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2.第四部 第一百九十七章 我的真爱在哪里?

  <史无前例第五更!求月票!!!>

  “这份超出理智之外的真情,造就了他弟弟一生的悲哀;也让他本人一生悲哀,在今天更加增添了几分悲剧的色彩,真正最悲哀的人倒还不是他亲弟,宁风意毕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圆了今生最大的心愿,真正最悲哀的正是宁无情!”君莫邪沉重地道。

  “因为爱情的悲剧,他亲手造成了亲情的悲剧!而在他弟弟生命的最后时刻,又给宁无情留下了最大的遗憾!所以,宁无情的真情造成了他自己的无情,也造成了他一生永远无法弥补的悲剧!”

  “可是,宁无情今天的悲哀,不正是我们造成的吗?”梅雪烟喟叹一声,有些不忍。

  “你又错了,这份悲哀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又或者是由谁引爆的问题,再者,我们要是不造成他的悲剧,现在在那里抚尸痛哭,刹那白头的,不是你,就是我!”

  君莫邪双目炯炯,看着梅雪烟:“这种悲哀的感觉,我们只需要了解,也可以同情;但却不能因此而手下留情!正因为我们看到了这种生离死别的真情,所以才要更珍惜我们彼此,你明白吗?雪烟,若是现在被一刀两断的是我,你会怎么样?”

  即便以梅雪烟的沉稳性子,无上定力,竟也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竟似乎看到君莫邪横尸大地的惨状,心中剧烈的抽痛了一下,不由惨笑一声,道:“那我活着,就再也没有半点意思了……”

  君莫邪叹了口气,道:“就是这个道理,在这世间,本就是有无数的悲剧组成;我们若想要不悲剧,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敌人悲剧!这就是……江湖!”

  君莫邪转过身去,看着宁无情,淡淡地道:“又或者说,这就是人生!宁无情从有情道无情,但我们之所以无情,却乃是因为有情,这便是我们与宁无情的区别之所在!”

  这就是人生!

  人生这两个字,总要包含着许多的悲哀、血泪!多少的奋斗拼搏和柔情真爱……梅雪烟咀嚼着君莫邪的话,突然有些怔忡。

  看着宁无情老泪纵横,神伤魂断的样子,梅雪烟转过了脸,看着君莫邪的俊朗的侧脸,心中突然异样满足:只要……躺在地上的不是……他,我就无所畏惧!

  这一刻,君莫邪许是有感而发,脸色竟是前所未有的正经,甚至,有些孤独,有些飘逸……就像是一格眉宇间微微含愁的翩翩公子,用一种淡然中带着些许怜悯的眼色,

  看天下众生……

  看滚滚红尘……

  他的神态,竟是那样的超然,是那样的凌峰绝顶,那样的沧桑亘古!

  就像是主宰一切的君王,淡然地站在九霄云层之上,俯瞰世间生灵……

  梅雪烟竟自看得痴了。

  在这一刻,她突然发现,君莫邪这种无意中才表现出来的特异的气质,竟然比自己的天罚王者风度也毫不逊色,甚至,更加的超脱自然!

  这,就像是与生俱来的,恢弘,大气!

  君莫邪侧了侧头,奇怪的看了看他,道:“你在看什么?怎地看得这般的出神?”

  梅雪烟犹自未觉,痴痴地道:“看你……你真好看……”

  君莫邪愕然,万万想不到以梅雪烟的高傲和清冷,竟然也能说出这句情话!一时间猝不及防之下,以君莫邪这等历经两世的超级厚脸皮,居然也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一个男人,让人夸一句:你真好看……的确也有些够尴尬的……

  (这里说一句,其实君莫邪不如我好看……最多也就半斤八两……)

  梅雪烟也终于在说出口之后惊醒了过来,粉脸瞬时一阵嫣红,不由得深深地垂下头去。

  君莫邪虽然有些被这一突然袭击弄得脸红了一下,但看到梅雪烟如斯害羞,却是立即就恢复了过来,嬉皮笑脸的道:“那……既然这么好看,你愿不愿意今天晚上受点伤?”

  梅雪烟顿时面红过耳,又羞又窘,死命的掐了他一把;突然凶巴巴的问道:“对了,我一直忘了问你,你刚才指点江山,大论人间真情,更说明一个人一生只有一次真爱,那么我问你,你这么多的红颜知己,你那份真爱到底又在哪里呢?”

  君莫邪顿时瞠目结舌,目瞪口呆,一时间竟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刚才大是有感而发,那里知道在不知不觉之中,竟已是把自己也绕了进来,这个问题可怎么解释呢?张着嘴呆了一会,才算恢复过来,他却仍自无法回答梅雪烟的话,因为实在是没得回答。但同时,梅雪烟的话,也终于让君莫邪心中开始考虑这件事情。

  是的,我现在自己身边绝色红颜就有好几位,目前已经确定了关系的,有管清寒,独孤小艺,和梅雪烟!就算是只有这三女的话,那么,自己的真爱,又在谁的身上?

