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第五部 第四百六十五章 极致的矛盾!【五更!求月票!!】

  以女子直觉的敏锐,这位长时间的枕边人,若是再发觉不了古寒的异常,那才真是怪事!但最为难得的是,这位女子从头到尾没有要求任何东西,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自己心中隐藏,唯恐自己提出来,就破坏了这段美好姻缘。

  能够与自己深爱的人厮守几年,她已经心满意足,别无他求……

  唯一放心不下的,就只有自己的女儿而已……

  或者,正是这份深情和宽容理解,才让古寒一生痛苦,直到如今吧?

  极于情、极于爱、极于心……但这种刻意,却让他自己痛苦一生数千年岁月仍不能忘!尤其是,还有乔影时时刻刻在提醒他……

  “老夫本想将影儿托付给值得托付的亲戚,度过寻常女孩平凡却富足的一生,却意外发现,影儿她居然有天生的慧眼!”

  古寒带着颤音长叹一声,黯然良久,才道:“那时候夺天之战,异族人的隐身之法,给我们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伤亡!于是我……于是我……”

  “于是你就把自己的女儿带上天圣山,用天下苍生这样的大帽子,足足锁囚了你的亲生女儿千多年的岁月,也因此断送了她的终生幸福!真是伟大,好伟大的父亲!”君莫邪冷静、犀利的道。

  实则君莫邪也忍不住在心中由衷长叹,这些三大圣地的人,为了那夺天之战,真不知到底牺牲了多少?牺牲的,绝不仅仅是生命,还有亲情,友情,爱情,等等所有的一切!

  傻吗?蠢吗?高尚吗?值得崇敬吗?还是值得唾骂?

  这一刻君莫邪只觉得心中很乱,他可以用作为父亲的角度谴责古寒,以一个薄情郎的罪名指责古寒,可是其他,君莫邪竟找不到合适的谴责理由!

  这种精神,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评价!到底是该提倡歌颂还是该大力抨击……

  眼看着面前的古寒,君莫邪真正说不清楚,自己到底该对他有什么样的看法,是佩服?鄙视?痛骂?歌颂?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真正是一点也不假!

  但能够让君莫邪心中感受到如此复杂的人,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位当代有数强者当真正是两世第一人!

  恨他恨到了极处,鄙视他也鄙视到了尽头。但心中却也隐隐有些佩服,有些崇敬!若是易位相处,君莫邪知道自己绝不会做出这样大的牺牲!

  纵然自己真的是以天下为己任,也做不到!自己既不如古寒的无情,也不如古寒的有情。但古寒的无情,是对家人。有情,却是对天下。

  君莫邪与他正好是彻底相反!

  说古寒心狠手辣薄情寡义,但他却真正胸怀天下,泽被苍生!说他仁人志士英风侠骨,却眼睁睁的看着爱妻死去,亲手将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了夺天之战的战争工具!

  他对天下、对理想、对传承、对荣耀都是毫无保留的虔诚;但惟独对自己的亲人确实如此的残忍酷毒!

  这样的人,若是换做你,你会如何评价呢?

  “我想……乔影既然以母姓起名,应该是到现在也不知道她自己的身世吧?更不会知道她竟有一位如此伟大的父亲!”君莫邪冷冷的问道。至于乔影“现在”的身世,以古寒的能力,给她安排一下制造一个假象,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情了,根本就不存在半点的难度!

  “自然不知,我又怎么会让她知晓……”古寒怆然道:“我本已经欠她们母女良多……”

  “我为乔影能有你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替她感到由衷的骄傲和自豪!”君莫邪嘲讽地道:“您的确是为了圣地付出一切了!甚至连自己的至爱,都可以当作练功的工具,自己的女儿,当做了战争的工具,甚至自己,也全部投入一生,额,不,是两辈子!佩服佩服!”

  古寒牙关咬得格格作响,面容极度扭曲。似乎心中有剧烈的疼痛,突然嘶声道:“我两世以来,也就只有这唯一的一点血脉,我何尝不想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好归宿?让她度过富足平和的一生!我何尝不想抱着自己的女儿痛哭一场?我何尝不想给她她应该有的天伦之乐、互吐衷肠!?我想!如何不想!我想得要命!可……我若是那样做了,天下苍生又该怎么办?没有乔影的慧眼神通辅助,难道就看着我的兄弟们一个个逐一死在异族人的手下吗?一个个被迫与异族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吗??”

  “是!我卑鄙地牺牲了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但你又是否知道我的女儿,正是我的女儿为圣地挽回了多少的损失?”

  古寒两只手紧紧地握起了拳头:“那些也是我的兄弟!也是我的手足!难道我的女儿就该去享受幸福,他们却该死吗?”

  “是的!你说的这番大道理委实一点错都没有!但最不应该的,也是我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你将这样沉重的责任全数加诸到一个女子的身上!”君莫邪冷冷道:“那么,这世间还要男人何用?!”

