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第五部 第七十八章 恩断义绝!

  <今日第一更!>

  “天罚,无论如何也不该是开战之地!大陆上人类可以随便游牧也好,迁居也罢,都是自由自在!但天罚森林,却就只得一个!人类有数千万家庭,但我们天罚玄兽,却只有这一个家!大家达成协议之后,我等兄弟九个不辞辛劳看守封印!固然是为了大陆和平,却也是为了天罚能成玄兽的一方净土!”

  “我们只以为,我等九个人全身心的牺牲,至少可保得了天罚千年安宁!却怎地也没有想到,就在眼前,尔等就将这一切尽数推翻!这到底是何道理?难道,当年那信誓旦旦的约定,就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吗?难道我辈玄兽真个如此的好欺哄吗?!”

  那为首的粗豪大汉脸色大是苍白,神色也很有些萎靡之意,但说起话来却是格外的咄咄逼人,两只眼睛更散发着暴怒到极点的神色,森然地逼视着对面的二十个人,摆明了若是一言不合,那就要立即开战,再无转圜余地!

  显然,对方先前不顾天罚安危,强行在天罚开战的行为,已经彻底的激怒了他!

  “鹿圣皇误会了。九幽十四少才是我等共同之大敌,此人一日不除,整个大陆危机难解,至于鹿圣皇所询之事,此事内中却多有变故,容后再行解释,毕竟现在大家都受了伤,需要立即赶回去疗伤。这等小事,还是等到下次碰面的时候,大家说个一清二楚吧。”那‘曹兄’神色有些尴尬,勉强笑道。

  “小事?曹国风,你可真真无耻,难道我天罚之事,在汝等眼中尽是小事吗?你居然还在这里砌词拖延,混淆视听!我想要的,不是你们的所谓解释,我要的乃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说法!”

  那大汉神色凛然,低沉地道:“若是你等今天不能给我一个说法,那么,你们二十个人,就留在天罚吧!就算你是圣皇强者,便可在我天罚凶地颠倒是非黑白吗?!”

  这位天罚圣皇的脾气还真是冲得可以!

  隐身的君莫邪心中暗暗赞叹一声,虽然这些家伙头脑简单,性格耿直,很容易就会吃亏上当,但一旦较起真来,却是不管不顾,像个有鸟的爷们!

  曹国风呵呵一笑,道:“鹿兄,若是三百多年前,你说出这句话,我或者还真的要考虑考虑,但……经过了三百七十五年的透支消耗之后,你在想将我们二十个人留在这里……呵呵,纵然我们现在都受了伤,却也还是不可能的吧?反之,若是我们拼着伤势加重,你估计咱们双方,那边无法生离此地的机会更大一些呢?”

  在他身边,另一人嘿嘿一笑,道:“鹿兄,所谓时移事易,昔年天罚,一圣八尊,威慑天下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啦,大家都是素识,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地说说呢?当真非得要动武吗?打一场没有意义的仗……你们天罚目前的力量,当真能讨好嘛?”

  鹿圣皇脸色一变,森然道:“说得好,你的意思是说……之前我们的实力强,你们就求着我们办事,而我们天罚现在的实力弱了,就应该任你们搓圆搓扁?任人鱼肉?”

  虽然大家就是这个意思,但有些事情始终是好说不好听的,他这么明着说出来,却是让几位圣皇和圣王们脸上不由得一热。

  毕竟天罚九位圣王尽心尽力的看守了九幽十四少这么多年,而且,这分明就是帮他们的忙,之前应承过的事情非但没有做到,反而是因为他们没有了更大利用价值,便要过河拆桥,这事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圣级强者,就算多虚伪,最后一点遮羞布也还要留下的。

  “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现在天罚凶地的实力大不如前总是事实吧!鹿圣皇素来磊落,向来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那个白衣人沉默了片刻,突然悠悠说道:“江湖规则,万年如是。关于情义……在铁血江湖之中,鹿圣皇,你不认为那只是一个笑话吗?”

  “姓白的,你说这话,可是代表了飘渺幻府的意思?”鹿圣皇踏前一步,双目中蓦然间神光爆射,盯在他的脸上,突地须发戟张!

  “白某不才,现在在幻府,却也是位数前列的人了!”那白衣人脸色微微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昂头说道。他这句话,不啻是当面承认,先前所说的话,便是代表了整个幻府的立场!

  “好!好!好!”鹿圣皇重重的点点头,连说三声好,目光有如实质一般看向其他人:“三大圣地的各位,也都是这个意思吗?”

