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第四部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内讧完了我就杀!

  至尊金城那两个至尊见马江名落入下风,正要挺剑相助;却突然觉得面前似乎闪了一下什么,警兆还未升起,其中一人突然脸色怪异,身子软软倒下——他的脖颈后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

  另外一人震惊惶恐,狂叫闪躲,却那里还来得及,刷的一声,一剑从肩膀直劈到小腹!

  热气腾腾的五脏开闸泄洪一般呼啦啦的倾泻在了冰冷的雪地上!

  白无心大吼,惨吼,爆吼!而身后那两个已经受了致命伤害却还一时未得即死的至尊高手也在同一时间不敢相信的惨嚎起来……

  另一边的至尊金城两人,一人直挺挺的扑倒,另一人却是看着地上淋漓的五脏放声惨呼,恐惧到了极点的凄厉大叫!这一刻,他还未死,还有感觉,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五脏落在雪地上那种冰凉的触感!

  这是一种噩梦中才能享受到的极端恐惧!

  却在现实中生生地发生了……

  以他们的玄功和经验,本不应该这么便被偷袭,而且毫无还手之力!但,马江名与阮氏兄弟的战斗瞬间百变,逐渐发展到生死搏杀,已经吸引了他们全部的心神!甚至一直到现在几个人心中还在考虑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怎地突然间就生死大仇了?

  在这等时刻,两位杀手之王横空而出,而且是从背后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要说是还手,最倒霉的两人直到死居然还是稀里糊涂……

  空中的三个人同时发觉了地上的惨事,都是心急如焚!但是,他们已经停不下手……彼此对轰,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就算是想要收手,也已经绝对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惊天爆响!

  三个人,三位至尊之上高手拼命地一击在空中爆开!三声大吼,同时响起,三条人影,分从三个方向飞坠!边坠落边哇哇的吐血……

  三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受了重伤,尤其是马江名,受伤更重!始终是以一敌二,实力大有差距!

  这一刻,马江名、阮隐、阮洋三人的心情,真是复杂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错愕,惊怒,伤痛,悲愤,难以置信……

  这些种种复杂的表情在空中正在飞坠的三个人脸上瞬间定格!

  似他们这等位于当世顶峰的强横存在,随着本身修为的增长,涵养气度亦随之添增,寻常之时纵非是喜怒不形于色也差不多,如是表情,即便是任何一种,也难以在他们脸上寻得,可这一刻,如此繁多、复杂的负面表情竟是齐齐七情上面,面容之狰狞可想而知。

  但纵使是如此狰狞的表情尤自不能表达他们在这一刻的复杂情绪!

  甚至,在这一刻,他们尽都忘记了爆吼,也忘记了伤痛所应该发出的那种竭斯底里的吼叫!任由鲜血从空中飚落,化作了道道赤虹,但,三个人的眼中,看出去的画面是一样的,似乎整个世界定格在了那一瞬!

  不可能!

  怎么会变成这样!!

  同伴的惨叫,战友的哀呼,那地上犹自在蠕动的半截躯体,那地上鲜血淋漓的一堆五脏还在腾腾冒着热气……

  白无心头上的伤口鲜血不曾止息的飚洒,但他却还没有倒下……

  事实上,刚刚到来意气风发的八大高手,现在还算得上有战力的,也就只有白无心这一个受了伤的人!他的伤势虽然不轻,却还不致命,可是那剧烈难抑的疼痛,却是连至尊之上高手也无法抵受!

  脖颈和头皮的疼痛还在其次,关键是颅骨被深深划了一道,那种伤痛,竟已痛入骨髓!深入灵魂!

  白无心凄厉地连声大吼着,用尽自己的全部力量大吼着,借此发泄身体、精神上的痛楚,同时,也是在示警!

  他甚至没有转身看上一眼那重伤了自己的是谁,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一回头,那么自己就再也没有摆脱死亡的机会了!夹杂着凄厉的长啸,直接发动身剑合一之势,化作了一道划破苍茫雪空的长虹,带着灿烂的血光,亡命奔逃!

  这一刻白无心的速度几乎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只得一闪,身影就彻底消失于众人的视野!这等激发了人体所有潜能的极限逃窜速度,就算是梅雪烟,此刻也要望尘莫及!

  身剑合一,本是威力庞大的杀招,自古至今用这个来逃命的……白无心应该是第一个,也算了是开了历史的先河!

  一直到白无心身影彻底消失,君莫邪仍是没有现身出来。

  空中,唯有那声凄厉的长啸还在天际回荡,甚至,几有越来越响的趋势。山谷之外,四面八方远远地已经响起了应和的长啸!三大圣地方面的高手们源源不绝地向这边聚拢支援而来……

  阮氏兄弟和马江名终于落地,虽然之间的那一拼可是实打实的,全无半点花假,此刻彼此尽都是浑身鲜血淋漓,肌肉翻卷,但,自知身处于未知危局之中的这三人却迅速地在落地后的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嘴角犹自挂着血丝,但身子却已挺得笔直。

  楚泣魂身形再闪,就在他们刚刚落地刚刚站了起来的那一瞬,如梦似幻一般的剑光突袭,就在阮隐眼睁睁地注视中,剑化流光直直的插进了他的胸膛!