  这三个女人,随便一个也是无双绝色,盖世红颜,自己到底最爱谁多一些?

  君莫邪有些怔忡,自己到底是不是太花心了呢?若是这三个女人只让自己选择一个,该如何取舍?

  选择梅雪烟吗?她似乎当真是自己最钟爱的一个!

  可是管清寒呢,清冷美丽的她,为了君家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更不惜以她自己的清白救了自己的性命,这多年来在君家无怨无悔,付出良多……君莫邪自感亏欠其甚多,也对管清寒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好感,如何能够舍弃?若是自己真的放弃,恐怕管清寒再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支撑勇气,随时可能会香殒玉消……这份良心的责备,也必然会伴随自己一生!

  难道能放弃独孤小艺吗?独孤小艺天真可爱,对自己一片痴心,真情无限;在自己最纨绔的面目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无怨无悔的爱上了自己,为了自己,不惜远赴天南,更害怕自己不要她,宁可弄来春药也要造成既成事实;虽然最终还是因为小丫头的不懂事而此事没有成功,但独孤小艺为了自己不顾一切,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更在天香城门惊世骇俗,竟自以云英未嫁之身挺着大肚子进城门,全然没有给她自己留半点的退路!这样的真情,谁舍得舍弃,如何舍弃?纵然是铁石心肠之人,能够狠心吗?

  还有梅雪烟,这个更不可能舍弃!梅雪烟以一代天罚王者之尊,与自己机缘相识,一路跟随,两人同心协力,双心早印;而自己,也终于从一开始的调笑,转变成如今的不离不弃!梅雪烟一生冰清玉洁,首次动情,更处处为自己着想,自己怎能舍弃?

  若是真的如此做了,只怕君莫邪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更别说梅雪烟独力在君家阻住梦幻血海两至尊,击退黄太阳,更在三大圣地围攻之下,誓与君家共存亡……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对自己不起?

  若是真的舍弃,梅雪烟或者不会崩溃,也不会自杀,但必然心灰意冷,远赴天罚森林,从此再不复出,这却是肯定的事情!

  君莫邪思来想去,竟是一个也不能舍弃,甚至是一个也不舍得放弃!

  自己对管清寒,乃是敬重中带着爱慕,在管清寒面前,自己经常有一种温馨到极点的舒服感觉;有一种需要人照顾的感觉,渴望人呵护的感觉,这种感觉,尤其在天南发生关系之后,更加的强烈和明显。君莫邪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自己心中清楚知道,实在是有着这方面的渴望。

  对独孤小艺,乃是亲切中带着宠溺,更隐隐有一种知音的味道……

  毕竟,当初都那么讨厌自己,厌烦自己,唯有独孤小艺,给了自己那一份慰藉!

  虽然自己完全能够撑得过去,但,多了那一份心意,却像是遍地沙漠中,出现了一眼甘泉!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唯一的一份,来自外来的支持!

  对梅雪烟,君莫邪却又是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心灵悸动的感觉,心心相印的感觉,患难扶持的感觉,并肩人生的感觉!

  这种感觉,隽永而又温馨;满足而又快乐!如果说在这三个女人里面真的要寻找一份爱情的感觉,那么,无疑就是梅雪烟!但另外的两个,又如何能舍弃?对管清寒和独孤小艺,就真的没有爱情吗?

  有!

  只不过不像是对梅雪烟那么明显而已。

  难道,我竟然是这般的滥情吗?君莫邪心中暗暗的问着自己,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梅雪烟的问话!他第一次真正的苦恼起来……我到底,真爱是谁?

  就在他考虑着这个难以索解的尴尬问题的当口,那边兀自悲痛于弟弟逝去的宁无情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他抱着自己的弟弟的半截尸体,站了起来,白发萧然,在空中凌乱飞舞,他的身躯,依然是那般的挺拔如剑,但却已经不复之前的风华气度!

  他慢慢地转过身来,抬起头,遁世仙宫的残余高手们突然惊呼出声——君莫邪与梅雪烟定睛一看,也禁不住吃了一惊!

  只见宁无情原本红润的脸庞上,此刻竟已经是灰白一片,皱纹纵横堆垒!宁无情玄功深湛,再加上他一向注意保养,虽然接近两百岁的高龄,但若单从脸上看去,却只如同四五十许的中年人一般,但这一刻,他所显现出来的老迈,竟然就像是从没有修炼过玄气而又操劳了一辈子的老农,皱纹满脸,苍老的如同要随风而倒!

  形销骨立!

  宁无情的眼神,就像是来自于地狱的冥界幽火,闪烁着黝黑的光芒,那是深刻到极点的仇恨,他定定的注视着君莫邪,咬着牙,但他说话的声音竟显得异常的平静,一字字道:“君莫邪,你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