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9.第五部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意即天意!

  <今日第二更!>

  君莫邪何等精明,闻弦声而知雅意,心中已经有些了然。

  果然,只听见苗倾城说道:“当时老夫大笑说道,定数难易,但终有变数可改,所谓事在人为,办法倒也不是绝对没有,若然有人能够在气运稍散之初就能够敏锐察觉,而后以数百万生灵为代价,使用偷天换日、逆天改运之法,强行将别家运道改入自己家里,那么一切自可生出大变化,惟此举看似可行,实则却要冒更大风险,一旦失败,非但要家毁人亡,更有万劫不复之孽报……”

  他说到这里,黯然叹息了一声。

  “六弟子战狂,为我八大弟子之中,可说是资质最好的一个。若是他能够专心玄功一途,日后成就,未必能低于老夫此时。”苗倾城懊悔的道:“惟其从那日之后,竟就此误入歧途!”

  “前辈勿怪,说来这也是情理中事。当日,你当着八大弟子说明此事。而且,就只有战家一家濒临灭绝,另外七家却始终安然无事,战狂心中自然是要不舒服的。”君莫邪道:“所以,他才传下了这件事?让战家逆天改运?”

  “不!”苗倾城摇摇头:“多少年后,七大弟子一一撒手人寰,老夫当日定下门规,不允许门下弟子以圣婴之法重修。因为若是重修,固然事半功倍,且进境绝速,但最终要承受的天罚雷劫,却是正常情况下的四倍之巨!早晚难脱魂飞魄散的惨淡结局!倒不如选择转生而去,真正转世重新修炼。只要真魂未灭,那么终有一日会回归,而且更容易堪破最后一关!七大弟子先后逝世,老夫都曾为他们在生魂之中打入一道灵魂印记!以确保他们能够平安转世,而且只要足够努力,仍可纵横天下,逍遥人世……”

  “但战狂却违背了老夫的禁令,没有选择转世,重新来过!”苗倾城道:“当时,已经有九幽诸少陆续出现。因为师尊的情意,老夫严令幻府门下,对九幽诸少不得痛下杀手!驱逐可以,但,绝不可下杀手!当时那一年,九幽第六少肆虐江湖,三大圣地宣告无人可制,战狂突然主动请缨出战!”

  “那一战之后,九幽第六少身负重伤,未及逃回九幽通道,就被圣地中人联手围杀!而战狂,却也从此不知所踪!据说,在与九幽第六少的决战之中,战狂神魂俱灭!”

  “当时九幽第六少虽然身负九幽神功,实力颇为了得,但战狂已得老夫真传!纵然落败,也绝不可能去到神魂俱灭的地步。甚至,老夫推断他们之间胜负至多也不过是在五五之间,甚至还是战狂稍强一线,他毕竟是老夫最得意的传人。这个战果,当真是出乎预料。老夫当时甚感伤怀,曾经为了战狂,斋戒三月,亲去祭奠。但在祭奠回来之后,却发现,师尊留下的那一册奇书,竟然不翼而飞!”

  “从那次之后,老夫已然确定战狂其实未死!而是隐匿了起来。”苗倾城苦笑着:“但他却不知道,修炼玄气的最后一关,惟有师尊耳提面授才能有望堪破,这点才是破碎虚空的真正秘密所在!战狂当时修为虽然已经极高,却还未到最后一步……所以他即便能够隐匿起来,却仍是命不久长……只有一次一次的借助兵解,圣婴转世……说起来,战狂……这些年也算是苦心造诣了……”

  “而到了最近的这两千年,老夫清晰地感应到苗家气运有变、逐年递减;而战家的气韵之中夹着无方血腥之气升腾而起!这与当年的占卜大大不符,必然是战狂开始了动作,以变数影响定数!但无奈身在这里,只要我一出头,灭世狂雷就能将整个飘渺幻府完全轰灭!所以老夫……”

  他呵呵笑了一声:“只要幻府不灭,在战家或是苗家,其实都是一样。老夫虽然是苗家先祖,但却不能为了苗家却将整个幻府葬送!至于说,将这变故告之苗家现任家主的做法,更不可行,一旦告之,即时引动两家大战,而以战家所积蓄之实力,更有战狂圣婴转世之人为靠山,苗家断非其敌,只会更快加速苗家的灭亡,甚至是整个幻府的灭亡,这却是老夫最不乐见的事情!所以老夫,一直没有出手,也没有将其中变故告之任何人。”

  “不过天意早定……人力终于难撼定数!”苗倾城微微一笑:“如今被你这一捣乱,战家的气运,可说已经是十不存一!眼见毁灭在即……看来老夫仍是少算了一步啊。天意如刀,何人敢违?所谓逆天改命,不过是一个笑话,彻头彻尾的大笑话而已……”

  君莫邪淡淡地道:“天意如是即如是!”

  苗倾城一怔,细细咀嚼,不由得笑道:“说得好,好一个天意如是即如是!”

  “不过,我言我意即天意!”君莫邪眉梢一挑,邪邪的一笑,道:“天,又如何?如何不能逆!”

