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第四部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复仇开始!

  <今日第一更!!>

  君莫邪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尸体一起抱起,轻轻放到一边。他的动作是那样的小心、谨慎,竟似是唯恐打搅了这两人的黄泉团聚。

  待到安置好两人的遗体,回过头来查看灵梦公主的伤势,竟又自吃了一惊,这才发现灵梦公主,伤势竟也是这样的沉重!丧失至亲、沉疴痛楚的双重打击令到娇弱的女孩晕厥过去,两条腿的膝盖竟已全部直接碎掉,可见她那之前不要命的一接一跪,用出了多大的力量!

  再加上被之后而来的那股巨大冲击力强自冲击,至令原本已经重创的双膝再受重创,膝盖处皮开肉绽,白骨暴出,甚至那筋脉也鼓了出来,泛着血红和紫青的可怖色泽;头上另有一处大大的血窟窿,先流出来的鲜血此刻已经凝结,与地面冰冻在一处,但那伤口中央,还在不断地冒出血沫……

  这等伤势,外伤之沉重竟一至于斯,若以世间寻常角度而言,亦以属不治之疾,就算能治好,也是残疾定了!幸好君莫邪在这里,幸好君莫邪近来功力大进,否则真真要束手无策,难应前愿!

  君莫邪不敢怠慢,左手一探,抓起灵梦公主的小手,一股极尽精纯的灵力涌进他的体内,缓慢的恢复她的体能,这一刻,固本培元才是关键,大量失血的灵梦一旦元气不继,便有性命之虞,那时再想治疗,就要大费周章了,右手也闲者,虚空一扫,灵梦公主被血液粘在地上的长发全断,然后便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君无意这时也已经来到了现场,其实三爷已经来一会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夜孤寒这位幼年的玩伴就在自己眼皮底下殉情而死,却没有劝阻一句。

  二十年前,君无意是曾亲眼见证了夜孤寒与慕容秀秀同堕爱河的有限几人之一,见证了二人的山盟海誓和深情,更见证了两人的分别,两人的无奈,两人的痛苦,最后,就是之前还亲眼见证了两人为了这份爱情死在了一起,死后终相聚……

  面对好友的寻死,君无意早有预料,但他没有出声开解,因为他知道,所谓的劝解全无意义,如今慕容秀秀已死,夜孤寒失去了活下去的依赖,如何还能活得下去?!或者也可以说,夜孤寒的心,其实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但,慕容秀秀还活在世上,夜孤寒不愿意让慕容秀秀孤单,所以他坚持活下来,陪着她。

  如今,慕容秀秀既死,夜孤寒也终于真正的毫无牵挂!

  死亡,正是他的解脱!真正的解脱!

  也惟有死亡,才能令他们的这份情意继续下去,横亘与天地之间,成为永恒!

  夜孤寒这一生,除了少年时仅有的些微甜蜜之外,实在是再也没有享受过半点的欢乐!如此沉重压抑的一生,如今随着爱人的离去,终于……解脱!

  所以在看到夜孤寒殉情而死的时候,君无意心中虽然悲伤,虽然酸楚,但却没有相劝,甚至为夜孤寒感到了一份轻松。

  这是一份令天地动容,让世人为之同声一哭的轻松!

  夜孤寒,从此冰冷长夜,你终于不再孤寒……

  因为你有了她,可以永远的拥有她!生生世世,天上地下!

  “来人!”君无意的声音竟已有些哽咽,眸子中杀伐决断的眼神却伴着泪光盈盈:“妥善照顾夜兄弟和慕容小姐的遗体,令人连夜赶制一口质地上乘的大号棺材,将二人合葬!”

  君莫邪漠然地往前走着,手里抱着灵梦公主的身体,他在考虑,到底要如何安排怀中的这个可怜女子?现在昏迷还好些,但当她醒来,如何面对这样的残酷事实?

  君无意默不作声的跟上来,低声问道:“莫邪,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完全按照夜孤寒临死的要求来办。”君莫邪冷酷的道:“我会给他们两人一个满意的墓葬之处!”他的眼中,射出两道锋锐的寒光!

  “我的意思是……那凶手呢?”君无意眼中闪出杀机。

  “明日在皇宫门前,扎起高台,号令天香全城,合城围观,万众空巷!将大逆不道的刺客文苍宇押上高台,赤裸全身,渔网缠身,扣肉斑血,凌迟处死!九天九夜,合共九百九十九刀!若是少一个时辰,少一刀,我就以刽子手为其同谋,祸延满门九族同罪!刺杀一国国母,处此极刑,一点也不为过吧?”君莫邪平静地道,语气中,透露着无法宽解的怨毒!

  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情意,让他那颗冷漠的心莫名地感动了,在这一刻,他做出了这么一个疯狂到极点的决定!

  夜孤寒与慕容秀秀的情意,一定是要成全的!

  君莫邪要以一种震惊天下的葬礼,来告慰两人的在天之灵!

  纵然惊世骇俗,震古烁今,甚至是遗祸深远,也在所不惜!

  我不管天下大势,也不论黎民苍生!

  但,只要是值得我去付出的,我就会去做!

  邪君行事,只依本心,世俗礼法,何在眼中!

