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让你丫秋凉!

  <今日第一更!>

  白奇峰眼中闪出讥诮:“虽然让一个少年人进入天圣宫成为守护者乃是前所未有的异事;但这个少年人却拥有亘古未曾一见的空灵体质……若是能够得到这个人的话,天圣宫必然会愿意开启一次,相信这点却也是无庸质疑的!”

  隔壁,海无涯和何知秋相顾骇然。

  这个白奇峰虽然自大成狂,但他的分析却是半点也没错。两人还真是打的这个主意。

  接下来,那边的话就再也听不到了。显然,白奇峰眼见挑衅无望的,老老实实的压低了声音,毕竟谈话中的不少内容属于幻府机密,却是不能让三大圣地之人知晓的。在曹国风强大气场笼罩之下,海无涯和何知秋两人的修为远远不如曹国风这位三级圣皇,所以也就再听不到了……

  “接下来的后续事宜就更好推断了,海无涯和何知秋虽然在表面上答应了展慕白,但肯定也即时上报了天圣宫!”白奇峰嘿嘿一笑:“曹老大,只要三大圣地方面来的人不只得这些人,又或者是天圣宫出来人,那么,这个推论就完全可以成立,就算不是十成十,七八成的几率还是有的。”

  “结果就是,天圣宫方面的高手出手,劫走了那小子。而且最大可能乃是一次性出动了两名高手。一人从另一方向离开,而另一人,则带着陈家的老二儿子引我们离开,更在关键时刻将之一掌拍死,让我们幻府绝了念想……就算有幻府前辈事后到来,他们也可以用一句人已经死了,一推二五六。”

  “有道理!”曹国风道:“他本以为,人的头已经拍烂,再也认不出来,哪怕最后就由展慕白背了这个黑锅,甚至牺牲展慕白平息此事也在所不惜,只要最终能落下那孩子就一切值得;但,陈家家主却凭着一个胎记,意外地认出了那具尸体的真正身份,这件事想必是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反而露出了漏洞,让我们得以推测出了事实!”

  他嘴上虽然说推测出了事实,但眉头却是皱得更加紧了。若真是如此,自己这个弟子,只怕就真的不能到手了……

  “未必就不能再抢回来!”白奇峰看出了曹国风的顾虑,嘿嘿笑道:“我们的徒弟,哪里那么轻易就被他们抢得了去?此事,未必就一定没有办法。”

  “计将安出?”众人一起追问。

  “我们飘渺幻府素来自成一体,可不像三大圣地那样彼此之间有潜在的利益冲突。只要我们也将情况上报,请府主出面斡旋,将这个徒弟要回来也就是了。届时,我们再向府主请求,将这个弟子收归门下……你们也是知道,府主是不会在乎这个的,只要这个人在幻府,他并不在意究竟是在谁的门下,只要属于幻府就没问题,甚至,就算府主也看上了这孩子,就让那孩子再多拜一个师也没什么关系,总比让那孩子明珠蒙尘或者成为对手要好……”

  “倒也是个办法。”曹国风皱着眉头,细细的考虑起这件事的可行之处。

  “惟这样一来,幻府和圣地必然会有矛盾滋生。但……从今日起,双方矛盾却已经再不可调和。即使再多得罪他们一次,也无伤大雅;再说了,他们前辈之间,也好说的很。再者,曹老大这些年里所有幻府在外的事情都是一肩承担,劳苦功高,府主怎么也要给这个面子,要不然,岂不是要寒了大家的心?更别说,那孩子若是当真落到三大圣地之中,未来成长之余,可是很有可能成为咱们幻府大敌的!”

