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第五部 第四十五章 生死、突破!

  <第二更!四千字。>

  迟天峰愤怒的一整张脸变成了血色,气的嘴唇都在哆嗦,颤抖着道:“君莫邪,你采用如此之多的阴谋诡计,将我们四个人逼进绝路,现在……你居然还有面目说我们卑鄙无耻?你……你还有没有半点羞耻?还有没有半点良心?”

  君莫邪目光冷锐,冷漠地道:“各位圣者,你们四位目前都是山穷水尽!我自然是犯不着欺骗死人,索性就让你们死个明白,去个甘心!”

  他顿了顿,悠悠道:“自从我君莫邪崛起于天香,就从未想过,与什么人作对!一向以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三大圣地,在我看来更是高高在上,我固然不会去高攀,却也不会随便招惹!”

  “自从认识了雪烟,我君莫邪才知道,原来竟还有一场对人类来说的大劫难,就是你们时常挂在嘴上的夺天之战!那个时候,我们两个曾经多次商议,夺天之战之时,我们该如何出力,应该如何不计牺牲,也要将异族人抗拒在天柱山之外!毫不谦虚地说,那个时候,我们两人,都觉得,就算将自己的生命扔在天柱山之巅,也是值得的。”

  他说到这里,陈冲四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惭色。显然猜到他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那个时候,三大圣地对付雪烟的计划,相信早已经是初具雏形,也曾经实施过了;千万不要否认,在多年之前一次,想必你们几人都心知肚明吧?!但我们并未想着报复,或者说,就算是要报复,那也要等到夺天之战之后!雪烟一门心思就只是想要维护大陆的安稳、人类的平安,备战夺天,我虽然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从一开始就很不以为然,却也没有说什么,我选择了支持……但雪烟为了夺天之战处处对圣地手下留情的时候,换来的,却是更深的伤害!”

  “但,随着我贵族堂一干逆天丹药的出现,你们三大圣地尽出种种巧取豪夺的下作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也罢了,为了夺天之战,我们忍了!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九十多名高手闯进君家,欲置君家上下于死地,抢夺丹药丹方……其后,更是在我们远赴东方世家的一路之上,设置重重截击!”

  “我君莫邪在家,你们闯君家;我君莫邪去接母亲,你们埋伏了一个来回!杀戮了前后一万多里路!我君莫邪上雪山,你们五六百人严阵以待!就连天香这边,也来了九位圣者!我挚爱的红颜,也因你们围攻,更以我家人为胁迫,用这种下作到极点的手段,被迫服下圣王丹,香殒玉消!”

  君莫邪呵呵的笑了两声,咬着牙道:“陈冲,你说说,若你是我,会怎么做?是否伸长了脖子让你们杀才行?是否我对付你们,就成了大逆不道?就是卑鄙无耻?我出什么下作招数了,我实力不及,偏偏还要用自己的短处于你们这些圣者交手,那就是光明正大吗?你们用下作招数,用掌用剑杀人,我用水、火、山石出招,我很下作吗?”

  陈冲默然不语,突然仰天长叹,心中升起莫大的悔意。

  “纵然你们仍然坚持我下作又如何,我也懒得跟你们讲什么大道理,我更不屑,万二分的不屑!”君莫邪凛然道:“由始至终,我从未想过主动与你们三大圣地为敌!但你们却一步步将我逼到了这等不死不休的份上!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与人何尤,与我何尤?!”

  “为了天下苍生,确实很伟大,也是很强大的理由……但,这却不是我们君家就要灭绝的理由!”君莫邪有些悲哀的道:“就算是你们为了宇宙和平而杀一个人,那个人也必然会反抗的!陈冲圣者,我说的话,你……懂吗?”

  陈冲沉默着,淡淡地道:“你的意思,我当然懂;或者是我们做得太过,可我们……也问心无愧!”

  “是的!你们肯定是问心无愧的,你们何曾问心有愧过?!”君莫邪冷漠的笑道:“所以,现在,你们落到现在这步田地,千万也不要说我无耻,因为我杀你们,同样也是问心无愧的!你们该死,死有余辜!无论你们有什么强大的理由,就只犯到我君家一条,就已经该死了!”

  陈冲呵呵摇头苦笑,道:“君莫邪,你此战确实占到了上风,但你以为,现在你就能稳操胜券了吗,就可以这般的肆无忌惮了吗?不错,我们尽都是身受重伤,再战乏力,可说到要取我们性命,凭你还不配!”

  他突然一挺身子,站了起来,身上散发出凛凛战意,负手而立,淡淡地道:“君莫邪,来吧。老夫今日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圣者!纵然是穷途末路,但圣者之威,依然不是你这等小辈可以轻辱的!”

