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第四部 第一百九十八章 攻心刃!

  <第一更!>

  宁无情这一张嘴,众人才发现,宁无情的声音,也已经变得异常的嘶哑难听!

  他的语调虽然平静,但众人却已经听得出来;宁无情的心已死!

  哀莫大于心死,相依为命的弟弟在将近两百年的相聚之余突然撒手人寰,宁无情已经毫无生存的意念!只余报仇一念!

  无论最终报得了报不了,相信宁无情都不会再存活在这个人世间!因为宁无情枯槁的面容,已经告诉了众人一件事:宁无情,已经将所有的玄力抽调一空,纳于丹田!甚至,包括骨骼的潜力,五脏的守护……的玄力!和,生命的潜力!!

  他不再保持自己年轻的样子,不再保持自己的翩翩风度,什么气质,什么外貌,一切,都不重要!他要的,只是复仇!

  这样的集结功力,固然能够提升最少一倍的功力,在一旦爆发出去之后,整个人便将油尽灯枯!就算是神仙到来,也是绝对没有能力再起死回生!

  孤注一掷!

  无论君莫邪死不死,宁无情都是死定了!宁无情先将自己置于了死地!可见他报仇的心,是多么迫切!

  宁无情将弟弟的尸体珍惜的放在地上,缓缓站了起来,一脸的懊悔与仇恨!

  君莫邪叹息一声,有些悲悯的看着他,道:“生与死,只是一道轮回!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遭,宁无情,你要节哀顺变才好。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发生了这种事,我感到很遗憾。”

  这句话说出来,连梅雪烟也想打他一记嘴巴子——你把人家弟弟杀了,现在却居然还要人家节哀顺变……

  宁无情惨笑起来,戟指道:“君莫邪,你杀了我弟弟,却要我节哀顺变?你不觉得,你这句话有些好笑吗?”

  君莫邪哼了一声,道:“宁无情,以你的智商,我很难与你对话!因为你居然不了解,我是什么意思。”

  宁无情大吼一声,仰天咆哮:“可你以为,我现在还能冷静的下来?!君莫邪,我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君莫邪的意思,宁无情自然明白。他是要自己平静一下,公平一战!但,宁无情明白是一回事,却绝不领情!

  因为君莫邪说的这话,说他是好心也可,说他是坏心,则更加可恶!与其说是提醒,不如说是火上浇油的激怒!

  毕竟,说这句话的人,是凶手!

  所以,君莫邪白赚一个好名头,显得光明磊落,反而让宁无情更加的心神失守,更加的定不下心来!

  对待敌人,无所不用其极!纵然对方是有情人,但只要拔剑相向,就是敌人!君莫邪对自己的敌人,从未手软过!

  君莫邪叹息一声,目的达到,倒也无心再讥嘲于他,道:“宁无情,我知道你要找我报仇,是么?那你就来吧;本少爷在这里等着你!”

  他顿了顿,尖锐的道:“宁无情,你只知道自己的弟弟死了,你要报仇!但你想过吗?你这一生曾经杀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要等着找你报仇?你如此儿女之态,徒然让我感到好笑!死在你手下的人,他们的家人,又有哪一个不是与你一般的悲痛?委屈?你们也好意思说委屈?”

  “但是你呢?君莫邪!难道你就认为你很高尚?难道你手中就没有沾染过血腥?你的良心呢?你岂不也是跟我一样?”宁无情疯狂的嘶吼起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这个屠夫!”

  “我?我可没有说我过我是什么君子好人,我当然与你一样,甚至我比你更残忍,更血腥!但我却不会像你这般摆出一脸的委屈!我杀人,别人自然可以杀我,这本是天经地义!正如我杀了你弟弟,你要找我报仇一样!”

  君莫邪冷冷看着他:“宁无情,既然你已经决定找死,那我就不再给你心情恢复的时间了,只不过死个人你就哭哭啼啼,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来吧!今日此时,就是明年你的忌辰!”

  君莫邪口舌如刀,一番话说下来,宁无情更加的心神大乱;眼神都有些迷乱了起来……

  “宁首座!您现在心神不稳,千万不可中了君莫邪激将之计!大伙合力,围杀这对狗男女绰绰有余!”后面即时有人大吼一声。

  宁无情惨笑一声,并不搭话,手腕一翻,长剑出鞘,一溜寒光如秋水横波,落在掌心。

  如今行动正是最好的回答,只见宁无情雄腰一挺,整个人似在刹那间又恢复了原本的挺拔高傲,依然像一柄出鞘的犀利长剑,锋芒四射,只是这把神锋更带着毁灭的疯狂!

  在这一刻,宁无情原本急促的呼吸声突然就恢复了平静!

  倒也并非是宁无情当真能平息愤怒,只是强行压下,正因为是强行压制,脸上竟是涌起了一股诡异的潮红!