  所有人目光对望了一下,良久良久,却始终都没有人说话。那位飘渺幻府的人已经将话说绝,他们本就是同进退,若是说不是,便等于是得罪了飘渺幻府,若是说是,却又得罪了天罚森林。一时间竟是左右为难,无不在心中大骂那位‘白兄’实在是将众人逼到了悬崖边上,进退不得!

  但这几人却又想到前段时间里一干后辈针对天罚,更将天罚现任兽皇梅尊者围殴致死,此仇此恨,早已不共戴天;现在这些天罚前辈再度出世,想要隐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反而不如光棍一些,摆明车马为宜。

  而且现在天罚森林实力大损,这九位前辈兽王都是近乎油尽灯枯,后辈兽王却是实力低弱,似乎……也不必太过于顾忌……

  一想到这里,干脆来了一个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

  见大家脸上尴尬惭愧,却是不说话,鹿圣皇不由得悲愤的冷笑起来:“好,很好,真的很好!我们兄弟九人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足足辛苦了差不多四百年的光阴,如今自身连元神本体都受到重创,在封印撞击之下,果然尽都成为了强弩之末,这一点乃是不争的事实。既然你们三大圣地和飘渺幻府认为现在的天罚不算什么,那么,本座也无颜再讨要什么说法!既然如此,我们小小的天罚森林,也承接不了诸位这样的大神!诸位好走,鹿某不送了!”

  他说完这段话,突然两眼一瞪,道:“从此之后,大家恩断义绝!我们天罚,也不会再参与玄玄大陆的任何事情,便是那夺天之战,也跟我们再无关系!万年的情意和恩情,一笔勾销,也权当没有过!从此之后,生死陌路!再有人类妄自涉足天罚凶地者,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他这段话,说得大是决绝,甚至是悲愤填膺的,一股源自骨子里的伤痛之意,显露无疑!而且,言下之意也很明显,那就是从此之后,大家不再是朋友,更不是盟友,而是……敌人!

  就只得三言两语之间,玄玄大陆的五大颠峰势力,至此彻底分崩离析!

  但从根本上来说,这件事,却不能怪鹿圣皇冲动!

  鹿圣皇和自己的八位兄弟,尽都是悲愤到了无以附加!

  当年信誓旦旦,四方面同时作出郑重承诺,确保天罚森林平安,更给出了极之优厚的条件。所以九位兽王才不惜牺牲自己,进入了幻府布置的迷雾阵法,尽心尽力看守封印,全力对抗九幽十四少的冲击!

  当年进入禁地之前,这九大兽王,修为最高的鹿圣皇已有圣皇一级的实力!其他的八个兽王,也尽都是圣王级别!其中的三位,更是已达到了圣王二级层次!

  可是在这近四百年的岁月中,九幽十四少几乎是日夜不停的折腾,连带着九个人也陪着折腾了数百年!本来这种高强度的对抗最容易提升实力,但处在封印这种关键的位置上,却是反而不能获得提升!非但不能提升,而且更对身体,有着极大的损害,几乎是难以康复的损害!

  九位兽王的本身功力,无时无刻不被封印的力量吸收进去,维护封印的正常运行!所以他们日夜不停的练功,却也供应不足封印的吞噬效果!

  若单止是功力被吸收,也还罢了,可是再加上九幽十四少日夜不停的冲击,封印的需求,也就日益增多!到了最近的几年,已经是到了神魂俱损的惨淡地步!

  尽四百年的岁月,诸位玄兽前辈不仅功力没有任何进步,与以前相比较,反而退步了许多!甚至身上更留下永远难以弥补的伤势!

  这却是内在的消耗,等于是寿元的缺损,神魂的损耗!

  这却是玄玄大陆现有的任何灵丹妙药也无法补充的!

  前后整整三百七十五年!

  三大圣地当年的后辈圣者,如今已经成为圣王!当年的圣王级强者,如今有许多已经成功进阶成为圣皇!但这兄弟九人空耗了三百七十五年,却落得了一个如此的结局!

  单单是这样,已经是亏大了。想不到还有更不要脸的,九幽十四少一旦脱困,封印失去了效用,这些人竟然立即来得翻脸不认人!来了一个过河拆桥!

  不仅不守当年的承诺,反而要在天罚抵御开战;最卑鄙的欺骗,最无耻的应答,让人寒心到极点的说辞,所有三大圣地、幻府的郑重承诺,竟不过只是一纸空文!一个绝不好笑的天大笑话!

  幸亏九幽十四少自从出来,便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一直在高空逗留,没有落地,否则,只怕这方圆数千里抵御,早已成为了一片彻头彻尾的废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