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第五部 第二百一十七章 恶毒誓言

  “枉我像对自己亲妹妹一样的对你……你却如此中伤我?就凭一次还未开始的赌局,竟然就要说我食言而肥?”战清风的眼色很沉痛,悲伤地道:“小苗妹妹,你这么说话,为兄的我情何以堪?”

  “战大公子……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孩子了。”苗小苗淡淡地道:“而你,也已经不是以前的战大哥了。现在再来说这些,又是在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而我又亲眼目睹你们的阴谋在进行……你以为,我还会再相信你吗?”

  “好!好!”战清风长叹了一口气,再也没有说话。

  “苗姑娘请放宽心;我虽然不敢夸口说自己样样皆通,但,三教九流诸子百家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都还略通一二……虽然只是念了不到三年书,但我自己觉得,完全能够应付。你不必为我担心,他们提了三个条件,等下我也提,你这么关心我,等下我赢了,分你一个条件怎么样……”

  君莫邪这句话,几乎说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俊不止地笑了起来。

  这货貌似也太能吹了,这也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见过狂的,但狂得如此没边没谱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

  这小子简直比传说之中的君莫邪和九幽十四少还要更狂啊……

  “那就请墨兄你说说你的条件,说不定墨兄真的会获胜也未可知呢……”战玉树撇着嘴,强忍住想要狂笑的冲动,嘴角抽搐着说道。

  “刚才我听说,苗姑娘曾经与战大公子打赌,现在看来,那个赌局显然取消了。我的条件,与苗姑娘的有些相同,也有些不相同。”君莫邪直愣愣的道:“第一个条件就是,我要进入灵药园的资格,而且还要你们战家确保我一定能够进去!”

  “若然只是口头承诺,你们信不过我,我也同样信不过你们!我要你们兄弟两人共同亲笔签字的血书誓约,上面要以你们展家的列祖列宗和你们子孙后代的名义起誓!不惜采取任何方法任何手段,只要我胜了,你们就要确保送我进入灵药园!最重要的一点,不准影响苗姑娘的名额……因为这一次,我是要陪她一起进去!”

  “除此之外,我还要在场的每一个人写下见证书!若是有谁不遵守诺言,祖宗八代永世在地狱受苦,生生世世不得超脱轮回,日后生儿育女,男做娈童女作娼,世世代代无穷尽!”

  君莫邪嘿嘿一笑,直截了当的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条件。而且,是如此恶毒的限制!

  他这个条件,看上去简单,但其中的限制,却要比战玉树提出的对自己的限制还要严格!

  听到这样的毒辣的誓言,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脸上变了颜色!

  不仅牵扯到了先辈,还要咒骂自己的后世子孙……这简直是任何人都不敢发出来的誓言!一旦发下,就绝对不敢违背的誓言!

  到了他们这等层次,尽都知道,冥冥之中,有着太多太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有着太多的自己看不到想不到的存在!

  鬼魂之说,未必就是完全无稽!誓言之应验,更是屡见不鲜!

  战清风与战玉树兄弟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矛盾和忧虑,以及,那不可遏制的暴怒!

  “一个确保双方权益的誓言,你们不敢发吗?为什么这么的迟疑?”君莫邪睥睨着这兄弟二人:“可是你们首先找上我的,要与我比斗,完全不允许我退缩,更提出了那么多苛刻的条件……怎么,如今论到我提出条件,你们就哑巴了?不是赌要赌公道吗?”

  “条件纵然艰难,却也是正当的理由。这一点自然是无可厚非的,只是你提出条件之外的誓言,未免也太恶毒了吧?”战清风皱着眉头,口气很是恶劣:“还有,你要进灵药园做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是闲得无聊,一时又想不不出好的条件,那里像你们那般的早有准备,深谋远虑!怎么,本少爷听说那地方不错,想要进去玩玩不行吗?还是你们战家做不到?”君莫邪冷笑一声,道:“至于誓言……跟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若是面对君子,那里还需要什么誓言?只是口头约定,就能够彼此放心。”

  他斜着眼看着战清风与战玉树:“但是对你们……我信不过你们!半点也信不过!你们连苗姑娘一个姑娘家都要耍无赖,何况是我呢,我只是为求一个保证而已!!”

  兄弟二人同时哼了一声!

