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第五部 第二百零七章 七彩圣树的神秘

  <有些逻辑问题没有理清楚,更新晚了,抱歉。>

  “而我赌的,就是这一次他们的计划不会成功。”苗小苗笑了笑:“你既然已经决定不去,他们纵有千般妙计却也要因为没有施展对象而计划破产,自然是无法成功。所以,只要你不去,那就是意味着我赢定了!战清风与我之间的赌约,乃是当着许多人面前约定的,他断然没有耍赖的余地,也就意味着,他永久失去了这个机会!而在这以后的一百年里,我便有机会每年都进入灵药园一次,就算这一次得不到圣树认可,但我起码还有至少一百次的机会!”

  “所以,这一次你不去我多少会感到有些失望,但我还是要感谢你。”苗小苗道,说完了这句话,她就准备告辞了。

  “且慢!”君莫邪打了鸡血一样的跳起来:“谁说我不应战的?他们在什么地方?带我去!”

  “呃?”苗小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货又要发什么神经?

  “以本公子的才干,又岂能输给了他们?带我去!看我杀他们一个落花流水!我可不想苗小姐失望啊!”

  苗小苗一个趔趄,被他气得目瞪口呆,一时气结!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啊……

  苗小苗简直已经不知道怎么说这位墨大少爷才好了!

  自己明明已经告诉他了,只要他按照原来的打算,回家睡觉,不去那个什么约会,自己就赢了。

  而且听他的初衷,不去也已经是必然的了……反正不管怎么说,反正自己这个赌注是实打实的赢定了!所以苗小苗心中在遗憾之余,多少也有些欣喜。

  遗憾是肯定有的,苗小苗自觉在初步了解到这位空灵体质拥有者的胆略、文采、口才之余,兴趣大增,自然想要进一步发掘这人身上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样的本事。

  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墨君夜,就像是无人能窥破其底蕴的迷雾,了解得越多,越觉得其人深不可测,身上似乎隐藏着数不清的秘密,每一样,都值得自己惊奇,惊叹、惊喜。

  起码幻府之中,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墨君夜!这人的出现,颠覆了苗小苗之前所有对于‘青年才俊’这四个字的认知!

  尤其是他之前随口而出的诗词,每一句都是那么令人销魂。每一句都让人禁不住沉吟良久,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甚至产生了一种微妙的错觉,若是在夕阳晚照的下午,斟上一杯香茗,静静地坐在花树下,看天上云卷云舒,思量着墨君夜说出的那一句句绝佳的诗句,甚至能够就此蹉跎一个下午的时间……

  实在是的太美了,也太凄凉,太无奈,太符合少女的心境……

  他若是不赴此约,自己无疑会失去了借机挖掘他更多秘密的机会,难免遗憾。

  至于欣喜的是,若是万一他真的去了,战玉树那里的人,任何一个也尽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纵然才华不俗,始终只得孤身一人,尤其他自身的玄气水平实在太有限。那些人若是以此为突破口,设计折辱他,那可谓是有的是办法。那样的话,自己该不知道有多么担心。

  他若是不去,便可省去了这一番受辱的戏码,对他而言,结果自然是最好的!

  苗小苗绝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青年俊杰被这样一群纨绔大少折磨,所以她宁愿墨君夜不去。

  当然了,就另一方面而言,君大少爷不去赴约,摆战玉树一道,也就此成就了苗小苗此后的灵药园主契机,可谓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但是现在,这家伙却又突然改变了即定方案!

  而且还是在自己满怀欣喜的告之他说自己赢了,获得了百年一次的灵药园选拔的机会的时候,他竟在此刻突然改变了主意!全无半点先兆!这叫什么事啊!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变故让苗小苗不由得咬碎了银牙!

  难道是因为自己之前的当头棒喝,迷途知返?!

  我呸,打死苗小苗也不会相信这个可能性!

  我看根本就是这家伙就看不得我赢吧?

  不由得恨恨地道:“你去找死吗?”

  君莫邪洋洋得意地道:“姑娘可是太看得起那些所谓的世家公子了,就凭那些垃圾货色能奈我何?在我眼中,他们根本连与我一争高低的资格都没有!不过确实是姑娘刚才的说法改变了我的决定,要是只得你一个人进入那灵药园,身边想来尽都是一些个老头子,似姑娘这般的如花美眷,国色天香,整日对着许多的老人家,那该多寂寞啊,所以我就想啊,不如我陪你一起进去吧!”

