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第五部 第九十九章 笑傲江湖

  <第二更!>

  他这一抬手拍掌,君莫邪瞬时已经发现,他的袍袖,要远比普通人袍袖宽大的太多了,刚刚一抬起手来的瞬间,衣袖竟几乎要垂到地面。

  前后不过只得片刻功夫,一壶热气腾腾、香气清远的茶水便端了上来,放到了君莫邪面前。色泽碧绿,细嫩的茶叶在水中不停翻腾着,为这谧静的楼顶再添了一股洒逸之气。

  “在下陈晨。兄台应是东方世家的人吧?”断肠公子陈晨潇洒的笑了笑,轻轻的问道:“但不知兄台大名为何?能否赐告?”

  “额,名字就是个记号,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叫东方大书,就是东方世家的一个旁系子弟。”君莫邪端起精致的茶碗,一饮而尽。叹道:“果然是好茶,味道很香!”

  “东方大书?哈哈,东方兄弟这名字,倒是别致得紧。”陈晨眼中神光一闪,似笑非笑的道。

  “莫看小弟这名字古怪得很,说来却也有一段来历。”君莫邪微笑道:“当初,家母在小弟出生前夕,突然梦到了一本金光灿烂的,硕大无朋的书籍。因此才为小弟取名,大书。呵呵,见笑了。”

  “原来如此,以此说来,东方兄必然是天赐之才了。”陈晨抚掌大笑。

  “那里那里,陈兄,相见就是有缘,既然彼此一见如故,何必称名道姓的那般生分?你就直接叫小弟的名字大书好了,岂不亲近。”君莫邪大是热情的道。

  陈晨的嘴角抽了抽,心道:“大书?……大叔?……你这小子摆明了就是要明目张胆地占我便宜,不管叫你小名还是全名,本公子都要凭空低你一辈,这家伙可真是讨厌至极!”

  君莫邪端着茶杯,笑吟吟地看着他,心中莫名间升起一股久违的作弄人乐趣。面对这家伙,与当初面对李悠然的感觉,竟然极之类似,那种玩弄对手的快感也是不分轩轾的。

  不过当初的李悠然虽然危险,但多少还是有些锋芒内敛。可眼前这位断肠公子陈晨,莫看面目平和,语调轻柔,却是从闲适的内中,隐隐透露出一股凶猛至极的气息,面对着他,就如同面对着一条最猛毒的毒蛇!

  “呵呵,东方兄倒是直爽之人啊。”陈晨修长的手指轻轻动了动,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似有意,似无意的道:“东方兄,现在的这副面目,想来不是东方兄的本来面貌吧?既然东方兄也说大家有缘,不知可否以本来面目相会?大家坦诚相待,岂非一段佳话?”

  君莫邪顿时笑了:“陈兄才是慧眼如炬。不过依我看来,陈兄现在的样子,也未必就是本来面貌吧?不知可否以本来面目相会,岂不更是一段佳话?”

  陈晨一怔,他现在可是根本就没有易容,但对方却说自己并不是以本来面目显身,这是何意呢?是故意的装傻?还是……一语双关?

  他迟疑了一下,勉强笑道:“恕小弟愚钝,却不知东方兄此言……何意?”

  君莫邪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桌面,叹息的道:“我易容改装,一共也不过三两天而已。但陈兄这张面具,却至少已经戴了二十多年吧……你不累么?”

  陈晨一怔,目中神色瞬时变幻,不期然之间露出一股由衷地寂寞和无奈,长长一叹,低头,垂目,两手放到琴弦上,轻轻拨动,琴声悠扬而出,却带有一股茫然的意思,却是一曲《感君怀》。

  一缕黑发从他头上滑落,竟自遮住了半边脸庞,于微风中轻轻飘拂。

  弹冠楼外,马蹄声远远的响起,渐次由远而近,最后在楼前停下,下面的人群稍稍有些骚动,让开了一条道路,一行人静静地进入了弹冠楼内中。正是来自展家那些人,以那黑纱少女为首走在前面,那少女听到那悠扬清越的琴声,却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静静地倾听。

  但顶楼之上的两人却似是全无所觉一般,仍是一个弹,一个听,对外面的事情,似乎全然也不曾放在心上。

  陈晨新奏的这首曲子极短,只得片刻便已弹完了,陈晨并不抬头,喟然道:“今日东方兄来到此楼,陈晨便感觉,竟有知音到此相会。实不相瞒,先前在此等候东方兄,几番布置设计,其实我心中颇有不愿,也颇为不耐;但东方兄此言一出,我陈晨却感觉到,今日来此,大是不虚此行!”

