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第五部 第十四章 满载而归!回天香!

  <接近三更合一!八千四百字!>

  这证明君莫邪体内的五行之力,已经与外面的五行之精华的总量差距不远了!若是什么时候成了压倒性的优势,那就算是真正的大功告成了……

  又是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之后,君莫邪依旧如前一般的安然端坐,只是脸上已经恢复了几许从容,这无疑是个极好的现象。

  君大少爷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身体周围那些犹如筷子粗细的五色光线突然加快了流转速度,流星赶月一般地加速往他体内疯狂注入,五个各色圆球,经过数个昼夜的输送能量之余,眼下已经被吸收得只剩下拳头大小,而在这一轮地加强吸力之下,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急速缩小,直至完全消失。

  而后的一瞬间,下方的那各色支架突然间绽放出夺目的光芒,竟如同璀璨太阳一般的耀眼!就只得一闪之后,那极度光芒瞬间消失,整个石室之内,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有如极夜一般!

  顺利圆功的君莫邪仰天长啸一声,缓缓地站起身来,浑身上下的骨骼咔嚓嚓一阵爆响,就像是有无数蚕豆在烧红的铁锅上逐一炸裂,密集且频繁!满头长发亦突兀地激扬而起,一根根一丝丝屹立在头顶上,根根挺立,无一散落,形成了一幅极端诡异的现象,那怕比照人类触电之余头发树立的情况也无此怪异!

  而且这怪异的一幕还远远没有结束,满头长发突兀直立之余,更在下一瞬间变化成了暗金色,而后是赤金色,再后便如是辉煌一般的金色!再一瞬间,金色尽去,蜕变变成了墨绿色,然后又渐次变化为深绿、……再以后依次是深蓝、天蓝,赤红,红,土黄、明黄等色泽……

  最终,直立头发在蜕变为浅黄色之后,终于飘飘落了下来,落回肩头的一瞬间,头发的色泽却已然恢复成了最原始的颜色。

  黑色,有如黑夜一般乌黑!

  吸收五行之力,至此才算真正的大功告成。

  君莫邪终于睁开了眼睛!眼中流露出一丝由衷后怕的忌惮之色,这个过程,看似平静,看似一帆风顺,实则在这个过程中对于自家心神控制力的要求却是极其艰难!

  一心五用啊!!只要稍有不慎,只要稍有瑕疵,立时便是万劫不复!五行任何一方面的吸取、分散、游走、纳入一旦出现任何一丝一毫的阻滞,那就是一切瞬时玩完!

  所以这三天三夜,君莫邪的全部神经一直都绷得紧紧的,半点也不敢松懈!

  直到现在,他才能真正地长长吐出一口气,亦是松了一口气!

  看似无惊无险的过程,绝对要比对战几个尊者、几个圣者来的更惊险!

  君莫邪凝神内视,验看一下这一次冒险的收获,心眼观察着体内那不同颜色的劲流混合着开天造化功的天地灵力,在丹田汇成一个五彩斑斓的圆球,直到这一刻,君莫邪才真正确认:自己,终究是将这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美地完成了!

  而在下一刻,君莫邪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竟是难以言语的疲惫,每一个骨节都在酸痛!每一块肌肉都在酸痛!竟连挪动一根小手指的力气也极之难能!

  这个当口若是闯进来一个人,也不用多强的高手,估计只要是能挥动了刀的人,就可以搞定君大少爷!

  这三天,实在是太不容易!

  如论是体力、脑力、心力、灵力,无不损耗到了极点!

  疲倦欲死的君莫邪却知道眼下还不是可以休息的时候,勉力运转开天造化功恢复自身元气。他可没有忘记,七个通道,现在自己一共才看了两个,后面还有五个呢,会否有更大的惊喜呢……

  其实就算剩下的五条通道尽是虚设,君大少爷也不会太失望,毕竟这一次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

  五行之力可算是彻底吃饱了,剩下的,就只需要自己利用开天造化功将储存自己体内的五行精华一步一步的全部炼化就完事了。毕竟那些精华已经转移到自己体内了,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功行九九八十一周天,体力大复的君大少爷一飘身,流云一般出去了石室。在他出去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笑容,意味深长的回回头,挥了挥衣袖,回到了中间的大殿。

  在他身后这间空荡荡的石室中,一缕隐藏的神识在瞬间化为无有,飘散一空。

  直到此刻开始,这个庞大的石殿,才真正算是变成了无主之物!