  他抬起头,突然重重问道:“君莫邪,老夫问你一件事!那阴阳圣者姜君集……”

  君莫邪截断了他的话,冷冷道:“他已经去为你们打前站了,死的很舒服,就只是群狼分尸而已!”

  陈冲身子一震,半晌才笑道:“好!好!果然够心狠手辣!君莫邪,来吧,让本圣者送你一程!用你的生命来体会圣者实力的恐怖程度吧!”

  陈冲突兀地一挺胸,一种浩荡的凛然气势,突然四散涌出,这一刻,他虽然仍旧是衣衫褴褛,狼狈万状,但脸色冷静,气度从容,目光更是纵横捭阖,不可一世!

  一代圣者之威尽显于斯!

  君莫邪冷笑:“圣者实力吗?呵呵,好吧,就让我看看眼前这位狼狈如乞丐一般的圣者到底有何等惊人本事!”说完,他大笑一声,道:“看本少爷如何一剑尽败四大圣者!此等赫赫雄威,天下复有何人能及?”

  长剑在手,寒光闪烁,白衣飘飘,嗖的飞了过来。

  陈冲好悬没有气死!若是换了完全状态,你小子随便见到一位圣者都得马上跑路,甚至跑路都成问题!现在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要独对四位圣者……

  但陈冲却也知道,目前自己四人之中,也就只有自己还略有点滴战力,其余三人,可说已经是半点抵抗力也没有!若是自己一旦败了,那么,对方的大话就成了事实!

  过程不重要,结果才是一切!

  思绪电转之间,君莫邪的身影却已经临头!陈冲清喝一声,身子陡然跃起,就在半空中与君莫邪纠缠在一起!不知何时已经拔剑在手,嘭嘭嘭战作一团。

  陈冲越打,心中就越是悲凉。

  自己仅余的功力,实在太过微薄,根本就不足以打败对方!反观君莫邪却是越战越勇,得理不饶人,大开大合,穷打猛追,打得那叫一个意气风发……

  虎落平阳,龙困浅滩!

  陈冲越打心中越是憋屈,突然大吼一声,身子飘飞后退,大喝道:“三位若能回去,就说我陈冲辜负了圣王期望,不能再为夺天尽力了!”

  迟天峰大吃一惊,顾不得浑身痛彻心扉,猛的跳了起来,大喝道:“陈兄,你……”

  陈冲哈哈狂笑,满头长发轰然爆散,一双眼中射出夺目的精光,浑身上下竟也突兀地鼓了起来,脸色瞬间变得鲜红如血,狂笑声中,一头黑发瞬间变得雪白,噗噗噗三脚飞出,却将迟天峰等三人远远踢飞出去三四十丈,免得他们三人受到波及;然后向着君莫邪猛冲过来,厉声吼道:“君莫邪!陪着本座,一起上路吧!能陪老夫一起遨游黄泉,这是你这小辈莫大的荣幸!仔细回味圣者之余,踏上黄泉之旅吧!”

  君莫邪冷哼一声,目光骤然明亮起来,仔细地感受着圣者爆发所散发出的强大气息,淡淡道:“陈冲,你注定要失望了!”

  事实上,君大少爷自从雪山开始,就感到了自己的修为已臻至瓶颈所在,怕是即将要突破第五层!

  但一路长途跋涉下来,从南至北,再从北至南,却始终没有动静;直到昨天,与四位圣者斗智斗力,从圣者一举一动之中,却意外地悟出了一些道理,直到此刻却又突然有所感悟!

  所以他才在陈冲等人刚刚从山下出来的时候选择与陈冲硬拼了一记!

  正是为了要感受这种属于圣者的强大气机。

  若不然,他恐怕一直拖到这几个人死去才会现身,哪里还会有兴趣与他们费什么话?

  所以现在他才会与陈冲这般的单打独斗,而且还持续这么久,再未发挥自己的五行之力,克抵制胜!而陈冲这一次的自爆,给他的精神冲击,将是无比巨大!

  所以君莫邪很期待!很期待这种感觉!

  陈冲哈哈大笑,狞声道:“小辈!你有什么本事让陈谋失望,你必死无疑!”

  突然身形加快,用一种超出了极限的速度,狂冲过来!

  君莫邪目光一凝,长剑飞一般往前一刺,正正刺入陈冲的身体!

  但就在这一瞬间,陈冲狂笑声依然在空中回荡,“轰”地一声巨响,整个身体爆炸了开来!

