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第四部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军帅之殇

  <三更!四千字。>

  显而易见,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人家已经到了自己的帅帐里,跑也没处跑。若是当时就慌乱起来,恐怕这一帅帐的兄弟,当真一个也逃不出去……

  若是自己的话……第一是言辞中作出暗示,让人从外面围攻,来个与敌偕亡。但那样的话,自己依然要先死。第二是明知不可能也要先逃走……但双方修为差距太大,只怕也是无济于事的,最终还是不免罹难……

  若是自己,恐怕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虽然明知道没有生路,但也要拼!这是自己的性格!

  君无悔的性格显然跟自己不一样!

  无论如何,当时的君无悔,确实已经没有了半点生路!

  但这位白衣军帅,在知道自己的绝境之后,他立即想到的却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兄弟们的安危!所以他第一个选择却是将自己的兄弟都赶了出去,赶出这个死亡之地!独留下自己面对着难以抗拒的死神!他用自己的镇定,换取了自己的手下兄弟的性命安全!

  或者当时唯一让他遗憾的,就是自己的二弟,没有能够出得去。

  “当时萧寒站了出来,问道:‘君无悔,你可认得我吗?’这句话,他是咬着牙说的。君无悔笑了笑,说道:‘你想来是银城萧家的萧寒公子吧?虽然没见过,但我能猜得出是你。’然后他背负着双手站了起来,他竟然还在笑,说:‘你们是来杀我的吧?你们是否以为,杀了我,就可以让我的三弟终生痛苦?萧寒,你是这么想的吧’……”

  萧真说到这里,口气中也不禁有几分佩服之意:“当时萧寒说道:‘你是当世人杰,若有选择,我也不想杀你,可谁让你还是君无意最敬重的亲哥哥呢?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人死了,可以让君无意彻底崩溃,生不如死!一个是寒烟瑶;寒烟瑶我注定是不能杀,而另一个则是你,我刚好有能力杀你,你说我又怎能不对你下手呢?所以,请君大帅千万不要怪我,要怪,只好怪你的好三弟!’”

  “当时君无悔说道:‘我为何要怪三弟呢?他为人至情至性,何错之有?真正错的人是你!纵然你把我们尽都杀得干干净净,我三弟也不会崩溃的!那是我的三弟,乃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大丈夫!不管面对任何事情,他都会勇敢的面对,决计不会崩溃。我从小看着他长大,我的三弟,我最欣赏的也正是我三弟这种百折不挠的性格。萧寒,只怕你要失算了。’”

  “大哥……”君无意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嘶哑着声音喊了一句,眼泪便滚滚流了下来。

  “当时萧寒说道:‘崩溃不崩溃的,只要你死了,我便知道了。只可惜,你注定是看不到了。’君无悔笑了笑,说:既然如此,你不妨拭目以待吧!说完,他叹了口气,说道:好多的高手啊,看来,你们都是非要杀我不可了……这时,我们所有人都运足了功力,那时,两位族叔已经是天玄巅峰修为,而我们兄弟十二人,也有七八个到了天玄初段。剩下的人,也尽都是地玄巅峰的境界……”

  “君无悔看了看我们的玄气色泽,微笑着说道:‘我们兄弟自从上了战场,随时都在准备着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没有死在阵前却要死在自己的帅帐里,倒也算是意料之外了。可我们君家兄弟,向来不会死在别人的手里。’萧寒说:‘君无悔,我也钦佩你是一代传奇,可以破例给你时间,让你给你的家人写一封遗书,我们萧家却是不会在意一个区区世俗家族的报复。’”

  “君无悔听了他这句话,突然笑了起来,道:‘风雪银城自然是不会在意我们君家的,但你给我机会留下遗书,却不外是要利用我的遗书去打击我的三弟和家人吗?可你是否知道,我君无悔向来对我的三弟,从来都是欣赏的,呵护的;我君无悔活着,不会容许任何人用我的名义去打击我的三弟;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人利用的,多谢你的破例,可是本帅不需要。’”

  “萧寒冷笑了起来,道:‘难道你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还是那指挥百万大军的白衣军帅吗?不仅你要死,连你最喜欢的三弟,我也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君无悔安然的道:‘那是你的事。但我君家男儿,永远也不会屈服的,君家祖训:胯下有鸟,必做男人!顶天立地,去他妈的,往日我总觉粗鄙,不肯轻言,今日决绝,却要大声说一句:去他妈的!’他说完了这句话,居然微微的笑了起来,笑容居然很舒畅!”

