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第五部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为何出来?

  <今日第二更!我正在努力第三更第四更……>

  这种人在顺境之中,自然是无往而不利,一旦遭遇逆境,瞬时斗心全失,再无任何一点反抗之能!

  正是基于这点,君莫邪才会不断的锤炼残天噬魂,任由他们去在生与死之间自我磨砺,在艰难困苦之中去饮血杀敌!惟有如此,才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实力!

  动物园中的老虎哪怕是体型再大,甚至可能比山林之中的老虎大出一倍,但两者一旦交手,战果却必然相反,就是基于这个道理!

  黑衣蒙面人现在已经接连后退了二十七步!足足二十七步,这柄神秘飞剑才终于退后了几分,距离他的眼球远了几分。而这个距离,已经到了君莫邪和苗小苗的身前。

  眼前发生的诡异的一切,让苗小苗震骇莫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又是一柄什么样的剑?

  这样神异的魔剑,又该有一位什么样的主人呢?

  她转过头看着君莫邪,却发现这位空灵体质的拥有者脸上,也尽是一片由衷震惊与迷惘!显然这位大天才也是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诡异现象如何来由。

  定了定神,苗小苗恭敬地向着那柄剑的方向躬身行礼:“不知是哪位前辈出手救了晚辈两人,还请不吝现身一见,小苗不胜感激!”

  长夜寂寂,却是没有人回答。

  惟有剑光骤然一闪,噗的一声从那仅存的那名黑衣蒙面人的气海穴穿了进去,然后带着一溜血光从黑衣人的后背穿出。剑尖上,却有一个小小的血色圆球挂在上面,渐渐黯淡……

  黑衣蒙面人大吼一声,痛彻心扉!那正是他一生修为的精华之所聚!竟然被那柄剑完全鲸吞,而且,更进一步崩毁掉了他的气海丹田!

  此刻的他,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人!

  这种突然而来的现实,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过!重伤更兼心伤的他只来得及发出了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脑海之中最后一个念头是:彻底完了!

  诡异的魔剑在半空盘旋一周,突然光华大作,一股难以言喻的邪魅之气突兀散出,瞬间就如同飓风掠过草原,受这股邪魅之气侵蚀,所过之处,所有碧绿青青的草丛尽数枯萎,笼罩范围足足有十丈方圆!

  然后,这柄剑再度恢复成了之前的堂堂皇皇王者气度,矜持地停在半空之中,闪烁着柔和的光华。就像是夜空之中皎洁的明月,神秘优雅,朦朦胧胧,高高在上,光耀寰宇,映照世人!

  苗小苗美目之中闪出由衷的喜爱之情!

  这样出色的神剑,相信没有人会不喜欢。

  就在苗小苗以为那位神秘的高手或者就要现身出来的时候,这柄剑竟自突兀地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剑吟声,刷的直直的飞了起来,剑尖指天,似乎要穿破苍穹!

  在其上升到十几丈的高度之余,再度发出了“锵”的一声剑鸣!

  天地之中重归一片黑暗,再也没有那柄剑的影子。

  四下里的虫鸣草动声音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全然恢复,天地间又再度充满了生机。

  似乎这片地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前后死了足足七条人命,足堪成为修罗场的地界,此刻竟完全没有任何一点血腥味!

  “我们得救了,有一位神秘高人救了我们。”苗小苗的俏脸上满是莫名地崇敬神色,喃喃地道:“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告诉爷爷,想来他老人家一定知道这位前辈是谁,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以下这位神秘的老前辈。”

  在苗小苗心中,能够用出这样鬼神莫测的手段的,更施恩不望报,尽歼宵小之余,飘然而去,如此行止,必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隐士高人,又或者,就是幻府之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祖宗也不出奇……

  君莫邪神色竟显一丝复杂,随即又恢复为之前的惶恐,似是惊惶未定地嗯了一声。

  “我说你这人,现在知道害怕了吗?……先前我给你的传音,你难道就没听见吗?明知道这边有危险,你还要稀里糊涂的闯了进来。”

  苗小苗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君莫邪,鼓着嘴埋怨道:“你知不知道刚才的情形有多险?居然还在跟那蒙面人夸夸其谈、讨价还价,万一这位神秘的高人晚来一步,你我可就真正凄惨了……”

  说到这里,自然而然地想到黑衣蒙面人说过的抓到自己之后的那悲惨的命运,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俏脸一阵发白。

  “恩,那也不能怨我啊,主要是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居然听见了你的声音,我以为是做梦了呢……”

  君莫邪讪笑着解释。心道,有本少爷在这里,莫说是来了六个尊者,就算是来了六个圣皇,那也未必能起啥作用!那里会有什么风险?!