  夜孤寒,慕容秀秀;你们的这段情,我来成全!你们的仇,我来报!你们的遗憾,我来弥补!你们未了的愿望,我来完成!

  我对夜孤寒好感从来也不多,对慕容秀秀更是几乎就了解;但能感动我的,是你们之间的情!

  君无意倒抽了一口气:“皇宫之前?万人围观?渔网缠身?凌迟处死?!”

  如此疯狂的决定,令到君无意这位血衣大将也震惊到了震撼的地步!

  “是!不在追究那刺客的师门门派我已经很宽大了!”君莫邪仰起脸,脸上棱角分明,一片决绝:“就这么决定了!”

  “好吧……只是那幕后真凶呢?”君无意叹了口气,情知劝也无用,措辞了半天,终于小心地问出了这一句。

  慕容秀秀的死,至死也并没有明说真正要她死的人到底是谁,但她却早已不必说,在天香城,谁能指使文苍宇?

  答案只有一个!就只有一个而已!

  “他?他可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能死,就算他自己想死都不行!”君莫邪微微的笑了,毒辣的道:“纵然是不算夜孤寒和慕容秀秀的这笔帐,还有我们君家的仇,父亲二叔的恨,两位哥哥的血债!若是这样就让他死了……可是实在太便宜!纵然是凌迟处死,割他九千九百九十九刀,也太便宜了他!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君无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当天晚上,君莫邪妥善地安置了灵梦公主之后,全没有半点犹豫,立即调兵遣将!

  君莫邪、君无意、君战天、鹰搏空、风卷云、海沉风、宋伤、百里落云、冷傲,三百残天噬魂,甚至,管清寒和东方问心也集体随行,悄悄出了君府!

  血剑堂!

  这个君无悔之死的直接关系势力,就在御前侍卫三大营!

  可说是与萧家等同,同为君家的大仇人!

  围剿血剑堂,东方问心又岂能不在场?

  杀夫之仇不共戴天!

  东方问心一定要亲眼看到这帮害死自己丈夫的仇人授首毙命。

  就算再血腥再残酷,也是要看着!

  为自己的丈夫复仇,一切也在所不惜!这正是东方问心的坚持!

  君家的大仇,君家人必须在场!

  英灵不远,地下有知,也可告慰!

  这一年的大年夜,前半夜还自满是过年的喜悦,后半夜,却成为无尽血腥的开始,亦是君家索讨自家血债的第一役!君莫邪决不允许有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所以君莫邪集合了君家所有的最精锐力量。

  长街之上,血雾尤自未散,御前侍卫三大营,已经出现在君莫邪的视野之内。

  看着这个紧紧靠着皇宫、戒备森严的大营,君莫邪冷酷的笑了。

  下一刻,君莫邪、鹰搏空、风卷云、海沉风、君无意、百里落云、冷傲、宋伤等人一起出动!

  众人几尽无声无息地散入夜空,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三大营外面的警卫,几乎在瞬息之间便已经尽数被无声无息地处理掉了!以数位至尊之上,至尊和最低也是神玄实力的一干人等的全力殂袭之下,这些普通的军士,根本就不存在有任何周旋的余地!

  君战天则带着大队人马在原处守候,老爷子的眼睛里,闪烁着复仇的快意和无限的伤心!经之前的那场惊天变故,老爷子的心态瞬时锐变,既然血剑堂已经摇身一变,集体变成了皇家近侍,那么一切都已不言而喻,更不再需要什么证据,天香皇族对我君家无义,我为何还要尽忠,荒天下之大谬!

  血剑堂摇身一变变成御前侍卫这件事,对老爷子的打击,异常巨大!

  东方问心和管清寒一身白衣,沉静地看着眼前黑沉沉的营帐,眼中也尽是一片冷凝。

  君莫邪的白袍在暗夜中一闪,现身出来,一挥手,那三百名残天噬魂成员就像是一群灵敏到极点的豹子,于暗夜之中全无声息地窜出,先是分出几个人占领了原本守卫的位置,然后三人一队,把守住了各个路口;剩余人马,便一窝蜂地扑了进去……

  <今天两更,明天两更,家里的事情就处理完了。后天,开始爆发!>

  <<今天摆了一个超级乌龙,上午起床码字,码字一千多,突然电脑坏了,文档不能打字了,而且不能复制。重启机器也是这样子;于是我就赶紧叫了车,把主机拆下来去修,但到了修电脑的那里,一切正常……于是我就再搬回来,但一到家,还是那样子;于是打电话将修电脑的那哥们狂骂一顿,然后再打车去,然后到了那里,还是无比的正常……于是再回来,还是原样……我崩溃了!

  修电脑的哥们说,要不我去你家看看?他就来了。来捣鼓了半天,皱着眉头说:是不是黑客把你黑了?我没办法了,你另找高明吧……我狂晕。

  他走了之后我继续研究,先后打了几个电话让哥们快些过来,电话打完,我突然发现……键盘的ctrl键怎么陷了下去没弹起来啊?于是乎用手指甲抠了抠,啪的一下弹上来,…………一切在瞬间恢复正常!!!……

  丫了个呸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害得我光打车花了将近一百块……>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