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3.第四部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人间惨剧,如此蜕变!

  <第二更!>

  “几乎所有人都说我是一个天才,学什么都格外的快!可他们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快,一个只有几岁的孩子,又真正懂得什么?他们不知道,我就只是为了每个月和我妈见面的那一天,让她多笑笑,多开心一下。”

  “可是这种枯燥却又有一点可供盼望的日子,只延续到了我十岁;那时候,爷爷已经逐步开始培养我接触血腥,接触权谋,并且经常在某一件事情上问我的看法,若是说得稍有不合适了,就是一顿疾言厉色的训斥……那一日,我跟随护卫出去打猎,却遇到了一个人,就是我的师傅。我用箭射倒了一只羚羊,却未射死,于是我骑马冲过去,用剑杀死,当时我努力控制着,面不改色。就在那时,突然一个声音说:‘够冷血,不错的苗子。’”

  “然后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看了看我之后,再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抓住我,在我的全身关节摸了一遍,然后说很好,问我,愿不愿意拜他为师?侍卫们上来救我,但那人一边蹲着跟我说话,就这么往后挥挥手,就倒了一地。然后他就到了我家,说要收我为徒。”

  李悠然苦涩的笑了笑,道:“我那时候才知道,他就是冷血至尊泪无悲!天下最顶尖的绝代高手。爷爷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立即同意了他收我为徒。但我自己却不同意,因为我知道一旦跟他走,就意味着我再也见不到我的母亲了……但到后来,我还是跟他走了……”

  “我第一次从师父那里回家探亲的时候,是在两年之后,我很高兴,甚至是狂喜的,一别两载,我终于可以再次见到母亲了;一路上我骑着马,几乎没有休息没有睡眠,十五天的路,我只用了十天就赶回家了;因为在师父那里,我学到了更多,我进步得更快,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尽快的告诉我母亲,让她也能分享到我的这份成功喜悦,一刻也不想耽误;我只想,抱着她,或者,让她抱着我,我喜欢那种感觉……”

  但,等我回到家里,却没有见到我母亲。我到处找,但谁也不告诉我,连母亲的随身侍女也不见了;我没办法,我只记得我当时的感觉很不好,我生平第一次严刑逼供一个人,把李家的管家在晚上抓起来,问他我妈的下落,他开始不肯说,我就拔掉了他的十个手指甲,十根脚趾甲……终于,他终于肯告诉我,我妈死了……”

  李悠然的颀长身影,在风中萧瑟的颤抖了一下,眼角慢慢的渗出两滴泪水,君莫邪静静地坐着,静静地听着,对这个曾经的对手,突然升起一种怜惜之意。

  “在我离家之后,我妈很想我,几乎每天做梦都会梦到我,母亲天天哭着要求见我,我父亲……”李悠然的脸庞第一次扭曲:“我父亲嫌烦,就刻意地避开她,但母亲总有办法找他;哭闹一番,终于有一天,他们大吵了一架,于是我父亲……那个杂碎!那个该死的杂碎!竟然就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把她打伤了,伤势很是不轻,只过了几天,就去世了……”

  “而我回家的时候,我母亲去世一共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那时候,帝国的户部尚书还不是唐源的父亲,而是我父亲。他能文能武,我母亲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但他竟然下得了这样的毒手!”

  李悠然咬了咬牙,君莫邪清晰的听到一阵咯嘣咯嘣的声音,李悠然沙哑着声音道:“三少,若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若我是你?会怎么做?”君莫邪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半晌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是生身母亲,一边是生身之父,能如何做?静静地想了一会,竟是罕有的浑无头绪,不禁下意识的问道:“那你……是怎么做的?”

  “三少……看来你就这方面竟是不如我的。”李悠然惨笑一声:“世人皆道君家三少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我却说你不如我,不如我没人性!”他残酷的笑了笑,嘴唇哆嗦了一下,从牙缝里颤抖着道:“我……我把他……杀了!”

  君莫邪大吃一惊!那时候的李悠然最多也就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孩子……居然把自己的亲生父亲杀了!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哈哈哈……”李悠然惨笑:“很意外吗?我生平第一个杀的人,那人就是我的父亲!”李悠然身子颤抖起来,痉挛一般颤抖着,良久才恢复平静,声音变得更加无情,更加漠然:“从那天开始,我变了!彻底的变了!变得心狠手辣!我已父母双亡,世间再无值得我眷顾之人,我连自己的父亲都能杀,还有什么人事我不敢杀、我不能杀的?”

