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第五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邪君战书

  <今日第一更!>

  海无涯等人看着这面突如其来的墙壁如此诡异的出现在眼前,更神话一般的徐徐出现字迹,对于眼前这一幕尽都是目瞪口呆。饶他们尽都是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老妖精,却也从未见到如此匪夷所思的场面!

  再有,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邪之君主’!?

  单看这名字像是某人的名字又或者是外号、绰号什么,但,却貌似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当今之世还有这样的一个人,这个名字代表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世间,邪,自然是歪门邪道的意思,但,由古至今,有谁能自称‘君主’?

  若是真的有这样一位君主,岂能默默无闻?岂不早就名噪天下?

  现如今,这位神秘的‘邪之君主’名字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有何用意呢?难道,刚才度劫的那个人,就是邪之君主不成?

  就在众人心中尽都在暗暗嘀咕的时候,土墙上这四个大字突然豪光大作,耀人眼目!这土墙上出现的字迹,竟然在一瞬间变成了灿灿夺目的金色字样!

  一时间,在这漆黑的暗夜中竟自异常辉煌灿烂起来!

  海无涯和何知秋等人一阵瞠目结舌:这……还有这么变化的?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不成?又或者是刚才渡劫之人实力太过强悍,天地也要为其鼎证?!

  这种匪夷所思的特异变化,显然已经超乎了在场所有人的认知。

  但,接下来,却又是一阵金光闪烁!字迹再度渐次幻化留痕,三大圣地的高手们一个个的从惊讶到严肃,然后却是愤怒!极端的愤怒!

  首先一个斗大篆字,横空出现,正正占据了中间位置——战!

  “人间万邪,我为君主!横扫天下,睥睨江湖!邪君所至,神嚎鬼哭;一笑乾坤,一眼今古!”

  “真真是好大的口气!”何知秋沉沉地哼了一声,对这位不知来历、故弄玄虚的‘邪之君主’做出了评价!在场众人心中,都有些同感。

  这段字,实在是太狂妄了!他以为他是谁呀?

  但众人都知道,突然出现的这些异状,对方显然不是为了夸耀自己实力而来,就以刚才渡过雷劫的实力,就已经很能说明一切了,现在再添这些变故,定然是另有目的的。

  眼下,却还需等待。

  果然,接下来的字,证实了众人的猜测。

  “圣地无良,邪君伐之;一剑灭圣者,乃为起始也!”

  众人一阵大哗,原来夏东亭被神秘刺杀,竟然就是这位‘邪之君主’下的手!

  “……拳打遁世宫,脚踢至尊城;闲来无事时,一掌血海空!人间伪君子,死无葬身地;圣地多恶棍,统统送往生;天下皆雀跃,海内终靖平;唯我邪之君,举世独称雄!”

  “好狂妄!好嚣张!好混账!当真该死!”何知秋愤怒地骂道。余者众人也尽都一片哗然;这位‘邪之君主’的口气,简直就是狂得没边了!纵然你实力惊人,便能以一人之力独对已屹立于玄玄极峰万多年的三大圣地吗?!

  “圣地中人,若有胆子,明日清晨,城南相候。一战决生死,一役了恩仇!日出东方之时,便是圣地诸君身首异处之时!”

  “邪君恭候大驾,专程送诸君结伴携手、同赴幽明!黄泉路遥,生死门开。诸君仔细,切勿误了时辰,若是,则难免成孤魂野鬼也。”

  土墙上的文字,至此结束。

  三大圣地的高手们可谓是气炸了肚子!

  这世间,面对三大圣地,居然还有这么嚣张的人!

  “明日清晨!邪之君主……决战!”海无涯慢慢的念着这四个字,相比较起其他人,他却是更多了几分理智、几许冷静。面对着这快古怪的土墙,海无涯在震惊和愤怒之余,感受到更深的,却是浓浓的心寒。早已忘记的怯懦心思再这一刻竟是突兀重临!

  对方若无把握,怎么会下出如此战书?

  “不错!”何知秋也在浓浓愤怒之中冷静、镇定下来,缓缓道:“这,必然是一场恶战!这一战的胜负,真是……”

  “这位邪之君主选得时间可真太是时候了……”海无涯苦笑一声,道:“我方前来菊花城的高手,眼下已经分散了大半,可说是正处于实力最薄弱的一刻,可他就偏偏选在了这样要命的节骨眼上!这让老夫觉得,似乎很是不妙。”

  “何止是不妙,根本就是大大的不妙!”何知秋凝重的道:“之前变故,令到幻府方面的援手闹翻走人,与我方大有反目成仇之意,你我的趁手兵器,也在那时失去。眼下又有展兄遭受九幽十四少毒手,更连带着海兄你,也受了些内伤。我等依为靠山的三位守护者大人又被九幽十四少约战……现在这位来历神秘、实力更是高深莫测的邪之君主,突然在这个时刻提出了决战之议!”

