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四部 第二百一十章 我怎么骂的你?

  <今日第一更!>

  “肖未成!又是你!果然仍是贼心不死!”梅雪烟目光一闪,脸上霎时间罩上了一层寒霜,冷冷道:“肖宗主今番再动干戈,甚至不惜联手梦幻血海,看来今日对我梅某人是势在必得了?就不知道是否有商量好战后如何分赃呢?”

  肖未成面色沉凝,淡淡地道:“梅尊者走眼了,今日之会,至尊金城乃是受邀而来,此间主事之人非是肖某,另有其人!”

  紫惊虹尔雅的笑了笑,上前飘了两步,含笑道:“梅尊者或者有什么误会吧?!三圣一凶四地万年以降素来齐名,或无战友之名,却有战友之名,天罚一脉对夺天之战的贡献更是有目共睹,我们对梅尊者更是只有尊敬,并无其他,这次前来,就不过是想要与尊者大人彼此切磋一下,提升一下技艺,以备不久之后的夺天之战罢了,却不须如此的剑拔弩张吧。”

  “紫惊虹,本尊之前可是小觑了你,你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竟然没有红!本尊真真要道一个服字!”梅雪烟淡雅的面容几乎泛起了笑意,见过脸皮厚的,不过如紫惊虹这般睁着眼睛能够说瞎话的,而且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恰如其分的,当真是第一次见到。

  “梅尊者这话可就有些过分了!紫某人若要对付你,有的是上佳地点可以选择,为何偏偏要选在这等等闲的所在?”

  紫惊虹哼了一声,道:“比如说……天冠岭……呵呵,那里岂不正是一处最好的埋伏地点?上面还有三千近卫和他们的家眷,若是在那里动手,梅尊者必然多有顾忌,却是我等埋伏的大好机会!但紫某人宁可放弃,也没有在天冠岭下手,紫某自我感觉,对梅尊者你,已经是仁至义尽!”

  君莫邪沉肃的踏上前一步,冷冷道:“紫惊虹,你们没有选择在天冠岭下手,我君莫邪心中颇有几分感激;虽然在人墓前,屠人子弟乃是人间大忌;但我还是要向你说一声谢谢。不过,紫惊虹,有一点你要清楚,不管在什么地方截击,但对手就是对手,这一点,却是不会有任何改变!你没有在天冠岭下手,只能说明你天良未泯,尚有几分人性,但却并不能就说明你今日当真会手下留情!”

  他冷冷笑了笑,道:“紫惊虹,瞒者瞒不识,你扪心自问;就算是此刻,就算是此地,你当真会手下留情吗?大家早就已经撕破了面皮,何必再玩这些虚的呢,一切手底下见真章吧!”

  紫惊虹脸色一整,严肃地凝视着君莫邪,沉声道:“君莫邪,本宗主固然很敬重你的父亲,却并不代表本宗主就能容忍你的放肆!跟本宗主说这种话,你的资格还不够!”

  “大有同感!”君莫邪潇洒的笑了笑,道:“其实我真不屑于跟你说这些废话的;不过你之前有上山拜祭我父亲,又给弟兄们留下了一万两银子……足见你这人虽然卑鄙无耻恶毒肮脏,但说到底却是还保留了那么一分半分的良心……所以我才跟你说道说道;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本公子难道还愿意自贬身价跟你废话吗?说白了,你们三大圣地在我眼中,不仅是没资格……而且,一无是处!”

  “而且,紫惊虹,你要明白一点。”君莫邪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摇了摇,嘲讽的一笑:“你在梦幻血海,只是三宗主,不是宗主;所以以后自称的时候,要说‘本三宗主’,千万不要说是‘本宗主’,这样,会引起误会的。本公子今日心情好,提醒于你;免得你哪天因为这句话惹了杀身之祸还不自知……本公子心肠很好吧?怎么还不感谢我?”

  紫惊虹脸上一红,目中厉光闪烁!君莫邪这句话对他的讽刺,实在是辛辣之极!

  “放肆!君莫邪,你是什么东西?胆敢这般跟紫宗主说话?莫以为你有个后台就了不得了!还不快快跪下来向宗主磕头认错?我们可以饶你一条小命!否则本座就送你去见你那死鬼父亲,让你们父子黄泉聚首!”说话的正是一个身材瘦学的光头汉子,声音有些尖锐,脸上还带着几点淤青,正是那天跟紫惊虹汇报工作的勾不还。

  只见他说着话,恶狠狠地盯着君莫邪看,眼神中居然若有若无的带着几分馋涎欲滴的意思,看看君莫邪,再看看梅雪烟,细长的舌头不自觉的伸出来,?溜一声舔了舔上下嘴唇……

  他说完,转身向着紫惊虹抱拳行礼:“三宗主,属下有个不情之请,万望三宗主答应。”

