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第五部 第一百七十二章 揭伤疤、还人情、还是另有目的?

  “难道你当真不是某位前辈的灵种转世吗?”那面上有一块胎记的中年人狠狠的瞪着君莫邪,道:“相信你也清楚,你在未满二十岁,就达到了圣皇三级巅峰!但有一点是你不知道的,那就是……若是你不是灵种转世,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样的速度!”

  他阴沉沉的加上了最后一句话:“就算我们十一个人从你出生就开始为你灌顶输功,一路辅以最上乘的天才地宝,半点歪路也没有走错,却也绝对不会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拥有这样的成就!刻下,你还要否认什么?”

  “但我的确不是灵种转世!前辈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且容我反问一句,所谓的‘灵种转世’真正能达到我的成就吗?”君莫邪摊摊手,一脸无辜。

  胎记中年人即时为之哑然,因为就算是灵种转世之身,也根本无法达到君莫邪刻下的成就,就算是灵种转世、就算有前世记忆、境界、底蕴,就算是未出娘胎开始修炼,也断断难以达到君大少爷目前的成就。

  灵种转世固然可以为转世之人提供最理想的修炼环境,但始终也有极限,如君大少爷这般的,却非是人力可及的!

  “此子说得乃是实情,他本身的确不是灵种转世!”首位上的白衣人疲倦的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这个石破天惊的答案:“刚才我们神识相交,我遍曾经查过,他的神识浑然一体,绝对没有任何疏离!并非是两世累积聚合之客!”

  这一句话出来,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神识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疏离!

  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举凡是灵种转世,必须要寻觅一位怀孕且即将临盆的女子,然后借体重生。但是一般这样的情况就是:那成型的胎儿身体里面,却早已经有了另一个先天的灵魂!

  若是想要夺取,必须将原本的灵魂杀死!然后,才能以这个身体为依凭而存活下来。这样一来,自身自然是重获新生,且还有未出生就处身于先天胎息的状态之下,修炼之路自然是一片坦途,但凡事有利就有弊,灵种转世却也有一个极大的弊端:神识疏离!

  毕竟,灵种转世之人所杀死的乃是一道先天灵魂!杀死那先天灵魂之余,获得的神识世界因为并不是自己先天带来的,就只能慢慢的一点点熟悉,转化!但不论转化到什么程度,始终都会存在一分疏离,恒久常存!

  这也是所谓的巅峰修炼者最后一关所有面临的最凶险的一关:“心魔百炼重铸魂”!

  故老相传,修行者若是过得了这一关,就能自由地破碎虚空,打开天地之门,随意的穿梭,但若是最终过不了这心魔一关,后果必然是神魂俱灭!无论前世今生,俱都化作虚无!

  这一关的困难程度,绝对要比渡天劫还要更来得危险!

  亘古至今,根本就从来没有人闯出去过!

  破碎虚空,打开天地之门,自由穿梭各个位面……

  玄玄大陆万年以降,就只有九幽第一少做到了!不仅他做到了,而且还带着他百十个老婆同时穿梭了……

  所谓的故老相传,其实本就是九幽第一少留下的话!

  也是他所流传下来的玄功的最后一关!

  但没有人知道,九幽第一少之所以能做到,却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灵种转世;而他的老婆们也尽是一样。所以完全没有这‘心魔百炼重铸魂‘的危险。

  至于后人不是灵种就直接修炼到顶的……

  一万年以来,至今也还没有一个!

  面前为首的那中年人,正是上一代守护者身死之后,灵种转世之人,跟他一样的遭遇的,在座的还有五个人!而这六人,也正是天圣宫修为最高的六个人!

  其他的人虽然也得以列席,但真实修为比起他们六个人,却有云泥之别!

  如今,竟然有一个怪胎,不是灵种转世,却在二十岁之前就修炼到了圣皇三级巅峰层次!这简直是以前众人发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要解释君大少爷目前之超卓成就,“灵种转世”之人本已是他们所能设想到的唯一比较有可能的答案,但这一刻,这唯一的答案却又被人只言片语就彻底击碎了!

  他们当然不知道,君莫邪固然不是所谓的灵种转世,却本质却也不是土生土长。同样是不同的灵魂,而且,还是半路出家,甚至都不是先天之体……但他因为有鸿钧塔在身,早已经将这些打磨的丝毫痕迹也没有了!心魔、天劫什么的,根本不在眼内!