  九幽第一少虽然留下了这一桩考验,但终究还是不放心,留下了一缕神念护持,万事皆有变数,若是一旦出现意外,也好加以援手,如君莫邪这样的好对手,始终是难得的,要是在此身陨却是遗憾了。

  但君莫邪从始至终都没有用上这个最后的保障,所以这缕神念在君莫邪退出石室的时候,自动地消散……

  不知道多远的距离之外,一个浑身邪异之色的英俊少年,身边围绕着无数绝色的少女,正在含笑看着,突然间一怔,摇头叹笑道:“好小子!”

  神色之间,竟然充满了赞赏之意……

  第三间石室,据君莫邪估计,这个石室应该是所有石室中面积最为庞大的一间!甚至……比中央的大殿,还要巨大!直接是连绵不到头……这里,好像是连接着另一个空间一般!

  此中乃是堆积如山的灵药!

  不,用堆积来形容似乎很不恰当,因为这些灵药尽都是枝繁叶茂,尽都在地上是生长的!

  此间灵药种类之多,数量之庞大,令到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君大少爷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这里的灵药年份之悠久,更是不言而喻:因为这间石室,竟然是与地气相连接的!也就是说,这些家伙,根本就是这石室中持续生长的!之前是否有年头且不计,反正光是在这石室中的岁月,起码就得在一万年以上,这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了……

  而九幽第一少收取的灵药,又岂能有凡品?

  但凡天地灵药,无不是具有其生存年限!就像人参,千年生的或者存在,但一旦超过了千年年份的,一般品种的人参也就自行消泯了,化为天地灵气,消散于天地之间。灵芝、朱果、雪莲、首乌等诸多灵药,莫不如是!

  但在这石室之中,却打破了这个限制,竟似完全没有生长年限这个限制!因为君莫邪终于发现,这座石室的底下,既不是泥土,也不是石壁,更不是玄冰,全部都是那一种自己看着眼睛就热得温软玉层!

  居然整片都是!

  君莫邪终于明白了那张温暖玉床是怎么来的了……

  原来这一片全是这玩意!怪不得那丫的这么大方的又是掏空又是温玉心绸的那么奢侈……原来这里居然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偌大一块!

  这就难怪了那些灵药居然不会枯萎,也不会消散,在这种温软玉层的滋养之下,那庞大的灵气随时随刻都在流转,然后将之封印在灵药体内,积蓄为本身药力……不要说是万年岁月,相信就算再过十万年,一百万年,这些灵药也只会在这里继续的生长下去……而却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君莫邪由衷的犯了愁。

  这些灵药无疑珍贵,尽都有万年以上的生长年份,可是这也是这些药物的弊端所在,一旦取下之后,若不能尽速使用,便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化为乌有!

  而且这些灵药的数量还这么的庞大……要怎么带走呢?鸿钧塔现在歇菜、罢工了,自己……用抱的?那就算是九幽第一少来也能压死那丫的……

  可是留在这里,貌似也不妥当……谁知道自己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再说了,天知道九幽第一少那丫的打的什么主意?万一自己前脚出去,后脚这里就关闭了……那自己岂不得后悔死?

  这么多的灵药啊,而且随便一株,尽都是自己目前消化不了的类型!就算是一株普通的灵芝,君莫邪判断,最少得有一两万年的念头……这玩意,要是自己现在真个吃了,估计立即就能撑爆自己的小身板!

  另一个选择,则是直接用来炼丹,可是现阶段根本用不到这么高级的药材,勉强使用,暴敛天物也还在其次,关键还是不敢用,一旦因为炼药而造成大量灵气外泄,还是会有相当大的危险!

