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第五部 第二百九十一章 苗倾城!

  一边的苗剑一向冰冷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忍俊不止的笑意,这小子,真够有意思的啊,居然把老刀弄得郁闷了……

  四人走出大厅,一路疾行,先是拐了几个弯,然后连续如同迷魂阵一般的走过了几条异常繁琐的弯路,苗惊云这才打开了第一道密门,进入到地下……

  又在地下绕了一会,苗惊云才在另一处十分隐秘的所在,又打开了第二道秘门,进入内中,又弯弯绕绕地转了好长时间之后,才再次打开了第三道密门……

  然后苗惊云和苗刀苗剑就站住了。

  三人的表情,变得如同朝圣的信徒一般严肃而狂热……

  君莫邪只觉得这一路走来绕得自己脑袋都大了,莫说自己不是奸细,就算是真正的奸细进来,恐怕到不了这里,就能被苗家这繁琐到极点的密道给弄疯了……

  “我们就送你到这里。”苗惊云道:“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走进去了。”他的声音很严肃,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我自己进去?”君莫邪吓了一跳:“你们就这么带着我都把我绕晕了,我自己进去岂不要活活的迷失在里面?您别闹了!”

  “以后的路,就是一条路走到头的直路,并无分支。”苗惊云缓缓道:“这五百年以来,除了老夫接任幻府府主的那一天之外,你却是头一个进去的人!小子,好好把握这次的机缘吧。”

  然后三个人就整齐的站到了一边,再无稍动。

  苗刀苗剑眼中的狂热,就像是突然间见到了释迦牟尼的佛教徒,又似乎是基督徒突然见到了耶稣,满脸的激动,外加狂热,那两张原本冷冰冰的脸,几乎要燃烧了起来……

  君莫邪稍一犹豫,便走了进去。

  在他走进去的那一刹那,那扇门突兀地紧紧关住了!

  若单从外表看,就是一面石壁,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缝隙……君大少爷更不知道,苗惊云等三人见石门关闭,一起跪了下来,对着石门恭恭敬敬地磕了几个响头,这才静静的退了出去,退到上一层静静等候。

  君莫邪沿着寂静的甬道,缓缓前行。眼前虽然尽是一片黑暗,但现在没有人在自己身边,他也没有顾忌,功聚双目,抬眼看出,这条甬道就如同白昼无异。

  只感觉一路之上,越来越是往下,也不知道具体走了多久,竟然还有一级级的石阶,似乎永远看不到头一般,就排列在自己的脚前。

  以这样的深度,君莫邪绝对相信,若这里是大海的话,自己恐怕早已经到了海底!但这里却仍然干燥,甚至没有半点潮湿之气。

  甚至,空气格外的清新,完全没有半点沉闷的意思。

  这让君莫邪十分怀疑:这一切,如果不是幻像的话,那么,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君莫邪继续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肯定是又走出了相当长的一段路程,突然大少感到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是一种玄奥的感觉,似乎自己这般向前而行,乃是走向一种‘道‘的范畴……那是一种天地之间最为玄妙的至理……

  君莫邪讶异之余,不由得停下了前行的脚步,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那个中的玄虚……

  空气一阵莫名地波动,一个飘渺的声音悠悠长叹道:“不错!的确是强悍啊!难怪能驱动那般神异天地异物,这份资质,当真是古今无双,千古奇葩!”

  “你是谁?”君莫邪依然闭着眼睛,对突然出现的这个声音似乎并不感到诧异。

  “我是谁?……我是谁?……呵呵呵……”那飘渺的声音中充满了一种沧海桑田的感叹,悠悠道:“我到底是谁呢?……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在许久许久之前,我好像有一个名字,叫做苗倾城……但我却老是感觉到,这并不是我真正的名字,至少不是我最初的本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这人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迷惘之意,似乎已经对这个问题思考了千百年,又或者更长的时间,甚至已经想了整整一辈子,却依旧无能想通的那种无力……

  “苗倾城……”君莫邪默默地念了一下这个名字,隐隐觉得这个名字多少有些耳熟,但细细想来,却又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

  近来,他已经在不同的渠道打听着,记录着,凡是三千年甚至是五千年以来出现的顶峰高手,他都一一的将之牢记在心里,因为自从上次出现灵种的事件之后,君莫邪便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或者那些远古的传奇强者,未必就真的已经死了,消失了……

  说不定会有一些个老家伙借助灵种这种手段予以转世,在这个有些操蛋的人世间不停周而复始的装嫩……

  自从在战家见到战天机的圣婴之后,君莫邪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个感觉。甚至,在曹国风等人不经意的聊天之中,所有的幻府高手,基本尽都被列数一遍……尤其是那些历代的天才传奇们……

  但他依然没有发现其中有这一个名字。

  苗倾城!

