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3.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地为琵琶路为弦,胜!

  <爆发第四更!>

  战玉树满腹狐疑地看了一眼君莫邪,突然冷笑道:“墨君夜,你不会是故意的吧?你知道答不出这个对联,却偏偏要胡扯一些有的没的、莫名其妙的事情,把一切都往莫须有的阴谋诡计上想,想要干什么?往我们战家身上泼脏水么?”

  君莫邪哼道:“泼脏水?那有啊,你们提出了条件,我自然也要提出条件!你们答应就是答应,不答应就是不答应,何必顾左右而言他呢?爽快些一句话,不要让我看不起你们这些世家子弟!”

  战家兄弟对望一眼,战玉树小声道:“大哥,你看?”

  战清风目光闪动,道:“这件‘简单’条件却是非同小可。对方这一个条件,看似与他本人没有丝毫关系,但实际上却是抓住了我们的要害所在。我们一旦答应,对方万一真对了出来,那么,我们今天找来的人,立即一生前途尽丧!而且从今以后我们战家再想要做什么事,可就难了……等于也截断了人才来源,因为任何人都不想要一个随时可能会将自己出卖的主子……”

  “我也是这么考虑……可万一,这本就是墨君夜根本就对不出来,故意想出来的刁难手段呢?我们若是轻易放过这一局……以后的几场只怕胜算更是渺茫,若是就此输了,之前所有的布置尽属付诸流水,还要应付他的那些个条件……同样是要声名扫地的……”战玉树忧虑地道。

  兄弟二人眉头紧皱的商议着。突然,战清风牙一咬,道:“玉树,这种事不能不答应;但答应了若是对方对了出来,说不得就只好……舍车保帅了。玉树你年轻,前程远大,不必管这件事,万一他对了出来,就由我来说明这件事,然后就说此事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你无关,更与整个家族无关……牺牲我自己成全大局,想来就没问题了!”

  “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这件事本就是小弟运作的,怎么能让你出去顶缸?”战玉树毕竟还是年轻,嫩了点,此刻骤然听见大哥如此大义凛然的说话,顿时心口一热,热血一涌,脱口道:“要出去也是我出去承认!跟你有什么关系?”

  “如此……也好。”战清风只是犹豫了一下,立即答应下来,叹息道:“只是……委屈了兄弟你,不过,为兄也相信你的判断,那墨君夜出此古滑伎俩也正说明,他根本就对不出来!他当年就对不出来,难道还当真能在这一时三刻之内对出来?”

  战玉树刚才一时冲动贸然一言出口,此刻心中已经有些后悔,没想到自己的嫡亲大哥几乎是连犹豫也没有犹豫,立即就如同迫不及待的样子一般就将一切全部推到了自己身上!

  刻下战玉树心中泛起一种落进了陷阱的腻歪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大哥挖了一个坑让自己跳了下去。然后又很迅速的撇清了自己……

  这,还是那个自己一直景仰尊重的大哥么?

  霎时间,战玉树就如同突然吃了一个死老鼠一般,心中的那股子腻歪劲就甭提了……

  “墨君夜,你的条件,我答应了,血誓书我也签下了。”战清风冷笑着看着君莫邪:“现在,是不是该表现一下你的无双文采了?”

  君莫邪吓了一跳,呐呐的道:“我靠,这么苛刻的条件,你们居然也肯答应?你们就不怕你们战家声名扫地?”

  战清风冷笑道:“若是能以这样的代价来博取一位拥有空灵体质大天才的失败,我们自觉是值得的!墨君夜,你难道还想拖延时间吗?给出下联吧!”

  “额%……”君莫邪很配合的露出一副进退两难的神情,摸了摸头,问道:“额……那……上联是什么来?”