  实在是太眼馋了,这里的药材,君莫邪粗略评估了一下,基本上鸿钧塔五到八层的灵丹都能够炼制了!那要是真个装进鸿钧塔带在身上,得省却自己多少的力气啊……

  就在这时,突然君莫邪脑海中一晕,鸿钧塔“轰”的一声腾起,跟着便直接从君莫邪的眉心部位化为一道虚影,穿了出来!

  落在君莫邪面前,那座只得小手指头肚一般大小的宝塔,缓缓转动,款款地散发着万道豪光,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的大,逐渐变化一人来高,然后刷的一声钻进了第四座石室。

  君莫邪顿时吓了一跳!

  自从进入这座大殿,鸿钧塔就始终没有动静,君莫邪正在奇怪,为何这家伙死乞白赖的要进来,但进来了之后却又没动静了,就算吃撑了,没消化好,也不至于这样吧……

  没想到一有动静竟然是直接从自己意识海里面跑了出来!

  君莫邪连忙跟过去,到了第四间石室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在石室的正中间,一颗看不清具体样子的东西在半空漂浮着,周身散发出炽热的白光,白光展出周围方圆一丈的时候,便突然化作了七彩光芒,缓缓旋转,毫不停息!

  鸿钧塔雍容大气地漂浮着,向着这个东西渐次接近;但那一股急迫的意味却是毫不掩饰!这种感觉反馈到君莫邪的心里,就像是一位母亲,突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又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在分别了数十年之后在战火纷飞的街头悄然重逢……

  “啪”的一声响,那飘悬在半空的发光的物体在看到鸿钧塔之后,鸿钧塔的光芒与它的光芒便溶在了一起,然后,它发出一声充满的欢欣和惊喜的呼啸,就像是稚儿冲进了久违的母亲的怀抱——

  一闪之下,它就来到了鸿钧塔的上方!然后,慢慢地落下,化作一颗五彩缤纷的浑圆珠子,极之契合地镶嵌到了鸿钧塔的最顶端!

  鸿钧塔整体的气息瞬间一变,变得悠长而苍凉,似乎是天地亘古,在这一刹那之间尽皆轮回了一遭!在这一刻,君莫邪分明感觉到,鸿钧塔的气息,竟突兀地强大了千百倍!

  鸿钧塔的外观虽然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但君莫邪就是清晰的感受到了:现在的鸿钧塔,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鸿钧塔,也是完整的鸿钧塔!

  鸿钧塔缓缓飘回,再度来到君莫邪的眉心,急剧变小,然后从君莫邪的眉心一穿而进,重新回到了君莫邪的意识海之中。

  然后便是塔门大张,无数的灵气犹如欢呼雀跃的庆祝一般,一涌而出!

  君莫邪感受着浑身舒适到了极点的快慰感觉,嘴角却露出了一丝莫名的苦笑!

  他终于明白了!

  为何,九幽第一少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原来那个惊喜,并不是那些五行精华,也不是那几件宝衣,更不是之前这些灵药!

  他给自己的真正惊喜,乃是这颗珠子!

  这颗原本属于鸿钧塔的珠子!

  这才是真正的最大惊喜!

  君莫邪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穿越,无疑是鸿钧塔的缘故!

  但,君莫邪坚信,可供穿越的空间绝不止这一个,从九幽第一少的留言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宇宙之间,绝对存在着太多太多的文明,但为何偏偏会穿越到了这里来?

  一切,尽都是因为这颗珠子!

  惟有彼此的鸿钧塔和这颗珠子相互牵引,才造成了自己穿越!甚至可以这么说,若不是有这颗珠子在这里,那么,当时的自己,恐怕直接就死了!一如一般人那样的真正转世投胎去了!

  但为何这颗珠子会出现在这里呢,君莫邪一番思量之下也得到了一个比较能说得过去的理由。九幽第一少之前曾经说过,在地球上吃过大亏,发生了意外,所以他匆匆的回来了。

  甚至可以说是逃回来了。

  而那曾经让他吃过大亏的,显然就是鸿钧塔!

  而且还是当时的最强状态、在鸿钧老祖手里的鸿钧塔!

