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2.第五部 第二百三十七章 撒泼,索要赌债!

  <第一更!>

  “老祖宗就是老祖宗,来固无影去亦无踪,当真是神仙一流的手段。”另一个老者满怀崇敬的看了看窗子,喃喃说道。说完,便缓步下楼而去。

  在飘香楼后面的角落阴影之中,一团油布轻轻蠕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拱起,露出一个花白的人头,此刻,人头的眼睛之中,正露出无尽的疑惑。

  “战家搞这么一出,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有,战家的那个老不死的,今天怎么会特地出来关注这场无聊比斗?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还有,那个空灵体质的拥有者,也委实是太有趣了一些……这个墨君夜,究竟想做什么?老夫自负聪明机智了一辈子,怎地今日却是在两面都糊涂了?”

  “此事,内中定然大有玄机……老夫必须回去通知家族才行……小苗现在明显对墨君夜动了情愫……这件事又该如何解决?这个墨君夜,最终会不会成为我苗家的助力?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啊……”

  无声无息之中,这个人也是飘身而起,刷的一下没了踪影,远处,一片流光慢慢消失,看其前进的方向,却是苗家的方向……

  飘香楼里,君莫邪耳朵轻轻动了一下,嘴角慢慢地绽放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战玉树和战清风呆呆地看着场中那一只兀自在那里耀武扬威的猫身虎,两个人的心中,都是一片灰暗!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么?

  可是……我们明明是准备了周密到极点的计划,准备彻底收复这位空灵体质,从而奠定我们战家在幻府的未来……甚至,还有很多很多的后续手段……

  这些,可是我们自从知道这位拥有空灵体质之人来到幻府之后就已经开始筹备的……准备了好久,甚至,我们以整个家族的外围力量来运作……

  就这么输在了一个乡巴佬手中?甚至还要为其所算?!

  “我说……你们两兄弟这么呆着干什么?是不是该履行之前协议好的赌注了?”君莫邪摇头晃脑的道:“我记得第一个条件是……你们战家保证的,给我一个进入灵药园的名额。这一点,你们不会耍赖吧?”

  “愿赌服输,你放心!我们战家无论如何,都一定会做到这一点。”战清风额头汗如雨下,但现在却由不得他退缩。

  “好!够爽快!我就等这五天之后进入灵药园了。要紧的是你们要记住,我要进入,但是苗小姐的名额也不能耽误……”君莫邪打了一个响指:“第三个条件是,我可以向你们战家提出任意一个要求,当然,这个条件我不准备现在就要求兑现……所以暂且可以不论。”

  战清风和战玉树闻言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将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他这么说,任是谁都听得出来,他现在要的,肯定就是第二个条件的兑现!就在这里,十个响头,十声爷爷……

  果然——

  “但是那第二个条件也不费事,貌似简单得很,你们两个当事人都在,干脆就在这里兑现了吧。”君莫邪轻飘飘地说着,目光幽冷狠毒:“现在,你们输了,就按照事先约定,你们兄弟二人对着我,磕十个响头,叫我十声爷爷!”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虽然事先有赌约在前,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墨君夜墨大天才竟然会如此的胆大包天!居然真的提出来这种足以让人与他不死不休的兑现要求!

  若是他今天不依不饶的话,恐怕,从今以后整个战家,都会与他生生世世的仇恨下去,永远都没有和解的可能!

  任何一个想要在幻府之中长远发展的人,都不会这样做,绝对的智者不取。因为……在幻府之中这样严重的得罪了战家,基本与自杀没有任何两样!

  “你!”战清风平常温和儒雅的脸色早已经不知去向,两眼血红的看着他,从牙齿缝里一字一字的道:“墨君夜!你不要欺人太甚!”

  “怎么,想赖?”君莫邪冷笑道:“那可同样也是用你们战家的列祖列宗和子孙后代发下的血誓!就算我能放过你们……你们战家也不会同意吧?”

  战清风和战玉树顿时语塞。

  战氏兄弟两人之所以会反唇相讥,大抵是因为这磕头、叫爷爷之事太过难堪,以他们两兄弟的身份地位而论,若当真依约而行,从此之后只怕再无面目立于人前,如斯耻辱更难忍受,心下自然而然地生起抵赖之念。

  但骤闻君大少爷警告之语,这才恍然想起来,现在赌局结果已然确定,之前的赌注也就即时生效,若是自己不依照约定磕头叫爷爷的话,按照赌约约定,就等于是自己诅咒了列祖列宗外加子孙后代!

