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第五部 第一百三十章 神秘女子

  <第二更!我真废柴到极点了……五个小时码一章……腰都疼了>

  随着四周景致瞬间蜕变满目萧瑟,何知秋的身体也如是气球一般的急速膨胀起来,黑发凌空飞舞,清癯的面容变得杀机凛凛,秋色无边!

  君莫邪顿时明白:何知秋的‘万里悲秋’却还不止是情绪上的超人感染力,他还能在开启这个‘万里悲秋’的同时,将所有绿色植物之中的活力尽数抽取出来移为己用。

  这等于是可以随时随地地补充着自己的体力玄力,如此一来,他自然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境!而他的对手却没有他这样的优势,就算原本实力相当,但在如此的此消彼长之下,胜负自然分明,或者说,打斗越久,何知秋占得便宜就越大!

  白奇峰白衣飞扬,大喝一声,道:“高招!妙法!好一个万里悲秋!且看我的奇峰突起万壑嶙峋!”

  手掌一阵急速的舞动,霎时间白奇峰的身子竟自隐没在一片风暴之中,似乎是完全消失了本体,取而代之的,地面上突然变得凹凸不平,随即更是一片片的人造小山猛地拔地而起,哪一座人造小山却都是尖尖陡峭,悬崖峭壁一般,同时半空之中无数的大石轰隆隆的落了下来!

  “秋色万里,风光无限,又岂是区区一片山石就能够掩盖的?不自量力!”何知秋一声冷笑,秋风呼啸而起,苍茫天地,满目只余萧瑟!

  白奇峰虽然也适时发动了自己的独门玄功,更引动了自己领悟的独特的天地之力,造成了沧海桑田一般的巨变,但在这场战斗之中,却是明显的落了下风!

  发动了秋色万里的何知秋,却是占据了明显的上风,借助独门功法的独特属性,一时间当真是“风光无限”!

  两个人的身子却已在交接的瞬间,同时隐没在这突然出现的天地奇景之中,但秋色无边、弥天漫地,白奇峰的万壑嶙峋已是落尽了下风,眼下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而已。

  这一点,非但白奇峰本人清楚,甚至旁边的圣皇也尽都看出来了。

  此地尚有幻府五大圣皇,只有有任何一人出手,便可轻易扭转白奇峰的败局,甚至克敌制胜也不过是数招之事,但这圣皇之间的战斗,却牵扯到各自的一生名誉,声望,不管为了什么,只要一有人插手,无论对战双方,都不会接受!尤其是劣势一方,更是宁可战死!

  现在的局势,白奇峰虽然落尽下风,但距离真正败亡却还差得很远。但若要扭转战局,刻下唯一可以插手的,就只能是一侧的同样处于战斗之中的曹国风出手相援而已,其他人都不可以!

  果然,曹国风一声长啸,声震长空!

  素来老成持重的他,在刚才的交手中,仍自没有发挥全力,幻府与三大圣地之间的联盟虽然因今日之事而土崩瓦解,但双方的关系却也还没去到对立敌视的程度,所以曹国风在刚才的战局之中可以营造出势均力敌的状况,否则以他三级圣皇的实力,当真全力发挥,即使未必能即时挫败海无涯,但占据优势却是毫无疑问的!

  可是这一刻,白奇峰已被何知秋全面压制,再难以扳回局面,而何知秋现在恨白奇峰入骨,只要有机会,是绝不会容许白奇峰生还的!可以说,曹国风与海无涯虽然是悠哉的战斗,等于切磋,但,白奇峰和何知秋却是真真正正的生死之战!

  生死就在毫发之间!

  曹国风迫于无奈,唯恐白奇峰有失,也只好发挥用出了压箱底的真正实力!因为只有他尽快击败海无涯,才能过去援救白奇峰出困境!

  就在曹国风爆发出全部实力的这一刻,战局却因为曹国风的这一次爆发,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可以说,是本质上的变化!

  这再也不是意气之争,而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幻府与圣地的生死之战!

