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2.第四部 第二百零七章 我是君莫邪!

  <今日第二更!>

  君莫邪与梅雪烟两人慢慢走近,那边的大汉显然已经发现了他们,一声号令,其中九个人披上衣服,虽是破旧的衣衫,但也穿戴得整整齐齐;一人在前,其余八人,分作两列跟在他的身后成雁翅型,挺直着身子,步履整齐,一丝不苟的走来,竟然是标准的军营接待礼节!

  就只走出了这么九个人,其他人仍是视如不见的继续干活;甚至连眼皮子也不曾撩一下。

  这九人来到近前,为首的人是一个将近四十岁的虬髯大汉,脸上有一道醒目的刀疤,挺直着身子一抱拳问道:“敢问二位公子、小姐,两位来到这里,可是要上山祭拜君大元帅吗?”

  “正是。”君莫邪和颜悦色的道:“还烦请大叔引路。”

  君莫邪已然了然,这些人想来就是当年父亲的旧部麾下;为了守卫君无悔的这块墓地,驻守在这里已愈十年岁月……就单只是这份坚持,君莫邪自觉,对方当得起自己叫一声叔叔!

  这样的好汉子若还当不得,那么,只怕就再没有人当得了!虽然自己前世带有记忆,也是睥睨天下的人物;虽然这一生成就同样不菲;但面对这天地间最真挚的情谊,君莫邪觉得自己当真是发自心底的崇敬。

  君莫邪这一声“大叔”却引起了对面大汉的疑惑,这些百战男儿,饱历沧桑,自有自家智慧,那大汉狐疑地回过头跟身后的伙伴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回过头来,神情明显的舒缓了许多,但却仍然是一丝不苟的问道:“这位公子却是言重了,王猛不过是一粗人,大叔这个称呼,在下愧不敢当,敢问公子,乃是哪一家的后人?”

  “我是君莫邪。”君莫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刻,说出自己的名字,君莫邪竟觉得自己的心中莫名的一酸,仿佛在这一刻,他的整个灵魂,都完全融进了这副原来的身体里……君无悔的儿子,君莫邪!

  “你说你是君莫邪?当真是你?”那叫王猛的大汉脸色大变,脱口而出,退了两步,看着君莫邪的眼神瞬时变了,变得异常的复杂。

  既有些爱屋及乌的尊敬,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气愤,还有些由衷的欣喜,甚至还有些微莫名的鼓舞……王猛这位铁血硬汉的嘴唇竟自哆嗦了两下,道:“原来是三公子到了……不过,三公子可曾带着家族信物?”

  君莫邪面色一端,伸手解下腰间一块玉佩,双手递了过去。

  一片青绿玉佩,葱翠欲滴,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血兰花标志,血兰花下方,乃是一个金色的篆字:“君!”

  在玉佩背面,刻着八个小字:堂皇做人,终生莫邪!

  正是君家独有的标注,而这玉佩更是君莫邪本人的身份象征!

  捧着这块君家的家族嫡系血脉玉佩,虬髯大汉王猛突然双手颤抖了起来,虎目中闪亮的泪花迅速的涌了出来……久违了……君!这个字,我们已经离开了十年!整整十年没有见到啊。

  君战天老爷子虽然身子壮健,始终上了年纪,这些年里,一共就只到过这里两次。君无意双腿残疾,不良与行,更兼心中有愧,难以面对亡兄,这些年里,基本都是管家老庞每年都来个几次……

  君家的家族玉佩……

  嫡系传人的玉佩!

  眼前人正是大帅唯一的儿子,唯一的血脉!

  突然,王猛流着泪,扑通跪了下来,嘶声颤抖地道:“王猛拜见三公子……天可怜见,三公子终于长大成人……也懂事了……大帅若是地下有知,定能含笑九泉……”仿佛君莫邪这次来拜祭亲生父亲,乃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

  “王猛叔叔万万不可如此,莫邪如何承担得起!”君莫邪见状可是吓了一跳,急忙扶起他来,心中百感交集。眼圈竟都有些发红了……

  话说这些年来君莫邪纨绔声名在外,名动天下,技惊四野充其量就只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就一些偏僻地点的人,还都将认知停留在这位君三公子混吃等死没出息的程度上,就只是这么来拜祭一次,竟能让这些父亲的老部下如此激动和高兴……尤其是最后四个字‘也懂事了……’更是让君莫邪心中有些发酸……

  多么纯朴的感情,儿子拜祭老子,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今自己来了,略尽孝道,竟能让他这个外人激动成这样,甚至连声夸奖懂事了……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是如此的低……从这里也可见之前的君莫邪混账到了什么地步……

