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第五部 第二百六十四章 九幽炼魂之地!

  <今日第四更!>

  彻底摧毁了战家此处邪恶所在,制止了战家转换风水的卑鄙行为,相信无论是对幻府、对苗家来说都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幻府若不须动荡,苗家也会从此安然……

  君莫邪今日之举,可谓是为飘渺幻府做了一件几乎是恩同再造的天大好事。但君大少心中却仍旧没有太多的满足感。因为……这件天大好事对于他来说,只是附带,就只是附带而已。

  刚才也说了,这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毕竟大少到这里的真正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在又连续逼问了数人之后,君莫邪终于站在了另一处颇为神秘的所在!

  面前的所在满眼幽暗,充满了阴森诡异的黑暗气氛,鬼声啾啾,让人毛骨悚然。

  大少的视力却不受眼前黑暗所影响,他早已留意到在面前的石壁上,刻着五个大字:九幽炼魂路!

  此地却似浑无半点生机,连那五个大字,却也是死灰色的,充满阴暗味道。

  看来,这就是战家专门打造出来,用来锻炼年轻子弟体魄心志的九幽炼魂所在之处了。

  君莫邪并不迟疑,飘身而入。

  一路上琳琅满目的设施,仍是充满了阴森恐怖的氛围,君莫邪处之泰然。这些设施,基本他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都是做什么用的,说句不好听的,这些若是放在前世,基本就是所谓公园“亡灵国度”用剩的玩意罢了……

  比如那边上的鬼影瞳瞳,以及尖利的呼啸,似是摄人心魂,其实就是利用光学折射原理做出来的效果,然后再从石壁上开一道较细的缝隙,让风从这里灌进来,形成一个特异的风口,顶多再在风口之中安装上数十枚能发出尖锐叫声的风哨,就齐活了……

  不过此地地上散发着磷火的累累白骨,非是人工制成,却是货真价实的死人骨骼……

  这里,从上到下全方位的通路,几乎都存在有机关陷阱,而且每一关都要比前一关更来得难过,且一关比一关更显阴森恐怖。只要不小心碰触上任何一条,随之而来的攻击足以让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将其他的机关共同触犯……

  飞刀、乱石、毒烟、陷坑、挠钩、以及时时刻刻的阴风鬼啸伴身边……

  每一关,都足以让通过之人陷入九死一生的困境,完全不存在任何留手的狠毒!唯有在通过一关之后,在通往下一关的通道之中,才有唯一可以休息调整恢复的机会!

  但纵然得到休整时间却也绝不能在某一处固定地方停留超过半个时辰!一旦超过半个时辰,这通道就会变得比任何一关还要来得凶险……

  “设置这九幽炼魂路的战家人,固然是一个人才!却也是一个毒人、狠人!”这些设施对于君大少爷自然是没有效果的,这倒也不完全是大少处于阴阳遁的虚空状态之中!还有,前世经受的那种心理折磨锻炼,也早已经让他对面前的一切如小儿科一般的不屑一顾。

  但,可不是所有人都有如君莫邪一般的手段、还有经历!

  可以想象若是换一个普通人进来的话……

  纵然不是十死无生,起码也要九死一生,好一好没被机关弄死,先一步已经被此地阴森氛围吓死了!

  君莫邪势如破竹地连续飘过三关,这才隐约听到前面传来微弱的说话声。

  看来战家这两兄弟倒也算是比较有毅力的,居然已经闯进去这么远了……

  君莫邪撇撇嘴,继续前进。

  “大……大哥,这鬼地方也太可怕一点了,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啊……”一片黑暗之中,战玉树两手抱着胸,浑身颤抖,眼神之中充满了恐惧。这位原本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儿,此刻已经是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脸色发青,整个人看起来貌似比厉鬼还要更渗人一些……

  “把心神稳住,这里虽然阴森恐怖,惊心动魄,但骨子里仍就只是一种考验,真正的难题始终那些机关,其他的不要理会就不会心怯了。”

  战清风的声音响起,别看他大把道理说教,却绝对可以听得出来,这小子不过就是在强作镇定而已!他的声音,也在隐隐发抖。

  自从进入这里,兄弟二人同心协力,已经闯到了第五关,前后虽然就只经历了一天兼半夜的功夫。但就在这一天半夜之中,两人却早已面临无数次即将崩溃的边缘,若非两兄弟能够彼此扶持,相互鼓励,估计早就彻底崩溃了!……

  这自然是要归功于战家对这两个后起之秀还多少有些重视,并没有让他们单独进入,而是结伴闯关。若是单独进来这条路的话,相信这养尊处优的两兄弟无论那一个都早已经精神崩溃了……

  “这一次的事情,归根到底还都是因为那个墨君夜!若是我能够过关,重见天日,决计不与他甘休!”战玉树的声音竟已是变得有些咬牙切齿起来。显然,他对君莫邪的痛恨,竟然令到其一瞬间抵御住了这九幽炼魂路的恐怖设置而生出的强烈畏惧!

