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第五部 第二百零九章 飘香楼

  苗小苗定定地看了君莫邪一眼,突然春花一般的笑了起来:“我固然不想用我的一生陪你赌博!我也不会用家族陪你孤注一掷!但是……公子是否要去赴约的这件事情貌似与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公子何必要受我左右,以我的意向为行动依规?!”

  “你的意思是?”君莫邪看着她,当真有些摸不到头脑。

  “我的意思是……你想去,你就去!不想去,那就不去!无论你最终决定去或不去,这件事情,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苗小苗眼中闪出一丝顽皮的神色。

  “可是以姑娘所言,若是我输了,你之前提到的那场赌局,也是要输了给战清风的!”君莫邪皱起了眉头:“你虽然并未亲身参加,但结果与你参加与否没有任何分别!何苦来有?在下宁可不赌,也绝不会拿着别人最看重的事情去冒险!”

  君莫邪的脸上尽是认真与严肃,一字字的道:“无论胜负,那种后果,都不是我能够背负得起的!对于我来言,你们苗家在我心里,或者仍是无足轻重,但一位年轻姑娘的一生,我自认赌不起!这个人情,我也背不起,更偿还不了。”

  君莫邪说的却是心里话。

  这种责任,他的确背负不起了!

  败了,苗小苗一生就此葬送,虽然君大少爷笃信自己不会败,但即算胜了,结果对苗小苗也未必会多好,自己的真正身份始终是幻府的对头,身份揭穿之时,很可能就是苗小苗、甚至整个苗家受到牵连之日!

  更何况,其中还极有可能会牵连上一颗少女的心!

  这份人情,只怕一生一世都还不清、还不起!

  虽然在君莫邪的心中,认为那位和苗小苗打赌的战大公子未必会真的履行赌约,苗小苗多半不会就这么拿到这个名额,但他还是不想勉强了……

  “但你若是当真选择不去……那么你今后在幻府,绝对会是步步维艰!你的前途,注定黯淡了!”苗小苗看着他:“其实……战清风与我之间的赌局,只要我想办法取消了,你就不必要背负什么责任了!”

  “取消?”君莫邪皱皱眉:“赌局既定,如何取消?”

  “山人自有妙计,只要墨公子配合小女子,暂时消失一个时辰,这场赌局小女子自然就有把握将之取消掉。”苗小苗神秘的笑了笑:“甚至于,我还要让战清风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

  “哈哈哈……”君莫邪何等聪明,瞬时明白了她的意思,不由得茅塞顿开,大笑起来,摇头道:“妙计,果然是妙计!”

  “协议既定,我们即刻分头行动吧,稍时飘香楼再见!”苗小苗眨眨眼睛,顽皮的笑了笑。君莫邪洒然一笑,道:“姑娘的智慧委实过人;在下自负机智无双,但姑娘却在我之前找出了这解决问题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在下自愧不如!”

  “墨兄刚才只是当局者迷,所谓关心则乱,顾虑过多,自然有所不及,所以才一时没有想到。相信以公子的智慧,只需要静下心来,便能轻易想通全局。”苗小苗眼中露出笑意,微微的掠过一丝羞意,但随即隐去,显然很是舒畅,道:“敢问墨兄,刚才所说的‘一位姑娘的一生,我自认赌不起’这句话我可以理解,但后面那一句‘这个人情,我也背负不起,更偿还不了。’却是何用意?”

  “不过就是一时的感慨而已,并没有别的用意。”君莫邪尴尬的一笑,道。若是说出来,岂不是成了自作多情?

  苗小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一阵通红,接着又变作一阵苍白,咬着嘴唇道:“那么……墨兄,飘香楼见。”

  “飘香楼见。”君莫邪微笑着拱手:“临行送姑娘一句话:所谓赌局,一般应该是在绝对公平的情况下才会开局。但太多的人,却是在对方极度强势的情况下才会认账。苗姑娘不要将这种赌局看得太重了……”

  “我晓得。不过以这些人的世家身份,应该做不出那种事来吧?”苗小苗不确定的道。

  “有些人一诺千金重,但有些人就算发誓,也如同是放屁一般,这并不足为奇。”君莫邪呵呵一笑:“我只是随口一说,姑娘自己心里,应该比我有数得多吧。”

  “墨兄客气了。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苗小苗微笑一下,带着小豆芽下楼而去,临下楼梯时,顿了顿脚步,却没有回头。柔弱的身影袅袅婷婷,裙裾飘飘,霎时间消失,只留下一缕香风,久久不散。

  在苗小苗下楼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她分明听到了楼上传来‘啪’的一声,甚是清脆响亮。似乎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到了某人的脸上一般,她眼圈竟自莫名一红,快步离开。

