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4.第五部 第二百二十九章 剑走偏锋?

  <今日第一更!>

  “至于齐万劫,则更是简单。齐万劫醉心名利,虽已有棋王之地位,却仍不满足,我只是承诺了给他一个幻府棋尊的位置,再给他一座心幻城中心的大庄园,配备四名绝色侍女,以及十万两黄金!并保证将他一直爱恋的李家小姐送到他的府上,成为他的妻子……他就来了,而且,他更承诺保证一定将墨君夜击败,这些才能做数……”战玉树以一副豁了出去的口气,一股脑的说道。

  人群之中,齐万劫脸如死灰,嘴唇颤抖。看着四周传来的鄙夷不屑的目光,齐万劫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命运,随着战玉树这一席话,已经全部改变!

  自己已经完了!

  以往的种种努力,曾经的无限荣耀,在这一刻,与自己都毫无半点关系,尽数化为过去,化为历史!天地之间,突然一片漆黑!齐万劫脸色一白,突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没有再理会齐万劫这个注定过气的棋王,尽都震惊在战玉树所说的事实真相之中!

  正如君莫邪先前所预料的那样,战玉树果然将一切事情尽都扛在了他自己一人肩上,完全撇清了与战家的关系,甚至把战清风都直接择了出来,这个人的心性、胆识也算是了得,就单只是在叙说之中,就能让人自然而然的感觉到这一切全是他的个人所为,与家族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牵扯!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到这一点,无疑是很不容易的,当真了得!

  而在另一侧的战清风脸色僵直,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猛然间,战清风竟自冲了上去,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了战玉树的脸上,怒吼道:“你这个畜生!你竟作出这等下作之事,这些事情怎么能做?我们战家千百年的名声,就这么被你这竖子毁掉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下作?”

  一巴掌打下去,战玉树的嘴边顿时冒出了鲜血!整个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倒在地上。

  战清风似是痛心万分的地喝骂着,额头青筋暴露,满心的怒其不争、怒不可遏!良久良久,终于长叹一声,道:“家门不幸!委实家门不幸啊……战玉树,你败坏战家门风,玷污战家名誉,我势不与你甘休,虽则我并无处置你之权限,但并不等于你就能逃脱家法的制裁,等回到家族,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面对父亲和一干老祖宗的责问!战家家法绝不会允许任何一个败坏战家门风的子孙!”

  苗小苗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眼见着弟弟出头把一切罪责尽数担下,哥哥再上来痛斥弟弟,满脸的大义凛然,怒不可遏,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出大戏当真很好笑。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刻下的好笑,这等心态的微妙变化,让她自己都没有感觉到。

  这样的手段,骗一般人都骗不过去,更何况是在场这些聪慧绝顶的人物?纵然没有当场揭破,实则又有几人不明白其中底蕴!真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就只你们两兄弟聪明吗?!

  若是没有战家在背后全力支持,战玉树抛开战家少爷的名头,就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纵然有几分实力却也没有什么能力去威胁一个世家吧?更没可能承诺给齐万劫那么多的东西?这一切种种尽都超出战玉树的能力范畴!

  然而如此明显的事实,战家两兄弟却仍做出了眼前的这出大戏。因为所有人知道是一回事,战家姿态却又是另一回事,战清风刻下这番公正无私、大义凛然的姿态,纵然如何做作,甚至不管在场之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这个姿态,却总是要摆出来的!

  因为,即便绝大多数人心底固然不会相信战玉树所说的什么自作主张之类的话,但也未必会当场戳破这一事实,甚至还会有不少人昧着良心鼓着脖子说这些都是真的,战二少的行为都是个人行动,完全与整个战家毫无关系……

  但苗小苗现在想的却是:战家当真是深谋远虑,就只是一个战玉树就能调动这么大的资源,为战家甚至不惜一切的去保全……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决断……非同小可!反观之,苗家有多少这样的人?

  战家既然能够收买齐万劫威胁林清音……那么,会不会威逼利诱其他人?以他们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做事方法,若是……

  这样的信息,或者凭我还不能看得通透,更谈不上完全体悟,但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却一定要详细的向爷爷父亲禀报。相信以他们的阅历,必然能够看得出其中的奥妙之处,甚至……进一步分析出可能的隐藏危机之所在……

  第三局战罢,拥有空灵体质的墨大天才再度完胜。而且,更是连带着将这次行动的发起人战家的二少爷战玉树也当场废了一半!