  “什么?你要陪我一起进去?”苗小苗愕然到了极点。他怎么知道灵药园里面广阔无边,荒凉之极?还居然想到要陪我……

  “是啊;我打算陪你一起进去,彼此有个照应,至少不会那么闷!说到那灵药园,我可是最喜欢灵药的味道了,其实在平常的时候,我自己也很喜欢培育一些个药材。每次进入到那种环境之中,我就会特别的心旷神怡。”君莫邪信口开河,为了取信于人,那话说得几乎就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你这想法倒也有趣,有你这个大才子陪在身边,确实能解决不少烦闷,可是……灵药园自有规定,而对年轻一辈的限制去是,灵药园每次只允许进去一个人啊!”

  苗小苗忧心忡忡的道:“还有就是,七彩圣树对于选拔契合者可谓十分严格,除了侯选者的年纪必须在二十岁以下之外,身上还要带有亲近自然的清新气息,才可以进入甄选范畴。若是进去的多了,恐怕圣树反而会分辨不出……”

  君莫邪精神一振,道:“照你这么说,这株七彩圣树岂不是已经有了自主灵识?成为了有思想的……灵物?”

  “事实还真的就是如此!不过,七彩圣树的神智增长得极为缓慢,据我爷爷说,远在三千年前,七彩圣树就开始具有了自己的神识,具备了最初步的灵性。不过一直到现在,他的灵智,仍然只是相当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已,就只会凭自身单纯的喜恶来行事,而且自己并不能自由活动。有时候若是结出了圣果,遇有他不喜欢的人前去采摘的话,他还会将圣果藏匿起来……就像是小孩子耍无赖一般……”

  苗小苗说到七彩圣树的时候,口气就像是在说自己的顽皮孩子一般的娇宠。

  “就算进入幻府灵药园采集灵草的老一辈中人,也是不允许踏入七彩圣果树所在的百里方圆地域之内的!若是不经允许踏入进去,在这范围内的所有灵药将会在同一时间全部枯萎!”

  “唯有他自愿分出枝条、允许移栽的时候,幻府的所有前辈集中全部玄力与其交流,才能从他的底部分出一亚枝,然后,让侯选的年轻一辈前去接受圣树的观察,若是侥幸能达到契合标准的话,就由这个人将亚枝栽种在这一百里方圆之内,以后仍由七彩圣树自己照拂。决不允许任何人再插手……”

  “竟然如此的神奇?”君莫邪目瞪口呆:“貌似不过就是一棵树而已!竟然如此霸道?!”

  “是啊,要不怎么会被我幻府奉为神圣之树?”苗小苗叹了一口气。

  “但每次就只允许进入年轻一辈的一人,到底是谁设立的规定啊?不能有例外吗?”君莫邪沉思了一下,问道。

  “不会有例外的,据记载,在一千五百年前,幻府曾经有同时派入了两名年轻使者,但这一举动却被圣树直接无情驱逐!导致在此后的一千四百年中,灵药园处于无人管理的空置状态,直到百多年前,我父亲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七彩圣树的认同,才得以重新接管了灵药园。这个地方,并不是说幻府高层指定某人管理,某人就可以管理的。因为,这个灵药园的空间,实际上就是七彩圣树的领域!若是他不同意,无论是谁,都不会在里面呆的下去。就说我爹虽然得到了七彩圣树的认同,目前掌管灵药园,但即便是我父亲,也是无能从灵药园取走任何的一草一木的!”

  “竟是如此……却不知当初令尊是怎么获得它的认可的?”君莫邪越听,越是觉得这棵树实在是不简单!

  “这事说来也不算什么机密之事,幻府老人尽都知悉,家父当年资质极弱,被幻府公认为是垃圾体质,根本就无法修行高级玄气,就算是至尊这个强者的最低门槛,也绝无可能踏入进去的。”

  苗小苗脸上露出一个凄楚的笑容,似乎在为自己的父亲当年的遭遇悲哀:“就连曾对父亲寄寓厚望的爷爷,最终也对他失去了希望……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父亲意外地得了重病,眼看着就要逝世。毕竟是骨肉亲情,爷爷虽然不是多么喜欢他,但那时候灵药园已经一千四百年没有人能入主,里面的灵气,已经浓稠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爷爷便利用职权,请求各位长老允许他带父亲进去,用灵药园的灵气疗伤。因为那个地域已经空置了一千四百年岁月,大家都已经对那里绝望了,再加上爷爷人望极高,也就认同了这个事情!”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父亲进去之后,不仅病痛全消,而且意外的得到了圣树的认可,至于其中的具体过程,我其实也不知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