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第四部 第二百三十五章 出手必是绝杀!【一更!】

  桌子底下,血光瞬间四溅,共是五条腿同时离开了人身,只有那个站起来斥责君莫邪的紫袍人见机得稍快一些,急忙一闪,只被斩了一条腿!

  血腥味浓浓的散开!

  太突然了!太惊人了!

  不知道楚泣魂说的因废一足终知世路难行自己知不知道,但这三位至尊以上的强者,肯定是知道了!切身体会!

  这样的意外惊变,却是让任何人都是猝不及防的!两位杀手之王的精密合作,恐怕就算是尊者级的人物也要中招!

  桌上的另外两个紫袍人兀自正安稳地坐在那里,甚至正端着酒碗往嘴里送,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边,如同在看戏一般。这等小人物之间的争竞,实在是懒得管一管。

  哪知道突然间,惊天变故就突如其来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且是这般残酷的变故!瞬间残疾!这一刻,两人甚至感觉到膝盖以下凉飕飕的,还有那种热血喷涌而出的畅快!居然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疼痛!

  但楚泣魂的剑光已经铺天盖地的落下!

  桌上剑气冲霄,剑光朦胧,如梦如幻,桌下却尽鲜血喷洒;一片血海!这一刻的景象,正好是应了这三个紫袍人的出发地:梦幻血海!

  而且是名副其实的梦幻血海!

  随着两声凄惨的嚎叫,两位被斩了腿的至尊之上高手面容扭曲,两手狠狠一拍身下的座椅,半截身子在厉啸中凌空飞起,悍然迎上楚泣魂如梦如幻的璀璨剑光!

  最后的力量,亡命一击!

  在他们的胸口,额头,脸上,到处都是一溜溜的鲜血激喷,在楚泣魂突如其来的刺杀之下,两人先是两腿被斩,后是身上中剑,此刻已经成为血淋淋的血人!此刻为求复仇而强行运功,断腿处更有两条如血柱一般的鲜血喷了出来。

  在君莫邪的眼中,简直就是身上绑着鸡血飞起来的铁臂阿童木!

  原本曾经温暖祥和的小酒馆,霎时间变作了修罗地狱!

  大量鲜血更是径自都喷到了各桌的菜肴上,酒碗里;每个人都是大张着眼睛,震惊得不能动弹,一个个直接石化!

  而那个刚站起来的至尊之上高手却是晃了晃,脸色瞬间变成一片死灰,凄厉的怒吼着,手中已经多了一溜夺目的寒光,飞刺半空中的楚泣魂!

  楚泣魂一言不发,身在半空,秋水无影剑诡异的出现,旋即又诡异地消失,而他的身子,也似乎就在剑光之中若隐若现!偶尔身形一展,半空中便出现了无数楚泣魂的残影!

  君莫邪终于明白,为何自己每次出手都被这家伙背黑锅了……

  只因为两者的出手迹象实在是太相似了!

  楚泣魂的战斗方式,跟自己施展阴阳遁神出鬼没的刺杀实在是太一样了!

  忽而在左,忽而在右;瞻之在前,顾之在后……

  这丫黑锅背得不冤啊。

  君莫邪饶有兴趣的看着大戏。

  噗噗两声,空中的两位紫袍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坠落,咽喉上,一个刺眼的血洞!楚泣魂的身上,也有几处鲜血飚出;但他面不改色,长剑从飘渺中带着闪亮的光华飞出,啪的一声,与下方疾刺而来的长剑交击一次,徐徐落下,正落在桌面上,仗剑而立;秋水无影剑在他手中斜斜下垂,一溜血珠刷的一声滴落在一个酒碗中,激起了阵阵涟漪……

  “杀手至尊?楚泣魂?!好手段,好心计!”仅剩的那位至尊之上高手毕竟只剩下一条腿,被长剑的反击之力震的翻了个跟头才勉强站定,咬着牙,用一种恨翻了心似地几乎要疯了一般的口气,宛若要吃人一般看着楚泣魂,从牙缝里一字一字的问道。

  他的一条腿从膝盖的位置被斩落,连衣袍也被削去了一截,鲜血仍在滴答着;但他已经用秘法强行止住了大量的鲜血。此时,只用一条腿金鸡独立的站着,仇恨的看着楚泣魂。

  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居然还能面不改色!

  “正是!如今阁下亦废一足,可知世路难行否?”楚泣魂的声音也改变了,变得阴沉沉地,如同阴风扑面一般,带着酷厉的杀气;他的两只眼睛一扫之前的浑浊,变得锐利如刀,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位硕果仅存的至尊之上:“三大圣地,不过如此!韩善长,胆敢追杀我楚某,你们三大圣地也要付出代价!你,死定了!”