  “虽然你非是灵种转世,你的身体里,仍有许多灵药的力量!或者说,正是它们造就了你今日强横的实力!”

  那中年人依然微笑着,但却有一种告诫之意:“只是,凡事有利就有弊!你千万要注意,因为这对你来说同样不是好事。短时间的急促提升虽然能够获得巨大的力量,但就长远来说,却有深远的后患。等你再突破的时候,真的需要静下心来,最好将这些力量完全地消化之后,再做突破的打算,否则,若是你一鼓作气冲到最后一关……最终所要遭遇到的凶险未必就比我们要小,甚至……犹有过之!”

  君莫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多谢!”

  君莫邪完全能听出来,这人的这几句话完全是在指点自己,乃是一片诚心。虽然自己有鸿钧塔的存在,并不需要担心什么最后一关,但对方的这番心意,却还是让他心中很舒服。

  听到对方体内有‘许多‘灵药的因素,另外几个人顿时脸色一缓,虽然仍旧是匪夷所思,但这种解释,却无疑更容易令人接受一些,毕竟这世间有太多的未知物事,或者就有什么超级逆天的灵药,而君莫邪的身体又刚好能负荷,机缘巧合之下造就了这一传奇。

  否则……与君大少爷一比,这些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直接通通一头撞死算了,这忒打击人自尊了……

  “君莫邪,虽然你现在的位置,与圣地份属为敌,但老夫等人,也不欲为难于你。你今日随曲护法等三人来此,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那中年人微笑着,神态再度慢慢的恢复淡然,又渐次恢复了到之前那种身在虚空之中的奇异状态。

  见老大说到这里,其余众人突然尽都叹了一口气。

  君莫邪年纪轻轻修炼到如此地步,委实乃是这世间一大奇迹!所以老大在见到他的同时,立即召集了他们前来,同时有一种想法:若是以这样的速度,恐怕这小子会在极短的时间里,一鼓作气直上顶峰,甚至是超越顶峰!

  若是能够就在众人面前度过心魔百炼重铸魂,那对众人的借鉴作用,将是无可比拟的巨大!

  但现在老大显然已经放弃了这种诱人的想法。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天圣老大在与君莫邪接触之余,这种想法非但没有消失、放弃,反而更加的强烈了!只不过他善有识人之能,一接触就知道君莫邪这货绝对是一个拉着不走赶着倒退、又臭又硬的驴子脾气!

  若是直接向这样的人高姿态的提要求,绝对要比登天还难!而以自己等人的身份,又实在拉不下脸里求人!

  幸好这样的人还有一个弱点,就是怕欠人情!所以目前只有尽心交好于他,循序渐进。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而且,他在那一接触之中,已经感到了君莫邪本身神魂的强大,与自己比拼,居然好像是未出全力!若是他当真全力出击,自己能不能接得下来,却还真是一件未知之事!

  这件事,让他骇然之极!

  他却不知道,君莫邪其实已经出尽了全力!

  至于,那股莫名强大的隐藏力量,正是鸿钧塔的力量。而对这一点他倒是半点也没有感觉错误,若说有错,也就只是将那力量估计得低一点:若是君莫邪使用融合后的鸿钧塔全力出手,而且还是单纯的神识攻击的话……就算这房中的所有人联手,那也是接不下来的!鸿均塔的力量又岂是人类可以抗衡的!

  见谈回到正题,曲勿回才急忙站了出来,将打赌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及至听到此役合共三十余位圣者殒灭,甚至连圣皇强者展慕白也最终身陨,房中原本的八个人,脸上竟然没有丝毫动容。有的就是一声轻微的叹息,不知出自何处。飘飘渺渺,带着一股莫名的惆怅……

  “原来你需要那玲珑莲……”那为首的中年人双目半合,淡淡地道:“没有问题!愿赌就要服输,稍后便给你!”

  此言一出,此间众人尽都相顾愕然。

  “多谢了!圣地之中,总算是有一个还能够信守承诺的人!”君莫邪淡淡的一笑,扬眉问道:“敢问尊驾名讳?”

  这句话,虽似恭敬,但骨子里仍是有几分不恭敬,双方的身份在那摆着呢。而君莫邪站在那里,虽然修为比起这房中任何一人都是相差的如同天上地下,但在众人眼中,君莫邪的现在的气度,竟然赫然已经与自己的老大有分庭抗礼之势!