  何知秋长叹一声,道:“而我们……现在却还完全都不了解,这位邪之君主……到底是何方神圣!甚至在此之前,根本连听说也没有听说过……这一战,简直是莫名其妙!若他当真就是之前渡劫的那人,我等岂非就真真时日无多了!”

  “这点大伙都清楚!但,这一战却已是势在必行!”海无涯苦笑:“就如三位守护者大人不得不接受九幽十四少的挑战一样,我们同样也不能拒绝这一次邪之君主的约战!”

  “为了圣地万年声望不堕,决计不容得我们有半点退缩!我们宁可尽数战死,却也不能退缩!”何知秋眼神悠远地看着远方夜幕,沉沉的道。

  “留下两个人,照顾好展兄,其余人等,一并上路。”海无涯道:“这对方或者身手极强,却未必就是之前渡劫的那位前辈高人!再者,人力有时穷,他始终只得一人,若是论到高手数量,无论如何也不会比得过我们三大圣地的积累底蕴更深湛。这一战未必全无胜算,若是……可群起而攻之!当日对九幽十四少的战法,未必不能应用于今日!”

  何知秋一怔,随即缓缓点头。

  “我……也去!”一个微弱的声音道。两人回头一看,说话的,竟是展慕白。两人看到展慕白现在的样子,不由得都是骇然大惊!海无涯甚至浑身都有些颤抖起来……

  此刻展慕白的形象,可谓已经凄惨到了极处。

  整个人左半边身子火烫,右半边身子却挂着一层寒霜,从脸部以下,一直到两只脚,都是这般的冰火对称情形。而只过得半个时辰,却又转作右半边火烫,左半边冰寒,如此循环往复……

  九幽十四少的手段,当真是恶毒之极!这却是他的独门手段,九幽烈火和九幽寒风两种截然不同的神功手法同时施加到展慕白身上,每半个时辰便会定时轮换一次,这却有个名头,叫做:阴阳炼魂!

  这种阴阳炼魂,施展一次,整整可持续一天一夜的功夫!在这一天一夜里面,受刑者简直是如同在十八层地狱里一遍一遍的来回趟,乃是当今世间公认的第一残酷的刑罚!

  求生固然不得,但求死……却也不能!

  九幽十四少之前放人,根本就不是真正要放过了展慕白,而是存心折磨蹂躏于他!展慕白在这样的万般痛苦之下,就算是每说一句话,都要承受莫大的痛苦!

  “我这副样子,再支撑也撑不到明日此时了……”展慕白颤抖着,恨声道:“与其被九幽十四少的古怪手段玩死,我倒宁愿与那个邪之君主一拼,或者还能发挥点作用……两位兄弟,明日清晨一战,我本身已然无能为力,但你们却要帮我一个忙……助我启动崩血裂体神术!让我展某……死的体面一些……”

  “崩血裂体神术……”海无涯与何知秋如遭雷击,同时呆住:“展兄,你明知道,你只需要熬得过一天一夜的光景,你的修为便有恢复的可能……你为何要出此下策……”

  展慕白惨笑:“展某此次出来,遭遇的这么些事情……大伙可是尽都看在眼中了,两位兄弟认为,我展慕白……还有面目活得下去?且不说九幽十四少那厮的死亡威胁,就以我展某的脸皮来说……”

  说到这里,他突然嘶声大吼一声:“我展慕白实在是……生不如死!!”

  展慕白自身的深湛玄功此时早已经提不上来了,这句话,完全是以本身的力量吼叫出来,声音嘶哑,却充满了绝望的羞辱。

  展慕白,心中早已被死志充盈,!

  海无涯与何知秋呆呆站着,心中如同灌铅一般沉重。面面相对,却说不出话来……

  夜色悄悄溜走……

  凌晨的朦胧之中,三大圣地所属的高手们在以何知秋、海无涯两人的率领之下,静静地走出了菊花城南门。

  这行人中间设有一副软榻之上,展慕白挺直着身子,坐在上面。左边脸通红,右边脸惨白,身子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浑身的肌肉,也在一寸一寸的痉挛,但展慕白头发却是梳理得整整齐齐,衣服也是一尘不染,眼中满是杀气、决绝!

  <感冒,今天烧到了三十八度五,头痛欲裂。九九感冒冲剂和白加黑都是双倍的吃,却半点作用也不起。昨天三十七度多,今天反而更高了……没办法,从今天下午开始输液……

  现在坐在电脑前码字,都觉得难受之极……脑袋疼,两边太阳穴嘣嘣跳,头重的,就像是铅块,极想砸到键盘上睡过去,可今日我已经睡了将近十五个小时……

  唉,第二更正在努力,不知道零点前能不能发出来……

  我所做的,无非就是坚持。希望兄弟姐妹们,给我坚持的动力……

  真的好难受……>(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