  但他们兄弟两人对墨君夜的质问却也毫无办法。战玉树刚才所提出的条件,全部都是有利于战家的权益,早将其他人抛开,四下里其他家族的少年尽都看着两人,眼中隐隐有幸灾乐祸的神色,就看他们两人怎么答复,至于那些个寒门子弟,更加没有插话的立场。

  不知道进入灵药园的名额……这兄弟二人敢不敢答应?他们刁难墨君夜,这点大家都看了出来,除了那些被战家挑动起来的傻逼们之外,这些其他世家的公子哥儿们倒是有一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

  看热闹的何尝会怕事大,事情闹得越大才更理想!

  空灵体质拥有者纵然目前势力微末,但未来发展空间却是无限,他们心下并不真想得罪。而战家势力在幻府之中同样的如日中天,他们也不想得罪,甚至是得罪不起。

  所以这些人表面上的神色貌似很愤慨,但他们却是恪守一点:神色是可以做的,姿态也是可以摆得挺足;但是真正得罪眼前墨大天才的话,他们一句都不会说的,因为这个大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天才……

  只要始终保持中立的立场,无论今日之局最终会发展到了何种局面,转个身就能与墨君夜或者战家卖好。

  战清风与战玉树两人现在确实是有些进退维谷。灵药园的名额,就算是幻府府主,也不能说给谁就给谁!更何况他们战家!

  还有就是,若当真今日在这里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下血誓,立下血书;有这么多人做见证,势必不能反悔!那么,万一……若是输了,那就代表着战家整个的实力要全部动起来,包括一些已经隐藏了几百年准备留以大用的棋子,也要同时发力!唯有如此,才有可能为墨君夜争取到这个进入灵药园的资格,而且,还就只是有可能而已!

  但,一旦动用了全部的力量,结果却仍是对战家没有任何好处!除了暴露自家庞大实力之外,连一文钱的收获也没有;而且在墨君夜那里还是没有任何情份!因为本是你们自己输的赌注……

  战清风和战玉树两人虽然都是家族之中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地位自是举足轻重,但这件事可说已经是关联到整个战家未来的前途,就算是他们也是绝不敢私下许下这样的承诺!

  这次的承诺可绝对不同于战清风之前与苗小苗之间的赌局,决计无法抵赖,动辄将牵引无数变故,就算不算墨君夜自身的深厚潜力,他身后的圣皇曹国风以及另外六大圣皇,又有那一个是好相与的!

  二兄弟不由得暗骂这个墨君夜实在是一个害人精,竟然想出这等令人痛苦的条件,眼前分明形势大好的局面,竟在这小子三言两语之间,变成了骑虎难下之局……

  但他们刚才逼迫墨君夜,用的本就是这样的手段。如今对方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计策更见高明。

  当真是世事无常啊!

  战家的目的,可谓是很明确的;但对方却是明显对进入灵药园的这个名额不屑一顾;只是因为战家需要,所以我才要争取过来,好进去玩玩……

  这个如斯随手拈来的“理由”当真让人吐血!

  更何况还是战家为他争取,还要一定争取到……

  所以直到君莫邪问了第三遍的时候,战家兄弟二人还是不敢贸然答应!此事委实兹事体大,谁敢答应谁就是脑残!

  但若是不答应一味拖着也不是办法,不答应,比试就无法进行!那么,整个布局就彻底破局了,战家所有的后招尽数付诸东流!

  更要因今日之事彻底得罪墨君夜,以及他身后的所有人,得罪了未来的幻府最强高手,且全无任何制肘之力,就算只是想想都要头大,可是答应……那么严重的后果,谁敢贸然答应呢!?

  这可真是为难死人了……

  “怎么?为什么还不发誓呢,只要你们发了誓,比试随时可以开始进行,选择权可是在你们手上啊,若你们肯发誓,我自然放心的比试,反之,我实在没兴趣和没有诚信的人签定什么血书誓言!为什么这么的犹豫,只要你们事后不违背誓言,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就算发下的誓言再恶毒一些,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从一开始你们就有不遵守诺言的打算吗?”君大少爷冷声问道。

  “你胡说,凭我们兄弟的身份地位那里会做这般龌龊的事情,可是你所说的誓言委实太过恶毒,非关一人一事,这等誓言又岂是可以轻易发下的!还有,你所开出的条件,却又太苛刻了,世事无绝对,那里有什么百分百的事情!墨兄行事太也霸道,我们兄弟委实难以应承!”战清风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