  而那中年人似乎一直在等君莫邪说这句话,闻言张开眼睛笑了笑,有些迷惘的道:“老朽叫什么名字呢……当真是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现在的我,应该是叫……古寒吧?……记得三千年前的时候,我是姓巫的,巫山云就是我当时的名字……”

  君莫邪这一句话,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一向飘渺虚幻的眼睛,竟然似乎是掠过了一丝怅然……不知在何处的虚空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口气,似乎是叹尽了三千年的岁月,三千年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

  三千年前……

  君莫邪这次是真的有些震精了!

  这位童颜黑发的英俊中年,竟然是三千年前的人物!不过从他的说话中,君莫邪也明白了一件事:看来这货就是那个什么“灵种转世”!

  将两世的姓名都告诉了自己,这个意思可谓隐喻得很明显。

  “那我应该叫你古寒还是叫你巫山云?”君莫邪笑了笑。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无所谓叫什么。就算你按照心中想法叫我老不死……那也无所谓。”这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哈哈……”对方很坦诚,而且对自己也算是不错,并没有丝毫留难,于是君莫邪也决定投桃报李一回。因为,这无疑是一个大大的人情,但君莫邪最不想欠的,就是人情,尤其……还是来自圣地方面的人情!

  只见他看着这位‘巫山云’又或是‘古寒’,微笑着说道:“三千年啊……古寒,这三千年里,你娶了多少个老婆?能够让你看得上眼的红颜,必然都是绝代佳人吧?而她们……现在何处?”

  这句话一出来,在场的十一个人,却有十个人同时怒形于色,隐隐有发作之势!

  长久的寿命,固然是他们追求的,但这悠久的生命之中,也依然有很多的东西,是他们不堪回首,难以忘怀的!每次一旦想起来,就是痛彻心扉!

  “君公子,你这话却是过了!”成吟啸重重的道!

  而高居首座的巫山云,脸上如同是突然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面纱,谁也看不到他的脸了……唯有一股沉抑的气氛,在这房中来回激荡,让人喘不过气来。

  “过了么?那好吧……我换个问题。”君莫邪微笑道:“三千年,你经历了两次人生……这并不多!但……每一世你的生身父母……对你都是异常呵护吧?他们几位老人……现在何处呢?”

  “君莫邪!你放肆!”曲勿回霍然站起身来,嗔目大喝。

  “放肆……看来还是不对……那我再换一个问题。”君莫邪摸了摸下巴,道:“三千年里,你有过父亲母亲,也有过红颜知己,有过妻妾……那么,总不能没有自己的骨肉!那……你到现在还存活在这个人世之间,你的骨肉儿女……现在却在何处?”

  君莫邪淡淡的笑着,游目四顾,道:“这三个问题,也是我同时问在座各位的问题。在场的各位,你们貌似都活了几千年的岁月吧……你们的父母妻子家人儿女……可还都在吗?”

  这个问题实在忒伤人,除了他们这些高级修炼者,还有谁能够活上一千年甚至几千年?!君莫邪这等于是在活生生的揭人伤疤啊!

  “轰!”十个人同时站了起来,人人怒容满面!十股异常强悍的精神力纵横激荡,这原本无形无影的物事在这一瞬几乎凝成了实质,将这件茅草屋击飞上天!眼看就要对君莫邪这个大不敬的小子出手!

  “你们在做什么?统统给我坐下!”首位的巫山云突然一声大喝!震怒异常的道:“你们知道君莫邪问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便只是要当着我们十一个人如此触动众怒,他是傻的吗?!怎么会做这等找死的行为?你们难道就不想一想?嗯?数千年的岁月了,你们还是这样的沉不住气吗!”

  在他的森然目光威逼之下,众人又都一个个的坐了下来,但看向君莫邪的眼神,还是颇为不善!若是君莫邪拿不出一个合理的说词,决不让他走出这道门!

  君莫邪叹息一声,收起了之前逗弄的姿态,肃容道:“在场诸位想来都不是那无情之人。这一点,从我刚才说的话触动了诸位的心事就可以看得出来,无论修为如何深湛,神玄也好,圣皇也罢,就算再高,到了九幽十四少那种地步……归根到底,我们始终还是人!有血有肉的人!我们永远割舍不下的,永远是那份血脉亲情!相信无论是轮回多少世,只要那份记忆还在,那份源自自身感情的生离死别,就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深的伤痕!”