  但九幽第一少虽然当时吃了大亏,却也在他最后一击之中,将鸿钧塔破坏成了两截!而他,当初便是不知道基于什么心理,抢了这颗珠子跑了……

  君莫邪也终于明白了。忍不住有一种喟叹和感慨。

  正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原来竟是如此!

  他本还奇怪,像鸿钧塔这样的宝贝,当初成就大道的鸿钧老祖为何没有将其带走?反而留在了昆仑山?一个威力如此巨大的宝贝,为何一度会落进洋鬼子手中?

  而这样一个神异的宝贝,又怎么会便宜了自己?

  一切的缘故,都在这一刻揭晓!

  相信就是因为九幽第一少当初的那一战!才衍生出了后面这么多的因果!这种天地灵宝,自有命数存在,所以,在塔身和珠子分离的那一刻,鸿钧老祖纵然再舍不得,也要让鸿钧塔守侯属于它自己的机缘!

  所以,两千多年之后,就有了一代邪君的穿越!

  鸿钧塔,新的主人!

  而这洪荒第一灵宝,也得以在这异世界,重归完整!

  得到最大便宜的人,无疑就是君莫邪君大少爷!

  这可是真正地翻身走了狗屎运,直接平步青云了……

  而且还是真真正正的平步青云,甚至是一步登天!

  君莫邪思绪电转,一瞬间就将整件事前因后果完全想通。

  对头顶上浩瀚无尽的苍穹,却由衷的增加了一份敬畏之意!

  天意莫测!果然如是!

  他突然想起了九幽第一少所说的那句话:我终于明白了‘天’的道理!

  君莫邪不由得心中一阵叹笑:何止是你明白了?本少爷现在也多少明白了那么一点点……

  君莫邪带着复原的鸿钧塔回到了那药材的石室,现在的他,有一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那种吐气扬眉的感觉!

  指着众多的灵药,君莫邪甩了甩头发,用一种不可一世的爆发户口气说道:“给老子收!”

  “轰”地一声巨响骤然响起,君莫邪面前直接出现了一片坑坑洼洼的地面,不仅是灵药,连温软玉层也整个的不见了……

  君大少吓了一大蹦,这也太霸道了,简直比蝗虫过境还犀利!连忙将神识穿入鸿钧塔去观看,只见在鸿钧塔第二层,不知何时开辟出了一个极其辽阔的巨大空间,那一大片灵药和温软玉层刻下安安静静地呆在那里,笼罩在了一片乳白的灵气之下,相较于地气,庞大的天地灵气自是更胜一筹,更有利于滋养灵药……

  君大少抹了抹头皮,喃喃地道:“这算是个什么说法,不能收的时候,你丫的连根稻草也弄不进去,现在可倒好,直接连地皮都刮了,说蝗虫过境都是轻的,直接就是天高三尺啊……额不,天高十丈啊!忒过分了,不过……我喜欢。”

  随着一声声嚣张的‘给老子收!’这样小人得志加嚣张爆发户一般的呼呼喝喝,霎时间这大殿里清洁溜溜……只余一片狼藉!

  九幽第一少收集、积蓄了几万年地宝贝,在眨眨眼的时间里,被君大少搜刮一空……

  大肆搜刮完毕,君大少本想利马就出去,毕竟家里那边还有大事,需要自己处理,但转来转去,却总觉得自己似乎有忽略什么……

  到底是忽略了什么呢?君大少爷很是奇怪,明明这里自己已经全部搜刮了一遍了,再也没有什么了啊……可就是有一种想法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却又抓不住具体是什么念头,怎么会这样呢……

  终于又逛了一圈之后,君莫邪看着那坑坑洼洼的地面,摸着下巴思忖了起来。

  灵光忽现!

  同样在这座大殿,为何只有这里有温软玉?别处却没有?

  难道这里另有什么古怪不成吗?

  君莫邪摸着下巴,目光闪动,此念一生,自然要做出尝试,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这片空地上,四处巡视。越来越觉得这地方的灵气密度有些异常!

  然后君大少眼珠一转,刷的一个阴阳遁,发动土之力,无声无息的急剧下降,没入了土层!实践永远是最有效的验证手段!

  砰!

