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这是为什么啊……

  <今日第一更!>

  展慕白虽然也知道九幽十四少之前受伤极重,眼下未必能有杀自己的实力,但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心下怎能不惊,尤其自己现在身有内伤,纵然不重,战力也有所折损!

  “展圣皇,是吧?”九幽十四少的口音中带着淡淡的不屑以及一股高傲到了极点的味道,似乎他能够和展慕白说话,便是给了展慕白天大的面子。

  展慕白心中本来有八成把握认定这个人就是九幽十四少,但此刻他一开口,这八成把握顿时变成了十成!完全的肯定!

  除了那个疯子,世上再也没有人用这种口气说话!要知道,面对的可是一位圣皇啊!

  展慕白的心情也顿时稳定了下来,在知道情势坏到了不能再坏的程度,展慕白反而镇定了下来。他缓缓的站起身,微笑道:“不知前辈到来,展某有失远迎,恕罪。慕白今日与人争斗,受了些伤,有些不雅,倒是让前辈笑话了。”

  九幽十四少的成名远远在他之前,他叫声前辈也是理所当然。

  还有就是,九幽十四少除了以实力超凡入圣著称之外,行事更是以杀伐果决、干脆利落出名,若当真是来杀自己的,只怕二话不说就已经动手狙杀了。

  此刻他既然还没有动手,那他的初衷就一定不是来杀自己的,只要自己不主动刺激这绝代凶人,应可避免一场火拼,那也就犯不着过度紧张,凭白堕了自家身份。

  再说……距离这丫重伤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应该不会恢复的这么快才是,就算自己仍非其敌,但抵挡片刻,撑到援兵到来应该还是没问题。

  这么一想,展慕白心中大定,只要性命安全有保证,那就一切好说!

  展慕白心中盘算既定,瞬间也便恢复了圣皇强者的雍容气度,至少不再像之前那么战战兢兢了,但只要是明眼人,仍能看出其骨子里的色厉内荏,其实这也无可厚非,相信当世任何一人,独自面对如此绝代凶人之时,有几个能真正不畏惧的呢!即便是君大少爷当日,心中亦未必没有紧张之意!

  “嗯,小展,若不是你今日受了伤,本公子还不来呢。”这位九幽十四少很是睥睨的道。

  “额?前辈此话何解?”展慕白听得有些怪异,这位九幽十四少的这个称呼,让展慕白哭笑不得:小展?我这个小展貌似都七百多岁了好吧……不过,三大圣地早有传闻,自称‘本公子’乃是九幽十四少的口头禅,而这个至少也有千八百年岁数的绝代凶人,叫自己小展也还是恰如其分的。

  “桀桀桀……展慕白,当日你在天罚森林御剑出击,一剑伤我心肺,前后贯通,几乎让本公子万劫不复,可当真是威风的很啊。”九幽十四少怪笑着,杀机凛然的道。

  这句话更是若非亲身经历绝对说不出来的!

  展慕白淡淡的笑了,道:“前辈这是哪里话来?莫说当日,即便此刻,你我仍属敌对,对阵交战,自然无所不用其极!慕白只恨玄功浅薄,不能一剑杀之,将那莫大良机白白错过,每每午夜梦回,仍自遗憾不已呢!”

  九幽十四少哼哼的一笑,道:“你倒是很大胆啊,面对本公子,你居然还敢出言讽刺?当真不怕死吗?”

  展慕白哈哈一笑,道:“相信只要是人就会怕死,但若是前辈当真要杀我,无论我是否讽刺,又是否怕死,难道就能令前辈不下杀手吗?”

  九幽十四少一怔,随即哈哈怪笑,围绕在他身上的黑色气雾升腾奔涌起来。喝道:“说得好,好一个展慕白,就只凭你这份心境,这份气度,倒也配得上圣皇之尊!”

  他顿了顿,道:“但你焉知我不是来杀你的?又或者,你当真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展慕白闻言就是一怔,刚才犹在面前的九幽十四少竟自突兀之极的消失了,与此同时身后乍然有尖锐的破风声响起,似有利刃正破空而来!

  展慕白心下大骇,整个身子急速冲出,同时身躯突然变得跟白纸一样薄,猛的扑倒在地上,但仍觉身后刺痛了一下,显然已经是被某种兵器刺了一记。但在他全力闪躲、应对之下,只是伤了一点皮肉,却也不愧是圣皇高手之灵觉。

  展慕白暗道侥幸之余,却仍不敢有丝毫怠慢,猛的一个翻身,转眼间已经连换了七八种超妙身法,更足足变幻了十几次身体形态,全力逃命!