  “勾不还,你有什么不情之请?说来听听。”紫惊虹皱了皱眉,他对这个勾不还颇为反感,虽然与君莫邪是敌对立场,却也不用拿一位盖世英雄说事吧,大是亵渎!尤其一看到他那血红的细长的舌头即时就有些反胃……

  “三宗主也知道属下的那点癖好,咳咳,就是贪图些口腹之欲。这位梅尊者稍后若是被我等击毙,玄丹什么的,属下自然不敢奢望,但那尸体还望三宗主赐予属下,这等细皮嫩肉的,想必好吃得紧……”

  勾不还认真的道。此言一出,人人脸色怪异。

  紫惊虹霎时间从肚子里翻出一阵不适,几乎忍不住一张嘴吐他一脸;但转念一想,这个说辞却正是打击梅尊者的大好机会,强行忍住,还挤出了一个微笑,道:“这个要求倒也可以,本座准了!若是当真能将梅尊者击毙,而你又出了大力的话,她的尸体,就交给你去享用吧。食人之兽,终为人食,果然是报应不爽!”

  两人的声音都未曾刻意压低,所有人尽都是听得清清楚楚。梅雪烟初时还未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见勾不还一脸的垂涎余滴,气的俏脸发白,她本体虽然是玄兽,但素来洁身自好,自出世以来,只以灵果灵草为食,何曾吃过什么人肉?如今听到紫惊虹的污蔑,立时就要发作!而君莫邪也是七窍生烟,眼珠一转……

  “我靠!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垃圾货色?”君莫邪看着勾不还,作一惊状:“谁的裤腰带没拉紧怎么把你露出来了?瞧你这光头,还真他妈的形象之极!中间居然还有道箍,难怪满嘴喷秽……”

  勾不还愣了愣,对于君莫邪随口说出的那句地球上经典国骂一下子还没弄明白,琢磨了好几个来回才算明白了过来,后面早有心思灵敏之人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不得不说,君莫邪刚才这个比喻实在是太形象了,勾不还身材细长,头顶圆溜溜的,光可鉴人,一根头发也没有,偏偏在两个耳朵上面这位置还圈着稀疏的头发,但发质还不大好,多少有些卷曲……

  两大圣地的人本来与勾不还相处已久,平时也没觉得怎地,但今日君莫邪这么一说,此地除了梅雪烟之外尽都是老爷们,众人越看越觉得神似,不少人努力克制着自己,终于还是呛咳地笑了起来。

  惟有梅雪烟睁着狐疑的大眼睛,看看君莫邪,再看看对面都是一片猥琐的众‘高手’们,浑然不知道君莫邪说的是什么,这些人笑的又是什么……

  勾不还不由得脸红脖子粗,眼睛如欲瞪出眼眶,大吼一声,咆哮道:“君莫邪!你敢骂我?”

  “骂你?我什么时候骂你了?你这人可真是奇怪!”君莫邪满脸诧异,摸了摸头,似乎是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一般,更怪声道:“那你说说,我是怎么骂的你?我骂你啥了?我有说过半个脏字儿吗?什么人啊,这世界上尽是捡钱捡物地,怎么还有捡骂地?!……”

  勾不还暴跳如雷,鼻孔中气的几乎冒出烟来,大吼道:“你还敢不承认有骂我?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还要否认!君莫邪……你……你你,你这无耻小人,我饶不了你!”

  “糊涂了……我是真糊涂了……”君莫邪一脸无辜和不解:“你就算要杀人总也要有个理由吧?就算是莫须有的罪名,也得有点扑风捉影的痕迹吧?就这么红口白牙地说我骂你了?真是有病!本少爷见过不少人找不自在,也有找死的,但如阁下这般自己找骂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还在胡说八道!你刚才明明骂我是鸡……”勾不还暴跳着咆哮,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张着嘴巴,一脸尴尬……

  “鸡什么?我骂你鸡什么?莫名其妙!”君莫邪一脸的研究探索:“拜托你说话别说半截好不好?这样真的会鸡……死人的……”

  “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勾不还一声咆哮,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他暴怒之极,刚才险些上了这可恶的小子的当,真是悬啊,那嘴巴再一吐噜,可就真是自己把自己骂翻了……

  但饶是这样,后面已经是一大片人笑得人仰马翻了……

  此地尽是大老爷们,谁不明白那“鸡”什么呢?!

  勾不还虽然平素里就人缘不佳,但却也还没坏到天怒人怨的份上,但那天他一顿汇报,让所有人在之后看着他的眼神都跟看着食尸鹫似地,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恶心;甚至连走路都不跟他一起走了,吃饭的时候更是特别待遇:单独一桌!别人都在大厅吃,他自己捧着饭菜进房间享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