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第四部 第二百六十九章 羞辱!想死都难!

  皇宫中,皇帝陛下手中的酒杯“啪”地一声掉落在地上,浑身突然筛糠一般的颤抖起来,半晌,才平静下来,眉宇之间,闪着阴鸷之色,喃喃地道:“君莫邪……你终于找到了血剑堂!你……终于要来了吗?朕不怕你!朕才不会怕你!”

  “朕是皇帝!朕是九五之尊,天香第一人!”他怒吼一声,抓起酒壶,又狂灌了一气,突然停下,喃喃道:“血剑堂的事,皇后应该是知道的……这么说,难道皇后没死?是她告诉了君莫邪?”

  说到这里,他的眼中突然又换发出了光彩,突然疯狂的一脚踢翻了案几,怒吼道:“为什么你没有死?慕容秀秀,为何你竟没有死?!你怎能不死!”

  他如是怒吼了一阵,突然又将整个身子缩进那张宽大龙椅内中,手指颤抖了起来,抱住自己的头,突然如释重负的低声道:“幸亏你没死……你没死……真好!秀秀……你可知道,朕……舍不得让你死,真的舍不得你死,你没死,真好……”

  这种复杂到极点的变态感情,不要说别人不懂不了解,恐怕就算是这位痛苦的天香国主,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态……究竟在渴望着什么……

  喧嚣的大年夜终于过去了,皇帝陛下提心吊胆的等着,却始终没有人前来找他算账,天色已经大亮,还是没有人前来……

  君家之人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你们既然找到了血剑堂,可为什么偏偏不来找我呢?为何?!这个问题,让皇帝陛下百思不得其解,也让他忧心忡忡。

  本来已经是视死如归了,准备迎接自己最后的归宿,但……对方却不来了!

  这种诡异的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

  “启禀陛下!”一个侍卫前来禀报,却把陷入沉思之中的皇帝陛下吓了一大跳,他浑身颤了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勃然大怒道:“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话出口,才发现自己已经惊得背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自己还是会害怕的!

  “君家在皇宫门口搭起来了一张高台,上面一面大旗,写着‘惩处叛逆,警恶锄奸’八个大字,却不知道具体要做什么。”侍卫吓了一跳,急忙禀报。

  “什么?皇宫门口?”皇帝吓了一跳,突然满脸阴沉,低低的吼道:“君家!欺人太甚!”

  “那高台委实很高,从皇宫里的高台上,完全可以清楚地看到……”侍卫小心的跪着,低声提醒了一句。

  “朕去看看!”

  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彻底堵塞了皇宫正门!

  君莫邪白衣白袍,一缕淡青色的腰带围在腰里,翘着二郎腿,半躺在一张硕大的太师椅上,黑发在寒风中洒逸的飘荡,满脸邪邪的笑意,与身边的独孤小艺旁若无人的肆意谈笑着。

  不远处,赫然是三具尸体,鲜血兀自凛然,这是皇宫门口的守卫,在刚开始搭高台的时候前来拦阻,被君莫邪即时下令杀死!然后君家的侍卫左右一站,残天噬魂队员带着浑身恐怖的杀气围成一圈,皇宫侍卫自此不敢稍动!

  皇帝登上一处高台,举目望去,对面的那处高台如在眼前一般!

  竟是这样的扎眼!

  他明白,君莫邪之所以要在皇宫前面搭建高台,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一切可能地羞辱自己!不遗余力地打击自己!

  但现在,面对这样的羞辱和打击,自己偏偏毫无办法,甚至不想承受都不行!

  若是当真勃然一怒,出兵攻击,唯一的结果,只会是进一步加速天香王朝的覆灭!

  现在的君家,再也不是以前的君家了!

  只要随便出来一个人,也能在暗夜之中杀戮如狂,视皇宫如无人之境,任意来去,至于杀人,更是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取走自己这个皇帝的项上人头!

  看着几乎近在咫尺的那个高台,皇帝陛下浑身冰凉,愤懑填胸,却是毫无办法!

