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第四部 第二百四十二章 给你一针!【三更!!】

  “杀气相当的浓烈!可偏偏不见任何一点血腥味,大是古怪!”其中一位紫袍人脸色凝重;却是低着头,极力的寻找着、感觉着这片空气中的异常,半晌道:“两股不同的强大杀气在此地回翔激荡;看来,果然有两人在这里交手,至于那女人却没有参加战斗……马江名,你那狗鼻子除了找女人虐杀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功能没?”

  他正在探寻着这里的气息,话说了一半就听到了马江名说的后半句话,不由得大是不乐意。事实上,一见到这一次同时来到这里的,竟然是马江名这个变态,这两个紫袍人心中就已经不满意了。

  怎么会跟这等垃圾变态走在了一路?

  “阮老二,你是什么意思?”马江名阴恻恻的翻着白眼:“老子愿意虐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无端端地就将矛头指向我,是什么意思?”

  这两个紫袍人一个叫阮隐,一个叫阮洋;正是嫡亲同胞,老大只比老二早出生了半个时辰。老一辈的人给这两个人送了一个绰号:阴阳都软!

  说话的阮洋哼了一声,鄙夷的道:“马江名,瞧瞧你说这句话时候的淫贱样子,老夫都不稀得搭理你!”

  “老夫的样子怎么啦?淫贱吗?”马江名气愤的尖声叫起来:“老夫再淫贱也没有淫过你妹子,干你屁事!”

  “你说什么?”阮隐阮洋两人同时抬头,手按剑柄,狠狠瞪视马江名:“马江名,今日,你将要为你的这句话付出代价!”

  旁边为首的白袍人急忙打圆场:“你们这是做什么?眼前正是大敌当前,三大圣地耻辱未雪;和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怎地三言两语之间就要窝里斗了么?大家都少说一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同时心中也在暗暗郁闷:瞧自己分配到的这一组人,除了变态就是狂人!谁也不服谁,根本就无法调配!自己这个临时的统领,对这几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管束之力,真是操蛋之极!

  “白无心!你算那根葱,真当自己是统领了!少管闲事!”果然,三个人都是向着白袍人一吼。

  白无心脸上一阵紫涨,气恼的衣袖一拂,冷哼道:“好好好,那你们就打吧,打一个天翻地覆两败俱伤,不死不休,最好是打完之后就遇上楚泣魂那小子,也好让他凑凑热闹,捡点便宜!”

  这三人一路上已经有好几次差点大打出手,也不知道是八字犯克,还是怎么地,反正从头到尾就没有消停过……

  阮隐冷哼一声,对刚刚提到的杀手至尊楚泣魂显然也不无忌惮之意!对弟弟使了个眼色,转身继续查看着地上凌乱的脚印,以期搜索有用的线索。

  就在这时,突然“嗤”的一声,一股尖锐的气息射向他的背心,阮隐闪电旋身,回手后捞,身子旋转了一圈,已经将那物事接在手里。

  闪闪发亮,细如毫发,触手一冷,入手即化,只是一闪,就已经融化,原来是一枚小小的冰针!

  满脸沧桑心不老,笑里藏刀不留情。

  难道,这就是马江名的追魂无影针?

  阮隐大怒,身子急速后退,刷的一声长剑已经拔在手中,一道浑圆剑光恢弘的斩向马江名,口中怒吼一声:“姓马的,你好卑鄙!老子已经大度放过你了,你这老小子居然还要暗箭伤人!”

  阮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老大身子一旋就暴怒起来,所谓兄弟连心,瞬间便清晰的感受到了哥哥心中的暴怒!连想也不想的拔剑出鞘,跟在兄长身后,怒吼如雷,向着马江名狂劈了过去!

  马江名虽然一路上与阮氏两兄弟口角不断,却仍能够顾全大局,再说彼此都有顾忌,并未当真动手;此刻更是全无提防,根本想不到这俩人居然丝毫不顾情面就直接动手!

  猝不及防之下,马江名几乎被这兄弟两人当场分尸,于电光石火之间“刷”的一声倒飞出去,竟已是惊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身上的棉衣,被从上到下劈了开来,甚至连里面的单衣也被劈成两半,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上面,清晰可见的一道红红的印记,却是被剑气所伤!只得毫厘之差,就是开膛破肚之灾!

  越想越后怕,马江名只感到刚才在鬼门关里徘徊了一下,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勃然暴怒:“阮隐,阮洋,不过就只是口舌之争,你俩居然下死手;难道当真以为老夫就怕了你们两兄弟不成吗!?”

  突然手往腰间一抹,一柄长剑闪亮出现,左手一挥之下,数枚钢针隐藏在手中,狂怒之下,大打出手!阮氏兄弟更是愤恨,你背后偷袭难道当老子不知道吗?如此不要脸,居然还说是口舌之争!真是虚伪到了极点!

