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第五部 第一百一十章 你咋这么难伺候?

  <今日第二更!>

  君莫邪摇动腰肢之余,挥手叫过小二,老实不客气地点了酒菜,根本就没注意菜肴的贵贱价格,直接叫了一大桌子,把店小二乐得屁颠屁颠的送上来一壶香茶,然后吩咐厨房去快手准备了。

  眼前这位俊俏公子一看就是有钱人啊,这一席,可是能够赚大了。却那里知道,眼前这位贵公子确实名副其实的空心大老倌,点一个菜没钱给,点一大桌子菜也是没钱给滴!

  “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黑衣人看着君莫邪,眼中依然是死板板地全无半点波动。君莫邪发现,这家伙居然能够修炼到连眼神也随时改变而且能够恒定的诡异地步!

  “一定要问名字么?名字不过是个记号,那么麻烦干什么!”君莫邪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痛快喝顿酒多好啊?喝完酒,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岂不快哉?”

  “屁话!你又是神识探测又是背后追踪,追在本公子身后,跟苍蝇一般地讨厌,难道就只是为了要和我喝一顿酒?当本公子傻的么?”黑衣人冷厉的呵斥道:“少跟本公子玩虚的,有何目的,痛快说!”

  “好好好,我说实话就是,干吗那么大张旗鼓、声色俱厉。”君莫邪貌似诚恳的温文一笑,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姿态,脸上神色更是在一笑之余变得正经之极。

  黑衣人虽是冷漠,却也不由得被他引起了兴致,冷冷问道:“什么原因?”

  君莫邪掏心掏肺的道:“其实真实原因是酱紫滴: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简直就像是那黑暗之中的萤火虫,发出了极夜也无法遮掩的夺目光芒,虽然人海茫茫世事如潮,但像你这样出色的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卓然独立;实在是让我钦佩万分……您的英姿让我有一种强烈的眩晕感觉,让我感觉到,若是不能请您喝上这一顿酒,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罪孽,就算是再经历三生三世的深切懊悔,也不能弥补我心中的哪一种后悔到肠子都断了的那一种剧烈的痛彻心扉的遗憾……所以虽然我没有钱,但我依然毅然决然的要请您喝……”

  “停!”黑衣人脸上的冷漠神色终于有了变化,眼中漠视众生的超然神色也终于有了异样波动。只见他抬起头,翻着白眼看了半天天花板,一副即将晕厥过去的样子,然后晃了两下脑袋,才突然的一拍桌子:“混账东西!你他妈的到底在说什么?你说得是人话吗?”

  “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的意思其实就是说……你和我有缘!情牵数世,上一世,我为男,你为女……”君莫邪满脸一本正经,深情且肯定的道,眼中的神色,满是一片真挚的不容置疑:“……你是我的妻!”

  “放你妈的屁!你怎么不去死啊!”黑衣人千多年的涵养瞬时无影无踪,一张脸也在霎时间成了锅底的颜色,放在桌上的两只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起来了一层鸡皮疙瘩,原本稳如大山般的身子也有些轻微颤抖起来,似乎是凄凄寒夜,不胜寒……

  “我知道你有怀疑,但这是真的。”君莫邪沉痛的道:“你若是还不信的话,或者可以去地下问一问,虽然咱们上一世的亲人都已经不在了,但灵魂还是在的;你若是能够去问,相信他们肯定会给你肯定的答复!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我的有缘人!”

  去问?我先把自己打死然后去问?!有缘人?狗屁有缘人!快要崩溃的黑衣人两只手按住桌子,做出一副就要振臂而起的姿势,咬着牙,眼中冒着火焰,连喘气都粗重了起来,咻咻有声,一字一句的道:“小子,你觉得本公子很好玩是不是?你小子知道死字怎么写不?”

  一边说着话,一边额头上的青筋也突突的跳动起来,眼中居然有些狂乱的暴怒!

  一千多年了,貌似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把自己气到这种程度吧;无论何时,自己都是保持着浊世佳公子的翩翩风度,纵然是面对着全天下的追杀,都是面不改色,超脱自在,纵然是九死一生,也是潇洒从容、从心所欲;但今日遇到了这小子,怎地如此罕有的被他几句话就击破了心境!自己的心境怎地会如此的不稳呢!?

  可是,他说的那话,也忒……恶心了……貌似谁也受不了吧?

  “你看看你……我说没有目的吧,你非得让我说;可我真说了……你又不信!”君莫邪无辜的摊摊手:“你这人咋就这么难伺候?”

