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0.第五部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千万别客气!

  <今天还是两章合一、晚上可能还有。>

  乔影严肃地道:“君莫邪,你不要跟我抽混打科,我郑重的拜托你,一定!一定要……照顾好它!哪怕你不会培养,只是一直让它呆在这个盒子里,只要放在灵气充裕的地方,它就会有生机……若是实在不行……你再把它给我送回来,好么?”

  说到最后一句话,乔影竟然带上了一种祈求的口吻。这姿态,就像是一位母亲,在送自己的亲爱的女儿出嫁……

  君莫邪感受到她全心全意的这种心意,脸色一正,双手接了过来,用一种承诺的口气道:“放心,你再见到它的时候,我保证它比现在要好得多!”

  手中的玲珑莲,小小的透明的叶子在轻轻摇曳,似乎在和乔影道别;乔影心中一酸,竟然流下泪来。

  君莫邪敏感的发现,池中的水,在舀出来之后,明显的凹下去一小块,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碗放在了上面,让水面陷了下去一般,而附近的水,却是一点涟漪也没有起。

  过了好大一会,水面才恢复了平静如镜。

  “竟然几乎是固体的灵液……”君莫邪心中又有些不平衡了,看这样子,这东西也是好东西呀,有好东西,而且又是三大圣地的……自己凭什么让他们独自享有?那简直就是犯罪呀!

  现在这光景,身边只有乔影一人,正是天赐良机啊,不拿白不拿,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所以君莫邪眼珠一转,很淡然的抬起头,看着远方道:“这地方的灵气,真是令人羡慕,看那边竟然就像是浓雾一般,在这样的地方修炼……啧啧,你们天圣宫真是让我仰望啊……”

  乔影下意识的随着他看的方向看去,不由轻笑一声道:“君公子这下子可看走眼了,那边可不是天地灵气,而是实实在在的就是黄昏的雾气,天色已经快要黑了。”

  君莫邪趁着她一转头的功夫,暗暗启动鸿钧塔,发动水之力,嗖的一声,池中的灵气化水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三分之一……

  他一脸的尴尬之色,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揉了揉鼻子,嘿嘿笑道:“呀?这是真的吗?我竟然看错了呵呵呵……”笑的很是有些无地自容……

  乔影微微笑了笑,体谅他尴尬,也不好意思再说,心中却是一动:原来这少年,毕竟也还是有着许多的少年习性,别说,他刚才窘羞的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好看……

  君莫邪心满意足的偷了东西,心中愉悦,这时才观察起手中的玲珑莲来。

  珍而重之的看着手中这小小的植物,看着它细细的桔梗之下,无数细如游丝一般的根须在轻轻蔓延,在中心的位置,有一块嫩嫩的玉藕。这块玉藕简直是小的可怜,估计最多也就是能有一个花生米大小,也没有什么奇异的香味,但捧在手里,却是自然而然的感到心神舒爽……

  君莫邪手腕一翻,玲珑莲在手中消失不见,已经进入了鸿钧塔的空间里。在乔影惊诧莫名的眼光之中,君莫邪耸耸肩,一脸的无辜。眨了眨眼睛,道:“秘密!”

  乔影哼了一声,心中却是有些放心:君莫邪有着层出不尽的神秘手段,或许,他真的能够养活玲珑莲也未可知……

  接下来,君莫邪就开始了真正的狐假虎威,因为有了巫山云等人的承诺,天圣山上的灵药,几乎是任他予取予求!

  而这个家伙又是一个从来不知道客气的人,心中想着也许这辈子就来到这里这了一次,那还不可着劲的搜刮更待何时?而且还有鸿钧塔这等几乎能将整个世界装下去也不一定装的满的宝贝,全无后顾之忧,当然是尽可能的睁大了眼睛。

  天圣山上的灵药,天才地宝,他专门挑着年限长的,包括玄灵木等,每一样都不放过。所有选中的,都在上面挂了一根小小的红布条。

  巫山云当初答应他,也是因为这家伙两手空空的到来,就算赞助他几个麻袋,他能装走多少?所以故作大方罢了……

  若是巫山云知道君莫邪居然有这样变态的宝贝,可以无限制的往里装,那是打破头也不肯答应的,就算答应了也要反悔。

  所以现在君莫邪只是选,选中了只是拿红布条先系住做好标记,只等走的那一天刷的一声全收进去……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一次君莫邪走了之后,巫山云绝对是要吐血的……

  山上的人都由着他胡闹,用一种看热闹的态度,心道,一棵树数万年的树龄,根深蒂固,扎进山里不知道有多深,你想要?想法是好的,但你搬的走吗?

