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第五部 第四十二章 生命不息,追杀不止!

  <第一更!>

  迟天峰大吃一惊,他看到的,却又是与陈冲看到的有所不同!

  甚至是大相径庭!

  他看到的却是千万柄长剑同时刺了过来!

  四面八方都是!

  顿时亡魂皆冒!

  几乎就是魂飞魄散的立即做出选择,与陈冲如出一辙,急速下坠!

  他更惨,还未真个追坠下去就已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萨清流和崔长河虽然没有受到攻击,但那闪烁的剑光却也已经让他们胆寒,

  所以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了下坠!从正在上升之中下坠!

  开玩笑,老大和二级圣者陈冲都下去了,让我们还怎么抗?不下去难道干巴巴的等着被那柄长剑一剑穿胸?

  于是四个人都落了下去,几乎是同时落下!

  下面就是小湖,四个人落下去,无一例外的尽都被玄气反噬地再狂喷一口鲜血,然后,悲哀的看着巨大的冰山砸到了头上!

  半空中的君莫邪大是得意地一笑,在冰山中出剑,这一招实在是太有创意了。因为冰层的折射,长剑剑身露出来的越多,折射的也就相对越多。所以陈冲就只见到了一点点剑尖,但迟天峰兄弟三人却是见到了四面八方都是……千万柄长剑……

  四人刚刚落下,冰峰也紧追不舍的砸了下去!

  名副其实的泰山压顶!

  轰!

  激射的水流,直接飞上了半天云里!小湖整个不见了,就只剩下一座不大不小的冰山,巍巍然矗立!

  陈冲四人,不可避免地同时受到了重创!

  每个人都是觉得头顶上一痛,重如山岳的压力就跟着下来,四个人身在水中全无借力之余地,无可避免地同时被压到了湖底!

  要说这小湖虽然不算很深,倒也不是太浅,浮力有些的,否则,这四位圣者这一次也就真正被“山”给压成柿饼了!

  但,这种山间小湖底下可不是淤泥,而是质地更加坚硬的石头!

  所以四个人依然是吃足了苦头!

  本来以他们的功力,就算正面对上冰峰,冲破冰层,也不是什么大事!最多也不过多了一重阻碍罢了。所以他们没有想过逃,而是正面击溃!

  他们一直以为,冰峰也就只是属于牵制的攻击,真正的致命攻击,在空出来的那一边。所以,这看似庞大的冰山,反而成了最弱一环,属于带给他们生机的一环!

  所以他们打算直接打碎,迎头正面冲出去!

  这个打算本来是不错,若是他们真的是在与一位不次于、甚至更胜于他们的高手作战的话,无疑是正确,而且,更是首选!

  但问题就在于,他们刚刚跃起,即将接触到冰山,然后功力蓄积也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的一瞬间,对方却突如其来地从冰层中杀了出来!

  这一下正是击楫中流!攻击在最难受的时刻!

  往上再也冲不上去,唯一选择就只能退!

  但退……就需要承受玄气反噬,自身玄气的反噬!

  反噬也就反噬了,一口血吐出来顺顺气就好了!

  但问题还在于……吐出这口血,接着下来要面对的却是一座庞大的冰山!

  前边的那口气还来不及转回来,就被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冰山压顶,砸了个七荤八素!

  之后更被生生地压进了湖底,并且还倒霉的呛了几口水……呛水,这等初学游泳的普通人才可能发生的低级错误,如今居然发生在了圣者身上,倒也可算是一大奇闻!

  君莫邪并没有选择直接潜入水底去继续刺杀!

  因为他明白,四位圣者虽然受了反噬而且被冰山压顶也受了伤,但,战斗力仍在!

  仍然拥有远远超过自己的强悍战斗力!

  现在的他们纵然是受了伤,也绝不是自己一口就能吃得下的!在水底那等狭小的地方作战,一个不小心就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反正他们又不可能一直呆在水底,迟早是要出来的。

  君莫邪现在可是很有耐心!

  他会等到这几位圣者坚持不住的那一刻,才会正面出手!

  而那一刻,他隐隐觉得,已经不远了……

  终于,随着几声巨响,那座体积不小的冰山四分五裂、冰崩雪解,更有一道水箭从水面下直冲上来,冲上半空,君莫邪全然不为所动,依然隐身等候。

  这道水箭料来不过是试探性的骚扰攻击,没有理会的必要!

  事实果然不出君莫邪的所料,四大圣者虽然成功破冰,却没有马上出现,而接下来……

  随着第一道水箭之后,又有无数的水箭密集激射!

  其实四大圣者对这些引水生空的水箭,并没有报什么指望,对方那样恐怖的实力,这些个水箭只要能起到些微的骚扰作用也就是极大的运气!最大的目的,却是麻痹对方,让对方猜不出自己等人究竟从哪里出来,这才是真正目的!

  可是半空的“高人”却还真就没能高到完全忽视这些水箭的实力!

