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第四部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无悔问心曲

  <一更!>

  君莫邪在楚泣魂走了之后,就在等待楚泣魂的那个徒弟。他很期待: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自己似乎就只遭遇过一次刺杀,就是那一次在皇城外犹如雷轰电闪般的一击!

  从那之后,那个刺客再没有过任何音信、迹象,彻底消失踪影,仿佛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一般,便是君莫邪想要调查也无从查起,但心中却是一直有一个疑虑。现在才知道,他竟然是楚泣魂的弟子。想到当时那家伙那几乎快到极点的身法和剑法,君莫邪有一种预感:这小子若是调教好了,将来的成就,定然会高于楚泣魂!

  所以君莫邪真的很期待!

  短期之内再也就没有更多的事情,刻下最主要的目标却是回到了训练残天噬魂身上;在君莫邪不惜丹药和灵药的猛催之下,在鹰搏空和风卷云近乎虐待似地训练之下,将所有的丹药和灵药的力量都催发到了极致,残天噬魂的实力犹如坐火箭一般噌噌的涨,三百人连续的跨越阶位,已经有不少人提升到地玄巅峰层次;只需再进一步,就能够服用君莫邪的三大丹药,而再度飞跃。

  届时,君家的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万事俱备。

  本来以这种极度残虐的方式催长本身实力,极限催尽人体潜力,并非正途,就实质而言甚至根本就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残天噬魂所属的成员或者能在短期之内实力大增,但却再无增长余地,甚至会因极限催谷而导致寿元大耗,随时发生促死!

  但君莫邪手中却有无穷无尽的药方,更有海量的天材地宝,尽可以让他们完全不用顾虑这样的事情,有足够量以上的灵药为基础,加以调理,就算再消耗,顶多也只需几天的功夫,所损失的元气就能够尽数补足,甚至还能不少的增长,使得所有成员,竟渐渐习惯了这种极度残虐的训练循环。

  君家除了残天噬魂部属的训练比较残苛之外,其他方面却是非常的平静甚至温馨。

  在接下来的日子,君莫邪也竭力放松了自己,尽情地去享受这一段平静的生活;留恋着这段让人难忘的日子。

  因为,一旦战端再起,只怕自此之后,这种平静的日子,将会再难寻觅!

  所有的情报消息雪片般飞来,传递着同样一个消息:没有寻觅到血剑堂的所在地。

  血剑堂,这个玄玄大路最恐怖的杀手组织,就像在一夕之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无影无踪,方方面面,各方各面的所有信息,再也寻找不到!

  甚至连一点一滴的痕迹也再难寻觅,对于一个声名如此显赫的恐怖组织而言,这个现象不合理到了极点!

  可是,君莫邪却不认为有什么不合理,君家如此强势崛起,对头之人也是有大魄力之人,如何不会壮士断腕?若是仍能寻觅到血剑堂的踪迹才是真正的不合理呢!

  这些天里,君莫邪经常登上高塔,在晚上,向着皇宫的方向久久的凝望!

  君莫邪很清楚,皇宫里的那个男人,他肯定知道此间发生的一切!

  有好几次君莫邪几乎就想直接冲进皇宫,抓住这个男人,然后用迷魂大法令到他说出真相!但,君莫邪却又不愿意这么做。

  不是不能,而是……若是这样得到真相,却是太便宜他了!

  君家的仇恨的代价,只得他一条贱命……怎么能够偿还?

  这世上,有很多的事情,是比死还要难受的,期待用你残余的生命,好好地品尝吧。

  过于平静的日子,往往正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这一日,君莫邪轻裘缓带,踏着皑皑白雪走进了管清寒独居的小院。白雪无暇,一派银装素裹;而君莫邪一身淡青衣袍,雪白的狐皮毛衣领衬着他英俊的脸庞,唇红齿白,剑眉星目,身材修长,英挺逼人,标准的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自然,若是眉宇间没有那一抹淡淡的邪气,那就更完美了……

  君大少爷脚步悠缓,飘然而来,就像是乘风踏月,足不染尘。

  却见合共有四个女子围坐在院里凉亭里茶话,眼看着他就这么走进来,不由得都是看呆了。东方问心眼中闪着骄傲的神色:这,就是我儿子,好出色的人品!

  独孤小艺哇的一声跳了起来,娇笑道:“莫邪哥哥,你可真好看啊!”