  这貌似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吧!

  倾国倾城,从来就是形容女子绝世姿色的转有名词……

  但如今,刻下,居然有人说,这就是他的名字!而且貌似说这话的人还是一个男子……

  “像你这等后辈小子,想必早已经不记得老夫的名号了……”这飘渺的声音飘飘荡荡的道:“不过……你所拥有的超人资质,却当真令老夫由衷惊叹,真真难得。”

  “哦?多谢夸奖!”君莫邪扬了扬眉毛,脚下再次移动起来,向前走去,他能清晰感觉到,这个说话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恶意,甚至还有几许欢欣之意。

  “对,你就这样一边往前走,一边与老夫聊天,你不会那么无聊,我也多了一件事情可以做。”这自称为苗倾城的老人似乎很高兴有人陪自己聊天,转瞬又有些伤感地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与我这么说过话了……这种感觉,真是寂寞呀……”

  “既然你也姓苗,想必是苗家的前辈,那你何不住在上面一家团圆?就算不愿意住在上面,但隔三差五的叫几个后辈来逗个乐,不也是挺方便的事情吗?在自己的家族还会如此寂寞,您老这寂寞貌似是您自己找的吧……”君莫邪淡淡地道。

  “自找的……你又知道些什么?”那声音依然虚幻缥缈,对君莫邪放肆的口气并不生气,道:“若是老夫能够住到上面……你以为老夫是脑袋有了毛病,才会缩到这种暗天无日的鬼地方么?”

  “哦,原来是另有原因啊,我说呢。”君莫邪顺着甬道拐过了一道弯,面前又有一道长长甬道出现在眼前。依然是往下去的,貌似大少想好了,左右也已经走出那么远,继续前行,倒要看看这条地下通道到底有多长,更不多言,顺着路不急不缓的走去,。

  “还是不说那个了。”那老者声音显然有些苍凉起来,道:“刚才我说到哪里来着?”这老头,居然已经忘记了自己说得什么话题了……

  看来这位苗家的老祖宗有些老年痴呆……

  君莫邪一边静静地往前走,一边轻声的回答道:“你刚才说……我的资质不错,令你惊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君莫邪连半点不好意思的情绪也没有。

  甚至心中还在得意洋洋:所谓的空灵体质又算得了什么,若是我的真正资质展露出来,不把你这老小子惊掉下巴才怪,真以为那些所谓的传说、传奇就是多了不起的事情吗……

  “是,正是说到了这里。”那老者欣慰的道:“小伙子记性不错,性格也不错,更难得的是,竟然以不满二十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圣皇四级的修为,玄力更是精纯到了极点……这样的天才,就是老夫这整整一万年的生涯之中,也就只见到了你一个而已。不错,真的不错!”

  “什么?”君莫邪的身躯轰然一震,终于忍不住停下了脚步。眼睛也自从闭上之后第一次睁开,射出两道凌厉到极点的神光!

  自己由始至终都在竭力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此外,又有鸿钧塔这个作弊器辅助自己,还有开天造化功这种在这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神功,这人竟然看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他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尤其……他离着自己还不知道有多远,这人的实力如何还属未知,但就凭他的这份眼力、见识,绝对够资格成为自己生平未遇的可怕敌人,甚至可能是足以对自己生命构成危险的大敌……

  “小伙子,不要那么紧张啊……”那苍老的声音呵呵的笑了起来:“你有现在这种反应,想必你在外面一直都有隐藏真实实力吧?放心,我不会泄露你的秘密的……”

  他顿了顿,道:“因为我能感觉到,在你的心中,对飘渺幻府并没有敌意。既然没有敌意,那么,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不会主动扼杀你这种或许玄玄大陆古往今来唯一出现的天才!”

  “那,敢问您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自问隐藏得很好,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能看破!”君莫邪对这一点可是尤其不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