  那响动却是楼上的君莫邪狠狠的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他怅然的站了一会,咬牙切齿的道:“原来我真的挺无耻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之中闪出前所未有的负疚,身形一晃,瞬间消失不见了……

  心幻城中最豪华的所在,飘香楼上,此刻正是济济满堂。

  原本就极尽奢华的酒楼刻下居然搞得更见隆重。

  原本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酒店,现在居然全部打通了!四通八达,形成了一间硕大的大厅,至少也能容纳上千人的样子。

  举目望去,只见尽是黑发飘扬,一张张年轻的脸在彼此交相辉映。人人脸上尽都充满了不服之意,个个眸子中都满是兴奋和跃跃欲试。

  只等那位空灵体质的拥有者一来,大家就会即时群起而攻之!就算他的天赋底蕴再出色,但在今日的飘香楼,也定要他愁眉苦脸的来,嚎啕大哭的回去!

  在正中间的地板上,正自围坐着一圈青年公子,人人尽都是面目俊朗,英俊挺拔的青年才俊;一个歪瓜裂枣也不曾见!

  而在这群青年公子的小圈子之外,则是三五成群的各家护卫,距离自家主子虽不贴近,却也绝不算远。在这里固然决不会有什么凶险出现,但身有护卫责任的他们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毕竟,从那边刚刚传来一项极之震撼的消息,顾飞羽顾大公子就是因为轻敌,孤身前往,虽然具体过程如何还未可知,但结果就是被那位空灵体质拥有者整治了一个生死两难,连其祖父顾云阳亲自出手施救,也没起到什么效果,听说现在仍自处于半死不活的惨淡景况之中……

  如此惊人的事实已经出现了,任谁都明白,今日的会面决不会如当初现象中那么简单,只怕动辄有危险会出现……若是在自己等人的护卫下,小主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自己貌似除了立即吊颈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自然,也有例外,王能和李杰这两位至尊高手此刻正押在廊柱下,尽都是愁眉苦脸。眼见得时间慢慢的过去,看来那小子真怕是害怕不会来……

  若是那样的话,自己两人岂不是要成了替罪羔羊?供这帮公子少爷们出气的出气筒?他一不来,那帮公子哥设下这么大的阵势,却没有了针对的对象,那一脑门的怒火势必都要发泄到咱们哥俩身上吧!要命了!

  时间眼见着越来越晚,始终不见有人来。

  各位世家公子的眼线几乎已经密布了整条街道!

  以如此强大的人力为基础,自然是不断有新消息传过来。

  “苗小姐那边似乎在与墨君夜谈判。”

  “苗小姐极力游说墨君夜一起过来赴约。”

  “苗小姐和墨君夜还在原地没有动,但苗小姐看起来非常生气,似乎是因为墨君夜说要回家睡觉,并不愿意理会他两名手下的死活……”

  “苗小姐已经下楼了,但那墨君夜却没有下来……依然留在楼上……”

  “刻下楼上没有人了,那小子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东面没有。”

  “西面没有发现。”

  “……没有。”

  随着一声声回报,众位少年公子脸上慢慢的变得狂暴起来!居然敢无视我们这么多人!要知道,幻府,只凭一个空灵体质拥有者也是撑不起来的,而我们这些人,就代表了整个幻府未来的力量之中的中坚部分!

  你居然够胆量放我们所有人的鸽子!

  各大家族若是同心协力一起发难,就连幻府府主也支撑不住这般庞大的压力!墨君夜,你还想不想混了?本来只是想玩一下你就算了,你居然如此的不识趣,就算让你躲过了今天,就看你以后怎么躲,我们这么多势力联合起来,一定玩死你!

  “大哥,那小子只怕是已经溜了。”被誉为幻府少年一辈第一不能惹的战玉树端坐椅上,向着正中间坐着的青年说道:“若是他真的做了缩头乌龟,不来此地,那您与苗姑娘之间的那场赌局可就算是输了。难道您真的甘心就将名额拱手相让?未免太不值了吧!”

  坐上首的那名青年眉目英挺,脸上轮廓分明。一双眼睛沉静如渊,似乎完全看不到底,正是战家年轻一辈第一人,也是战玉树的一奶同胞的亲生兄长,战清风。

  他闻言微微笑了笑,道:“如今时间还早,子时未到,今天也就还未算过去,怎地就说墨公子他不会来了!我与苗小姐之间的赌局,是我们之间的事,你又急什么?玉树,说到沉着镇定的功夫,你还需要好好的磨练。心神不定,焦躁易怒,正是我辈的大忌!”

  顿了顿,战清风又说道:“从他在那边对付顾飞羽的手段来看,此人手段大非寻常,个性更是睚眦必报,且心肠极尽狠毒,最是善于把握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委实是不可轻觑。不过,他对付顾飞羽的手段虽然利索,但也暴露了他一个弱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