  泪流满面的站起来,王猛回过身大吼:“大家都过来!大喜事,君三公子来看望大帅了……是大帅的三公子啊,大家快过来啊!快些过来迎接三公子。”

  “轰”的一声,人群瞬间沸腾了起来,大家甚至抛下铲子就这么光着背脊跑了过来,人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激动,其中年龄稍大些的一个枯瘦汉子一边跑就流下眼泪来,哭叫道:“三公子总算是来了……想必大帅这些年在地下,也是日夜盼望……今日天可见怜,终于有亲生骨肉前来拜祭……大帅地下有知,当能了却一个心愿……”

  冷静沉稳如君莫邪者,今日也不知怎地,眼圈禁不住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这种发自肺腑的高兴,让君莫邪越发地感到有些心酸惭愧。

  这一大群汉子将君莫邪和梅雪烟围得密不透风,人人的脸上,尽都是最真挚、发自肺腑的欢喜。最初的激动过后,顿时七张八嘴:“君三公子不愧是大帅的儿子,亲生骨肉,看这眼睛,跟大帅一样的沉稳睿智……”

  “不对,我觉得还是嘴巴最像,就那么微微的抿着,有些坚决残酷的味道,威严得紧,大帅每一次下命令的时候,嘴唇就这么抿着……有一次我接令的时候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还吓了一大跳……”

  “你们什么眼神……你们看三公子这两道眉毛,标准的剑眉!当初大帅大战赵剑魂之时,下总攻的命令的时候,大帅的眉毛就是这么一扬;我当时就觉得必胜无疑!怎么样,我就说赢定了,重挫敌人,三公子的眉毛最像大帅了……”

  “……”

  众人说着说着,莫名间声音渐次地小了下来,一个个只是出神地看着君莫邪的脸,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真像……真像大帅……”慢慢的一个个突然都是泪眼朦胧……

  突然一个汉字呜呜的痛哭起来,哭的肝肠寸断,断断续续的道:“我李大宝仿佛又见到了大帅……这张脸……我每天都会在梦里看到,今日,终于又见到了真人,三少爷,你怎地不早来呢,大帅啊,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他这一哭,所有的汉子都是紧紧地闭着嘴唇,脸上肌肉抽搐,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却是终于不能够做到,紧闭的嘴唇慢慢的辛酸的张开,眼泪就这么刷刷的掉落下来……

  这魂牵梦萦了十年的脸庞……

  可惜,这个人,始终不是大帅再临!

  他是大帅的儿子,大帅……我们终归是见不到了……

  泪雨纷飞!

  如斯铁血男儿,撕心哀声!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真个伤心时!

  如今伤心时至,大哭一场,才见男儿本色!才是真性情流露!

  这种难言的悲伤情绪,甚至感染了梅雪烟,佳人竟自忍不住将脸转了过去,黯然神伤……

  君莫邪今生首见泪痕,却自劝解众人良久,众人这才终于停住了哭声,一个个却是不好意思的抹着脸,感到有些丢脸似地……

  仿佛是在刻意地转移话题,王猛抹着脸,勉强的笑了笑,道:“三公子,这位小姐是……?”他这一说话,众人的眼睛才终于注意到,面前还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大大美人,更是跟三公子一起来的,不由得都是兴奋起来:难道……

  “各位叔叔,这姑娘是我媳妇儿,姓梅。呵呵……今日特意带来,给父亲他老人家看看,还中意否?诸位大叔尽是我爹的手足兄弟,小侄这位媳妇,可能入诸位大叔的法眼吗?”君莫邪笑了笑,介绍道。

  “真的?”王猛一蹦三尺高,哈哈大笑:“这样贤惠漂亮的儿媳妇,大帅若是知道了,那得多高兴啊,天仙化人一般的姑娘,那里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众人尽都兴奋得满脸通红,如看珍宝一般的看着梅雪烟,一个个尽都满意的直点头,笑得合不拢嘴,这情景,简直比自己的儿子找了媳妇还要高兴……

  这帮汉子的注视,看得这位一向落落大方高贵典雅的梅尊者竟然也是羞涩不已,低垂着粉颈,只觉得心头如同小鹿般乱撞……

  “快快快,兄弟们闪开,我赶紧带三公子和少夫人上去参见大帅;想必大帅他老人家也等得急了,十年了,整整十年未见亲儿,今日亲儿携儿媳联袂而来,是大喜事。”王猛兴奋得满脸通红,举着手臂大吼。君无悔虽然早已身死十年,但这帮近卫军提起君无悔的时候,却仍是用‘参见’,而不是用‘拜祭’……

  拜祭,那是外人用的成为,在这帮粗豪汉子热血男儿的心里……大帅他,永远也不会死!他,依然活着!那耸立的帅帐,和高高飘扬的帅旗,就是大帅!就是君无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