  “玉树,我几番思量,这一次的事情当真非常的古怪!”战清风同样被他勾起了对那位空灵体质的愤恨,但却是用一种沉思的声音说道:“或者因为当时事出突然,满心就只有失败、屈辱的感觉,也就没有再深究什么,但是如今回想,当日的一天一夜,每一个情形,都在我心中来回的循环再现,我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他们刚刚通过第五关,正是在休息之中。一开始说话的时候,两个人的声音里还有掩饰不住的疲累,但现在已经明显的有力了许多,甚至,声音也平稳起来……

  “古怪?不对劲?大哥,你说的具体是什么不对劲呢?”

  战玉树咬牙的声音咯咯作响:“还是那句话!只要我能够出去,墨君夜这个王八蛋,我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还有苗小苗那个小贱人,我一定要让她落到我的手中,成为我专属的奴隶,让那贱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用最羞辱、最残酷的手段来对待她,让她知道,我战玉树,绝不是她这个贱人能够得罪的,哼,居然在一天之内,就与那个该死墨君夜打得火热,若是早知道这个贱女人如此浪荡,我早已将她收服在胯下!亏她天天带着面纱,装的跟贞洁圣女似地,原来骨子里根本就是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浪货!”

  听战玉树的口气,对苗小苗的愤恨,居然还要超过了墨君夜!

  这倒是让人意想不到,实在是很没道理……

  黑暗之中,战清风似乎皱了皱眉,声音有些不悦:“玉树,你这想法未免太偏激了,说来那苗小苗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你对她朝思暮想,梦寐以求我自然知道,但她也没有做错什么,你强加罪名到她身上,未免……”

  “没有做错什么吗?!她喜欢上了墨君夜,就已经是一个最大的错误!”战玉树疯狂的叫嚣,脖子上的青筋鼓起来老高,在这个完全黑暗的地方,战玉树终于爆发了他心中一直压抑的邪恶和欲望:“她应该是我的!就只能是我的!这一辈子,只能在我的床上!供我肆意使用!别的男人碰到她一指头,都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任何人也不例外!”

  “住口!你给我闭嘴!”战清风愠怒的声音。

  黑暗之中,顿时沉寂了一下,半晌之后,战玉树饱含讥讽的吃吃的笑声传了出来:“大哥,你终于忍不住了?听着我这么亵渎你心中的女神,终于忍不住要发火了吗?哈哈哈……”

  他疯狂的大笑两声,道:“你一直对苗小苗有野心,你以为我真的全然不知吗?或许你隐藏得确实很好,但你每一次在见到苗小苗的时候,虽然表面上正经的像个老夫子,但苗小苗一旦转过身去,你的眼神,就好像要将她全身扒光一般……大哥,你每一天都在辛苦的克制,这么虚伪,你累不累?你累不累?”

  “而且你最累的是……你还要生怕我知道,生怕有人知道你对苗小苗的野心……但你知道么,其实大家都知道!哈哈……真是可笑。现在咱们两兄弟,可谓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居然还要掩饰,你真正太没劲了!”战玉树尽情的讥讽着自己一向尊敬的大哥,状若癫狂。

  “这两兄弟真的是没救了……”君莫邪在暗中摇了摇头,已经到了这般田地,兄弟两个之间居然还要争风吃醋……而他们争风吃醋的对象居然还是一个已经爱上了别人的女人……

  君莫邪不得不佩服:男人的意淫,果然是无比强大的……

  “放你娘的屁!我喜欢她又怎么了?我想拥有她怎么了?这是错吗?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你要再敢侮辱她,我就弄死你!”战清风的声音也激动了起来,低沉的咆哮。

  “终于肯说实话了吗?!喜欢什么人自然是你的自由,但你却万万不应该表面上一个劲的在给我创造机会,一个劲的表现自己的不在乎……可是……”

  战玉树急促的喘息两声,终于爆发:“可你他妈的不该那么假惺惺的给我创造了机会之后,到最后却总会成了你自己的机会……你表面上是在一个劲的成全我,但暗地里,却是在把我当做踏脚石!你当我傻啊?你当我真不知道吗?说我亵渎她,真正亵渎那个女神的,是我吗?我说是你自己才对!”

  这俩人倒真不愧是亲兄弟!本是一母所生,现在却是一口一个‘你他妈’的互相大骂……而且骂的都是很恶毒……(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