  “你的那些兄弟,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娇妻美妾,儿女成群,换了一拨又一拨!数千年来,相信光是他们自己的妻妾儿女,就能够堆积尸骨如山!这些你又怎么不说?”君莫邪狠厉的道:“他们早已享受过了常人所不能享受的东西,就算死,也是应该的!”

  “但你,却让自己的女儿生生度过了千多年岁月,然而生命的色彩却还根本没有开始演绎!你这位伟大的父亲又有多残忍!?”

  “这个世界,归根到底还是一个男权至上的社会!男人,在享有特权的同时,就有相应的义务!若是将那些应该由男人担负的责任强都加注到女人身上,来换取男人们的生存,你的那些兄弟若是还有点良心,早就羞愧得自尽了!而不是恬不知耻的一次又一次的利用那个女人的天赋,来为他们开辟一条胜利捷径,从容的取得辉煌与赞扬,还有那些虚无飘渺的狗屁不如的可笑的荣耀!这样的胜利,是肮脏的!彻头彻尾的肮脏卑劣!”

  君莫邪厉声道:“你们!就算是为了这大陆做了许多的事情,也是可耻的!!”

  “这样的安全,若是你们还有点滴身为男人的血性,就应该感到耻辱!若是你们还有男人的尊严,就应该惭愧!如此维护下的天下苍生,屁都不如!”

  “战争,从来都是属于男人的!男人,在战场上死一千一万数十万数百万,那也是应该!但你们却要让本就处于弱势的女人去上阵杀敌,去担负这样沉重的责任,甚至还要以那个女人的终生幸福、永世孤独为代价,真正能问心无愧吗?!”

  君莫邪不仅是一个典型的愤青,而且,他也是一个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

  在前世的时候,每次看到历代皇室以和亲的名义送出公主,他就会狂骂一顿!

  属于男人的战争,凭什么却要推出女人去牺牲?

  用一个女人的裤裆换来的和平,难道天下男人就能够如此心安理得的生活下去,这样歌舞升平下去吗?这都是些什么操蛋的理论!

  混帐逻辑!软蛋逻辑!

  所以,在听到古寒牺牲了自己的女儿这件事上,君莫邪的话竟如爆竹一般,尖锐之极,犀利之极!毫不留情!说到后来,已经是疾言厉色!

  以古寒的角度来说,或许没错。或许值得歌颂。但君莫邪却从来都不认同这种做法!

  或者他说的过了,偏激了。但君莫邪,本就是一个偏激的人!他的这种想法,根深蒂固!

  若是有人跟他说只要牺牲了梅雪烟或者君家任何一个女子就能够换来天下太平,换来大陆安宁,那么君莫邪的第一反应定然是屠这个人九族!

  古寒木然地听着君莫邪一连串的指责,却始终一言不发。

  良久良久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道:“不管我当初选择对错与否,始终已经做了!现在影儿在你那边,她的安全,我就托付你了!此战是生是死,听天由命!但若是能够活下去,我希望你能够替我照顾她!”

  君莫邪冷笑:“现在,你终于想起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吗?事隔千多年之后,才想起你的父女情深?就在你即将陨落的前夕,你终于想起你的一点血脉吗?古寒,你好虚伪!”

  “虚伪也好,可耻也罢,就算下流下作又如何!随你怎么说!”古寒的声音也激烈了起来:“终究不能掩盖这个血浓于水的事实!”

  “事实当然是不能掩盖!但我君莫邪,却没有替你照顾女儿的义务!凭什么?我要担下这个责任!”君莫邪冷淡地道:“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处理!”

  “我要你娶她!”古寒突然猛地转过身,一把揪住了君莫邪的衣襟,咬牙切齿的道:“娶她,照顾她!老夫看得出来,这千多年的岁月中,她就只对你不同!”

  “开玩笑,她对我不同,我就该娶她?”君莫邪冷笑一声,道:“那这天底下我应该娶的女子真正要多了去了,在我看来,普天之下每一个有点儿姿色的女子,都对我有所不同!那我是不是该全部娶了?”

  “我不管别人!但我的女儿,你就必须照顾好!”古寒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突然竟狡猾的微笑起来:“君莫邪,我言尽于此!你以为,老夫看不出你小子的那点色心吗?笑话,大家都是男人,在你第一次去天圣山的时候,老夫就看了出来!当今世上,适合影儿的,唯有你!”

  “色心我当然有!色心这玩意只要是个男人就有!只要是男人,见到漂亮姑娘就会多瞅几眼!”君莫邪不愧脸皮厚,被人家姑娘的父亲当面指了出来,依然是一点也不红,反而索性恶狠狠地道:“我只是想玩玩而已,根本就没有娶她的意思!别的不说,就冲着她是你的女儿,老子说不娶,就不娶!”

  <五更完毕求月票!精疲力尽的睡觉去。一天一夜没睡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怪医圣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神秘佛眼圣祖将夜至尊重生最强武魂系统唯武独尊逆剑狂神苍穹榜:圣灵纪