  曹国风越听眼睛越亮,终于一拍手,道:“不错,果然如此!还是奇峰你的脑袋瓜子灵活啊,刚才老夫我几乎愁得吃不下饭了……”

  白奇峰哈哈一笑,道:“老大您也如展老儿一般的当局者迷,正因为太在乎,反而看不透这其中的复杂关系。而我则不然,你们也都知道我这人一向是没心没肺……”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人人均是感觉到心中轻松了许多,对于夺回这个空灵体质的徒弟,重新燃起了希望。

  众人开始转还讨论方向,将如何避过三大圣地,把此地情报尽速禀报给府主等一系列事情逐一敲定;谈话的声音自然是越来越小。

  这都可以真正的机密,若是被外人听到,那就是要坏大事的。隔壁的两大圣皇虽然提聚了本身最强功力,更将本身五感、灵觉发挥到了极至,简直都要把耳朵竖起来了,却仍是半点也听不到,徒叹奈何。

  七大圣皇虽在群策群力、一起商议,但白奇峰却另有心事,他嘴上没有明说,心下却是感觉大是憋屈。心道,这等罕有的好徒弟说丢就丢了,虽然事后把那展慕白痛打了一顿,发泄了不少心中郁闷,可是以现在的事态来分析,那展慕白其实也是受害人,那两个真正的始作俑者海无涯和何知秋居然还跟着我们来监视,我们竟自奈何不得……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太憋屈了!

  若是不能还以颜色,这口气如何发泄,真正强吞下了这口闷气,岂不让他们认为我们幻府的人太好欺负了?

  曹老大虽然怒火盈心,但其为人却是老成持重,不肯贸然真正撕破脸皮,将事情闹翻……若是这样下去,那这口气却又咋出?白奇峰目光闪烁地低下头,心中暗暗打定了一个主意,他们不是自承收了展慕白的好处吗?一会本圣皇给他们来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恰好就在这时,君大少施施然地隐身御虚而来,静如飞絮,在客栈之中飘落。他并没有直接落在房顶上,而是在距离房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在了半空中。

  这些可都是圣皇强者,虽然自己现在处于阴阳遁的隐身状态之中,但若是直接落在房顶,只要造成任何一点的空气流动异常,保不准就被发觉了,相信幻府的那几大圣皇现如今肯定是小心戒备,留意任何一点蛛丝马迹,若是当真不小心被人家揪出来,那可就糟糕透顶,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还是避免一切可能出现意外的可能,小心驶得万年船!

  一切防范尽都做好,君莫邪再不犹豫,抛出自己的神识,是的,就是抛出!

  按照神识的运行轨迹,可不就是抛出么!

  君大少爷先令自己的神识冲上天空,然后在半空中将神识分散,无声无息地覆盖下来,将要落到客栈时,无数神识已经是造成了一张硕大无朋的巨网,将整个客栈全部笼罩其中。绝无任何遗漏。

  这却是君莫邪的独门手法,事实上,貌似也唯有开天造化神功,才能营造出这样能力强大而又不虞被他人察觉的神识功能,即使是圣皇强者也不例外。

  神识巨网无声无息的兜头罩下,君莫邪瞬间锁定了两个房间!不由得有些诧异:难道那么多圣皇高手居然睡大通铺不成?

  悄悄地查看了一下,这才知道幻府的人在开会,圣地的人则在隔壁伺机偷听,眼见两方尽是当世最顶峰之强者,行事却是如此的鬼祟,君大少爷一时间几乎晕翻。

  这几家可是貌似精诚合作了数百年,终于被自己三招两式之下弄得到了彼此之前全不信任的地步。

  这让君莫邪想起来了一句名言:无所谓忠诚,之所以忠诚,只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在面对绝对利益分歧的时候,就算是已经经历了数百年光阴的深厚情谊,也照样要为之土崩瓦解!

  当然,长期以来的面和心不合,也要占据相当一部分的原因。今日事件虽然也占不小的关系,但归根结底,圣地与幻府互相忌惮,才是决裂的真正深层因素。

  君莫邪眼珠一转,无声无息地飘进了其中一个空房间,只要处于阴阳遁的神异状态之中,只要不过比较过激的举动,任何人也是无从察觉的,即便是圣皇强者也不例外!

