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第五部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太刺激了,太过瘾了……

  君莫邪瞠目结舌:这……这他妈的还是圣皇的作为吗?这简直就是实打实的混混行径吧?

  白奇峰犹自不甘心,四处寻找;君莫邪心中一动,无声的坏笑一下:我正愁着怎么样才能无生物东西的挑起争端呢,您来得可真是时候!

  想着,功行右手,无声无息的弹出去一缕劲风,“砰”地一声脆响,正正打在房间的铜镜上,莫看这一下劲力未必多浑厚,但发出的声音却是极之嘹亮的。

  白奇峰正自弯腰向着床下查看踅摸,骤闻异声也是吃了一惊,身子急速退了出来,连看也不看,一个翻身就想从窗口遁走。

  就在这时,背后近在咫尺指出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倒了一盘垃圾就想走吗?白奇峰,你就这么点出息?难道幻府中人就这么点手段吗?”

  白奇峰大怒,猛地转身,喝道:“老子倒了就倒了……咦?”他这一转身才发现背后根本就没有人,背心瞬息之间便出了一身冷汗,汗透重衣,迅速转身想要遁走之时,却是为时已晚。

  “砰”的一声,海无涯和何知秋一从门口,一从窗口,同时进来。两人就在隔壁,全心运功搜罗隔壁的动静,不意祸起萧墙,竟从另一边听到了响动,即时大吃一惊急忙赶回,正将已经纵到窗口的白奇峰堵个正着!

  霎时间这三人却是面面相觑,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动作!竟然都呆住了。白奇峰是震惊,加上羞臊;而海无涯和何知秋则全是不敢置信了!

  圣皇……做贼?

  房中一股子说不出的古怪味道瞬间弥漫出来,貌似泔水缸边的那种酸臭味道也好不到那里。何知秋脸沉如水,全无表情,却是率先有了动作,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猛的掀开那床被子,顿时里面的汤汤水水、残羹剩菜尽数露了出来,一只完整的鸡头睁着眼睛骨碌碌的滚了下来,在白奇峰的脚边转了转,仰脸向天。

  接着,何知秋目光转处,脸色又是一变:自己放置在床头的行囊,竟自不翼而飞了!

  霍然转身,看着白奇峰,口中嘿嘿冷笑:“好!好好好!好一位白圣皇,果然是光明磊落!飘渺幻府的人,当真尽都是一等一的人才啊!不仅深夜端着剩菜来款客,居然连何某的行装都很有兴趣,替老夫保管了起来……呵呵,白奇峰,你好啊,老夫这里多谢了。”

  白奇峰满脸通红,张口结舌,右手里面偏偏还抓着盛菜的盘子,居然都忘了放下。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房间中明明就没有人,但为何挂在墙上的铜镜,居然会蓦然的脆响一声?还有刚才说话之人到底是谁呢?

  自己心中郁闷,便想恶作剧一下,出出心口恶气罢了,倒也未必有什么恶意。但就现在的事态变化看来,却是糟糕之极了……

  这里的动静不小,曹国风等人也即时结束了会议,六位圣皇瞬间全部赶到了这里,一见这种情形,也是全部怔住,人人呆若木鸡!

  以白奇峰的盖世功力,前来做这等微不足道的小动作,居然还会被人抓个正着?这……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一瞬间里,隐身的君莫邪无声无息的遁走,当然没有马上抽身的意思,只是又去到了海无涯的房间,“咻”的一声,海无涯的行囊也进入了鸿钧塔。然后又无声无息的回来,兴致盎然的看热闹。

  这等现成便宜、每天做个十宗八宗也是不嫌多了,还有这等大戏,更是多多益善,表演者可尽都是圣皇强者,不仔细观赏一番可是可惜了的了……

  这位始作俑者、真正的窃贼,反倒是真正神不知鬼不觉。而所有的黑锅,却让那位幻府的白圣皇背的焦头烂额。君大少爷扣别人黑锅的手段显然又有大幅度的增长!

