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第四部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这是谎言吗?!

  <今日第一更!>

  在听到梅雪烟的话之后,君莫邪在瞬间灵光一闪,决定了一件事:谎言!

  是的,就是谎言……

  在告诉了母亲事实之后,编造一个善意的谎言,就说……自己得了仙人传授,但此际功力尚浅,尚不足以逆天改命,起死回生,但他朝功力精进,却能够让父亲复活!让她老人家带着这一个美好的希望,坚强地活下去……

  虽然这是莫大的谎言,但,总比现在心死如灰要强得多……虽然是欺骗,但这份欺骗,却要多少的爱心才能够这样骗过去……虽然是谎言,却是儿子对母亲的,一片拳拳心意!

  只要有了希望,未来就不再灰暗!

  至于将来的事……

  将来再说好了,现在且走一步算一步吧……

  若是让她再这样下去,恐怕迟早也会重蹈覆辙……将来的事……谁说的准呢?

  房门开处,东方问心端着一碗燕窝羹;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进来就看到君莫邪正半躺着靠在枕头上呆呆出神,不由嗔怪的道:“你这孩子,伤还没好,乱动什么?快躺下,想什么那么的出神。”

  君莫邪笑了笑,这次却没有依言听话,竟是异常郑重地望着东方问心的眼睛,郑重地道:“娘……我说一句话,您能……相信我吗?可能有点荒谬,可是我希望您能相信我!”

  “信!我儿子说的,什么我都信!就算再荒谬也信!”东方问心浅笑着,舀起一勺燕窝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轻尝了一下温度,这才放心的送到儿子嘴边,哄小孩似地道:“乖……张嘴,快张嘴,吃得多,才能好得快,一点也不烫……啊……”

  君莫邪莫名苦笑,看来母亲竟是把自己当做三岁孩子一般的来照顾了……不过这种感觉,尴尬之余,竟是很陶醉……真的很陶醉……

  “娘,我先给你看一样玩意,您可看好了。”君莫邪喝下这一小勺粥,兴致勃勃的道;说着伸出右手,手心里,赫然是一颗玫瑰花种子。

  “这不就是一棵花种子吗?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是什么很稀罕的种子吗?”东方问心轻轻一笑,眉梢眼底,却仍是掩饰不住难言的抑郁。

  “只是一颗很普通的鲜花种子吗?只是,您可要看好了……”君莫邪神秘的一笑,体内木之力迅速催动。

  接下来的神异变化,令到东方问心吃惊的张大了嘴,几乎将手中的精致小碗也摔在了地上……

  只见君莫邪手心中的黑褐色的种子突然慢慢显出绿意,接着一道细细的嫩芽慢慢的摇曳着冒了出来,几乎就是迎风而长,迅速长大,发芽,抽枝,开叶,长高……慢慢的,竟然长成了一株三尺高低的花树,主干足有食指粗细……

  惊奇还未终结,变化也未止歇,在那玫瑰花枝头,慢慢地鼓起了粉红色的小花苞,慢慢的长大……缓缓地张开了花蕾……

  前后也就一盏茶的工夫,九朵芬芳娇艳的玫瑰凭空出现在君莫邪手里,满房中顿时充满了一种玫瑰花的香味!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戏法吗?”东方问心张口结舌,身子摇摇欲坠的看着儿子手中的玫瑰花树,震惊的不能言语……

  “戏法用得都是道具,咱这可是实实在在的真花,娘,您闻闻这花,看看香不?”君莫邪得意的挤挤眼,就像是得了好玩具的小孩子在母亲面前迫不及待的炫耀一般……

  “这……这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东方问心震惊万分,终于忍不住用手抚摸那玫瑰花,低下头去,嗅了嗅,分明闻到,这花香乃是切切实实的存在的……

  手上不自觉地稍一用力,不禁“啊”的一声轻呼,手上被玫瑰花的刺扎了一下,沁出了一点鲜红的血珠……原来——这不是梦!

  真的不是梦?

  如斯奇迹,竟是真实,如此奇迹,竟在眼前活生生地出现!

  “娘,这可不是戏法,又或者障眼法,乃是真正的神仙法术!我之前救助娘亲之时,令到那几近枯萎的小树再现生机,也是用得这门神通!”

  君莫邪严肃的看着东方问心:“这等法术的效力还不止于此,我目前修为尚浅,还未有更大神通,若是能修炼到了一定地步之后,更可移山填海,追星逐月;亦可令千里森林一夕枯萎,又或者是使万里荒原刹那间变成森林大海……当然,也可以令到绝症之人瞬间好转,甚至是让一位最寻常的低级玄者瞬间蜕变成为至尊强者……”

  他定定的看着东方问心,一字一字的道:“当真修炼到极处,便是生死人而肉白骨也只是平常事;若真正能沟通天地幽冥之时,更能令死去的人……再度活转回生!!”