  叮叮当当之间,三人瞬间战作一团!

  这个意外变故,不光是遁世仙宫的白无心等人意外,就连暗中准备出手的楚泣魂也是愕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就是口舌之争,怎么突然就下上死手了呢,自己人死拼自己人!这是怎么一个说法?

  楚大杀手本来借助风雪之便隐迹匿形,悄悄潜了过来,才刚准备出手阻杀!他也看准了,这马江名与这阮氏兄弟互相看不顺眼,正可以各个击破!

  哪知道还未来得及下手,这三人居然突然自己窝里斗起来!而且完全不是那种假打小闹的诱敌之计,而是实打实地展开火拼,个个火冒三丈,人人气愤填膺,大有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意思!

  至尊之上的修为,怎么也不应该这么的白痴吧?更别说眼下还有强敌随时出手袭击,这样要命的时刻还要自相残杀?楚泣魂实在大惑不解,尤其对马江名的作为很不理解:都被人劝开了,你只是一个人而人家两人,你还这么不依不饶的想要做神马?

  难道这满面沧桑的家伙真的找虐上瘾了?也没见过这么犯贱的至尊之上啊……

  但他却是不知道,马江名才是真正的冤枉。

  之前阮老大中得那枚冰针,根本就不是马江名发出来的。根本就是隐身在暗处的君莫邪君大少爷的杰作!马江名筒子对此毫不知情,此时正是在心中愤慨不已呢!

  眼看这三人之间有矛盾,以君莫邪大少爷的“好人品”,本着兴风作浪、煽风点火、火上浇油的基本原则和理念,哪里还有不趁机下手、唯恐天下不乱之理?你们自己人矛盾越大越好,最好转变成生死大仇,那就更加过瘾了……打吧打吧,最好打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我才高兴呢!

  两大杀手同时在暗中窥伺,随时准备出手。楚泣魂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然后借助自己的奇特功法,隐匿的天衣无缝,至于君莫邪……那更是发动阴阳遁法,直接消失,彻底无影无踪!

  而且现在已经出手了!且一出手,效果就是立竿见影!灰常滴好!

  马江名只得一个人,自然战不过阮氏两兄弟两大至尊以上强者的联手之敌!但君莫邪那里会让他轻易落败,让这场好不容易才开始的“内火”熄灭?那多浪费啊,多不甘心啊……多么可惜他们的精湛的功夫啊……

  于是乎,君大少手中握着一团冰雪,一枚枚的冰针不断的发出,轨迹诡异莫名,角度刁钻古怪,竟自逼得阮氏兄弟大吼大叫,狼狈不堪,竟是以一敌二的马江名越战越勇,只感觉自己剑锋所指,阮氏兄弟立时便要手忙脚乱,霎时间豪情顿起,阴恻恻得意的阴笑不已。

  白无心开口还劝说几句,可惜毫无效果,谁也没搭理他这位“临时”统领,只好在一边看热闹。只是连他也想不到,三人居然是越斗越是激烈了;尤其是阮氏兄弟,两大至尊以上的强者,以二对一本应占尽了上风,但战到分际,却是常常莫名其妙地吃亏!把个马江名自是恨到了骨头里——单是这脸面也丢不起呀!

  两人的脖颈大腿等地方,早已经不知道被冰针扎了多少次;虽然以两人的玄功成就来说,不至于受重伤,甚至轻伤也不会,但那一下一下的刺痛,却让两人难受之极!

  这些也还罢了,偏偏后面的屁股竟是不停的被刺,这如何不让两人恼火!那地方是不致命,但却分外让人感觉耻辱!这不是杀人,这简直就是在戏弄人!

  所以两兄弟的眼睛都红了!一开始也就只是想要教训马江名一下,但愈战愈是激愤,渐渐戾气大起,杀气暴溢,居然真正的到达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股彻底的杀意起因其实很简单:阮洋的屁股后面又被扎了一针,但这一针的落点可谓促狭到了极点,居然是直接扎进了菊花里……

  众所周知,那地方的肉可是很嫩啊,而且还是玄气防护不到的地方,所以这一下的疼可比被砍了一刀还要让人分外的受不了……

  所以被不幸命中的阮洋当场就“嗷”的一声大叫蹦起来了!再说……那地方温度可是很高地哇,还没等他自己处理,就自己在里面化了……

  连雪水带血水一股脑儿地往外流,阮二爷就象来了月经似地,而且还是初潮……狼狈到了极点,整个裤裆里都是凉凉的、滑滑的、湿湿的……

  耻辱哇!

  这简直就是不可容忍的奇耻大辱!尤其,遭受到这个的,还是一位至尊之上的顶尖强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