  说着,他挤挤眼:“再说了……就算我真的有目的,难道你以为就凭你一问我就要告诉你吗?你貌似也太天真了一点吧,虽然天真的人很可爱,但在这等波谲云诡的江湖上存活下来可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虽然你实力很不错,但那也不足以应付那诡异莫测的江湖啊,你可要听我的话……”君莫邪语重心长的教导道。

  黑衣人突然“忽”的吐出了一口长气,这一口气,足足吹了五分钟的光景,吹得对面的君莫邪说话嘎然终止,秀发飞扬,衣袂飘起飘飘欲仙,可见之前的憋气已经到了普通人的肺活量根本不能承受更无法承受的巅峰地步……

  他随即又猛地一拍桌子,喝道:“小二!酒菜怎地还没有上来?难道你们要现在才到田里去种吗?!给老子速度些!是不是要找不自在!”

  他别着头,看也不看君莫邪,唯恐自己再看到那张可恶的小白脸,就会忍不住宁可拼着伤势加重暴露行迹的莫大危险也要强行出手,将这小子那一张活泼到令人讨厌的舌头活活的拔下来!

  心中也有些无奈:老子可是活了足足千多年的光景,就没见到这么极品的人!实在是太他妈的……气人了!

  前世你是女我是男,你是我的妻……本公子真是靠了!就凭本公子活得千多年岁月,足够你小子转十来世了吧?!

  黑衣人有气无力地翻了翻眼皮,突然觉得这一次出来,实在是个极大的错误!若是早知道出来之后就会碰到这么一个极品,那么本公子宁可再在封印里呆上五百年……

  “嚯嚯嚯……额,这位老弟台啊。”君莫邪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笑了两声,乐呵呵的道:“请问高姓大名?”

  “这位老……弟台!?”黑衣人的脸上迅猛地升起来满头黑线,牙疼一般吸了一口凉气,呲牙裂嘴的歪了歪头,用一种想哭的口气:“你他妈会不会人话,就是你祖宗的祖宗的祖宗的八辈儿祖宗……也没有叫本公子一声老弟的资格!懂?!!!”

  “额,明白明白,我就是一个敬称,你咋又不高兴了……那……这位老哥,您今年贵庚?”君莫邪立即改变了称呼,一派从善如流的风采。

  黑衣人一头拄在桌上,两手抓着头发,撕扯了两下,用一种近乎有气无力、气若游丝的声音,痛苦地呻吟道:“你他妈的能不能闭上嘴?!不说话你丫的能死啊?!”

  “不说话自然是可以,不至于扯到生死大事这等层面吧,难道老哥这称呼也不中意,那小弟?老弟?老兄?那个你比较喜欢呢?……你不要用那么凶的眼神看人家,人家的小心肝扑腾扑腾的直跳啊…其实这弹冠楼,做的酒菜很好吃滴。上一次我来吃过一次,那味道……真叫一个香啊……上一次是别人请客,吃得那叫一个过瘾,这次轮到我请客了,却没带银……”

  君莫邪眉飞色舞的道,回味的咂了咂嘴,突然紧接着问道:“额……虽然今天说好了我做东……但你……真的没带钱?钱,就是银子铜钱神马的,额,黄金也行……真没带?”

  黑衣人伏在桌上的头颅微微地抬了抬,在桌面上咣咣的砸了两下,发出了一声凄凉到极点的叹息……

  “没事没事儿……不必这样痛苦……”君莫邪拍拍胸脯,安慰道:“放心吧!不就一顿饭么?再说了忘了带银子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大家都有过这种经历,我都说我请客了,他们不会说你吃白食的,我跟你说,上一次我到……”

  黑衣人泪流满面地抬起头来,失魂落魄地望着君大少爷,竟很有点高山仰止的味道,突然一把抓住了君莫邪的双手,用力摇晃着,欲哭无泪的道:“哥……我叫你哥行不?我这一辈子……一千三百多年了,从来就没服过谁,但是今天,我是真的服了你了……您就闭上嘴成么?您就闭嘴成么?!我的亲哥啊啊啊!”

  说到后来,黑衣人已经是在那里嘶声地大吼了,一边吼一边用自己的前额头“咣咣”的砸桌面……这种痛苦的样子,让随便一个人看到,都会油然而起的同情之意——这丫怎地活像是被几百头玄兽爆了菊花轮了大米,而且那玄兽还应该是熊狮虎象那种级别和吨位的……

  声音实在是太大了点,而且此刻还正是饭点,顿时弹冠楼一楼所有人都转头向这边看来,目光灼灼,这什么意思,哥哥弟弟的,咋回事呢,动静还这么大。

  君莫邪干笑两声,有些抱歉的作了个罗圈揖,解释道:“不好意思,对不住诸位了,我这位兄弟有羊癫疯,平日挺好、挺正常的一个人……”

  一片恍然大悟的‘哦~~~’的声音。

  “你才有羊癫疯!你他妈全家都有羊癫疯!”黑衣人振臂而起,悲愤之极的大喝一声,怒容满面!一个身体,颤巍巍的如同风中残菊……

  实在是气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