  君莫邪一头撞在了地底下一块坚硬到了极点、非金非玉的石头上!额头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鼓起来了一个大包!

  “我草!”君莫邪一阵头晕,这还是学会阴阳遁以来的第一次碰壁!以往最多也就是被阻碍,哪像这一次,居然生生地被撞成这德行,这要是被家里人,还不笑到肚子疼,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打死也不能说出去……

  这块土地,上面极之松软,但下面却是这般坚硬!怎地如此的离奇!

  君莫邪捂着额头站了起来,正要叫骂一番,泻泻胸中这口恶气,突然眼睛一直,俨如发现新大陆似地叫了起来:“我靠!续魂玉!居然这么的大一块!我嗷呜……”

  横亘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条宽约三丈,长有四五十丈的巨大玉石!发出莹莹的光辉!

  续魂玉!

  君莫邪犹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仔细地瞅了瞅鸿钧塔里中自己的那两块,然后又再看了看这小山似地一大块,揉了好几次眼睛,才终于确认:这就是续魂玉!

  我滴个老天爷啊,萧家人统共就只有手指头大小的两块,已经被当做了传家之宝,而且还具有那样神妙的功能……但这里居然有一座山!!

  我的个乖乖啊!

  君大少嘴角的馋涎,一直挂到了胸口!

  发了!

  这次是真正地发大发了!

  强行抑住心头振奋,再度启动鸿钧塔的力量,就仿佛是钓鱼一般,将这一大块巨大的续魂玉从地底拉出了地面!

  君莫邪流着口水,慢慢的抚摸,就像是一个色狼,在痴迷的抚摸着美女的大腿……

  “太美了……太漂亮了……尤其是这中间,还有七彩光芒不断闪耀……看来这续魂玉,肯定是要比萧家那些强出不止一筹滴……”君莫邪喃喃自语。

  将脸轻轻贴上,便感觉到了一种沁人心脾的舒服感觉,似乎这一整块续魂玉在接触的一瞬间,尽数化作了最温柔的温泉水,将自己整个身体整个灵魂包围在其中,缓缓荡漾……

  一个莫名地意识从鸿钧塔之中闪电一般印入他的脑海之中,眨眼间,君莫邪的心头便泛起了这样的几个字:天地灵脉!灵石仙乳!

  怪不得九幽第一少说这里隐伏着一条灵脉!君莫邪狂喜的跳了起来。至于灵石仙乳……可说是天地之间第一等宝物,生死人而肉白骨什么的,不过只是起码的本事!

  只需要服下一滴,就足够让一个人从银玄初期一路飙升到至尊境界!

  当然,前提是不被撑爆才行。

  而这样大的一条灵脉,里面得有多少滴?

  若是用来配合炼丹,那么……

  君莫邪莫名地一阵眩晕,只觉得自己似是再也不能承受这样难以想象的狂喜,心脏已经去到了一种严重缺氧的状态,一跤摔倒下去,两腿没意识地蹬了蹬,摆出一个类似痉挛的经典动作,差点没真背过气去!

  良久良久,终于再度才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声:“收!”这一次,全没有了之前爆发户的嚣张气焰,声音里居然多少带一点谄媚的意思……

  偌大的续魂玉瞬间被收入了鸿钧塔的第四层空间之中。

  然后,君莫邪松了一口气,四处巡视:嗯,这张床,本公子也笑纳了吧;还有这些夜明珠,你不当回事……本少爷还是很中意的,也就不客气了……反正你就是留给我的,是吧……

  不过,做人不能太绝。灵脉尽去,对于上面的影响可是相当严重的。寒风雪的身上之所以带有那种吸引鸿钧塔的力量,恐怕就是因为这个因素,再说风雪银城现在又是姻亲……做得太绝了不好!