  “死?哈哈,井底之蛙,何知天河之大?你如今踪迹已露,再无隐匿之余地,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楚泣魂,你不过是一夜郎自大之辈,可是太高看你自己了!如今就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强者手段!若是只凭阴影之下的鬼蜮杀人之术能够登上强者颠峰,那还要恢弘正气做什么?歪门邪道,心魔万端,你抵得过嘛?死的人只会是你!”韩善长大笑一声,眼中神光暴闪。

  “行走于阴影之下的杀人之术虽未必能登强者颠峰,但却能杀掉你这种号称身怀恢弘正气口中却只会夸夸其谈的人!”楚泣魂眼神如刀:“韩善长,你腿已经被我截断,血与脉均已有裂口,已经再无自爆之能!我尊重你是至尊之上,也算显赫!你……自我了断吧。现在的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老夫兄弟三人同命,他们两人既已下走九泉,老夫也就没打算继续活下去。不过,在死之前,我还要弄明白一件事!”他突然转过头来,狠狠看着君莫邪:“你到底是谁?为何要配合楚泣魂与三大圣地为敌?你知道你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

  “我是谁?”君莫邪震惊的看着满地鲜血,突然惊慌失措的大吼起来:“杀人啦……杀人啦啊……救命啊……好可怕哇……官差在那里,快找官差……这个残废杀人了……”

  “不管你是谁!也无论你是有心又或者当真无意,你和你的家族,都死定了!做出了错误举动的人始终要付出代价!”韩善长被这通插科打诨气得浑身发抖,恶狠狠地瞪了君莫邪君大少爷一眼,然后他豁然回身,长剑一横,面对楚泣魂,突然纵声长啸,大声咆哮道:“楚泣魂,就烦劳你陪我走这一程吧!”

  面前的最大敌人,始终还是楚泣魂,至于这个少年,就算他当真是杀手至尊的部属……却仍是蝼蚁——就只是蝼蚁而已!只要自己最终能够生还,那他就是上天入地,也是绝对逃不脱!

  韩善长这声突如其来的长啸大吼声音中灌输了他最颠峰层次的玄力修为,威势奇大,“轰”地一声竟然将这小酒馆震破了一个大洞,声浪滚滚而出,群山万壑同时开始回响,漫天飘舞的雪花竟然被反激而起,没有一片能够从那破开的大洞之中落下来……

  楚泣魂眼光一寒,秋水无影剑划出一道梦幻般的色彩,冷冷道:“三大圣地的人,果然不凡,刚才还在那里慷慨陈词,现在却要求救了……哈哈,至尊之上高手,原来也是会求援的,还好意思说什么同生共死,令人齿冷!当真是让我这邪魔外道眼界大开!你以为这样可以逃出生天吗?”

  话音未落,楚泣魂的身子猛地做势一冲,似乎就要冲了过来。

  韩善长大喝一声,长剑刺出;但他长剑刚刚刺出,却赫然发现面前正以一往无回的气势冲过来的楚泣魂的身体突然就那么凭空消散了……正往前冲着的身影异常突兀地消散了!

  与此同时身后却有一股锐利到极点的剑风袭体而来,韩善长亦是当世顶尖强者,骤临异变,虽惊不乱,再度狂吼一声,迎着剑风急速倒退,不闪不避,背心中灌满了最精纯的玄力,同时双手倒拍而出!

  这正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

  砰!

  楚泣魂的身子离地飞起,在半空中吐出一口朱红,这却是这场狙击战中,楚泣魂所承受的唯一一次重创,他借势而起,矫健完好的身形从房顶雪洞之中穿了出去,卷着一道梦幻般的朦胧剑光,在漫天大雪中一闪而没。

  一击毙命,立即功成身退,远扬千里!

  正是一代杀手之王的风范!

  君莫邪清楚的感觉到,楚泣魂在冲出雪洞的那一刻,锐利的眼睛深深地看了自己一眼。

  那简单的一眼竟是包含了许多深刻的含义,有几许的感激,有几许愤恨,还有几许疑窦,以及些微的惊叹!

  楚泣魂异常明白,那一脚的火盆中柴火的激出,阻断了自己不利的方位,那一推,更是让自己接近了目标;然后反手一耳光,却又给了自己最合理的躲避后退那一步;最后那一脚,却将这前三个动作所有的作用尽数发挥了出来!

  一来让对方轻敌,二来让对方小视;只要有了这两点,面对一个顶尖杀手,一条命已经去了九成!

  但最后那一脚更是将所有事情都变作了意外!

  所以楚泣魂才能一击得手,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斩杀三位至尊之上!

  简简单单的四个动作,配合着口中恰到好处的流氓举动,却天衣无缝的构成了一个绝杀的陷阱,步步为营!逐渐推进!

  <月票被越追越紧!真切求助!大家加油!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