  寒烟梦转过头,也是觉得眼前一亮,竟是老气横秋的道:“大嫂,您这个儿子,长得却是不错。”她姐姐寒烟瑶与君无意两情相悦,她自然水涨船高,跟着君无意一般称呼东方问心为大嫂。不过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用这种倚老卖老的口气说话,却着实的可笑得很。

  唯有管清寒低着头,皱着眉头,似在那里苦苦地思索着什么,手中拿着一支笔,正在不断地写着画着;似乎全部精神都融进了面前桌上那张白纸之中,竟完全没有注意君莫邪的到来。

  君莫邪走过去一看,却见那张白纸上写满了符号,原来管清寒竟是在那里作曲。

  “这是什么曲子?”君莫邪问道。

  “是清寒姐在这段时间与伯母常在一起,时常听说伯父伯母的事情,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意大是感动,发愿想要作曲一首,纪念这份山盟海誓的真挚情谊,才刚刚完成的,刚才演奏了一遍,听来好感动的,却又总感觉还有些不对劲,就再改改。”

  独孤小艺嘿嘿笑着,小丫头身着淡黄色衫子,小皮棉袄,一双小蛮靴上,还带有两只雪白的圆圆的绒球,看起来就像个最精致的洋娃娃,煞是惹人怜爱。

  “哦,让我也看看。”君莫邪站了过去,凝目看去。

  “你还懂得音律?”四个女人同时诧异地看着他,竟是齐齐的一脸意外。

  “也就只是略通一二而已,难登大雅之堂。”君莫邪摸着鼻子,谦虚地道。看着管清寒的曲谱,试着哼了哼,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你这曲子实在太悲了。父亲母亲乃是侠骨柔肠,英雄佳人相得益彰,虽然此即幽明两隔,但这份真情却永存天地,不为任何障碍可以阻隔;乃是一代佳话,可不是那些单纯的痴男怨女。你这份曲谱,或能催人泪下,却完全没有展现最美好的真情,难以激起大家的最大认同,这点可说是最大的失败之处。”

  管清寒怔怔的道:“这道理我也想到了,我刚才也是因为发觉了这个问题,这才着手修改,但改来改去,却总觉得把握不住神髓,甚至还有越改越差的感觉……”

  君莫邪仰天想了一会,道:“让我来试试!”说着将管清寒那张白纸收了起来,重新铺下了一张,接过管清寒手里的笔,站在桌前,凝目沉思,竟如老僧入定一般。

  东方问心不由得笑了起来,以为儿子在耍宝,大是感兴趣地望着君莫邪,独孤小艺和寒烟梦也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就等着君莫邪出丑之后好起哄羞他。

  但惟有管清寒知道君莫邪是懂得音律的,而且造诣还颇为不低,也只是她才是一脸的认真、期待。

  半晌,君莫邪长长地吐了口气,突然运笔如飞。一个个属于这个世界的音乐符号便这么流水般出现在白纸上,但带来的,却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音乐旋律……

  并无一丝滞涩,一气呵成!

  管清寒接过那曲子,才是试着哼了几句,竟觉眼前一亮,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美目,再度仔细的思索起来;似是片刻,又似是许久之后,管清寒缓缓地从袖中取出一管玉箫,凑在唇上,美目紧紧盯着君莫邪的曲谱,檀口轻启,呜呜咽咽的箫声悠然响起,箫音显得格外低沉,婉转而深情,曲子里,满是对真爱的极至诠释,还有就是浓浓的惆怅和无奈,以及对这种真挚感情的无尽向往……

  这首曲子,就像是一个梦!一个人们心中最向往的,关于爱情的一个飘渺而又真实的梦。

  君莫邪无声无息地闭上眼睛,右手轻轻打着节拍,应和着管清寒吹奏的曲子,似乎在享受,沉浸在了这一片曾经极之熟悉的乐曲之中。东方问心三人骤闻如斯优美的乐曲,先是惊讶,然后便不由自主地沉浸了进去,这样美好缠绵的曲调,在这个世界,竟是从未出现过……

  纵然再美好的乐曲也有尽头,一曲终毕,管清寒呆呆地手持玉箫站着,不可置信的望着“作曲”之人君莫邪;自己虽然也早就知道他熟悉音律,但也不能置信,更不敢相信,这样的天籁之音,他居然随手就做了出来。

  “真是好听啊……”独孤小艺睁开眼睛,有些留恋的道:“我从未听过这样深情的曲子,若是能用歌词唱出来,定然也会很好听。”

  君莫邪微微一笑,拿起毛笔,就在曲谱下面填上歌词,一挥而就。道:“这首曲子,就叫做‘无悔问心曲’吧。”心中怅然一叹:这世上,终究是没有梅花三弄!

  四人同时围了上来,口中缓缓念诵。

  “红尘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彻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销魂无悔问心……”

  <有一件事,我拜托大家。我不想在我的书评区看到评价别的作者或者是辱骂别的作者的帖子。希望大家冷静。唯有写手才知道写手的苦和累,付出了多少……大家都是用辛苦吃饭,谁都不容易。希望大家谅解。我希望我们邪君的读者,都能像我们的邪君莫邪一样骄傲。更希望有一天大家评论我们的时候,会说一句:邪君的读者,都是一群有素质的人。

  那将是我最骄傲的事情!

  拜托大家成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