  纵然明白局势,但若是自己兄弟两人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向眼前这个乡巴佬一般的外来者磕头……那以后还怎么立足人前?甚至以后就算可以执掌战家门户,今日之失败,今朝之遭遇却是一桩难以磨灭的莫大耻辱啊!

  霎时间两人都是额头上青筋暴跳,睚眦欲裂,二人此刻当真是进退两难,即便有心开口辩解一二,但却是一句话竟也是说不出来的。

  “既然有胆设赌,愿赌就要服输。欠债还钱,天公地道!”君莫邪悠悠的道:“总不能……一切便宜都归你们占据,却将一切苛刻的条件尽都加在别人身上,失败一旦加在你们自己身上就要砌词狡辩吧?如此对己宽恕,对人严苛,却正是为人处世的大忌啊!”

  此刻墨大天才的眼神之中只有一片冰冷,一片坚决;任何看到他的眼神的人,都清楚的认识,今天的事情,断然无法善了!以墨君夜刻下的态度,显然是非要逼着战家两兄弟磕足十个响头,喊够十声爷爷不可了。

  这件事情,要想圆满解决,其实很简单。只要这位拥有空灵体质的墨大天才嘴一松,大度的说一句:其实大家刚才只是开玩笑的,磕什么头呀……

  就一切都结局了!

  这样一来,战家兄弟也能借此下台,大家落个皆大欢喜的收场,就这么算了……不是我们兄弟不想履行赌约,而是人家大量不介意,我们总不能强自施行吧……

  但除了君莫邪之外,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够资格、够权利说类似的话!

  此刻的君大少爷牢牢地控制住了这件事情的主动权,一张脸上更是写满了生人勿近。每一个想要硬着头皮想要来说情的人,在看到他的脸色之后,都识趣的打消了念头,莫说本就没有和墨君夜比较熟络之人,就算有,当真上前也就只有自讨没趣而已。

  终于,在满场无尽静寂之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眯着三角眼出来打圆场了,呵呵笑道:“墨公子,您看,公证人已经确定了您的胜利,赌局也已圆满结束了,是不是可以……呵呵,这玩笑的赌约……也就这样算了,反正您要的进入灵药园的名额已经确认得到了……不如就……”

  众人一看,几乎就没有人不认识这老头,这老头倒也算是有几分学识,但此人的人品却是极为不堪,一向依附战家,仰承战家鼻息而行事,此刻他强出头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不觉得意外。

  “你是谁?凭什么在这里插言?”君莫邪一扭头,森寒的目光看着他:“我与战氏两兄弟之间的赌约有你说话的余地吗?开玩笑的赌注?那里开玩笑了?你参与这场赌局了吗??你算是神马东西?难道你说的话能代表战家吗?”

  老头闻言即时一怔,一张脸瞬时已变成了酱紫色。一向以来,他倚老卖老惯了,仗着一头白头发,就算有人不齿他的作为,但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情,大多数情况下也尽都会卖他一个面子。毕竟敬老尊贤,不管放到哪个世界,都是一种做人起码的准则。

  这老头虽然远远说不上‘贤’,甚至与‘贤’字根本不搭边,却就冲那一头的白头发,却也勉强算得上一个‘老’字,所以他今日才会强出头,意图打圆场,帮战家两兄弟下台。

  在他想来,自己年高德勋,虽然有强出头之嫌,但毕竟是帮两家调和,非但是帮战家的大忙,更能以此为契机,与未来的幻府第一强者扯上关系,所以才会冒大不讳,出场调和,但他却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这样一个愣头青,非但不给面子,反而兜头就来了一个大热屁……

  “老夫自然是不能代表战家的,但……”老头本想说个过门,然后严厉反击,大力抨击眼前这家伙怎地如此不懂得敬老尊严,简直就是为人的起码道德都欠缺,务必要上纲上线,将这小子说的满脸羞惭,也好让他知道知道得罪了老夫的后果,就算不能说服这小子,也要把水搅浑,令到战家两公子有下台的机会。

  哪知道他才要开始他的长篇大论,就已即时被君莫邪打断:“你这老小子不能代表战家那你出来放什么屁?难道你以为你他妈的很德高望重吗?老子凭什么要给你个面子?不能代表战家你也敢出来唧唧歪歪,你吃撑了?嗯?还是因为现在是春天……你他妈发情了?”

  那老头被君大少爷这一连串的大骂气的胸脯急剧起伏,戟指怒喝:“你你……你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