  “海兄,得罪!”曹国风长啸声起,风云瞬时变色,随即他的身子从静转动,刹那间整片天地突然密密麻麻的充满了曹国风的影子!而一阵阵山岳一般沉重的空前压迫感,刹那间令海无涯连移动身体都困难了起来!

  然而就在此刻,海无涯也自引吭长啸,爆发出本身最强的玄力功劲,挣脱束缚,而另一边占尽上风的何知秋突兀地发出一声哈哈朗笑,两人突然连连闪动,竟于瞬间汇合到了一起!

  海无涯极尽嘲讽能事的大笑一声:“飘渺幻府,果然是要将我们两人置于死地!曹国风,你终于表明了你们幻府的立场,老夫两人不奉陪了!那几件兵器,些许物事,就留给你们玩吧,哈哈……山高水长,咱们终有再见之日!”

  长笑声中,两道人影有如幻影一般地闪了几下,便即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决战场地旁边废弃已久的荷花池,竟自“轰”地一声翻滚了上来,整个的底朝天了……积蓄了几百年的无数污泥,如同一把异常巨大的大伞,足足笼罩了此地方圆千丈以内的空间!厚实浓密,乌云罩顶一般地压了下来。

  所有在这个范围之内的人,齐刷刷的面临着污泥罩体之危!

  海无涯和何知秋同时冷笑,然后静悄悄地没有了声息。显然,两人发动了这纯属恶心人的最后一击之后,便以之为掩护,极速撤离了这个区域!

  这两人亦尽都是活了好几百年的老妖怪,岂会轻易意气用事,贸然打一场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的仗?这件事,还是属于试探,试探幻府对圣地的态度。若是曹国风与白奇峰真的下杀手,那就真的坐实了幻府的狼子野心!届时,两人就会不惜一切代价突围!

  事实上,老谋深算的他们他们一开始将战场选在了这里,就已经预留了这样的一条退路!姜还是老得辣!

  就以这机深算计而论,常年避世红尘的飘渺幻府却是要差之许多的!

  而且他们立意突围,但幻府的人却是从根本上说就没有打算赶尽杀绝!就连白奇峰,也只是想要狠狠的教训一顿何知秋罢了,并没有想过要将他杀死!

  但他们突然离开,战局结束,立即上报,却令三大圣地与飘渺幻府之间的误会再也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随着两人的离去,四大势力,彻底决裂!

  同样身处淤泥笼罩范围,殃及池鱼地君大少爷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惊天变故,即时目瞪口呆,心底大呼糟糕!

  曹国风等人尽都有极深湛的玄功护体,更有余暇施展轻功闪避,自然什么都不必担心,断不至于被淤泥碰到。但君大少爷这边却是不行的,他现在正处于阴阳遁之中看热闹,只等一旦出现两败俱伤的场面,然后自己就会寻找机会占便宜。

  这场污泥雨下来,他若是施展开天造化功护体,就算再怎么小心,在气机牵引之下,仍旧不免会被曹国风等人发觉了他的存在,那么,他的计划就会有功败垂成的危险,而且本人的安危,也颇堪忧虑,那可是七大圣皇的联袂围杀啊,就算现在的九幽十四少也未必能讨好……

  所以他只能选择生受!

  感受着腥臭之极的污泥啪啪啪地打在自己身上,君莫邪差点没干呕出来:这种淤积了数百年的污泥,尤其还原本是一个荷花池……其中不知道腐烂了几辈子的藕等等……而且还有一些生物的尸体在里面腐烂……

  那股子味道,可想而知!

  即使以君莫邪的心性,曾经的杀手生涯本早已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污秽变故,却也是难以负荷的!

  君大少从兴高采烈、甚至是掌控一切的美梦之中还未曾来得及清醒过来,就遭遇了这一些……偏偏还不敢动,连一动都不敢动,只能任凭这些散发着恶臭的污泥将自己全身糊满……直接的欲哭无泪!

  我的大计划……呜……泡影了……

  梦总是美好的,但美梦逝去,现实再临眼前,却往往是很残酷的,也是很杯具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君大少再度睁开眼睛,才发现场中早已是空无一人。海无涯和何知秋固然无影无踪,曹国风等人也是杳无踪迹!