  那灵药也全是扎根地底,想要掘出来,那也需要无比的仔细,岂是想要就能要的?这个小家伙完全就是在异想天开吗。

  就算你绑上了红布条又怎样?这东西还是长在了天圣山上!别说一根布条,就算你用红布条缠满树身,那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君莫邪连着忙了两天,每天都有一些人冷眼旁观,看着这个傻逼在忙前忙后,乐此不疲。就当是看戏。偶尔有人还逗趣的问一声:“君小子,相中了多少了?”

  每当这时候,君莫邪总是会露出憨厚的笑容,憨憨的回答道:“相中了好多了呢。这里的好东西真多呀……”

  “尽管拿哈哈哈……别客气,能拿多少就拿多少……留着也是浪费。”

  君莫邪就会挠挠头,一脸纯真的纳闷,道:“我要是拿走了,可就等于拆了你们不少的房子啊,你们真的不担心吗?”

  “哈哈……拿走?你可真会说笑话……”这人便会笑眯眯的道:“你要是能拿走,我就怎么怎么着……”于是又打一个赌……

  两天之后,清晨,君莫邪开始自己的搬迁大计。

  天圣山上的所有人,在一盏茶的工夫之后,全部傻了眼!

  我滴个老天爷啊……

  ~~~~~~~~~~~~~~

  君莫邪从临时下榻的房中出来,郑重告辞,除了闭关的几个人之外,几乎其他的所有人都出来相送,大家都想看看这小子这时候无可奈何的滑稽样子,天圣山上,可好久没有这么欢乐的事情了……

  想到君莫邪会苦着脸只拿走一两株不重要的,大家就觉得快要笑的肚皮疼。这,乃是一场好戏啊……想到在江湖中大大的落了三大圣地面子的邪之君主在圣地却吃了这么大一个瘪,众人心中均是舒畅不已……

  “诸位前辈,连日来盛情款待,君某甚是感激,今日就要告辞了。”君莫邪彬彬有礼的道。一脸温良谦厚的笑容。

  “君公子客气,有空常来玩。”众人一起欢笑,脸上都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巫山云前辈曾经言道,在这天圣山上,只要是我君莫邪看上的东西,无论多少,无论是什么,都可以尽情拿走,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君莫邪似乎是唯恐众人忘记了巫山云的承诺,用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口气,小心翼翼的探询道。

  “千万别客气,老大既然答应了你,那你将整个天圣山都搬走都没关系……”众位世外高人一阵慷慨大方的鼓励。

  君莫邪羞涩的笑了笑,放心的道:“前辈们真是太客气了。这几天里,我挑了不少的好东西,着实是收获颇丰啊……若是他日有成,当拜诸位前辈今日慷慨大方之赐……”

  众人一阵微笑,连说不客气,你想拿什么就拿什么,该拿什么就拿什么;千万别客气。一个个笑的嘴歪眼斜,肩膀抽搐。

  君莫邪摩拳擦掌,很是欢喜的道:“圣地高人,果然是气量恢弘,哇这下子我可发财啦哈哈哈……”

  众人同时大笑,一时间欢声笑语,如同在组织晚会听笑话……大家都很欢乐……

  就在众人等的心焦的时候,果然盼来了众人预料之中却是久久未至的声音:“啊?!!太糟糕了了!我忘了……我选了这么多的东西,以我一人之力,如何能够拿得走?啊啊啊……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这个声音听在众位老不死的耳朵里,简直比大夏天干渴了好长时间的旅人突然吃到了一杯清凉彻骨的冰激凌还要过瘾……

  爽啊,这个小傻逼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真是欢乐啊;看着君莫邪苦着脸一筹莫展急的跳脚的样子,众人一个个均是幸灾乐祸,笑的见眉不见眼。

  唯有乔影在一边皱着眉头,有些担心的看着君莫邪。

  她知道君莫邪有一种神奇地将东西变没的能力,只是不知道君莫邪这种能力究竟有多强,会不会装得下这些东西。眼睛看着满山上系着红布条的灵药大树等,乔影心中叹了一口气:若是君莫邪真的能带的走的话,天圣山上可要元气大伤了……

  还有就是为君莫邪担心:若是不能带走的话……你说你这家伙,看起来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难道真的被眼前的灵药冲晕了脑袋?居然没有考虑过自己能不能带的走……此番出了这么一个大丑……心中定然会很尴尬吧……

  君莫邪唉声叹气,似乎是惆怅的马上就要上吊了,突然回转头,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诸位前辈,若是我先寄存在这里……等我下山之后,我马上派人上来取走,这样你们看可不可以?”

  “那可不行!老大吩咐过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而且,只能你一个人拿走,绝不能找人帮忙。再说了……天圣山乃是何等神圣的地方?岂能容许一干凡夫俗子来来往往?那岂不是……太过于有失体统了吗?”