  “够狂!果然也够邪!”苗倾城斜着眼看了他一会,不知可否的洒然一笑:“说吧,你来到我幻府,真实目的如何,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只是拿几颗七彩圣果而已。”君莫邪嘿嘿一笑,毫不隐瞒的道:“若是有机会,能移植几棵七彩圣树的话,那也是乐意之极的。”

  “七彩圣果……”苗倾城皱了皱眉:“几棵?”

  “估计有个百十组也就差不多够用了。我这人一向不贪心的!”君莫邪呵呵一笑。

  “百十组?不贪心?……”以苗倾城的心神修养,也禁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还不贪心?你小子做梦呢吧?!”

  苗倾城真就当是君莫邪说得乃是一个笑话,百十组的七彩圣果?貌似从有了幻府一直到现在……一共也未必有这么多吧?

  苗老爷子哼了一声,又道:“方才……那一股极为精纯的生灵之气?可是你所发出来的?”

  “生灵之气?”君莫邪一怔,随即醒悟!原来是这样……因为自己刚才动用到了那棵生命之树,这位远在地下几千丈的老家伙居然有察觉……

  这厮的鼻子也太灵了吧?

  “不错!老夫刚才有感应到了圣灵树的味道。”苗倾城的眼睛注视着他:“上面,应该有人受了重伤……而你,使用圣灵树为其疗伤吧?”

  “疗伤的说法大抵不错!不过我使用的却不是什么圣灵树。”君莫邪道:“前辈叫我下来,难道就是因为这件事吗?那圣灵树又是什么东西?”

  “那圣灵树……却是师尊当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一棵古怪小树。传说其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神效,尤其针对于神魂受损,更是有奇特疗效!另有许多神秘功能……师尊养了它足足一千年,却始终长不大。到后来才知道,这颗圣灵树,唯有在最精纯的不掺杂一丝杂质的灵气之中才能成长!但……天下间又哪有那种地方?家师培植此树的所在,已经是整个玄玄大陆灵气最精纯的所在了,既然连家师那里都不行,也是意味着,此树在玄玄大陆范围之内完全无法成长!也就是说,纵使那树如何的神奇,仍等于是一棵废物!家师一气之下,就将之弃置在雪山之巅。任其自生自灭……老夫已经许久许久没有见过它了。”

  苗倾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今日叫你下来,一来,是想看看那棵树,大家也算是故交了……见到它,就像见到了当年师尊在浇灌它一般……二来,老夫当年承受天罚,神念被焚毁一些,也想借助一下那树的疗效,虽然圣灵树尚不成型,却也不无稍助……”

  “原来如此。”君莫邪稍稍一斟酌,却是面露难色,和声道:“晚辈当日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有幸发现了这棵树。之后不知怎地,这棵奇异的小树,莫名其妙地从我的手心钻进身体……现在晚辈虽然能够感受到它的存在,也能使用它的部分力量,但若是想要拿出来,却是有心无力。”

  小心驶得万年船,万事小心为上。

  纵然对面是苗倾城,君莫邪也绝不肯暴露鸿钧塔这个最大秘密!

  另外,若说为苗倾城治疗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却决计不能拿出来卖人情……蛇王芊寻还在指着这棵树吊着性命呢,万一苗倾城需要留下才能治疗……那自己咋办?还有一点,那棵“小树”貌似现在已经不小了,自己的鸿均塔里可正是拥有最精纯灵气的地界啊,万一这苗倾城生出贪念,自己哭都没地方!

  “竟有这等奇事?”苗倾城目射精光看了他一会,终于道:“难怪你的资质竟能如此特异!原来是圣灵树在发挥作用,说来这事倒也算合乎情理,若是世间还有绝对精纯,不含任何杂质的所在,也确实只有人体脉络之间,圣灵树以你肉身为依凭而延续生机,你也因此而得到远超常人的资质,却当真是相得益彰……”

  “那圣灵树晚辈委实难以取出,不过若是前辈不弃,就由晚辈尝试为你疗治一番,如何?”君莫邪试探着道。这可是一份天大的善缘!苗倾城若是肯接受,那么君莫邪从此在幻府,就是毫无阻碍了,甚至就算讨要百八十棵的七彩圣果树也未必不行……

  “如此也好。”苗倾城看了他一会,干脆地伸出一只手,闭上了眼睛。

  君莫邪上前握住他的手,闭上眼睛,催动生命之树的能量,以木之力为引,从自己掌心,缓缓输入苗倾城的手中。

  剩下的事,自然由苗倾城自己去完成了!

  良久良久,苗倾城微微的吐出一口长气,神色多了些欣悦之意,道:“你可以放手了。神魂虽然并未完全恢复,但已经恢复了生命力,假以时日,便可完全恢复旧观了。那圣灵树的生命之力大胜往昔,想必是你与它彼此互惠,相得益彰!”

  说着,苗倾城微笑着看了他一眼,道:“以老夫的身份,却也不能白占你小子这个便宜。这样吧……”他沉吟了一下:“我看你现在,也陷入了一个瓶颈,只差一线不能突破,就由老夫助你一臂之力吧!”

  ………………………………………………………………

  <今天就只有两更。>

  <推荐一本书,英年早肥大神的《大唐春》,这家伙貌似是个超级淫荡的人,只看这书名,就让人叹为观止……今天我还在说,这家伙咋不写大唐秋捏?非得搞大唐的……额……春?

  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春法……大家去看看就知道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