  附近石壁,瞬时轰然倒塌,碎石疾飞,直飞上天高达百丈,地面上凭空出现一个方圆十几丈的大坑!异常强烈的震力,将几十丈外的迟天峰三人也卷了出去,翻翻滚滚的飞了出去!三人好容易稳定住身子,便焦急的向这边看来。

  烟雾缓缓消散,那一片地面上一片寂静,既没有了陈冲,也没有了君莫邪!

  一代圣者,终于被君莫邪逼得自爆身亡!

  迟天峰呆住了,脸上不知不觉的老泪纵横,料想不到,最后的关头,竟然是陈冲不惜自爆,与君莫邪同归于尽,这才能保住自己等三人的性命!

  但,就在这时,萨清流突然一声惊叫,满脸不可置信之色的看着一个方向。

  只见烟雾朦胧中,一个白衣胜雪、不染尘埃的超然人影,缓缓走了出来。目光锐利,长剑如雪,幽幽有光。

  正是君莫邪!

  二级圣者陈冲拼着自爆,竟然没有对他这个二级尊者造成致命伤害,看他的样子,甚至连一丝一毫伤害也没有!

  这一刻,三个人被这个难以置信、匪夷所思的事实同时打击到了。

  君莫邪……这个少年,他究竟是人,还是鬼?

  就在他们的惊诧中,却听见君莫邪冷冷道:“你们是要自己解决,还是要我费事送你们一程?我给你们选择的权利!”

  迟天峰三人同时笑了起来,异常悲壮的道:“陈冲舍生取义、慷慨赴死,难道我兄弟三人与别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吗?生死二字,我辈早已窥破!”

  长笑声中,迟天峰一字字道:“君莫邪,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等在黄泉等着你!等着你全家!”然后与两位拜弟挣扎着聚在一起,相互对望一眼,三人齐声大笑,道:“我们,来生再做兄弟!”

  身体齐齐一震,自断心脉而亡!

  看着三人倒在地上的尸体,君莫邪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一节仇怨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但是,接下来的,恐怕将是更加狂暴的狂风暴雨……

  四位圣者,就这样殒命……九位圣者,已经身陨八位!

  这样沉重的打击,相信就算是三大圣地,也要负荷不起,

  所以,接下来,定然是三大圣地极其惨烈能事的疯狂报复……

  可惜君莫邪暂时没功夫考虑这些问题,甚至都来不及感慨,因为……就在陈冲爆炸之后,一种无形的气机,就像是突然触动了某根弦,自己体内的开天造化功突然异常狂暴地奔腾了起来,身体各处,都充满了开天造化功的醇厚气劲!

  意识灵台中,也传来了有如打雷一般的声音,似乎整个世界,都要毁灭一般……

  即将突破了!

  酝酿了已久的突破,终于在这个很微妙的时刻到来了!

  君莫邪皱了皱眉,仍是支持着运起土之力,突然“轰”的一声,迟天峰三人的尸体下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坑洞,然后就直直的落了下去。

  虽然份属敌对,但对方毕竟是圣者,君莫邪也不希望他们暴尸荒野!

  直到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君莫邪的身子一闪而逝……

  就在陈冲爆炸的气浪已经冲击到君莫邪的时候,君莫邪也终于完成了自己对圣者这一级的感悟!然后他就在这间不容发的时间里,遁入了鸿钧塔!

  背后的强大的爆炸气流,几乎是将他砸了进去一般!

  正在修炼的梅雪烟,惊诧万分地看着君莫邪就像一个断线风筝一般的飞了进来,砰地一声撞在了鸿钧塔塔身上,两手两脚成大字型贴在了上面!

  正在奇怪这家伙怎么这一次进来的如此怪异,却见他灰头土脸的从塔身上滑了下来,揉了揉撞的有些发红的鼻子,嘟囔道:“失误,失误,下次进来,我会尽量的采取一种潇洒的姿势……”

  梅雪烟无语……

  接着又见到君莫邪急得和什么也似地“嗖”的一下子又出去了,才过不多一会,又是一脸沉重的飞了进来,浑身气息不稳,说话也变得急促起来:“雪烟,你注意参悟,我可能又要突破了……你要记住,突破时候,你这里的震动那种感觉,这对你的将来,很有用!”

  说完这句话,他就又急匆匆的飞了出去!

  梅雪烟睁大了眼睛:他……又要突破了?

  他还是人吗?不带这么打击人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么恐怖的精进速度!

  究竟我是玄兽,还是他是玄兽?就算是玄兽也没他这样的啊!

  真真的禽兽都不如他啊!

  <这几天状态不好……临近年关,突然事情多了起来。看着外面浓浓的过年的味道,突然感觉很惘然……宅了两年多了,突然在这几天经常出去,看到大街上大家都开始采购年货……突然觉得很孤单……

  好想请假,好想好好的痛痛快快的玩一回……好想放松一下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