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作棋盘星作子

  他若是不说这句话,齐万劫心下虽然警惕,却仍是不免有这方面的怀疑的,但君莫邪如此干脆地出来,却反而让齐万劫心中不多的怀疑再去九成,而顾忌之心猛增了九成!

  一个寻常棋手万万不敢随便把棋道绝代宗师挂在嘴边,就象一个绝顶玄功高手从来不敢亵渎九幽第一少一般,可君莫邪刻下却以如此云淡风清的语气说到花无错,相信原因之有一个,那就是君莫邪并不很在意花无错,至少没有把花无错当做不可逾越的存在!

  若当真如此,则意味着什么,难道墨君夜的棋力竟能达到如斯恐怖的程度?!

  “齐某相信墨兄,还不是那么无聊的人!”齐万劫说话的语气瞬间弱了至少三成!

  “齐兄也不须如此介怀,说来惭愧!当年我与花无错三局较量……呵呵,无奈以一子之差不敌落败……花无错的棋力,果然不愧为古今第一!委实无人能及啊/p>

  齐万劫无语,但他眼中的戒备神色却是越来越浓!

  他,竟然曾经与花无错对弈三局才最终分出胜负!那也就是说,三局之中,他起码赢过花无错一局!我虽然没有见过花无错,也没有与花无错交过手,但花无错所有对弈的棋局棋谱,我却都曾研究,纵然不会是全部,却也最少是十之八九……

  花无错之实力固然高深莫测,而其行棋棋风,尽如堂堂之师,正正之骑,绝不行险而求侥幸,其深谋远虑,磅礴大气之中却又不乏细腻,非如此如何能创造成一生未有败绩的神话,我虽也自负,却是自认远远不及此人!

  而眼前墨君夜居然能够与花无错对弈三局,酣战良久才以一子之差落败……也就是说,他的棋力,大致与花无错相当,纵然是有所差距,也不应很大……这么说来,今天我面对这等高手,岂不是有胜无败?

  “当日,无错兄在棋局终了之时,很有感慨地说……”君莫邪矜持的笑着,对那位从未见过面的棋圣的称呼也干脆从‘花老’变成了‘无错兄’:“千秋万载总是空,古今天下一局棋!”

  “‘千秋万载总是空,古今天下一局棋!’”齐万劫默默地念叨着,突然间汗如雨下,原本镇定眼神竟也有些迷乱了起来。因为他就单从这句诗之中,便可看出这位棋圣花无错的心胸之豁达和大气!

  棋艺之道,与本人的心胸,有着秘不可分的联系。若是心胸不够广阔,只得眼于一时一地的得失,那么,永远不会在围棋之道取得太大的成就,但若是只顾全大局,而忽略了一时一地的得失,却又永远不会取得胜利……

  唯有这两者完美的结合,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巅峰棋手!

  齐万劫自问,自己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层次!

  古今天下,只是一局棋!这是何等的大气!

  “花前辈的心胸,齐某自问不及……”齐万劫叹息一声,只觉得自己宛若铜墙铁壁一般的信心,竟已在有意无意之间出现了一道口子……在对方如同涓涓溪流一般的诉说之中,正在慢慢的崩溃……

  “当时花前辈在叹息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说道:‘小墨啊,老夫突然想到了一副上联,今日见到你,便考较你一番,如何?’”君莫邪见齐万劫的心境已经松动,心中暗喜,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宜将剩勇追穷寇……

  “敢问是什么上联?”齐万劫不由自主的追问道。不仅他好奇,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君莫邪可谓是非常懂得如何讲故事,这个原本就没有发生过的故事,在他的演绎之下,竟然是活灵活现,令到在场所有听到的人,尽都是欲罢不能。

  任何人听着,都感觉到,这件事情乃是真实存在过的事情!所有人的心中,都与齐万劫一样,从开始的完全不相信,到后来的不大相信,再到半信半疑,直至如今的确信无疑……

  “恩,当时我也是这样问无错兄是‘什么上联’?”君莫邪露出一副钦服的神情,道:“花兄说道:‘天作棋盘星作子,何人能下?’”

  “这就是上联!”君莫邪说完,看着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尽都陷入皱眉苦思之中。

  “天作棋盘星作子,何人能下?!此一上联是何等的大气啊……”齐万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凝神沉思。他一向自视甚高,一生的目标,就是要赶超前辈棋圣花无错。如今,花无错出了一副上联,他自然要努力的对出下联来。若是对不出,岂不是就表示自己这一生,再也没有追赶花无错的希望?

