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第四部 第二百三十六章 飘渺幻府【二更!】

  而在这计划完成的最后一步,目标的对方还在梦里,还在置身事外地看热闹!焉能不死?

  这份眼光的把握,这份心理战的精妙,这种布局的灵巧与随机应变,都是令人叹为观止!楚泣魂自认,若是自己与对方易地而处,恐怕自己是做不到这一切的!

  这简直是杀手之神才能用出来的巅峰杀人手段!杀人于无形,而且是借刀杀人于无形!

  楚泣魂在离去的那一刻,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惧意:若是……这人是对方的?想到这里,他背心一寒,加速消失在风雪之中……

  楚泣魂远扬而去,直到此刻韩善长以独腿稳住的身体才缓缓的仰天跌倒,前胸后背,同时有一道血箭射出!他的眼睛圆睁着,喉咙里咯咯作响,“砰”地一声倒在地上,死鱼般的眼睛看着君莫邪,仍然挣扎着问道:“你……是谁?”

  “我?我是人哪!”君莫邪似乎有些惊惧的道。

  “我问的是……你到底是……什么……人?”韩善长的眼珠越来越是往外鼓出,胸口喷溅的鲜血已经成了缓缓冒着血沫。

  “我是男人。”君莫邪如是回答道,很诚实、也很准确的回答。

  “你……”韩善长竟被这句诚实准确的大实话气得身体在地上竟然跳了一下,然后才摔了下来,一动也不动了……咽了气。

  “我靠……我说的是实话啊,难不成本少爷还能是女人啊?”君莫邪摊摊手,无辜的道。“居然就这么气死了,这人气量怎么就这么的狭窄呢,算了,连个残废人都打不过,活着也是浪费米粮……”

  这一刻,酒店中人才在极度震惊之中醒悟过来,纷纷发出一连串的惊呼,就像是公共厕所里扔进了一颗手榴弹,所有人都是屁滚尿流的往外逃去。纷纷一头闯进了门外的漫天暴风雪,落荒而去……

  君莫邪嘿嘿一笑,道:“大戏落幕了,我们也走吧。”

  “且慢!这位小兄弟,你在我的店里毁店杀人,就要这么不声不响地走掉吗?是否该给我们这两个老人家一点交代呢?”柜台后,那两个一直处于假寐状态中的老头终于站了起来,看着君莫邪。

  这两个老者一人红脸大耳,相貌堂堂;另一个却酒糟鼻子,瘦骨嶙峋。站在一起,相映成趣,很有些滑稽的意味。

  他们根本连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似乎对这些刺鼻的血腥味早已习以为常,两个人尽都将眼光注视到了君莫邪身上,隐隐地还有些防备之意。

  “靠!我说老头,你到底什么眼神?那杀了人的残废不是刚刚飞走了,那时候你怎么不说话,现在倒是拦住我了?这跟本少爷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就算说破大天去,也没这个道理,你就算想讹人也没这个讹法吗?看本少爷好欺负吗?想错了你的心!”君莫邪一瞪眼,夸张地叫道。

  “瞒者瞒不识,真人面前忌说假话!小兄弟;若是没有你,那楚泣魂决计不会这么轻松就得手!”红脸老者微微一笑:“小兄弟,我们叫住你并无恶意,就只是见猎心喜罢了,还想问一句,你师父是那一位?能够调教出你这样的少年英才的人,想来当世也并无几人,老夫当真好奇的很。”

  他一笑,却显得甚是怪异,似乎整张脸都分成了两半一般。仔细一看,原来这老者的脸膛正中央的位置竟被人深深地划了一剑,将整张脸都斩成了两半,只是事后调理得当,愈合的相当好,不笑的话,还真看不出来。但这突然一笑,却是红红的肌肉翻卷出来,加倍的恐怖吓人。

  “我师父是谁?我师父就是我老婆。”君莫邪哈哈一笑,一指梅雪烟。

  而梅雪烟正站起来,慢慢的走了过来,秋水般的眼睛注视着红脸老者,终于低沉地道:“原来竟是你们两人。你若是不笑这一下子的话,我还真看不破你们是那个。任平生,依旧狂!你们两个的变化可真是不小啊,功力进境也足堪惊人了,想必现在,雷暴雨和布狂风两人早已经远远不是你们的对手了,当真是可喜可贺……”

  “敢问姑娘是那一位,竟然认识我们这两个老家伙的?”红脸老者和酒糟鼻老者对望一眼,直到此刻才真正的大吃一惊。他们两人自从隐居到这里,从未有人看破过两人的过往身份,如今这样一个明显很年轻的小姑娘竟然一口道破,如何能不大惊失色?