  第一次感到了有些后悔之意。若是君莫邪明刀明枪的报仇,他或许还不会如何害怕,纵然是折磨,也不过最终一死而已。作为一代枭雄,他还不畏惧死亡!

  但象这般的钝刀子割肉,全天下人面前赤裸裸的羞辱,却让他难以忍受!

  现在,皇帝陛下感觉自己就像是钉在耻辱柱上的莫大笑柄,任由天下人耻笑……

  他遥遥看着那边一把太师椅上悠然坐着的白色人影,目中喷出愤怒的火光!

  如果这愤怒的眼神真能烧死人,那君大少爷至少也要死个百八十回了!

  恰巧就在此时,君莫邪似是漫不经心地一转头,他的目光就遥遥的对上了天香国主杨怀宇的目光!皇帝陛下只感觉两眼一阵刺痛,君莫邪这两道目光,就像是两柄利剑,准确地插进了他的心脏一般,霎时间呼吸困难,连站立都很勉强。

  君莫邪看着这边,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突然道:“小艺,你看那边,是咱们的皇帝陛下啊,哈哈,那一身黄袍子,真像个狗熊啊……”

  说着,肆无忌惮地用手一指,用的是……中指!

  独孤小艺凑趣也似地望过来,连声道:“哪里哪里?狗熊在哪里?”

  “哦,那不就是嘛?一头大狗熊啊!”君莫邪又是用手一指,随着他的指指点点,不光是独孤小艺,周围的人也尽都将目光顺着看了过来。

  “哈哈哈……”君莫邪一声大笑,突然左手一伸,将独孤小艺纤细的腰肢揽在怀里,低声道:“看到了没?”

  独孤小艺被他突然间抱在怀里,一时间只感觉浑身发软,无力的依偎在他身上,羞羞道:“你……你好大胆,这里好多人呢。”

  话虽是如此说,但小丫头却完全没有挣扎的举动,连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欠奉,她正自巴不得让全天下人都看到自己的幸福呢。这还是这冤家第一次抱我呢。独孤小艺羞红着俏脸心中暗暗地想。

  “哈哈哈……快哉!手掌生杀权,笑拥美人腰,指点江山,纵横宇内,反手天下惊,一眼神鬼哭!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哈哈哈……”君莫邪极尽猖狂的大笑着,声震四野,那笑声就像是一枚枚尖锐的钢针,刺入皇帝陛下耳中,刺入他心里!

  “什么王侯将相,什么荣华富贵!又岂在我君莫邪眼中?”君莫邪哈哈笑着,左手衣袖流云般一卷,旁边一杯美酒刷的跳起,他接在手中,突然往前一送,遥遥笑道:“陛下,难得你有闲暇登高而望,我在这里遥敬你一杯!哈哈哈……”

  君大少爷此刻的声音极尽狂放豪迈,更带着一股不拘于天地的桀骜,远远地传了出去。

  所有人顿时都是一怔,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正看到远处楼上,一抹明黄色的身影消失在窗帘之后。

  君莫邪的狂笑仍没有半点停息的意思,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手腕一甩,酒杯有如流星赶月一般急速飞出,“啪”的一声,在皇帝陛下刚刚出现的窗口摔得粉碎!

  致大的羞辱!

  皇宫中,皇帝陛下气得脸色铁青,拂袖下楼。他的浑身都气的颤抖,眼中血丝密布!疯狂绝望与羞辱,在他的眼中,来回的变换。他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剧烈地呛咳一阵,嘴角慢慢的溢出了血丝……

  君莫邪这么一闹,皇家若是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君莫邪,那么,他作为天香国主的威严,便要荡然无存!

  但……解决君莫邪,要如何解决?

  试问普天之下,又有谁能做得到?

  文先生为何要撤走?至尊金城为何要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若不是顾忌君莫邪,顾忌君家,皇帝陛下实在想不出任何一个别的理由!

  连三大圣地尚且拿君莫邪没有办法,自己区区一个的人世间帝王,又能如何?