  “面对敌人,死一千一万,那也没什么关系。但……若是自己人,死一个,都会伤心许久。至于那曾经含辛茹苦抚养我们长大的父母……从青葱年华抚养我们长大,等我们长大了,他们却已经老了……等我们懂事了……他们却已经去世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痕!”

  君莫邪沉沉的道,他的口气悠缓,似乎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淡淡的忧伤,在空中弥漫起来。

  在座的绝顶高手们,一个个随着他的说话,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似乎又看到了那当年英姿焕发,能够将自己举在头顶笑闹的壮健父亲,随着年华老去,慢慢的老态龙钟,白发盈头,最后悄然逝去时,那看着自己的浓浓牵挂……

  还有那温暖的母亲怀抱,温柔的微笑和责骂……最终也尽化作一缕青烟,唯有那宁愿为儿女付出一切的心意,却亘古长存,恒久不熄……

  这些记忆,本已太过久远,但此刻蓦然回想起来,温馨之处却是依然如故,逝去时的无奈和悲痛,依然痛彻心扉……

  尤其是这些曾经是灵种转世的高手们,一开始可能觉得自己幼年的时候,很不习惯,或者极为抗拒,但唯独他们,却是从自己出生那一天的一幕幕都记住了。从抗拒到接受,甚至是享受,从第一次故作天真逗愁容满面的父母开心开始,他们就已经接受了……

  谁没有那段日子?那段平凡却温馨的日子。每每午夜梦回……又有谁不曾站在房顶望天长叹?千回百转,尽都化作幽幽一叹……

  “……还有那在自己的青年岁月,与自己倾心相恋的绝代红颜,从一个青涩的少女,成为自己相伴数十年的伴侣……为自己生儿育女,为自己洗衣做饭,为自己相依相伴、意欲与君谐老……但最终,却仍要在自己面前渐渐老去……终于无力回天……”

  “谁曾经忘记了当年的山盟海誓?谁能够真正忘记那曾经的刻骨相思?谁真的能够忘记那温柔缱眷的缠绵悱恻?……那含羞的一笑,那此心属君的幸福和满足……那洞房之夜的红盖头……你们的名字,或者可以忘记,但你们过往的经历,真的能忘记吗?午夜梦回之时,有没有低低的叹息过?后悔过?有没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语,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君莫邪眼神迷蒙,缓缓的念道:“别人还只是十年……就已经不堪忍受,而你们,却是千年,又甚至是更长久的岁月!各位,可还记得那埋着自己倾心恋人的千里孤坟?可还记得那明月夜……短松冈?此刻听到这些,心中……有没有在酸痛?有没有在怀念?……”

  不需要问了,现在,这帮站在大陆之巅的绝顶高手,一个个的眼中早已经失去了那曾经的镇定沉稳、锋锐杀伐,尽都只余下浓浓的怀念与哀伤……

  那曾经的山盟海誓、发誓海枯石烂、同生共死、生生世世相偎相依……最终却无奈逝去的爱妻……那曾经苹果也似地甜甜笑脸,那每次自己出门时都抚平自己衣衫皱褶的佳人,那自己每次晚归时都在倚门相望的秋水一般盈盈的目光……

  爱妻啊……就算是生生世世的轮回……但只要曾经拥有过的记忆,让我如何把你忘怀?你可知道每晚辗转难眠的时候,心中最疼最柔软的地方……惟有你……

  霎时间,这些叱咤风云的绝顶高手,一个个悲从心来……

  平稳的声音继续夹杂着独特神异的魔力,慢慢的道:“还有那你们曾经无数次抱在怀中的孩儿,降生之日让你们乐的合不拢嘴的亲生骨肉,从牙牙学语,到蹒跚学步,然后长成少年,青年……那是你们的心血结晶啊……可他们……最终终于熬不过岁月,在你的怀中安然长逝的时候……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谁忘记得了?”

  “这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又有谁当真忘记得了?!!”这最后一句话,君莫邪几乎是用了狮子吼一类的功夫,猛然喝了出来!

  或如暮鼓晨钟,或如雷霆爆响!

  -----

  非常抱歉,风凌的飞机晚点,现在顾不得睡觉先更新,不说别的,先更新上,请大家月票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