  “君无悔说完这句话,转过头看着自己的二弟君无梦,微笑道:‘无梦,我们这次真的要走了。我们兄弟终生南征北战,一年到头相聚的日子也没有几天,没想到,终究我们兄弟二人还是要并肩上路。’”

  “君无梦大笑,道:‘大哥,到了阴曹地府,我还为你当先锋,身前种种,不外如是,正如祖宗遗训所说,去他妈的!爹爹有三弟和大嫂照料,我很放心!小弟先行一步!’说完,君无梦端坐椅上,拔剑自刎,至死,脸上不曾有丝毫动容。”

  “君无悔呵呵的笑了笑,对我们道:‘稍等片刻,不会太久。我要为我兄弟整整仪容,这个家伙总是这般的毛躁,千军万马尚能指挥自如,对自己却反而难以整理妥当,真是让我头痛。’然后他就细心地替君无梦的尸身整理衣服,束好袍带,让他坐得端端正正,然后又在他脸上擦了擦,这一些动作他做得很快,似乎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遍……”

  “然后他转过身来,就站在帅位之前,微笑道:‘二弟已经为我打先锋去了,我这个大哥自然也该去了。先锋孤军深入,却不是一件好事。’说着,他坐了四个奇怪的手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很奇怪,然后他抽出宝剑,一剑刺进了自己的心房,即时气绝身亡!”

  萧真说到这里,四周一片鸦雀无声。只有一阵阵抽泣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来。

  “他做了什么古怪手势?”东方问心急急的问道,她的脸上泪水纵横,但眼中却冒出了炽热的火花,毫不掩饰的露出浓浓的企盼。

  萧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模仿着当年君无悔临去之前的动作,道:“就是这样,君无悔把自己的左手攥起了拳头,在自己的心脏上轻轻地锤了三下,然后就停留在那里,右手的长剑直直的穿过左手,不偏不倚,插进了自己的心房,将自己的左手钉在了胸膛上!但他临死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一直很温柔……”

  “无悔……”东方问心身子晃了两晃,喉咙中痛楚的呻吟了一声,突然凄厉的叫了起来:“你到了最后,想的还是我们娘儿四个……”她悲痛地浑身颤抖,突然身子一阵抽搐,竟然晕厥了过去。被在一旁早有准备的管清寒一把抱在了怀里。

  众人一愣之下,瞬间明了。

  原来如此!

  君无悔即使在最后的时刻,却也没有半句提自己的妻子、儿子,想来是为了怕萧寒等人凶性大发,反而提醒了他们去对付自己的家人,斩草除根,但他最后的四个动作,却是这位白衣军帅一生的牵挂。

  左手握拳,在心脏轻轻地锤了三下,便是:问心、莫忧、莫愁!

  不管问心也好,忧、愁也罢,都在心里,都在这里。所以,他只是轻轻地捶了自己的心脏三下;便代表了三个人。问心,莫忧、莫愁!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能够不忧不愁……

  至于最后,那直直的一剑,却是:莫斜——莫邪!

  直直的一剑穿心,将自己攥成拳头的左手一插而进,钉在胸膛位置,正是这位白衣军帅临死前最大的心愿:将自己对妻子和三个儿子的眷恋和感情,一起钉在自己心上,带走!

  他虽然没有半句话提到,但这位盖世英雄,却是在无言中将自己一生最后的时光,都留给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所有人尽都不再说话了,一束束冷凛的森然目光怨毒地盯看着场中的所有萧家人,这些罪魁祸首!就是他们,一手导致了这场巨大的悲剧!

  罪该万死!