  诚如斯言。

  隔壁的白圣皇已经是真的焦头烂额了……

  “曹圣皇,今夜之事,幻府是否该给何某人一个交代呢?”何知秋面沉如水,缓缓说道。

  “额……咳咳咳……奇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在搞什么?”曹国风道貌岸然的道。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眼前这么一回事!尽都在眼前摆着呢,那还用多说吗?这两位圣地高人看咱们不顺眼,难道白某还要受他们的气不成?”

  事到临头,白奇峰反而很硬,一梗脖子:“反正就这么回事,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就做了,怎么地吧?”

  海无涯和何奇峰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

  “白奇峰,大家尽都一大把年纪,可都不是毛头小伙子呢,自己做的事,自己要负责!你身为圣皇,当世有数的强者,却做出如此无聊的勾当,居然也不觉得羞愧?竟自如此的蛮横?”何知秋沉沉的道。

  “羞愧?蛮横?哈哈,何知秋,我且问你,你们两个人狼狈为奸,前来监视我们,更欲窃听我们谈话,你又羞是不羞?”白奇峰哼了一声,说道:“对付君子,我自然会用光明磊落的堂皇手段,但对于你们这两块料,嘿嘿,那就不必说了吧?”

  海无涯冷哼一声,道:“白奇峰,你最好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

  白奇峰耸耸肩,道:“说清楚又怎地?不说清楚又如何?你让我说我就要说清楚?你以为你是谁?”

  何知秋负手在后,冷冷的道:“我们不以为我是谁,也并不以为我们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但,自问,还是做不出这等鸡鸣狗盗的龌龊勾当的,更不会往别人的被窝里倒下一盆剩菜!白奇峰,白圣皇,你以为然否?”

  白奇峰满脸紫涨,喝道:“何知秋,废话少说,老子看你早已不顺眼了,来吧!”

  何知秋蔑视的笑了笑,淡淡地道:“白圣皇,想打架,可以。但,是不是先将我的兵器还给我?难道你们幻府都是这么打架的吗?先把别人的兵器藏起来?”

  “兵器?什么兵器,哪个拿了你的兵器?”白奇峰一怔,隐隐觉得不妙。

  “你真的……很无耻……”何知秋不屑的笑了笑:“飘渺幻府,就是这样行事的?也罢,白奇峰,老夫就空手接你的奇峰突起万壑嶙峋!”说着一伸手,“刷”的一声,衣袍下摆无风自动,卷起在空中然后掖入腰带。

  “慢着!”白奇峰震声大喝:“老子敢作敢当,确实是倒了你一被窝的剩菜,但老夫可没有拿你的什么狗屁兵器!这一节须得搞清楚了!”

  何知秋气急反笑,目中寒光闪动:“很好,你没拿,你说没拿就没拿吗?房中无人,我的行囊刚才就放在床头,此间只得白圣皇您一个人在此,然后我的行囊和行囊中的兵器自己长了腿,跑了。您是这个意思吧?白圣皇,我这样认为,您可满意吗?”

  “我白奇峰岂是那种敢做畏当的小人!何知秋,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你将东西放在海无涯的房间里,却返回头来诬陷于我!你好无耻!”白奇峰胡须颤抖,大是悲愤,内心憋屈得几乎要吐血。

  “哦?既然如此,跟我来!”何知秋身子飘动,平平飘过,一行人又来到了海无涯的房间里。

  何知秋依然是背负双手,风轻云淡:“看清楚了吗?白圣皇,这个房间里,只有海兄的行囊,并没有我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海无涯一声惊呼:“我的行囊呢?我的行囊怎地……也不见了!”海无涯霍然转身,看着曹国风和幻府的几个人,突然愤怒之极的一声冷笑,道:“曹圣皇,人多了真是好啊,分出一两个人来办事,居然如此的便宜。但……曹圣皇就没有觉得,这样做实在很无耻么?飘渺幻府,果然不愧这飘渺二字啊。”

  海无涯两人脸色铁青!行囊里面可不只是他们自己的随身兵器,还有刚刚接受的展慕白的谢礼……如今事情没办成,谢礼没了……

  这也太糟践人了吧?