  但这股气不出,自己的胸膛却要气得爆炸了!

  旁观的民众却是不明真相,见到这等情景,不由得人人目瞪口呆!

  这个君三少爷竟然如此的无法无天,这样做,岂不是与造反无异?

  非但将高台建在皇宫门口,更当面羞辱皇帝陛下?这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人声嘈杂,脚步声响起,京城各大世家前来了。但看到面前这一幕,就算是猪脑袋也明白,君家这是摆明与皇室杠上了!

  远远地露了个头,众人就走得无影无踪!这趟浑水实在太深了,咱还是敬而远之吧!

  大年初一,天气大是不错!

  太阳渐渐升起,就在这晴朗的天空下,这一场残酷的凌迟大戏,也终于拉开了帷幕!

  随着一个个浑身赤裸被五花大绑的人被押上高台,绑在一根根的木头桩子上,下面人的议论声音也是越来越大。一个接一个,最终被押上高台的,竟然合共有一百一十八人之多!文苍宇赫然排在最后!

  君战天老爷子与君无意带着君家人,也终于闪亮登场!

  人人尽都是一脸的激动,快慰!

  沉冤十年的莫大仇恨,今日,终于要讨回一个公道!

  众目睽睽之下,君莫邪一飘身纵上高台,手一挥,高台上突然飒飒出现了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血红,足足有十几丈高,上书七个大字:白衣军帅,君无悔!

  七个金色大字,在朝阳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似乎发射出万道光芒!就如这个名字本身的光辉一般,照耀天下!

  下面的群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一阵骚动。一代白衣军帅的大旗,阔别了十年之久,怎地在这等时机突然出现在这里?

  君莫邪面容肃穆,向着这面旗帜躬身行礼,台下的君家人同时躬身行礼,君战天老爷子也自两眼含泪,久久地凝视着自己儿子的军旗,嘴唇颤抖,斑斑白发随风凌舞,他痴痴的看着,似乎永远也看不够!

  这是自己的长子,也是自己的最大骄傲!更是天香的骄傲,整个世界所有军人的骄傲!今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拜祭自己的儿子!

  以仇人的鲜血为祭品!

  天空风声呜咽,猎猎而过。

  战旗随风飘动,像足了当年白衣军帅的兵锋所指,席卷天下的气势!

  “军帅!白衣军帅!”突然,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场所有的军人同时高声大呼,放声嘶喊,声嘶力竭!

  面对着这天香国保护神的旗帜,突然有人痛哭失声,慢慢地跪了下去。众人纷纷响应,霎时间跪倒黑压压的一大片!人人眼中含泪,衷心的拜谢这位亘古未有的白衣军帅曾经带来的荣耀和安定!

  “这面旗帜,就是我父亲,白衣军帅君无悔的战旗!”君莫邪站起身来,双目凛然,大声道:“当年先父为我天香征战天下,功勋赫赫,却不幸中年崩殂,成为天下人的莫大遗憾!但我到现在才知道,先父当年并不是兵败身死,而是被人谋杀!”

  “谋杀?啊?”下面普通的民众又哪里知道这其中的秘辛?只知道当年百战不殆的白衣军帅最终兵败身亡,却又有谁想得到这其中竟是另有玄机,竟是被人阴谋陷害的?

  “到底是谁陷害了君大帅?”突然,人群中一个铁塔般的汉子一下子站了起来,面容悲愤,青筋一条条鼓起来,嗔目大喝。这人满面风霜,身高体壮,站得笔直,脸上尚带着凛然战意,一看就知曾经乃是一位军人!

  “是谁谋害了君大帅?”所有人同时怒吼起来。

  “就是这伙人!”君莫邪一转身,指着身后的一百一十八人,咬着牙道:“就是这帮猪狗不如的杂碎!是他们丧尽天良,阴谋陷害,才使我父亲英雄一世,却被小人所算!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碎剐了他们!”

  “不能轻饶了他们!这帮杂碎!猪狗不如!凌迟碎剐!”