  楚泣魂豁尽全力的死亡一击!

  楚泣魂的这一击很有学问,阮隐并非是这三人中本身实力最弱者,也不是受伤最重最容易下手,但楚泣魂却偏偏选择了他,原因无他,因为正相反,这三个人之中,唯有阮隐还有再战的实力!也是三人受伤最轻的一个,虽然受伤非轻,却还是至尊之上的强者!

  阮隐才刚刚落地,刚刚站起来,还未来得及真正回气!此时,正是斩杀他的最好机会!至于其他两人,已经去了半条命了,只要能够首先铲除阮隐,余下的两人自更无生机。……

  所以楚泣魂根本连喘息半口气的空闲都省下了,携着连杀两人的余威,再展身剑合一,急冲而来,一举斩杀,一击必杀!若是等阮隐回足一口气,想杀他就没这么容易了……

  这也正是这位杀手至尊的经验和灵敏触觉!

  这一剑,毫无半点留手!

  一如楚泣魂的判断,经过刚才那一招至尊以上强者的终极火拼,又经惊天变故的阮隐果然未能避过这一记死亡突袭!

  他甚至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刚刚站起,长剑已经带着雪亮的剑光和蓬勃的杀气贯体而入!

  长剑入体之余,狂猛剑气纵横在阮隐体内肆虐,巨大的冲力,甚至带着阮隐的身体直直往后飞去,阮隐却也不负至尊之上强者的实力,自知必死之下,最后一瞬兀自爆发出濒死的大吼,声音惨烈,震动四野,两手更拼命的击出,用出所有的残余力量,砰砰在楚泣魂身上连击四掌!

  也就只击中了四掌!

  因为,他的身体的下一刻已经被楚泣魂的剑气冲击得彻底爆裂,化作了漫天血糜,永远消失于天地之间!楚泣魂得手之余,口中狂喷出鲜血,毕竟至尊以上强者的最后一击可不是那么好受的,在空中被阮隐濒死的四掌击得如绣球一般连翻了几个筋斗,秋水无影剑更几乎脱手而飞……

  阮洋泣血惊心的大吼:“大哥啊~~~~~!”突然身子一震,胸口一阵冰凉,他惊讶的低头看着,前胸竟是突兀地冒出来一截闪亮的剑尖,脸上显出古怪的神色,满眼的难以置信,我中剑了?怎么可能……

  清亮剑尖一闪而没。阮隐狂吼,反打狂冲,意图与偷袭者拼个同归于尽,却打了一个空,随着最后一点气力的流失,他身子因惯性而疯狂地冲出去了几步,不甘心的软软倒地,两腿一软,双膝着地,跪了下来,两条胳膊晃荡了两下,突然身躯后倒,他双膝支地,头颅猛的往后垂,竟自碰到了雪地,更无巧不巧地碰到了自己的脚后跟,整个人形成一个弓形,双眼怒凸,突然一动不动了。

  强烈的怨念,让他在临死之前也要看看是谁杀了自己,竟然摆出了这么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才死去;但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君莫邪此刻,已经站在了下一个目标——马江名的身前!

  三人中,以阮隐受伤最轻,所以楚泣魂第一个搏杀;阮洋其次,所以君莫邪第二位的击杀!至于马江名,则是受伤最重的一个,亦是三人中唯一一个基本失去再战之力的一个!以一己之力火拼两名与自己同一层次的强者,不受重伤才是怪事!

  再不足虑!

  马江名勉力保持站着的姿势,显见已经是虚弱到了极点,似乎一阵风来都能够将之吹倒,低低的呛咳着,口中不断地冒出血沫,周身上下,足足有几十道伤口肌肉翻卷,连脸上也是横七竖八的布满了伤痕。如今看来,满面沧桑的脸更加沧桑了……

  “君莫邪?原来是你!”马江名惨笑一声,身子摇摇晃晃,两眼无神。“到真是让老夫意想不到!你的姘头呢?”

  “马江名,别装了!”君莫邪冷冷的看着他:“刚才你们这一击你虽然确实受伤最重,但也只是相比较起阮氏兄弟来说而已;你的真正伤势,远远不到你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种地步!在我面前耍花样,是没用的。”

  <另:辛苦一个月的拼搏,连续二十七天高强度爆发,在月底被爆了!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另:辛苦一个月的拼搏,连续二十七天高强度爆发,在月底被爆了!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另:辛苦一个月的拼搏,连续二十七天高强度爆发,在月底被爆了!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