  两人都是愤怒的不行了……

  曹国风大怒道:“海无涯,你们有完没完?白奇峰刚才就只是想要恶作剧一下,大家数百年的交情,这又何伤大雅,但你们却竟然这般的不依不饶,居然扯上了整个幻府!”

  他愤怒的瞪着眼睛:“今天遁世仙宫展慕白诬陷在前,梦幻血海和至尊金城蛮不讲理在后,难道你们以为,我们飘渺幻府的人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不成吗?凡事总要有个限度!行事一旦太多,就要累人累己,悔之晚矣!”

  海无涯嘿嘿冷笑,道:“别的我不清楚,我就知道白奇峰进来过,而我们的东西就很凑巧的不见了。而你们幻府的人却没有丢东西,只知道这些,还不足够吗?!”

  他这么一说,曹国风突然心中一惊,扭头喝道:“去查看一下我们的行囊。”跟在最后的一位圣皇高手应了一声,转身而出。

  海无涯仰天长笑,甚是欢畅的样子,说道:“曹国风,你可真是一位好演员,到了这等时候了,居然还没忘了演戏!难道你们的行囊也会不见吗?九大圣皇聚居之处,进了小贼,将九大圣皇的行囊尽数窃去,天下奇闻啊!”

  曹国风嘴唇抿着,一言不发。不多时,那位高手回来,对曹国风轻轻摇了摇头。意思大家很明白:幻府方面东西没丢!

  曹国风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在曹国风的心里,这两个行囊,应该真是白奇峰取去了。但白奇峰却是自己兄弟,现在又与三大圣地关系紧张到了这般地步,怎么能在敌人面前,处罚自己兄弟?

  不仅曹国风等明白了,就连海无涯和何知秋两人也明白了。

  两位圣皇气得满头头发都直立了起来:明明就是你们拿的,如今你们还假模假样的检查,检查完了居然还明目张胆的说,没丢。这不是摆明地在耍着我们俩玩吗?

  “海兄,何兄;此事恐怕有误会。奇峰再胡闹,也断然不会吞没了两位的随身兵器;或者……两位再想想?不是二位怕不安全,将行囊留在陈宅了?”曹国风越想越是觉得事情不对劲。

  自从来到这里,出的事情似乎太多了一些,几乎一件接着一件,件件透着那么的匪夷所思,实在太过出乎意料。总而言之,此间圣皇云集,却也是被动到了极点!似乎无形之中有一只大手,在拨弄着这一切。

  海无涯和何知秋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冷笑一声。两人对曹国风的话,全然没有理会,眼中身上,全是愤怒的战意!

  “安全?天底下那里还有比放在我二人身边更安全的地方?我等的随身兵器竟也要放在远处吗?你们飘渺幻府都将事情做到了这种地步了,居然还要跟我们说什么误会?曹国风,以前还认为你为人方正,老成持重,但现在看来,你说的话,真的还不如一个屁!屁起码还有个响动呢!”海无涯摇了摇头。

  “多说无益,唯有一战而已!闹市之中,动手未免伤及无辜,曹圣皇,请!”何知秋脸上泛出寂寞如秋凉的表情,一时间天高云淡,万里惆怅;当先飞出!

  “打就打!难道老夫就怕了你们不成?”白奇峰大喝一声,当先跟了出去,速度快如闪电。这一晚上,这位白圣皇连冤枉加憋屈还有浓浓的羞惭,简直是将他自己快要撑得爆炸了,若是再不能发泄一下,恐怕真的要憋出内伤来。

  太丢人了!

  一代圣皇自降身份,行那鼠窃狗偷之事居然被人抓了现行!一想到这里,白奇峰就怒火三千丈!这分明就是圈套,而且是针对我的脾气布下的圈套!一环一环环环相扣,硬生生将屎盆子扣到老子头上,逼老子到了冤枉的悬崖绝路!真当老子这么好欺负?

  眼见两人怒气冲冲的出去,海无涯冷哼一声,当先拂袖而出,紧紧跟随。曹国风长叹一声,一挥手,六个人连成了一道光影,随之飞了出去!

  空中一片虚影之中,君大少捂着嘴,笑的浑身痉挛,几乎闭了气;太刺激了!太过瘾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