  这很合理,曹国风等七大圣皇本就尽都是养尊处优之辈,何、海两人已然离去,难道还要留在这里闻污味么?也幸亏如此,君大少爷的阴阳遁被这意外而来的淤泥所破坏,若他们多留片刻,显出身形的君大少爷就要真正杯具了!

  寂静的深夜,唯有君大少独自一人披着满身的污泥,蹲坐在树上,活像一只泥猴子……

  “怎么会这个样子?!真倒霉啊!不仅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没有了,自己反而要变成了一只污泥猴,完美的计划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叫什么事啊……”君大少仰天长叹,确认了这一次计划除了挑拨离间完满成功之外,貌似再也不会有任何收获了。

  万分郁闷的从那树上下来,运功将身上的污泥尽都震了下来,但那股气味却仍是绕梁三日余韵不绝,君莫邪一边咒骂,一边身形如飞,沿途寻找河流,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洗个澡!

  实在是太难闻了!

  哥哥我洗筋伐髓的时候出来的身体污垢,貌似也跟不上这股味道的万一吧!

  这一世的君大少爷素来顺遂,如此糟糕际遇貌似却是第一遭!

  足足奔出四五十里路,才看到前方终有波光粼粼,一条清亮小河哗啦啦的响着,欢快的向前奔流。那河水却也不深,也就刚刚到了膝盖以上,说是小河,或者说是小溪来得更适合,君大少自是毫不犹豫的,一个鱼跃,噗的一声跳了下去。

  “轰”的一下子,直接在河底弄出来一个深达三五丈的大坑,下面顿时断流,所有清澈的河水,径自注进这个新生的水坑之中。

  君大少刷刷刷几下子就把自己扒了一个精光,先将脑袋埋进水里,拼命的洗了又洗,但一伸出水面,就感到自己的鼻孔之中还是能感受到那种难以忍受的恶臭气味……

  如是再三连续洗了好几遍,终于感觉到差不多了,气味貌似也清新了许多,君莫邪赤条条的躺在刚刚创造出来的大浴池里,又喘了几口气,从心中升起啼笑皆非的感觉。

  那身衣服是非但穿不得,更是要不得了,那味道真正的……

  君莫邪心念一动,从鸿钧塔之中另取出来一套衣服,看到衣服才蓦然想起来:我靠!我怎地那么笨呢,那几件九幽第一少的遗产,温玉心绸……到现在还没有分散出去!

  自从回来之后,事情简直都连成了串,居然将这件大事直接忘记了,若是早点将那护身宝衣分发出去,或者蛇王就不会……唉!我可真是脑袋秀逗了……

  不过当时若是分了那几件宝衣的话,会不会有蛇王的份呢?这么想着,君莫邪心中突然由衷的惭愧了起来……

  君莫邪自责了一会,赤条条的沐浴着月光,就这么走到了岸上,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想着下一步的打算。

  刚刚穿好了一半,突然听见一个淡淡的声音道:“你……就是君莫邪吧?”

  这个声音,竟似是一位女子的口音,只听那声音异常的淡漠,却听不出具体年纪。

  “谁?”君莫邪突闻此声,大出意料之外,身子却不动,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依旧以原本的速度,将衣衫穿在身上,头也不抬的问道。

  这却是他的真实反映。身为杀手之王,最重要的,就是处变不惊!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能打乱自己的本心。越是意外的情况,越不能慌乱,否则……后果只有更坏!

  河边的一棵大树上,骤闻一声轻哼。

  君莫邪仰头望去,却见一个女子的清丽身影凌空站在树梢,修长的身材,婀娜多姿,如削的香肩之上,露出一截剑柄。

  只是站在树梢最顶端的一片树叶之上,身子轻轻起伏!便如是瑶池仙子,御风而来,却又不愿意踏足尘世,沾染红尘俗氛,便自停留在了树梢之上……

  就只是一片薄薄的树叶,竟能承载了她整个人的重量,而且看起来,还似乎是很轻松的样子。单只是这份超凡入圣的轻身功夫,就已经足以令人叹为观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