  但在那突兀一击之后,九幽十四少却显然并没有继续出手,展慕白心下稍定,却又奇怪之极,双方既然已经动手,那凶人怎地不继续追击了,终于回过身来,看着面前这个疯子,却也将已经准备的那一声呼救长啸压了下去,毕竟一旦出声呼救,势必会激怒这疯子,且看他到底要如何,再做打算。

  只见那九幽十四少手中抓着一柄异常细窄的古怪兵刃,正好整以暇的在自己的左手上刮来刮去,竟是连正眼也不曾看展慕白一眼。

  九幽寒刃!

  哈哈大笑声响起,九幽十四少低着头,似乎很是快乐的道:“当日,你有份害我受了重伤,至今仍自没有恢复,大是烦闷,今日本想前来作掉你,了却前仇,不过看你为人倒也还算得光明磊落四字,本公子今日前来倒是显得有些以大压小、胜之不武了,也罢,本公子素来也都是以少敌多,若是今日就此杀了你,料想你也是心中不服,就让你多活几天吧。刚才那一下,就只要告诉你,若本公子当真欲取你性命,量你这小辈时日无多!”

  笑声一落,九幽十四少身上那本就翻腾不息的雾气突然更显浓郁了起来,愈来愈浓,渐渐浓密到人形模糊。随即“忽”地一声,竟自完全消失,连带着九幽十四少的整个身体,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的门窗依旧紧闭着,室内就只剩下了展慕白一个人,甚至连室内的一应摆设,一动未动,没有半点有人进来过的痕迹。从头至尾,好像只是他做了一个梦一般。

  好恐怖的噩梦,若是展慕白刚才死了,这就是最标准的“秘室杀人”事件!

  仍自处于惊怖之中的展慕白呆呆地站了一会,这才慢慢地挪动几近僵硬地身体,勉强挪到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怔怔地愣了一会,这才突然间汗如雨下!

  真悬啊……

  自从九幽十四少突兀现身,展慕白看似镇定,其实心中早就已经乱了,根本连强自镇定都说不上。当初自己等二十位圣皇合力偷袭一个刚刚冲破封印,最多只保留了全盛时期三两成功力的九幽十四少,还死的死伤的伤……

  现在对方单独找上了自己,自己还能有好吗!?

  面对着这样一个绝代凶人,连色厉内荏、大声召唤援兵展慕白都不敢,惟恐刺激到对方,本着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大无畏光棍精神,展慕白强自将生死置之度外,侃侃而谈;但饶是如此,在对方出手的那一刹那,展慕白还是在一瞬间魂飞天外!

  那一刻的应对反应,纯粹是本能,一种缘自惯性的防卫本能!

  但自己刚才没死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应对多了不起,那只是对方不想杀自己而已……但最奇怪的地方却也就在这里:那凶人竟只是说了几句话,轻轻地刺了自己一下,就走了。

  为什么?

  为什么他不下手杀我?既然无心杀我,那他为什么还要来?他说的那些话,难道纯粹是废话吗?到底啥意思?

  距离那凶人离开已经有些时间,以那疯子的轻功只怕早已去得远了,但展慕白的后怕感觉却才开始如大海涨潮一般,汹涌无尽,一波一波的涌上来……刹那间脸色煞白,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浑身在轻微的颤抖,心中只余下一个念头:为什么?

  良久之后,展慕白身上的冷汗才终于停止了涌出,定了定神,喝道:“来人!来人啊!”

  他竟完全没有察觉,他的这一声呼喝,声音竟是嘶哑之极的!

  ~~~~~~~~~~~

  冒牌的九幽十四少施展阴阳遁遁入地下出了展慕白的房间,更迅速消失在空气之中,眨眼间已经离开了陈家大宅。

  君大少在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停下,现出身来,不由自主的摸了一把身上的冷汗,心中也在狂叫:为什么?

  君莫邪那里是不想杀展慕白?如此的生死大仇,只要有可能,他甚至不甘心让展慕白再多活一秒钟!但问题就是:他毕竟是冒牌的九幽十四少,并不是真正的九幽十四少!

  非是不愿杀,而是不能!

  直接就是杀不了!

  以他现在的功力,还杀不了展慕白,即使是展慕白身有内创,实力不全!

  展慕白虽然被九幽十四少的突然到来吓破了胆子,但他依然是圣皇,仍自拥有圣皇的本能反应!而也正因为如此,面对突然袭击的展慕白,即时将全身玄力尽数集中起来作为防御之中,君莫邪手持九幽寒刃,七成功力的一剑,竟然攻不破他的防御玄力!

  就只勉强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一分深的小小伤口!

  这种小伤口,对于圣皇来说,就算让你连扎上一千下也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

  所以君莫邪当机立断,立即退走!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杀不杀展慕白,结果都是一样。只要展慕白认定自己就是九幽十四少,自己的目的,就算是完美达成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