  这毕竟都是由实打实的圣级强者以本身玄力催生的水箭,纵然是漫无目的,威力却也是相当之可观的……

  君莫邪此刻正身在半空隐身,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密集水箭攻势,可是很有些头疼,急忙施展身法闪避,可是这些水箭实在太密集了一些,挂一漏万,无巧不巧地被一股水箭正正射在了屁股上,在水箭的强猛力道下,君大少腾云驾雾一般被托起来了老高。

  总算这些水箭的本来目的就止是骚扰而已,数目极多,力道也就相对分散,君大少爷虽受冲击而生空,却并未受伤。

  “这几个圣者的功力真他妈强!”君莫邪摸了摸屁股,呲了呲牙:“处于如此劣势,又在水底憋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射出这么强的水箭!差点爆了老子的菊花,真他娘的晦气,恩……”他歪了歪头,突然一阵警惕:我靠,这几个家伙不会是……在水底下撒了一泡吧?那可就是真正的晦气了!

  急忙在屁股上摸了摸,然后使劲地嗅了嗅,确定没发现任何的异味,这才放心。

  “疑兵之计!擦!”

  终于,轰然一响,四道人影挟裹着无数的水流水箭水珠水花激射而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正是陈冲等四大圣者!

  这四大圣者一辈子也没有这么憋屈过,一辈子也没有狼狈过!

  就算是少年时只得金玄银玄实力闯荡江湖,也从未被人逼到这种恶劣地步!

  如今成就了跺跺脚就能导致风云变色的圣者大人,还是四人联袂居然还被人玩了一个水火两重天!这种尴尬滋味真是难受至极!

  这四人中陈冲是唯一的一个二级圣者,亦是这四人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这边才从水面出来,便立即观察地形,不出他意料,那位神秘人依然是没有现身!

  依然是在暗中守候!

  他那里知道,此刻的君大少爷正在半空中躲避那漫天的水箭呢!

  “这老家伙真是变态啊!”陈冲气冲牛斗,几乎就要破口大骂出来:那老家伙的真正实力分明远比我们四个人为高,就算我们四人合力也未必是其敌手!真正跳出来明刀明枪的厮杀,他也将稳操胜券无疑!

  但这家伙却偏偏要选择躲在暗处施展这等鬼蜮伎俩!这摆明了就是打算要玩死我们啊!

  这等耻辱如何能忍?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不忍怎么办?就算想拼命也得找到拼命的对象不是?

  忍无可忍,还得再忍!

  四个人同时冲了出来,急谋抽身只策。

  陈冲身子尚在在半空中,深呼吸了一口真气,手一指,道:“从那边走!”

  迟天峰等人对他的判断素来很是心服,再加上他的实力是众人之冠,怎么也不会指挥瞎道吧,自是想也不想的就想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然而,抬眼望去,三人同时愣住,然后同时转身,四散,心中怒骂:陈冲这个生崽子没屁眼的王八蛋,居然如此不安好心!

  陈冲那张满是水珠的脸上也变得格外精彩了起来。

  因为他手指头正指着的那个方向,一道剑光璀璨如烈阳一般的显露,与他的手指头形成了一条直线,闪电一般的刺来!

  难道这陈冲是想让我们三个人去送死,然后为他自己争取时间逃命,他的实力是众人之冠,若是牺牲我等,确实有逃生之机啊!

  迟天峰三人不禁同时剩出这种想法:遁世仙宫的人,果然无耻!

  不过老夫三人也不是傻子,既然已经知道了,难道我们还要为你作嫁衣?

  没得说,三人回避得格外利索。

  首当其冲的迟天峰三人“嗖”地一下子散开了,那一剑的目标自然就变成了稍后一点的陈冲本人了!

  陈冲更是想不到,自己怎地就如此的好彩!迅速观察四周之后才找出来这么一个相对来说很安全的方向,没想到居然就是对方埋伏的所在!

  这,命也太苦了吧?

  这一刻,陈冲也慌了,这等“无可匹敌”的灿烂一剑,自己怎么可能扛得住?匆忙之中,本能地双脚虚蹬,整个人竟如同旗花火箭一般的窜了上去!然后便斜斜的飞了出去。

  背后剑光寒冷,却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紧追不舍!

  陈冲在霎时间已经先后改变了十七种玄奥身法,更转换了三十多个微妙方向,偏偏就是甩之不脱!

  这道剑光正是君大少现在心理的写照:生命不息,追杀不止!

  <无意中写出了一个崔长河,突然想起来,这里面还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当年我在乡政府上班的时候;有一位党委委员就叫崔长河。每次开会都迟到。又一次开党委会,他又迟到了,大家等了他老大一会才来。书记见他来了,就说,反正时间还早,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吧。

  一个海龙王给鱼鳖虾蟹起名字的故事。这一天,海龙王觉得海里的鱼鳖虾蟹都没名字,很别扭。于是发公告,说要给它们取名字。先到先得好名字。

  鱼的速度最快,见到通告第一个来了。海龙王说:你这可快,就叫快如风催吧。

  第二个来的是虾,海龙王说:看你长得这样子,腿也不整齐,就叫七长八短吧。

  第三个来的是螃蟹,海龙王说:看你横着走,到处也没跟你一样的,你就叫:河洛唯一吧。

  最后来的是鳖,迟到了,它太慢了。海龙王于是就皱起了眉头,说:你来得太晚了,既然迟到了,哪里还有什么好名字?这样吧,他们三个的名字你每一个取一个字,嗯,你叫崔长河吧。

  讲了这个故事,以后开会那家伙从来没迟到过……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