  君无意一时间心痛如绞,三爷只感觉到自己心里仿佛要爆炸一般的憋闷,他张着嘴,大口的吸着气,却感觉根本全无帮助,心中的满腔悲愤,似乎已然充盈了胸膛,再也容不下别的,眼中的泪水却再也止不住,扑簌簌的落了下来,浑身颤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泪眼朦胧中,君无意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大哥就站在自己面前,他那铿锵有力的坚毅声音,依然在回响不绝:“我为何要怪三弟?他为人至情至性,何错之有?真正错的人是你!纵然你将我们杀得干干净净,我的三弟也不会崩溃的!那是我的三弟,乃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大丈夫!不管面对任何事情,他都会勇敢的面对,决计不会崩溃。我从小看着他长大,我的三弟,我最欣赏的也正是我三弟这种百折不挠的性格。”

  “我君无悔向来对我的三弟,从来都是欣赏的,呵护的;我君无悔活着,不会容许任何人用我的名义去打击我的三弟;就算是死了,也不会让人利用的。”

  “大哥啊……都是小弟我害了你……”君无意仰天嘶吼,心神极度激荡,一口鲜血喷出了喉咙,身子仰天倒了下去!

  直到倒在地上,心中仍是愧疚难受得无以复加,竟自失声大哭出来,这一刻,真是感觉到,哪怕自己立即死了,也难报大哥对自己的一片心意。

  “爹爹有三弟和大嫂照料,我很放心!”这是二哥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君无意使劲地用手捶打着雪地,喉咙已经凝噎,说不出半句话来……

  朦胧中,似乎大哥君无悔和二哥君无梦尽都是一身熟悉的征袍戎装,站在自己面前,正关切的看着自己,君无意悲从心来,向着虚空伸出两手来,狂叫道:“大哥二哥……带我去吧……带我去吧……三弟我有罪,我有罪啊,我罪该万死,我才是眼前一切的根源,我才是罪魁祸首……”

  “让我死!让我死!!苍天啊,难道你瞎了眼睛不成吗?为什么不把我这个罪魁祸首带走!?求求你,苍天啊!你开开眼,让我死吧,只求你能让我大哥二哥活过来……”君无意一声吼叫一口鲜血,淋漓满地!

  凛冽寒风呼啸着吹来,人人尽觉遍体生凉。天空中不知何时竟已是阴云密布,大雪飘扬着纷纷落下,天地间尽是一片苍茫……

  东方问情叹息一声,一掌击在君无意后颈上,将他打晕了过去,挥手令人过来照料。饱历世情的东方大爷明白,否则依着君三爷这般下去,恐怕今日的雪山之巅,就又要平添一具君家人的尸骨了……

  君莫邪觉得自己的脸上尽是凉凉的感觉,伸手一摸,却摸到了满脸泪水,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竟已是泪流满面。

  “我们刚要出去,君无悔的侍卫白衣八将却突然闯了进来,原来他们见里面一直没有传出动静,乃是前来查看,当时展开激战,却不过一时三刻就死在我们手下;但也终于引起了外面侍卫的警觉,随后我们一路杀了出去……不得不说,大军虽多,但其中高手却是一个也没有。再加上我们有金批令箭在手,对军队还有些约束力,而且那个黑衣人也安排了不少的内应在军营里……外面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团混乱,很轻松的就出去了……”萧真说到这里,终于告一段落。

  “继续说下去!还有我三叔君无意,我大哥君莫忧,我二哥君莫愁!你们又是怎么下得手?说下去,事无巨细,一点也不得遗漏!”

  “我们……”萧真继续讲述着,将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描绘出来,终于,东方问刀忍受不住,大吼道:“将这些杂碎尽都杀了吧!还留着他们作甚!遗祸苍生吗?尽都杀了!”

  “杀?杀自然要杀的!”君莫邪冷漠地道:“但要等母亲醒来,等三叔醒来,还要等当事人全部来到,报仇雪恨,公告天下!若是此时便杀了,对很多人都是不公平的!”

  “还有谁要来?”东方问刀诧异地问道。话音未落,他已经明白了。

  从风雪银城的方向,一队白衣人正自缓缓的赶过来,风雪迷雾之中,他们走得实在很慢,似乎两脚下尽都足有千斤重!为首一人,体态单薄,看起来纤弱不堪,却是寒烟瑶!

  在她身后,乃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以及一位中年文士和一个粗豪大汉,再往后,才是寒斩梦夫妇,银城寒家方面的人!

  “云别尘!”东方问情看着那个中年文士,眼睛骤然一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