  若是连本少爷都应付不了的危险,就算你及时告诫又有什么意义!但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滴!不过话说回来,貌似真正冒险的反倒是你这丫头吧,这里本来就没您啥事,你这一参合,多费了我多少事啊,当然了,这话也是肯定不能说滴,歹命啊……

  “做梦?做你个大头鬼!”苗小苗又羞又嗔,眼波流转,娇嗔的跺了跺小脚。难道他在途中……也在想我?要不然怎么会一听到我的声音就以为自己在做美梦?

  心思一转,还是觉得自己刚才受到的惊吓实在是太大了,偏偏眼前的墨君夜居然还是那么无动于衷似地,苗小苗自然觉得心里不大平衡,嗔道:“你说你,你自己也没有对付他们的本事,却还要在这里一个劲的用言语刺激人家,骂人家,万一若是没有救星前来,你要咋办?要是那前辈迟来半步,没准你那小命就完完了呢?”

  君莫邪诧异的瞪着眼睛:“为什么不能骂?正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才要狠狠地骂一顿出气啊,难道你以为,他们既然如此有预谋有组织的在这里设计拦截我,我就算不骂他们,他们就能放过我不成吗?最终结果都是一个死,我干嘛不骂他们?就算只是痛快痛快嘴也是好的,都要死了,还不拣痛快的方式来?!”

  苗小苗顿时为之语塞。

  这个墨君夜,无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似乎都有一套他的歪理。这套歪理固然未必正确,但也难以直斥其非!总之,就是让人听着不对劲,却又挑不出毛病,透着一股子邪气,

  就好象现在,明明才脱死厄,就在这里夸夸其谈,但他说的道理,自己偏偏就难以反驳……

  “你还别说,今天救我们的这位前辈,可真是太厉害了!实在太帅了!”苗小苗自觉难以驳到墨大天才,瞬间改换话题,竟自兴奋了起来:“天哪,那却是完整版的御剑术啊……我这辈子也就只听说过,并没有亲眼见到过……今日一见,真是太……太……”

  太了半天,苗小苗终究是没有想出合适的形容词,但这并不妨碍她的兴奋:“你知道么?整个飘渺幻府之中,能够施展出这样手段的,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而且,全是一些遁世已久的老前辈……哎,还有,那柄剑也真是太漂亮了……太飘逸了……我若是能有那么一柄剑……嗳……”

  说着,眼光朦胧,居然陷入了无尽遐想之中。

  女人的心思你千万别猜,上一刻还在与你说这件事,下一刻便已换到另一件完全不相同的事情上了,实在是太那啥一点了……

  君莫邪看着地上那昏迷不醒的黑衣蒙面人,心中有些无语,终于开口提醒道:“我说苗姑娘,这家伙貌似还没死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家伙弄醒,审问一下啊?就这一个活口了!”

  意思是……您能不能就先别顾着感慨了……您一味崇慕感激的巨人物,此刻就在您的面前站着听您训呢,还是先干点正经事吧……

  “这个……由我们审问他不太合适,我把他带回去,自然有合适的人审问他。”

  苗小苗对这一点显然早已就打定了主意,说到正事,终于收起了那感叹的神情,正色道:“不管这名黑衣人到底是谁的属下,又或者是属于哪个大家族,今天的事情,都是一桩不可饶恕的罪过。我们始终是后生晚辈,有很多事情未必能想得那么周详,若是由我们自行处理的话,除了自身分量不够之外,或者过轻,或者疏漏,都是难以弥补的过失。不如干脆将难题丢给家族,反正他们闲着也没事干……”

  君莫邪想不到这个丫头的脑筋竟然如此灵活,没有等自己提醒,她就已经先想到了这一步,倒真可算是冰雪聪明、慧质兰心。

  既然苗小苗给出这般如此合情合理的建议,君大少爷自然不便再发表意见。心念一转,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苗姑娘,我从这条路上走,倒是正常,你为何也在这里?”

  说起这件事,苗小苗顿时有些忸怩起来,脚尖蹭着地面,歪着小脑袋不说话了。

  “你在这里倒也无可厚非,但那么危险的时候,你跳出来做什么?事实明摆着,若是没有救星出现,我固然是死定了……但你现身出来,貌似也不过是搭上你自己而已,难以影响整个局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