  宁无情缓缓抬起长剑,平置于胸前,左手两指,轻柔地抚过剑身,从剑锷到刃尖,徐徐滑过。似乎在那里自言自语、自说自话一般的道:“我从前所用的那柄剑,名为游龙分水剑!正是在得到那柄剑之后,我宁无情终于剑道大成,快意恩仇,将仇家满门屠戮!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宁无情用那柄剑蘸这仇人的鲜血,写下誓言:游龙分水,江湖为王;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无限怀念的道:“那柄剑,陪我风雨一生,英雄一世!一剑纵横,百多年来天下豪杰莫敢当!战神玄,灭至尊,殂尊者,威江湖!剑,即是我,我就是剑!一人一剑,灵魂交融,早已密不可分。”

  “当日在君家一战,游龙分水剑意外断裂于梅尊者手中,那时我便感觉到,自己大限或者将临了!又或者要令到梅尊者一死,才可抹去我心头的这点梦魇!”宁无情的声音随着他的诉说,竟自真正地平静下来,但却随着他渐渐地诉说,他的身周竟自慢慢地散出逼人的犀利剑气!

  君莫邪知道,这一刻的宁无情倒也并不是患了神经病什么,竟会在这等关键时刻说这些不痛不痒的东西,也不是为了所谓回忆缅怀,却是借着他自己的诉说,一点一点的回忆往昔的峥嵘岁月,往日的光荣与荣耀!以培养他自己战必胜的信心!更为他自己道明一个必胜的理由!

  “今日,我二弟惨死,我自己也来到生死一发的边界线上。”宁无情缓缓的抬起头,一头白发无风自动,冲空而起,猎猎飞扬,他的皱纹密布的脸上,深陷进眼窝的眼珠闪着恐怖的光彩,锁定君莫邪,一字字道:“所幸,还能有一位如斯少年才俊陪我一起上路,老夫在这黄泉路上,也能多几分消遣,只要你死,相信梅尊者也必然活不下去,若以老夫这条残命换你二人陪葬,怎么也值得了!”

  君莫邪微微一笑,道:“宁无情,你二弟夙愿得圆,无怨上路,虽是悲情,却道无悔,你却没有令弟这般的幸运,上路固然已经是定局,惟想要本少爷陪你黄泉一行的奢望却是妄想……倒也是不是说你这老小子实力太逊,本公子就跟你说句最实在的到家话,莫说是你,就算你们三大圣地之主联手,那也是未必做得到的。”

  “做不到又或是做得到,老朽都注定看不到了。”宁无情冷酷的一笑,突然抱剑当胸,面如肃穆,对着君莫邪行了一礼,直起腰来,道:“刚才老朽神智迷失,若是君公子在那时出手,只怕老夫连尝试报仇的机会也失去。可说是又欠多了公子一次,但,兄弟之仇,不共戴天!君莫邪,这一礼之后,老夫便再也不欠你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君莫邪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他,几乎以为这老头疯癫了。刚才他为了杀梅雪烟,可说无所不用其极,一切卑鄙下流、无耻龌龊的手段,可说都能从他身上找到!但是现在,却又对着杀了自己的弟弟的仇人道谢,因为对方没有乘机刺杀他……

  简直是本末倒置!该讲究风度的时候,他比谁都恶劣,但不该讲究风度的时候,却又顾及了自身的清誉和风采……

  这宁无情倒也算是一代怪胎!

  我辈不及啊!

  “君莫邪!请!”

  宁无情神情一肃,长剑一立,收肘,缩剑,剑尖刷得到了他自己肋下,藏锋!惟此刻的宁无情,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却已经蜕变成了一柄无坚不摧的绝世利剑!

  剑气四溢,寒光四射!

  甚至连他那飘扬的如银白发,也如同一道道无匹的剑气一般!

  君莫邪只感到一股森然剑意扑面而来!

  好犀利的剑气,当真是无远弗近,无可匹敌!

  遁世仙宫剩余的那十七人整齐的踏上一步,地面为之一颤!人人脸色悲愤,齐声道:“我等亦要为死去的兄弟们雪此大仇,誓与宁首座共存亡!”

  宁无情上身不动,下身不动,眼神镇定如恒,但他的气势却见节节暴涨,狂涛骇浪一般席卷冲突,奔涌向前;终于!宁无情的气势达到了一个顶峰高度!

  剑气的顶峰!

  或者这正是宁无情此生的颠峰成就的极限体现!

  浑身的剑气突然四射,崩散,而他夹在肋下的那柄长剑竟自“啪”的一声碎裂,碎裂的这一刻,四散的剑气奇迹般的高速回归,百川汇海一般凝聚在宁无情的身体周围!

  在众人眼中看出去,此刻的宁无情早已不再是一个人!

  而是一柄剑!

  一柄最犀利、最无可抵御的神锋!

  先前,也还只是仿佛一柄剑。

  这一刻,却是直接就是一柄剑!

  真正的人剑合一!

  剑即是我,我即是剑!

  突破了!宁无情竟然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做出了剑道上最重大的突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