  这结果让原本跃跃欲试、准备出场的一干选手尽都有些噤若寒蝉。

  现在大家都看了出来,这位拥有空灵体质的墨君夜非但是个实打实的天才,还是一个狠人,相当的不好惹!他一上来就是抽混打科,似乎是土包子一般,但,每每只要一句话出来,立即就抓住了别人的要害!一旦被他抓到要害,恭喜你,你完蛋了!

  貌似他还有一个特性,就是睚眦必报,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有点小心眼,谁攻击他,他就攻击谁!而且反击之犀利足堪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从一开始,他从来没有主动挑衅,但他一直在酝酿反击!在从容的消化掉你的进攻之后,然后立即进行最犀利的反击!

  一击必中!

  而且是击必中,中必绝,每一次出手,总会有一个人落马中招!

  就算是战家两兄弟,也不曾例外!

  这得有如何强大的自信和丰厚的底蕴才可以做到?甚至,光是这些还不行,起码还需要洞若观火一般的观察力,精确到毫微的控制力,敏锐到极点的切入……

  这些统统缺一不可!

  这个人,不愧是传说中的空灵体质!

  面对这样一个变态,接下来比什么?

  貌似根本就没有人敢上前了!

  这个问题,不仅评委们在猜测,战清风自己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一直以来,大家理所当然的认为,空灵体质虽然是传说中的东西,那仍不过是修炼玄气的神妙体质而已,或者他玄气修炼的进度会相当变态,但其他的方面却绝不可能尽善尽美,人岂有完人之理……

  更加不可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但眼前的严峻事实,却给所有人共同上了一课,明了了一个异常恐怖的认知!他们的确确是遇到了一个怪胎,本身实力高深莫测到极点的怪胎!

  墨君夜,这家伙身为空灵体质的拥有者,玄气修为却是平平,偏偏一些杂七杂八的学问,他居然是这样的精通,甚至是博大精深……

  相对于修炼玄气者,最偏门的,莫过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等诸般雅技,但这家伙却倒好,音乐堪称大家,棋道更胜国手,文采傲视群纶,急智更不逊色于任何人!

  一群人在用阴谋诡计针对他,他却同样以阴谋算计阴倒了一群人!

  “这个人,果然如长辈所言,当真不能常理测之。”战玉树肿着脸,心中虽然有怨怼,但他更关心这一次的胜负!他坐在场边角落的椅子上,一看就像是戴罪之身一般,看似心灰意冷,但却低着头向自己的大哥传音:“这个人颇有脑筋,更富急智,而且,对这些杂学所知甚多,我们若是再提出一些正统的比赛方法,恐怕又会落入他的算计,如今之计,只有尝试剑走偏锋!”

  “剑走偏锋?”战清风喃喃的念叨了一句。突然眼前一亮。

  “这个人出身穷苦,并未结识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这样的人,或者极有才学,雅擅诸技,但骨子里绝不会是一个纨绔之徒!”战玉树目光垂在地上,但传进战清风耳朵中的声音里却是充满了阴狠:“既然用一般的常规手段局对没有把握战胜他,那么,就常识比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比如说呢?……”战清风目光更亮。

  “比如说,一些纨绔子弟经常玩的东西……他这种层次,决计接触不到!纨绔常玩之物,不外跑狗斗鸡、出入青楼……”战玉树哼了一声,道:“换言之,或者赌……或者嫖……或者斗……”

  “赌嫖斗?”战清风心中豁然开朗。

  “嫖……这等场合自然是不能拿出来比较……但是赌钱却无所谓,而且,一些什么斗鸡斗狗斗蛇斗蟋蟀斗玄兽……都可以利用!而且,稳胜不输。我们没有他的天赋,没有他那些才学,难道运气还比不上他?难道他能幸运一世人吗?”战玉树冷笑两声。

  “原定七场,琴棋书画诗酒茶,前面已经输了三场。至于赛诗的那一场不用比也可以知道结果了,至于书法想来也是不用比的了……他能有这般底蕴,书法一道必然也是当世大家。既然如此……那就是画与酒?再加上一场赌博?”战清风不确定的道。

  “不!画与酒完全不用比!看他对音律、诗书如此精通,对画定然不陌生……只要读书多的人,对酒的认识也不会弱……不如直接摒弃,另寻更有把握的方法!”

  战玉树道:“直接就是两场决胜负!赌钱之余,再赌斗玄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