根本就不是男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