  他缓缓抬起头,坦诚的看着君莫邪:“东方兄法眼无误,不错,我的确是很累!真的很累!但我……这个面具,却已经摘不下来了……因为我若是一旦摘下了这个面具,我陈晨……就会于旦夕之间变得一无所有,所以……”

  自从君莫邪进来,陈晨一直是保持着从容优雅的世家公子气度,言辞之间虽然平和自然、令人有如沐春风之感,但骨子里却一直都在试探,敌意隐隐,但他此刻说的这几句话,却是满怀感触,一听就是心底的肺腑之言。

  君莫邪笑了笑,很有几分同情意味的道:“说得不错,说得实在,不管是如何虚伪的面具,一旦带了二十多年以上,虚伪,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本能习惯!更兼这面具本就太重,戴上已然不易,想要摘下来,却是更难!面具上,种种责任,桩桩是非,此间苦楚,不是身临其境,任何人也不会真正了解的。而戴上这面具的人,在享有权势、实力的同时,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如何能轻易卸下!”

  陈晨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地吐了出来,脸上神色来回变幻了多次,显然刻下心情很是不平静,闭上双眼,半晌不语,良久之后睁开眼睛,用一种认真到了极点的口气,道:“东方兄,请为我弹奏一曲如何?”

  他的口气中,竟字充满了一股渴望的意味。而目光之中,却伴随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矛盾,似乎心中两种思绪,正在发生着极其激烈的抗争。而他让君莫邪弹奏之举,却好像是要向自己证明什么,又似乎要给自己一个理由!

  君莫邪双眉一扬,疑问的看着他,问道:“陈兄抬爱了,我似从未说过我能操琴吧,陈兄,若是我说不会,你将怎地?”

  “知音难觅!若能一会,才是幸事!深藏不露……未必适用于我们之间!”陈晨静静的笑了,长袖骤然一扬,面前琴台突然无声无息地掉转了方向,然后似乎在虚空漂浮一般,缓缓向着君莫邪飞来。

  临到近前,君莫邪伸出一只手,轻轻往下一按,琴台便即时停在了他的面前。

  对面的陈晨双目炯炯的看着他,坐得笔直,脸上的神情,认真而渴望。

  君莫邪心中叹息一声,看这样子,这位陈大公子对音乐的喜爱,并不是伪装的。而且此人虽然也颇有些城府,性子更大是阴狠,较诸李悠然亦不遑多让,但却尚多了几分真性情。

  也算是一个性情中人吧。

  “也罢,相见就是有缘,今日我便破例抚琴一曲,为我们今日之相聚,也为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君莫邪一语双关的道,心中豪情涌动!人在江湖,身在江湖,心也在江湖!那么,如何能不在这个世界,留下我们自身的江湖印记?属于我们华夏少年的江湖梦!

  笑傲江湖!

  君莫邪脸上泛起一股苦涩的怀念,沉沉的叹息了一声,那久远的记忆,那曾经的经历啊……突然历历如在眼前!

  双手抚上琴弦,轻轻地,似乎是无意识的拨动了两下,琴音“仙翁”之声铮铮而出,从缓到急,从平和到充满了激昂的杀伐之气。全无任何任何韵律可言,但从这简单的几下抚弄中,却带出了浓烈的江湖气息!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陈晨喃喃念道,眼中突兀地绽放出奇光。随即神光尽敛,取而代之的只有长长的叹息,脸上更露出迷惘的神色,喃喃道:“江湖……什么是江湖?什么才是……江湖?”

  “江湖……就是不归路!”君莫邪手指一划,行云流水般拂过琴弦,琴声瞬止,但,一股极尽苍凉的浩然气势,带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压抑感觉,突兀充满了整座弹冠楼!不管是楼上楼下,距离远近的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里,尽都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山雨欲来的沉重沉抑!

  随着君大少爷弹奏的琴音响起,陈晨的神色亦从迷惘中悚然惊醒,双眸之中再度绽射奇光,凝视着君莫邪,因为,就只是君莫邪这突然一停而营造出的前奏气势,就已经充满了乐曲大家的超人气度!

  这让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陈晨突然间有一种柳暗花明的莫名惊喜!

  君莫邪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在万籁俱寂之中,十根手指突然重重的落在了琴弦之上!

  一阵慷慨激昂的浩然曲调,就如同是怒涛拍岸,激起了雪浪千丈万顷,瞬间已经遮蔽了日月晴空!让整个天地之间,尽都充满了一种激越的音符!

  铁血、杀戮、洒脱、纵横、睥睨、无奈……种种情绪,尽都在这阵琴声之中表露无遗!这首曲子,只属于江湖,只属于草莽豪杰!

  千山万水我独行,一身一剑任纵横;醉里挥刀敢问天,斩断情丝梦红颜!

  在如是激越的琴声之中,君莫邪哈哈一声长笑,放声唱道:“……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掏尽红尘俗事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

  不错,沧海一声笑!笑傲江湖之曲!君莫邪所最喜欢的有数的几首曲子之一!这一曲,不是为了陈晨,也不是为了苦闷,而是为了发泄,或者说,是炫耀!

  就是要在这个世界,留下我们的印记!这首曲子,在这个世界,我独有!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弹奏,那么,我就可以随时听到,那样,就会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君莫邪默默地想着……

  <春节之后的走亲访友……明天去几个姑姑家里,预计要一天,我准备在两天之内在亲戚家里转一圈,完成任务……所以明天的更新,可能会很晚……>(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