  诸位老头一起摇头如拨浪鼓,开玩笑,好不容易欢乐欢乐,你要是那么做了,那我们岂不全部要喝西北风去?你丫想的倒是挺美,居然想把天圣山一举搬空!哪有这么美好的事情?

  君莫邪有些急眼了,红着眼睛,竭斯底里的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就这么干看着?我本打算每一种都是少拿一些,也为这世外之地保留一些灵气……诸位前辈,若是惹恼了我,休怪我一口气将选好的这些全部搬走!”

  一个两撇胡子的老者冷笑道:“君莫邪,只要你有本事,你愿意怎么拿,就怎么拿,我等绝不会有半点阻拦!怎么?拿不走就想要耍赖吗?”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若是真的将选中的这些全拿走了,你们可不许急眼!更不准找什么借口去对付我的家人朋友!”君莫邪色厉内荏的道。

  “哈哈哈……”数十人一起大笑:“君莫邪,你将我们当做了什么人?老夫等人在千年前就是叱咤江湖的人物,一向一言九鼎,绝无说话不算数之理!时至如今,名垂大陆千年之久,岂是食言而肥之人?”

  “好!”君莫邪看样子是真的被逼上了悬崖,想要孤注一掷了:“虽然这个方法有些大伤我的元气,但这可是你们逼我的!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我若是不搬走,倒是让你们小瞧了我!”

  “有何本事,你尽管用就是。君莫邪,老夫等人可要提醒你,只要你今日下了此山,他日不要说派人来,就算是你自己,那也是绝对上不来的!”众人看着君莫邪面红耳赤的样子,均认为他是虚言恐吓,不由得都是在心里鄙视了几句。

  君莫邪大怒,突然间沉腰坐马,双手缓缓的伸出,似乎带着万钧之力,满脸憋得通红,双目怒争,伸手抓住身边的一棵粗大的玄灵木,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给我~~~~走!”

  话音方落,砰地一声轻响,那棵玄灵木突然间诡异的消失不见!

  众人目瞪口呆!

  这么大的一棵树,怎么会消失的?这可真奇了……

  君莫邪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可以看得出来,他在使用了这种诡异的办法之后,消耗了太多的元气。但眼中闪耀着一种竭斯底里的光彩,似乎为了收走这些东西,他已经不惜付出一切!

  这个方法,绝对是一种消耗自身生命力的办法!否则,君莫邪的神色怎么如此难看?只是收走一颗,就几乎已经能够去掉了半条命似地……

  很明显,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收走这些灵药的问题,而是脸面之争!很显然,君莫邪这个家伙,是一个重视面子不顾一切的人!

  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拼了命他也会将这些灵药拿走!

  只是收走了一棵树,君莫邪已经累成了这样子,可以想象,若是将系着红布条的这些全部收走的话……君莫邪会付出多少?会不会因此而累死?

  霎时间,众位老不死心中都有些惭愧:我们是不是将人家逼得太过分了?

  君莫邪喘了几口气,又走了上去,再次如法炮制,噗的一声,又是一棵巨大的玄灵木消失了……

  这一次,君莫邪的脸已经变得血红,但他却没有休息,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又向另外一棵走去。

  三棵树消失,轰的一声,这间茅草屋已经倒塌了下来。君莫邪再次声嘶力竭的大吼几声,将那几株围绕着茅屋的灵草藤蔓也变没了……

  这这这……众人目瞪口呆。

  君莫邪喝醉了酒一般转了一圈,一屁股坐下,挥挥手,决绝的道:“谁也别劝我!我今日,一定一定要……将这些带走!妈滴,说啥也不能咽下这口气!我君莫邪一辈子还没有被人这么瞧不起过!”

  众人一阵无语:谁有兴趣劝你?你丫累死了才好呢!现在只是这么点,你已经没法支撑了,若是……哼哼!

  看着君莫邪脚步蹒跚,一棵又一棵,一株又一株……每一刻的脸色都比上一刻更加难看,似乎下一秒钟就会倒下了……但他就是不倒下!

  众人傻乎乎的跟着他看着,变没了一棵又一棵,拆了一间房子……又一间房子……天圣山上,一片尘土弥天……

  君莫邪艰难的蹒跚着,肚子里笑的几乎要抽了筋:太过瘾了!大丰收哇……一棵两棵三棵四棵……七十棵……九十棵……哇哈哈哈……

  君莫邪焉能不知自己做的有些过分?天圣山上的灵药,可是万年以来的积累啊!就算有巫山云的承诺,但,却也是绝不保险的事情。