  “你真狠!”君莫邪自愧不如,这已经不是狠,而是没人性了……若是换做自己,君莫邪觉得自己一定做不了这么极端!

  山沉海深爹娘意,天高地厚父母恩!

  纵然再错,也是自己的父母,创造了自己的人,养育自己的人;就算再不对,也不能亲手杀吧?难怪感觉李悠然的性格一直很扭曲,冷毒的吓人,想必这件事对他实在是有无与伦比的影响!

  “事后,我拎着那把染血的刀,去找我爷爷,我跟他说,我把你儿子杀了!因为他杀了我娘!”李悠然继续诉说着,“然后我爷爷呆了半晌,下达了第一个命令:将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全部灭口!然后对外宣布,我父亲因患恶疾而不治身亡!”

  “我杀了我父亲,最终陪葬的,却是将近一千人!从那时候我才知道,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再只牵涉到我自己,更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而是……全部!”李悠然惨笑:“在处理完了这些事之后,我爷爷才狠狠的打了我一顿……,然后对我说,无论什么事,做了,就是做了,不要后悔!”

  君莫邪心中长叹一声,这李悠然够偏激够狠毒,但是太师李尚教育自己的孙子的方法,却也够极品。这真是一家子极品啊。

  妻子思念儿子,本是人之常情,丈夫全然不知道安慰几句,又或者是好好呵护一下,反而烦得将妻子打成重伤,甚至因此亡故;而儿子回来之后为了给亲娘报仇,一刀将亲爹杀了……爷爷知道自己儿子被孙子杀了,居然告诉自己孙子:不要后悔!

  大抵李家之人大概天生就生性凉薄,如李悠然之父,只是因为夫妻之间的纷扰,就能将自己的发妻打成重伤,而李悠然更进一步,亲手弑父!

  这他妈的真是混账之极!

  “人心都是肉做的,当时我爷爷也是几夜未眠,头发都白了一大片,过了几天却又告诉我,我这种品性,适合做大事!欲要成事,先要绝情、无情!”李悠然苦笑,惨笑,自嘲的笑了起来。

  君莫邪终于彻底无语了……

  难怪李悠然能够如此阴险刻毒,有这样的老子,有这样的爷爷,若仍是教出来一个温厚贤良的孙子的话,那才真是天方夜谭……

  “然后我就回到山上,直到三年前才下山。这些年里,山上一概吃穿用度,所有人的开销,甚至是娶亲办丧红白二事,所有的大事小情,也都是我李家出得银子……师傅对我,也越来越好,师兄弟们,都感觉欠了我家的……”李悠然神情迷惘:“但我却不快乐,一点都不快乐!”

  “直到我再度回到家里,我爷爷正式将我立为未来家主之位;然后将府中还有外边家族生意全部交给我打理,我彻底的忙碌了起来,但我一看到李家的人,就让我想起我父亲,想起那个禽兽!那个杂碎!所以我就恨,然后我大权在手,就开始雷厉风行的整顿,每当看到他们在我面前痛苦,在我面前唬得话也不敢说的时候,我就很快乐!于是我突然明白,原来我的快乐竟是在这里。”

  李悠然冷笑一声:“所以我就很喜欢见到别人痛苦,喜欢看到别人被我整治,他们越痛苦,我就越开心,尤其喜欢那种一句话能让人哭,另一句话却又能让人笑的日子,更是让我有一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季度爽快感觉!一开始还只是针对李家本族之人,但慢慢的,我发现,别的人也能让我产生这种快感!”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在我大肆整治了那些人之后,李家却是随着我的整治,逐渐的蒸蒸日上起来;无论是生意还是官场,而且,李家的家风也越来越是严谨……这可真是出乎我的预料的结果……”

  你整治了这么多的家族蛀虫,家族自然蒸蒸日上了。再说了,你连你自己的兄弟叔伯都敢下手,下人们谁还敢捣鬼?如此的铁血手腕之下,李家要是能不兴起才是真正的怪事!

  君莫邪心中暗暗想着,他也终于明白……原来是这样子。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李悠然亲自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彻底引起了自己的心魔,以至于一步步走到现在,一切因果,全是在这里!

  李悠然母亲的死,竟成为李悠然一生的转折点,更成就了今日的李悠然!(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