  君莫邪犹豫了一会,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满脸尽是肉痛表情地从最边缘上斩下来了一米大小的一块,又放回了原处……

  我可没除根啊……说不定再过一万年,本少爷来到这里,又有一道灵脉啊……

  哈哈哈……

  确认全部收拾完毕,君莫邪一个闪身,无影无踪……

  这里只留下一个千疮百孔的大殿,这光景,貌似比鬼子进了村还要来得凄惨……君大少爷很坏心的琢磨,若是九幽第一少他日回来看到这种场面,没准就得当场吐血三升!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干净了,那可就真痛快了……

  君莫邪不知道,九幽第一少他年归来是否会吐血,但另一个要吐血的人,却已经开始吐了……就在君大少爷将灵脉全部收起的那一刻——

  就在他头顶上不知道多么远的一座石室之内,风雪银城老城主寒风雪端然坐在中间的莲花台上,正在练功,无数灵气汇集成氤氲的光泽雾气,注入寒风雪的座下莲台……

  突然间,四周的灵气光线一下子减弱了下来……

  寒风雪立即察觉,惊异不定的瞪着眼睛看着,突然大惊失色:灵气从浓到淡,一下子减弱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寒老城主顿时心如被油煎……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慢慢地沉下去、凉下去……沉到了深渊,凉到了彻骨……

  这里,本就是当年九幽第一少闲极无聊搞出来的一个自己休闲的地方,从地底引出来了灵脉之气,虽然相对微弱,但仍是比其他的地方要强的太多,才能造就这等奇异效果,也造就了风雪银城这数百年的辉煌。

  如今呢……灵脉尽都被君大少装进兜里揣走了,那里还能延续以往的惊人练功效果?自然是立即就会大幅度减少了灵气的效果了……

  虽然还是要比其他的地方强,却貌似也强不了太多了。只有经过天长日久的滋养,才会恢复原样……不过寒风雪老爷子注定是等不到了……

  回到地面,应付了一阵雪霜清的关切的盘问,君大少对于撒谎自然是手到擒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就编造出来了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蒙混了过去……心中却是暗暗的捏了一把汗:这位寒夫人,怎么跟我妈似地,这么的絮叨……

  诸事已了,立刻叫出鹰王,匆匆地与银城众人告别,鹰王一声长唳,展翅直上九霄,带着满载而归的君大少,一路如流星闪电,穿破云雾,飞越万里,直奔天香!!

  此刻的天香城君家,却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圣者,终究是圣者,在连续几天的试探、挑衅都没有结果之后,终于起了疑心!

  有什么样的强者,会有这般的好的脾气?任由挑衅,就是不做声?那跟缩头乌龟有什么两样?

  这个世上,凡是强者,必然会有自己的脾气,傲气!若是半点脾气也没有,凭什么能够成为强者?强者的执着、坚持、信念,才是最值得钦佩的,唯有具备了这一切品质,才能够在芸芸众生之中超群而出,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

  试问一些老好人一般的人,不是蝼蚁一般度过一生,就是消泯于人世间,翻不起半点浪花。就算是大儒们,一个个不过百十年岁月……

  唯有头角峥嵘之辈,不服从命运的安排,用一种我要逆天的精神对抗,然后忍受无数的痛苦和苦闷,孤独和寂寞,才会成就一代强者!

  成为强者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傲啸于天地间,不被任何人约束,不受任何人欺压!

  强者,要的一向是自由!自尊!自强!

  这样的人,又岂能会任由别人挑衅而不还手?甚至,连一点回应也没有?

  就在试探的第二天,迟天峰等人终于疑心重重。

  而这个时候,一个消息,也如同是晴天霹雳,打乱了他们的心境。圣地飞鸽传书:前去银城的九位尊者,包括莫逍遥等四级尊者,合计五百八十位高手,已经尽都身陨,无一幸存!

  与此同时,剑峰在雪山崩塌!

  这个消息,直接将九大圣者震得唇青面白!这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不能胜……但逃走应该没问题吧?但,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传来了如此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全军覆没!

  那么,君家的实力,或者应该说天罚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这个问题,他们还在想的时候,就看到了答案!

  天空中突兀的乌云堆满,遮天蔽日!一只接着一只的九级巅峰飞行玄兽,带着趾高气扬的得胜归来的神气,降落在了君家!

  遁世仙宫圣者陈冲感受着着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闪出了两道夺目的寒光!

  回来了吗?!

  <伴郎当得很累……求月票安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