  “你们也不必管我是谁;但今天的事,可不是你们能管得了的。”梅雪烟淡淡的道:“相信三大圣地的人很快就要过来了,你们如今实力固然大有进境,修为更臻高深之境,不过若是不想惹麻烦的话,还是置身事外吧,相信你们既然选择退隐于此,也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吧!”

  原来这两人却是上一辈的至尊强者,与当年‘惊天动地双剑客、暴雨狂风双至尊’雷暴雨、布狂风齐名的另外两个人:斩破风云斩破天,任我平生任我狂!

  红脸老者就是任平生,酒糟鼻老者则是依旧狂!

  依旧狂目光一闪,嘿嘿笑道:“小老儿在这里多谢姑娘的关心了,我们虽然未必能惹得起三大圣地;但三大圣地若是当真想要动我们,只怕还需要多思量思量吧。”口气中竟然傲气逼人,显然底气十足!

  梅雪烟正要往外走,闻言却突然转过身,秋水般的目光看着两人,突然罕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竟然如此的有恃无恐,难道你们现在已经是飘渺幻府的人?难道此地附近,就是飘渺幻府的入口?是了是了,难怪你们功力进境竟能如此迅,难怪你们两个人会选择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开酒馆,我还以为你们静极思动了呢,原来如此!”

  “敢问阁下到底是谁?!”任平生和依旧狂突然脸色大变,一飘身拦在梅雪烟面前,如临大敌,同时身上衣服慢慢鼓了起来。看样子,若是梅雪烟的回答若是不能让他们满意的话,他们不惜大打出手!

  “我跟你们一样。”梅雪烟沉默了一会,轻轻道:“我是天罚洞的人。你们若是回去的话,请代我转告一句话。”

  “原来是天罚一脉……”任平生和依旧狂舒了一口气,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懊恼,道:“什么话?姑娘请讲。”

  “这些年里,我们已经付出的太多太多。看守秘境牵扯了我们太多的精力;而你们始终毫无消息,更布下了那么一道能进不能出的幻府迷雾,对我们来说,损失实在太大,早已入不敷出。而今三大圣地更是咄咄逼人,大有不覆灭我天罚兽王绝不收手的意思,若是你们飘渺幻府还想继续保持这个平衡的话,第一,告诫三大圣地收敛一些,要不然,我们天罚绝不介意开战!第二,撤去幻府迷雾;让我们天罚恢复圣王传承!”

  梅雪烟轻轻地道:“我寻觅你们飘渺幻府已经很久了!难道,你们对九幽秘境……就真的已经毫不关心了吗?”梅雪烟说这句话的时候,君莫邪竟然听出了由衷的辛酸。

  任平生和依旧狂对望一眼,面露难色,道:“姑娘,你说的自是有你的道理,可是这个却不是我们可以做得了主的事情。”

  “我自然知道你们做不了主。所以刚才才说请你们转告一下;若是夺天之战之后,你们依然没有作出反应的话,我们天罚,将不会再为秘境出任何一点力量!”

  梅雪烟冷冷地、决绝的道:“夺天之战,我们天罚一脉付出了万年努力,如今却落得三大圣地追杀的惨淡下场!九幽秘境,更是从古看守到今,你们同样只是在极端要紧的时候才会派人前去!到了后来更是布下了一个陷阱似地幻府迷雾!”

  梅雪烟冰冷的眸子中一片决绝:“既然你们根本就不在乎这片大陆,难道我们这些玄兽会比你们更在乎吗?说句不好听的,未来不管是异族人占领了大陆还是九幽秘境冲了出来,我们天罚森林,依然是天罚森林!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这一段话,请你原封不动的转告!言尽于此!”

  “我们走!”梅雪烟对君莫邪轻声道,拉起了东方问心的手。

  任平生和依旧狂面色大是尴尬,让开了道路。

  走到门口,梅雪烟抬头看着漫天风雪,突然停住脚步,悠悠的问道:“云别尘现在也在飘渺幻府吧?”

  “这个倒是确实不在!”依旧狂一怔,道:“接引使者曾经接引过云别尘,但云别尘拒绝了。”

  梅雪烟淡淡的哦了一声,接下来忽的一声,三人从门口消失不见。

  愣愣地看着三人离去,任平生突然啪的一声在自己嘴上拍了一记,懊恼的道:“我可真是犯贱啊!刚才让他们直接走了多好,非得起了这个该死的好奇心,偏偏要问人家师承来历……这下倒好,生生搞出个天罚洞来……”

  <第二更送到了,我继续码字,第三更稍后就到!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