  战清风兄弟二人顿时更加肯定:这家伙完了!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能下?”战玉树顿时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得意洋洋的念了出来,抑扬顿挫,极富韵律……

  “天作棋盘星作子……天作棋盘星作子……唉……”君莫邪皱着眉头,在场地中间来回的转圈。眉头越皱越紧,脸色越来越黑……

  苗小苗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你可千万要对上来啊……这玩意要是对不上来可就失败了,之前所有战果尽数辅诸流水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在场众人看着这位空灵体质拥有者的眼神,尽都有些同情:这样样样皆通的不世天才,万年以来也未必能出现一个,如今,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讲了一个故事,居然将自己绕进了死胡同……

  这种结果,当真是令人扼腕叹息啊……

  君莫邪踱了两步,停下,仰头沉思,然后摇摇头,口中喃喃道:“不行,不行……”接着又摇摇头,继续踱步,沉思……

  战玉树和战清风脸上笑容越来越浓,几乎都要咧开嘴笑出声来了,看着这位空灵体质的眼神,也如同是猎人看着一头已经落入陷阱的猎物……

  突然:——

  “有了!”君莫邪高叫一声,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头上的冷汗,道:“险些把我急出毛病来,总算是想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啊,想通关键所在就得了啊!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遗憾哪!”

  “对出来了吗?那下联具体是什么内容啊,快说,墨君夜,我可告诉你,对联这个讲究什么我,你可是一清二楚,若是对的不工整,依然算输的!”战清风嘿嘿一笑,再加上一句话,增加他的心理压力。

  “你说得都是废话,对联就讲究个对仗公稳,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关键一通,全数明了,听着,这下联是——”君莫邪拉长了声音,一字字的道:“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敢弹?”

  轰!

  大厅中所有人顿时轰动起来,绝了!真的是绝了!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能下?

  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敢弹?

  天对地,棋盘对琵琶,星对路,子对弦……谁人能下?哪个敢弹?每一个字都是对得工稳之极,直接就是天衣无缝,妙到毫巅!

  上联下联,同样的大气,同样的狂傲,同样的……睥睨众生!

  若是这样的对句居然还被挑出毛病,说什么不合格……那么,这世界上也就再也没有几幅工整的对联了……

  一时间,众人看着墨君夜的眼光都很复杂,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人?简直是妖孽啊,奇迹啊……

  苗小苗美目之中更是异彩连闪,注视着墨君夜,心中只觉得喜悦激动,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他对不出来的时候,自己担心着急,但如今他对出来了,而这下联的佳妙程度,却是让自己直接震惊!直接震惊得无与伦比!

  这,真的是他对出来的么?我这不是在做梦?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他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哇……我我我……苗大小姐的眼中,已经有忍不住冒出小星星的趋势……

  君莫邪抹着汗,似乎一副心有余悸却又得意洋洋的道:“这个上联,难了我好几年,一直没有对上来,不意正如两位战公子所言,在今天这个特殊的场合、极度的压力之下,竟然一举突破!这么说来,我真的要多谢一下两位战公子了……呵呵呵,真是侥幸。”

  这句话一出来,人人脸色尽都很怪异。

  说这是得了便宜卖乖吧,貌似又不像,可味道怎么那么怪呢……

  总之,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战家两兄弟刚才的扬扬得意早已荡然无存,面如死灰,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懊丧若死!

  刚才还在那里幸灾乐祸,自鸣得意,认为这家伙乃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现在看来,到底是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兄弟二人欲哭无泪!

  “请问,我对得还算是可以吧?应该算是工稳吧?”君莫邪“谦虚”的问道。

  战清风僵硬的点了点头。至于战玉树,已经连点头的力气也没了,整个人失魂落魄……

  “那么,现在两位战公子是不是应该将我刚才问到的那个真相说出来了?”君莫邪诡异的一笑,提醒道:“请两位千万莫要忘记,你们刚才可是以祖宗八代和子孙后代发下毒誓的啊……誓言这东西,很奇妙……说不定啥时候它就应验了呢?当然了,你们要是完全不在乎,也是可以不履行承诺的!”

  “我们认栽!”战玉树脸色阵红阵白,数次想要抵赖,但这种毒誓……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立下,如何能够抵赖?一旦抵赖,就是不将列祖列宗和子孙后代放在眼中,这份罪名……就连战家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啊……

  “林清音一家乃属音乐世家,虽然为乐理大家,却不事生产,家道中落,现在更已渐趋没落,而我们战家,目前已经收购了幻府之中差不多一半的乐馆,他们想要生活,就必须听从我们的命令。本公子只是对他们在乐馆之中的族人为难了一下,让他们难以为继,自然而然就好了……”

  战玉树的这段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战玉树牙一咬:“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除我之外,战家所有人都不知道……否则,就算是本家族,也不会容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