  幻府的七大圣皇集合在中间的房间里开会,而圣地方面的海无涯和何知秋则在右面的房间偷听。这也就是说,左面的,便是幻府其余人员所居住的房间,君莫邪数了数,正好六个空房间;而右面,则只有一个房间是空的。

  至于除了这九间房子之外,其他的房间住的尽都是不相干的人。神识稍稍一扫,就已经分辨了出来。

  君莫邪进入的这一个房间,正是三大至尊金城的何知秋的房间。

  何知秋,个性颇为有些文人雅士的风骨,常常叹息:人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秋凉。悲春伤秋,很有一股多愁善感的骚客的味道。在他原本成为圣皇之前,便以‘秋色至尊’为名号,之后是‘秋色尊者’;但到了圣皇层次,却是‘知秋圣皇’。

  何当金风飘落叶,萧萧天下尽是秋!

  秋风剑,秋风掌,秋风腿,秋色神功!

  秋风腿下乾坤动,秋风掌出鬼神愁;秋色神功凌宇内,秋风剑啸天下秋!

  一动,则人间秋愁,正是何知秋的招牌绝技!他领悟的天地之力绝学,便是‘万里悲秋’!

  君莫邪这边才一进入房间,便已经知道了这是谁的房间。因为,只要是何知秋住过的房间,便会自然而然的留存有一股萧煞悲凉之意!只要有人一进入这个房间,就会觉得天地怅惘,人生无趣,直如逝水东流再难回。

  君莫邪心道:若是这丫的每天换一个房间的话,估计全天下的客栈都得关门大吉。世间旅客谁愿意住这等一进去就忍不住伤心、满腹哀愁的房间?这什么人啊,真正的怪人啊!

  一不做二不休,君莫邪随手一扫,就将何知秋放在床头的一个狭长的行囊扫进了鸿钧塔。

  不管如何,圣皇的行李,怎么也得有些价值吧。君大少觉得自己稳赚不赔,虽然以咱的身家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小东西……

  但不管如何,先占到便宜再说,有现成便宜不占不就是傻蛋了吗?!

  貌似实在太巧了,正在君大少爷刚刚得手的瞬间,细微响动骤然响起;君莫邪不禁吃了一惊:这俩货不是在隔壁房间商谈吗?难道偷听之后不需要商量的?自己貌似已经够小心了,难道居然还是被人察觉了!只好摒起了气息,一动不动的隐身到了墙角。

  窗子无声无息的打开,君莫邪暗暗称奇:这位知秋圣皇居然不爱走平常路,进入自己房间居然也要翻窗子,果然是怪人啊……

  正在想着,却见人影一闪,房中无声无息的多了一个人。

  君莫邪一见,差点儿惊呼出来,只见此人无声无息,鬼鬼祟祟,一副做贼的样子,身材颀长,面目清癯,却是幻府圣皇白奇峰!

  白奇峰这人的个性最是睚眦必报!今天虽然机缘之下揍了展慕白一顿,气却远远没出完,然后又被两大圣皇监视……虽然人家未必是来监视,毕竟没有明说。但白奇峰就是这么理解的,尤其白圣皇还认定了,今日的尴尬局面就是这俩家伙摆布出来的。

  所以,这位白圣皇便要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

  还未散会,白奇峰就找个借口溜出来了,情知海无涯和何知秋都在隔壁偷听,白奇峰自然要先来没有人的地方。他的目标,正是君大少已经收入鸿钧塔的东西:何知秋的行囊!

  房间一共也没多大,眼睛一扫就已经四处看完,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白圣皇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喃喃自语道:他妈的,难道去隔壁偷听还要带着行李不成?这个何知秋也太小心了吧?又或者是他根本就没将行李带过来,留在陈家了?

  喃喃嘀咕两句,白圣皇哼了一声,却又无声无息地飘了出去。

  君莫邪松了一口气,正想要活动活动,却是人影一闪,白奇峰又回来了。满脸得意,手里端着一大盆剩菜,有鸡头有鱼骨有菜叶,拉开被窝,呼地一下子尽数倒了进去,口中得意地道:“我让你他妈秋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