  一旦引起众怒,那么自己的计划,就要功败垂成!但这些东西,就是他们居住的地方……要想在这么多绝世高手眼下无声无息的收走……那比登天还难!

  再说……就算收走,也难保他们不会报复!君莫邪自己和梅雪烟或者不怕他们的报复,但这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不怕……

  所以君莫邪这番演戏,并不单纯是为了戏弄人……一来,让他们都眼睁睁的看着,就算是中途阻止……那么自己也收了一半了;他们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第二就是……等他们发觉到中计,那么,是被自己耍弄了……但自己有言在先,不准报复;这就等于是将所有的麻烦,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以这些人的心高气傲来说,他们也只会在自己身上找回场子,而不会滥杀无辜!

  现在君莫邪戏弄的他们越狠,他们在对付君莫邪之前,就越不会对其他人下手!而君莫邪……却是最不怕他们报复的一个!实在不行,往鸿钧塔里面一躲……神仙都找不到自己!

  这一次的搜刮,等于是将所有的炼丹材料收集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这些可是活生生的,在鸿钧塔里面,有着比外界充裕千百倍的灵气,优裕数十倍的环境,生长必然极快!等于是以后的所用也是源源不断……

  无本万利啊。

  所损失的,无非就是自己的面皮而已。但……本少爷啥时候在乎过脸皮这种事情?

  众目睽睽之下,君莫邪已经收集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

  终于,圣山高手们感觉到了不对劲:我靠!这小子已经把房子都拆了一大半了,所有年限最悠久的数百种灵药,几乎都消失不见了……

  这家伙……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却是从来也没有变过!这这……这不是在耍弄人玩呢吗?

  “住手!”一个花白头发老者大喝一声,脸如寒霜:“君莫邪,你采用如此手段耍弄我们,这样很好玩吗?天圣山万年积累,就这样毁在你的手上?君莫邪,你太过分了!现在立即停止你的行动,将收走的东西,赶紧交出来!”

  他这么一说,本来还在纳闷震惊的众人顿时醒悟!纷纷对君莫邪怒目而视。

  “交出来?”君莫邪喘着气直起了腰:“哥们,您不是在说笑话吧?这可是你们的承诺,我就是将天圣山整个儿搬走也无所谓!这是你们共同承诺的吧?现在居然出尔反尔?做人不要这样无耻的好不好?”

  灵药已经全部收进囊中,见对方居然想要翻脸毁诺,君莫邪连‘前辈’也不称了,直接变成了‘哥们’……

  众人老脸一阵通红,话是这么说的,但谁能想得到……这小子这么变态?自古以来,这么收东西的,谁见过?他妈的,这小子实在是太阴了……

  “哼,我们只答应你一部分,谁说让你全部拿走的?难道开玩笑的话语,也是可以当真的?”那老者脸上一阵紫涨,强词夺理的道:“我们还曾经说过,要去九天揽月……但那,是做得到的吗?”

  “但是我做到了!”君莫邪斜着眼睛道:“所以你们就准备撕破脸皮不要脸了?三大圣地如此,那还无可厚非,毕竟是一帮子伪君子,但你们天圣宫居然也玩起了这样的勾当,倒真是让本少爷诧异不已,原来人的脸皮,可以厚到这样的地步!”

  “君莫邪,不要逞口舌之利,你以为,有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你难道就能走的了吗?”那老者哼了一声,道:“识时务者,还是将东西放下。我们自然不会让你吃亏……你可以带走一部分,但却决计不能全部带走!”

  “滕崇杰,这样不好吧?”乔影皱起了眉头,道:“君莫邪能够将天圣宫破坏成这般摸样,我也很痛心很愤怒,但是……这毕竟是大家共同答应的,如今人家做到了,你们就要出尔反尔……这太不光彩了吧?若是传了出去,天圣宫的脸面何存?”

  “这件事情,跟天圣宫无关,是老夫自己要毁诺……”那老者脸上一阵抽搐,却咬着牙道:“若是真的任由他全部带走,天圣宫的元气,数千年不能回复!老夫付不起那样的责任,你也同样付不起!”

  <倒霉透了。笔记本电脑直接崩溃,请了好几个人修不好,昨天晚上飞机还晚点了一个小时,凌晨两点才到济南,跟高楼大厦在机场宾馆接着住下,然后我就开始加班,到五点半把稿子赶出来,然后悲剧的发现宾馆网络不能用……

  服务台说什么网络坏了正在抢修,可抢修之后要等到下午一点……可……下午一点就要退房了啊,不退房酒另算一天……我的天哪,高楼更悲剧,笔记本的充电器丢在南宁了……

  现在是又来到了飞机场找了个咖啡厅上传的……实在是焦头烂额了……

  万分抱歉,不好意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