  东方问心一阵晕眩,身子晃了两晃,手中的精致瓷碗终于悄然划落,“啪”的一声摔到地上,声音,竟是如此的清越,似乎在心中引起共鸣……

  然后东方问心的身子晃了晃,软软的往下倒去……

  旁边的梅雪烟眼疾手快地将她扶住,将她抱在怀里……

  只得片刻,东方问心便悠悠醒转过来,一醒来她就几近迫不及待地伸出手痴迷的抚摸着面前花树,虽然不住的被刺,却似乎是丝毫也没有感觉到一般,脸上只有一片迷醉之色,眼泪更是刷刷的流了下来,仿佛她抚摸的不是一棵花,而是……一个梦!

  一个触手可及的惊世之梦!

  以东方问心的聪明,又如何会不明白君莫邪说这番话的意思?待要不信,但,这明摆着的奇迹就出现在自己眼前!

  如斯瞬间,一颗普通种子就能发芽开花……

  神异奇景犹在眼前发生,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到的?

  儿子刚才还说了,他现在功力尚浅、阶位较低,只能做到如此,可是若然功力低微就已经做到如斯奇迹,若是当真到了极高深的境界……将会如何?

  就在这时,房中突然绿光大盛,原本那棵放在东方问心胸口的奇异的小树,在东方问心醒来之后,就一直在一块温玉上放着;此时感受到君莫邪木之力的磅礴外放,突然循息而至,凌空飞来,缓缓地飞到君莫邪面前,绕着他的身体旋转起来,竟然似乎是有些着急的模样。

  君莫邪心中一动,索性伸出手让它停落在自己掌心,心念一动,意念中的鸿钧塔突然打开,那棵小树嗖的一声,就在他的掌心消失不见……

  东方问心又是一惊,她对这棵小树并不陌生,虽然这小树是在她陷入睡梦之后,老夫人才寻来帮她延续生机的,但几近十年的朝夕相近,纵然是在她不愿醒来的美梦之中,这小树也占了一定的比重,正是有这棵神异小树,才令到自己这个活死人挨过了十年岁月!

  这棵元气几近耗尽的神异小树因儿子而重现生机,此刻又似自发地飞到了儿子的身体之中,那自己的这个儿子,身上的神秘之处可真是太多了……

  或者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到他的身上!

  君莫邪清晰的感觉到,那株小树进入鸿钧塔之后,似乎受到什么牵引一般,直飞第一层,在哪里,君莫邪曾经夺得萧家的两块续魂玉本来正安稳的呆着,突然嗡的一声清响,分了开来;而那棵小树则冉冉飞到那两块续魂玉中间,慢慢落下,两块续魂玉啪的合拢将小树的根夹在中间,三者似乎在刹那间融成了一体,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

  从小树的根部延伸出来几条树根,将两块续魂玉缠绕了起来……

  这变化可是大出君莫邪的预计,再三尝试,竟然再也移不出来了!这小树自动的跑进去,居然在里面安家落户了……竟是再也驱赶不出来了!

  君莫邪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不由得苦笑不得;这可如何是好?这可是外婆家几乎倾家荡产才弄来的玩意儿,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装走了算怎么回事?

  这时,东方问心已经回过神来,但神情却是依然是颇为激动,她的娇躯簌簌颤抖着,眼睛中泪花闪耀,却一眨不眨的看着儿子,颤声问道:“莫邪……儿子,你……你说什么?你……到底想说什么?”

  聪慧如东方问心,早已明白儿子的心意,但她仍旧想从儿子口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我说……假以时日,我或许可以让父亲复活!”君莫邪定定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道:“不过,这需要时间!可能需要相当多的时间!”

  他顿了顿,面容扭曲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抛出了重头戏:“甚至……连两位哥哥……也可以复活!”

  东方问心身子又是剧烈的一晃,喃喃地道:“也可以复活……也可以复活……”突然间泪水泉涌而出,无力的道:“原来我的预感是真的,不只是无悔,还有……莫忧……莫愁……我的孩儿……他们……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突然间心痛如绞,两手捂住了脸:“这些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为什么连……”

  “娘……你不必过于伤心,难过!”君莫邪斩钉截铁的道:“我刚才说过……我能做得到,一定能作得到!我能让他们活过来……”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但是……关键在您,您首先要撑住!我可以让你永葆青春……但你自己的心境,一定要把握好……娘,您总不希望,等父亲和两位哥哥醒来的时候,您自己已经是鸡皮鹤发,垂垂老矣了吧?或者……伤心过度,香消玉殒……那样的话……儿子所做的一切,可就全然没有半点意义了……纵然是神力,毕竟也是有限制的啊……三个,已经是极限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