  “凌迟碎剐……”

  “当年先父为了天香,为了百姓,浴血厮杀,却被小人卑鄙暗算,此仇不报,愧为人子!”君莫邪嘶声大吼道:“如今,就在诸位见证下,我们以仇人的鲜血,来祭奠先父和诸位将士的英灵!”

  “祭奠英灵!祭奠英灵!”

  更有无数人失声痛哭起来,尤其是一些曾经跟随君无悔征战的兵士们,更是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到现在才知道,他们最敬爱的君大帅,竟然是被人谋杀的……

  “行刑!”君莫邪目光一冷,寒光迸射,右手用力一挥!

  一片黑网洒出,台上人人的身上都被罩上了一张渔网,然后用力收紧,慢慢绞动,一点一点的,犯人的肌肉,就这么一点点的从细小的渔网空洞之中鼓凸了出来……

  看到这里,纵然是再没有常识再没有见识的人,也知道了台上实施的是什么刑罚:凌迟!

  正是那最残酷,最惨无人道的处死犯人的方法!

  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刽子手一起伸手,将犯人口中的塞着的布条揪了出来,这些人的丹田,已经全部被君莫邪用重手法点废,一身苦修多年的玄力,早已经荡然无存!但出乎意料的,一百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求饶!虽然也有人吓得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但,却没有求饶!

  这些人本就是杀手,早已看惯了生死!见到今天这个场面,更是早知道求饶也没有用,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不如挺下去……

  “杀呀!……”台下一阵狂呼。

  君莫邪右手一立,狠狠往下做了一个劈的手势!

  一百一十八柄钢刀同时举起!

  “慢!君莫邪,老夫尚有话说!”文苍宇突然抬起头,赤身裸体的强烈羞辱,令到这位至尊高手面容都扭曲了起来:“君莫邪,老夫一生之中,素来循规蹈矩;从未有任何危害他人之处,一生的错事,也就只此一桩!而且还是受人所托,难道你就不能给老夫一个痛快吗?”

  “纵然你一生都是圣人,但在最后一件事上你犯了罪,那你也是罪人!”君莫邪冷漠的看着他:“这一点,跟善恶无关!”

  “老夫说什么也是至尊金城的至尊高手!也非是要你手下留情,难道,想要求一个体面的死法也不成吗?君莫邪,你何必做的如此绝?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文苍宇睚眦欲裂,惨然问道。

  “终于祭出保命符了吗?居然打算拿至尊金城来吓我!你应该知道啊,至尊金城可是吓不住我的!”君莫邪冷酷的笑了笑。手指一弹,一点黑光刷的飞出,砸进了文苍宇的嘴里,叮叮当当一阵乱响,文苍宇口中鲜血狂喷,十几枚牙齿随着鲜血吐了出来……

  原来这老小子却是想乘机偷偷地嚼舌自尽,却被君莫邪及时发现,出手制止。

  君莫邪白袍飘飘,往前走了几步,来到这一百一十人面前,淡淡地道:“若是还想要嚼舌自尽的,尽管自便。但我要告诉你们,若是老老实实地让我剐了,从此后万事皆休!若是妄图嚼舌自尽的,无论是否成功,你们家里的父母亲人娇妻幼子,九族亲人,我一概杀个干干净净!寸草不留,鸡犬难逃!你们的姓名和资料都在我手上,你们千万不要怀疑,因为我一定能做得到!对了,有没有人怀疑的,大可尝试一下,用你们的九族亲人尝试一下!我不介意!”

  <所有事情,尽在今天处理完毕,所有谢客,都在今天被我叫在了一起,全部完毕!所有亲戚,也在昨天和今天一一打过了招呼。从今天晚上开始,终于万事完毕!很疲倦!但,终于轻松了!

  我很轻松!

  所以,明天开始爆发!当然,不是连续的,但从明天开始,这个月开始努力了。这个月已经过去了五天,但愿还不迟……

  虽然家里有事,但毕竟是欠下了……所以,补欠,爆发,不定时进行。不算承诺,却算是我对自己的一种鞭策!>(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