  时至如今,他虽然坐在棋盘之前,但心中已经没有半点胜负之念,甚至说,在他的心中,完全没有了这一次对局的事情,念兹在兹的,全是这一副上联!

  齐万劫不同于林清音,身为幻府棋王的他自有其地位,即便是权势滔天的战家也难以以武力威逼,但他也有他的弱点,战玉树给予了他许多东西,承诺的更多,只要他今日助战家赢了空灵体质的拥有者墨君夜,那就能得到无数的好处,那本就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权势,地位,美女,金钱……只要他今日赢了,战玉树就绝对会给他!

  这都是平常人奋斗一生所得不到的!齐万劫自然想要!

  但说到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却仍是缘自棋道的最高荣誉——挑战花无错、战胜花无错,这个才是他从小到大毕生追求的目标和最高理想!

  这两者之间,完全没有任何相提并论的余地!

  在场大是不乏人才,其中不少自负文采出众的少年,甚至包括那十几位评委在内,尽都皱着眉头,神神叨叨的嘟囔着,这,可是来自一代棋圣的上联,而且,这句上联的底蕴可谓气吞河岳,大气磅礴,让人就只是听到了,也能感觉胸中豪气干云,感慨万千!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能下?

  这样的上联,如此的绝对,又有谁能等闲对出呢?

  齐万劫神游物外,凝神专注,不知不觉之下额头上竟自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脸色竟也有几分苍白起来。这些人之中,无疑他是最在乎的!

  因为这上联,乃是来自花无错!

  就在这时,只听得对面的墨君夜很惭愧的叹息道:“惭愧的是……花兄为我出的这副上联,直至今日,我仍是没能想出下联来……唉……”这一生叹息,似乎充满了失落……

  齐万劫精神一振,嘴角竟然忍不住露出了一副微笑;心道,你若是对的出,那还能显得出我么?唯有你对不出,偏偏我对出来了,才证明我比你要强上一筹!才证明我与花无错的水平,处于同一个平行线上,更凌驾在你之上……

  花无错,世人尊称你为棋圣,我偏偏不服!你给出的绝对,我无论如何也要将之对出来,就如同你的棋圣之尊号,迟早有一天,会属于我,属于我齐万劫!

  齐万劫绞尽脑汁的想着这句上联,挖空心思的想要对出下联……

  正在他想的几乎脑筋都打结的时候,突然听见面前啪的一声,墨君夜的声音道:“齐兄,你还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这棋局何时开启呢?”

  齐万劫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这才醒觉自己正坐在棋盘前面,而对面,那位空灵体质的天才正正襟危坐,锐利的眼神逼视着自己。

  他的手中,还抓着一把棋子,显然是在等自己猜子……

  “干什么?”齐万劫迷迷糊糊的问道,此刻的他仍自没有完全从那副对联的推敲中醒转。

  “猜先啊……你不会连这都不懂吧?”君莫邪的脸上显出几道黑线,心中却是几乎笑出声来:看来这货已经神游物外了……

  “猜先?……哦,对对,猜先。”齐万劫几乎是下意识地从棋盒中拈起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

  君莫邪慢慢的松开手,手中棋子哗啦啦散落在棋盘上,口中念念有词:“一对,两对,三对……正好六颗,看来是我得了先手。齐兄,承让了……”

  “哦……”齐万劫仍然在想着: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能下?谁人能下?这样的绝对,如何才能对出下联呢?又有什么物事能够与天和星媲美呢?星罗棋布,以天为局,如何应对?

  耳边骤闻“啪”的一声脆响,定睛看去,棋盘上已经多了一枚黑子,正正的落在右上角星位!

  对方已经出手!

  齐万劫脑中瞬间显出一线清明,几乎不假思索的在左下角应了一子。

  “啪”的一声,又是一枚黑子落在了左上角星位!

  “这是什么开局?”齐万劫半生以棋而盛名,但之前却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开局,这个位置,说是守角,有些远……说是围中腹,却又不是……说是要占边吧……却更说不通……

  围棋一道,向来有‘金角银边草肚皮’一说,而对方此刻的落子路数,却是大大地颠覆了齐万劫之前的认知。

  他却不知道,他没见过是一回事,但落子星位,却是地球近代数百年来才研究出来的守角望边看中原的三方兼顾的最佳手段!

  <第二更送到,我继续加班……呵呵,独自战斗到底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